14vhu優秀都市小说 我有一棵神話樹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三章 我不答應!-qqpi2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大府主的话语,回荡在上庭太和殿里。
太和殿忽然寂静一片。
许多太苍神渊存在,俱都抬起头来,目光冷漠的凝视泰中秘府大府主。
而大府主身后的诸多秘府府老,以及两位府主,听到大府主冷静开口,颇有力挽狂澜的意思。
他们在心中咀嚼着大府主的一道道谋划,咀嚼着大府主冷静而又掷地有声的话语。
眸中的恐惧渐渐消退。
无垠蛮荒人族弱小,不断被各大种族蚕食,被各大种族奴役。
可是即便如此,人族的数量,仍旧极多。
只是很多种族都聚集的一起,建城立国,繁衍生息,谋求强大。
可是人族,却分散在三山百域、诸江平原、通天古河、各大帝朝,甚至三大神朝之中。
到处都是人族的身影。
这些身影、文明、传承中,有些相对茁壮,有些则极为羸弱。
可是无论如何,不管是茁壮的人族国度,疑惑羸弱的人族国度。
他们对于人族,这个种族的归属感,仍旧存在。
所以泰中秘府大府主,才有如此的把握,想要用众多人族传承之地、人族国度的眼光来威胁太苍。
这无疑是一招诛心的方法。
可是偏偏又非常有作用。
除去大府主,其他两位府主,这个时候也已经恢复尊荣、骄矜的神色。
甚至,他们胆敢抬头,胆敢直视太初尊皇。
她们想要从太初尊皇面色中、眉宇中、动作中,察知到一点忌惮,或者愤怒。
因为一旦有这些心绪,出现在太初尊皇心里,那么她们的性命,便也就得以保全。
可是,令她们失望的是。
这尊俊逸非凡的太初尊皇脸上,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
仍旧那么平静。
愤恨、觊觎、冷漠等负面情绪,都没有映照在他的神色里。
“我不敢镇杀你们?原因便是凰梧秘境的存在?”
纪夏凝视秘府大府主,可是在场的每一位秘府人族,都感觉他在直视他们。
眼中无悲无喜,就好像在看一群死人。
大府主微微仰头,道:“这便是我布下的后手,还请尊皇仔细权衡。”
纪夏忽然笑了笑。
他道:“不用我来权衡,正巧,有两位凰梧秘境的强大存在,来临太苍,我亲自去问一问他们,我太苍能否镇杀你们,就有结果了。”
“嗯?”
在场的所有秘府人族,俱都一愣。
二府主和三府主神色也在此刻变得有些僵硬。
倒是大府主却有恃无恐,甚至神色中,多了几分期待。
就好像凰梧秘境强者到来,太苍会饶恕他们一样。
而殿中的其他太苍强者,却都默不作声,有些存在在畅饮美酒,有些存在在品尝美食。
也有些顽劣的太苍神渊,在不断打量着殿中的泰中秘府强者,眼中闪烁着凶光。
泰中秘府的所有人,则都艰难的看向太和殿门庭。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今天没有强大势力的庇护,这一次他们只怕就只能够被镇灭,只能够被杀戮,只能够成为黄土之下的枯骨。
原本他们心中,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就都非常清楚。
他们之前还以为太苍无法凰梧秘境取得联系,凰梧秘境无法获悉其中包含的隐秘。
他们没想到的是。
凰梧秘境,竟然无端派遣强者,前来太苍!
这样他们心中显现出忐忑、紧张。
正在此时。
纪夏的目光也落在太和殿门庭之上。
许多太苍强者也看向门庭。
门庭中,有宫侍高声通报。
又有白起缓缓步入殿宇中。
白起的身后,则跟着两位气质卓然,气魄雄厚的神秘存在。
其中一尊躯体巍峨,头发赤红。
而另外一位少女模样的强者,一身白衣,眉间有几分清冷之色。
他们远远看到跪伏在太和殿之中的诸多泰中秘府存在,眉头齐齐一皱。
“镇压、困锁这些人族存在,果然是太苍的手笔。”
七尊主神色有些忿怒。
同族相残,向来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而凰梧秘境灵稚南圣女,终于看到了那位令她非常好奇的存在。
便是那尊太初尊皇!
只见太和殿宏伟非常,光芒万丈,诸多雕刻、诸多华表、诸多陈设,都无一不昭示着太苍的繁华。
太和殿中,诸多太苍强者分列而坐,眼前的桌案上,都摆放着香气四溢的珍贵佳肴。
这等佳肴,便是拥有一座秘境的凰梧,都不多见。
两旁的太苍强者,也纷纷转头看向七尊主和稚南圣女。
眼中有好奇、有疑惑、有冷漠、有欢迎。
却偏偏看不到任何的尊重之色。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的眼神,在这些强者的躯体上扫过。
只觉得这些强者气息伟岸,天赋卓绝,身躯上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让他们侧目。
白起、杨任、张角、秘龙君、朝龙伯……
师阳!
