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267優秀玄幻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 天壇非雨-第八百七十七章 虎威之下 歸途順利!熱推-gmcj4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稳当前行的车辆,气氛于肃然中亦不缺轻松。
如今这般态势,仿若当初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一般。
前方必定有诸多险恶,汇聚众人实力,却可谓之超然。
担忧二字,倒是实在不必。
相对于当初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直奔黄河道的急切,如今这一遭走的,自是多几分轻松。
“你们说那些家伙,接下来反应如何?”
坐在稳定恒行,不觉任何颤动的车辆内,坐着也是无事,预判一下对手接下来,可能所行的举动,也是个解闷儿的办法。
“这事儿以我所见,倒没什么可说的。”
“正如头儿所言,再折腾也不过那几招而已。”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咱们兄弟在一起,什么样的艰难场面没有经历过。”
一番自信,自有根源。
论能力,论修养,皆在顶尖之列。
经历过千万磨练,精锐当中的精锐。
这么些人聚在一起,齐心协力,发挥出来的威能,绝非数量所能言及比拟的。
“倒是不必再论,因为已经到了。”
悠悠前行的车辆缓缓停稳,前方又是一群人,身贴身,紧紧站着,汇聚成一堵墙。
一堵墙之前,高大个儿立身,手里提着一柄阴沉骇人的鬼头刀。
刀锋未起,便有说不出的寒风透骨。
常人感觉可能仅是冷,但在切实经历的人群中,这般寒意的实质,乃是染血的杀机。
“是他?”
言语所起,听语气自是由衷的诧异。
他们这些人所行职责,倒是一般,却也有具体的工作明细,以及各自的能力所及。
“这家伙我倒是有过一些资料了解,也可言说世家出身。”
“只不过旁人以诗书,银钱传家,这家伙却以杀人传家。”
“祖祖辈辈都是刑场上砍脑袋的刽子手。”
“那柄手里的刀,精心养护,祖辈传承,不知染了多少血色。”
担忧倒是不至于,对待这柄染血的杀器,慎重二字还是少不得的。
“这事儿有意思,我倒要看看,历经了岁月沧桑,又染了这么多的血,能有什么邪性的。”
兴趣间,战意难掩。
在这个古老的国度,哪怕经历了无情岁月的洗刷,依旧有许多古老传承。
或许时代的必然进程,有许多的东西被淘汰。
但在必然的时刻下,这些为历史所淘汰的,也可以发挥出极为璀璨的夺目光彩。
就比如此刻,时代所酝酿的杀机,所引发的光彩,是任谁都无法忽视的。
“我说你可悠着点儿。”
“还是我陪你去吧。”
一只手搭在肩膀,拉住了要踏出车辆之外的步伐。
自不是对自家兄弟能耐的不信任,实在是这事儿看着邪性不靠谱。
冒险自然是经历过的,也谈不上惧怕。
但在完全的把握前提下冒险,这就有些不合适了。
“诸位兄弟都在,即便出了差错,也不至于生死危机。”
“以我们的工作特性而言,这样的机会,也是不多的。”
有卫无忌在,倒是不敢言说站立在这个行业的最顶端。
可再怎么次,以他们的实际能力,也可言说站立第二梯队。
站立高处,自能看到非常人所能见的景色,也自有一番傲气。
“提着这么一柄刀,见了不少血,看来杀心够坚定。”
“多余的废话不说了,直接出手吧。”
“敢站在这里,倒是一番勇气胆量。”
“就是不知你们家祖传的砍脑袋功夫,是不是真的学到了家。”
稳重步伐向前推进,两手之间,不知何时已然将一对军刺紧握。
特殊的职业环境,造就了特殊的本事。
相对于枪械的便利,杀人见血之无声,冷兵器是最佳选择。
能完全承担起这份儿职业,自然是各自有绝活。
“这柄刀传了数代,到我手里少说也有百年了。”
“还能这般的光亮如新,全凭一句祖训。”
“杀人自当不见血!”
刀锋所起,刹那无量寒芒。
攻击暴起,实际碰撞也就那么几招。
叮当脆响声中,胜负明显,生死亦是明显。
“好一柄杀人的刀!”
“仅差那么一丁点儿,便要被隔断气管了。”
两道身影各自后退,心神紧张的默然态度中,一口压着的气吐出,脖颈间一道血痕明显浮现。
而那提着一柄杀人刀的身影,两臂之下的胸背连接点,为两柄锋利兵刃左右洞穿。
“一代新人换旧人,看来时代真的是把我们给淘汰了。”
“唯一遗憾的便是这祖传的手艺,要在我这一代断绝了。”
低头看了眼手中砍头刀,重重往地面一扔,刀头深深嵌入地面。
以手扶着刀柄,挺拔身姿,默然闭目。
“收拾的时候,把这柄刀跟他埋在一起吧。”
卫无忌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虽经历了许多,此道宁死而不倒的身躯,所显示出来的气魄与傲气,也是不由一丝高看。