只见这些存在中,赫然有一位身姿挺拔,面目方正,眼中有着卓卓正气的存在。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面色,顿时微变。
“师阳?”他们心中惊讶。
当初凰梧秘境派遣师阳前去百域之地,为琉砚上岳报信一事,他们还记忆犹新。
原本绝昇皇朝镇灭琉砚,师阳不知所踪,就连虚魂续灵妖盘,也杳无音讯的时候,他们还感到非常可惜。
毕竟师阳资质不凡,又有一身正气,甘愿为人族、为凰梧秘境赴死。
他死在琉砚,便是七尊主都曾经感到深深的惋惜。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的太苍之行,竟然能够看到师阳,正坐在太和殿中,安然饮茶。
尤其令七尊主、稚南圣女感到惊异的是,师阳的气息,变得不知强大了多少。
师阳离开凰梧的时候,不过近神台境界。
可是现在,师阳端坐在殿中,就有一股强横的威势,在他周遭酝酿。
“不过数十年,师阳就从近神台境界,成长到了神渊的地步?”
凰梧秘境两人疑惑。
师阳察觉到两人的目光,嘴角露出一道笑容,微笑冲他们点头致意。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和师阳话家常的时候,便也朝着他点头。
“这座宝殿中的诸多强者,气息深沉,无法看清他们的修为,但是光就他们的威势来看,这些存在的战力,必然非常强大。”
两人好奇于太苍诸强者的修为,可是运转灵眸,肆无忌惮的探知他们的修为实力,未免太过于失礼,就也仅仅只是在心里猜测。
当两人一步步走入殿中,来到大殿中央。
他们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殿宇大地。
这是基本的礼节。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起初并没有直视纪夏,躬身向太初尊皇行礼。
当纪夏沉静、醇厚的声音传来:“免礼。”
两位凰梧神泽直立起身躯,终于得以直视上首纪夏。
太初尊皇纪夏,随意倚靠在宝座上,身着玄衣,头戴高冠,看向他们。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齐齐一愣。
只觉得宝座之上的太初尊皇,气息无比尊贵,眼中深邃有若蕴含一座天穹,如玉一般的面容,也好像神灵精心雕琢,不似蛮荒之地应当存在。
“正是一尊天人!”
七尊主在心中感叹:“没想到太初尊皇竟然生就这样一副天人样貌!”
稚南圣女也极为惊讶。
他们也曾经在游历太苍诸城的时候,看到过纪夏的画像。
当初就深觉太初尊皇的俊美。
但是当他们见到本人,更觉得尊皇躯体上,神韵流转,气魄萦绕,让人心中生出自惭形秽的情绪。
就算是样貌也堪称“倾城之容”的稚南圣女,也是如此。
“两位凰梧贵客,舟车劳顿,还请入座。”
纪夏沉静的脸上,涌现出一道温和的笑容。
七尊主、稚南圣女还震撼于纪夏的天人神韵,听到纪夏温煦的话语,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实力了。
七尊主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朝纪夏行礼,入座。
稚南圣女却脸庞微红,心中甚是觉得这样盯着太初尊皇看,未免有些失礼。
两人俱都入座。
他们的眼神,又落在跪伏在殿中的众多泰中人族上。
泰中秘府这些人族,包括三位府主,看到凰梧来客在打量他们。
脸上顿时露出凄容。
但是碍于身上缠绕着的苍龙,却无法开口,可是眼里的委屈,似乎要直溢而出。
但是大府主身上的苍龙已经消散,她却声泪俱下,直直开口!
“数千年以来,凰梧秘境一向是诸江平原众多人族国度、人族隐秘之地的领袖。
而今泰中秘府府主、府老,俱都被太苍镇压、困锁,还请凰梧秘境,还泰中秘府一个……”
大府主的话语未落。
上首的纪夏忽然拂了拂衣袖,一道玄妙伟力降临而来,蔓延在大府主周遭。
大府主的声音瞬间消弭殆尽。
尽管大府主仍旧在开口说话,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听不到任何声音。
“两位凰梧贵客,我准备将此间泰中秘府三十位府老、三位府主,尽数镇杀,你们以为如何?”
纪夏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传来。
他的语气并不急促,也并不咬牙切齿,但是落在所有人耳中,都能够感知到这一尊天人一般的太苍尊皇,赫然酝酿了清清楚楚的杀意!
所有泰中人族,齐齐色变!
唯有大府主,虽然她额头冒汗,可仍旧在死死咬牙,支撑,不然自己显露出恐惧的神色。
凰梧两位神泽存在,听到纪夏如此开门见山的话语,眉头俱都微皱。
七尊主赤红色眉毛,微微耸动,侧头询问道:“我也曾经听其他其他几位尊主,提起泰中,是一座实力不弱的人族秘府。
不知道这同族秘府,究竟怎么惹恼了尊皇,令尊皇生出如此汹涌的杀意?”
他的口气中,不无责怪。
人族向来团结。
虽然碍于无垠蛮荒形势,俱都自顾不暇。
可是同族相残的事,却很少发生。
现在纪夏当着他们的面,想要镇杀一座秘府顶尖强者,不禁让他生出几分烦躁之意。
纪夏看了一眼妄图用神识传音,被他的神识伟力镇压的大府主。
继而转头看向杨任。
杨任出列,向纪夏行礼。
他眼部朦胧消散,眼窝中生出两只小手,小手上有神眸张开,照耀出金光。
金光幻化出一道道虚幻影像。
在场的泰中秘府人族,看到虚幻影像顿时绝望再度占据他们的心绪。
这些虚幻影像,正是太苍和泰中秘府的摩擦有伊始。
包括泰中秘府突兀生出援助之手、话不投机便出言诅咒太苍、威胁太苍……
以及只接纳太苍强者的原因。
……
一幕一幕,不断落入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眼中。
他们两人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越来越冷漠。
“所以,泰中秘府打着施援太苍的幌子,想要让太苍强者成为前茅,用太苍强者的尸首,覆灭列盛,成全泰中秘府的谋划?”
凰梧七尊主周身忽然涌动出森森的火焰。
火焰跃动,令他的身躯都开始燃烧。
他语气中压抑着无尽的怒意,看向泰中秘府众多人族。
一字一句询问道:“是这样吗?”
其他泰中秘府人族已经噤若寒蝉,恐惧席卷他们的心头。
他们原本以为会有一线生机,没想到迎接他们的确实,这一尊凰梧尊贵存在的惊人怒火。
而一旁的稚南圣女,眼中也是寒芒闪动。
纪夏手指轻动,困锁大府主周遭,不让他出声的灵禁,悄然消失。
大府主不敢直视纪夏和七尊主的眼睛。
她低头跪伏而下,道:“这确实是泰中秘府的罪责,泰中秘府也愿意承担罪责,予以太初尊皇、太苍以丰厚的补偿!”
七尊主身上的怒意,丝毫不减,恐怖的威压,席卷大殿中央。
众多泰中秘府人族,都感到仿佛有一团炙热的火焰,正在炙烤他们的心绪,令他们的心绪,面临崩溃的边缘。
“还请太初尊皇、七尊主给我泰中秘府一个恕罪的机会!
而今人族式微,此间我泰中秘府神台、神渊强者不再少数,我苦修五千年,才得以成就神泽……
我记忆中,又有许多人族功法传承,泰中府库中积累了雄厚的财宝,只有我的神识才能洞开!
如此种种,不是为了威胁尊皇、威胁尊主,而是想说,在人族式微的如今,一座秘府上层强者积累不易,传承、财宝更是不易!
还请两位绕过我泰中秘府!”
大府主声泪俱下,仿佛确实已经认识到罪责。
其余两位府主,和诸多府老亦是大声认罪。
七尊主神色有些微的松动,周身萦绕的重重怒火,也变得黯淡了一些。
大府主见状,尊荣、美丽的面容更加悲切。
她道:“还请尊皇、尊主想一想我人族处境,一尊神泽、诸多神渊神台的价值,倘若我们今日死在太苍,如此之多的强者,价值甚至不如一捧黄土!”
七尊主身上的气魄再度消沉。
他感慨道:“我人族式微,如此多的强者……倘若尽数死了,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说到这里,七尊主和稚南圣女对视了一眼,又看向上首的太初尊皇。
他的语气十分恳切道:“我人族处境,尊皇自然是知道的……而今事已至此,不如让泰中恕罪?我来做个见证,让泰中秘府献出大量灵宝,补偿太苍。
与此同时,泰中秘府三位府主可以立下陆父之约,让他们为太苍出几次手?太苍如日中天,泰中为太苍出手,便是襄助于人族大业!以此恕罪!”
听到七尊主的话语,泰中秘府人族俱都喜出望外。
大府主脸上也终于露出欣喜之色。
她匆忙出声道:“感谢尊主饶我泰中秘府,我泰中秘府必将为人族大业,奉贤……”
大府主话语未落。
上首的纪夏忽然摇头,道:“我不答应。”
顷刻间。
纪夏探出一根手指,一道圣印就此显现。
无穷无尽的灵元,从纪夏的躯体中,仿若山洪倾泻一般汹涌而出。
涌入那道圣印中。
强烈的威压让殿中所有存在,俱都色变!
“照圣九印,灭虚元印!”
轰!
强横无比的庞然伟力直冲殿宇中央!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脸色大变。
他们正要出手,却感知到一股气机,锁定了他们。
凶戮到极致的威压,笼罩他们两人,让他们意识到,如果他们出手,必将身死!
凰梧两位存在目光转移,看向最前列,默不作声的银发强者!
面露骇然。
轰!
一道惊天巨响落下!
被祸龙击成重伤大府主,以及众多泰中人族,在惊惧、难以置信中。
顷刻间化为齑粉。
躯体、神魂、真灵。
全然不存!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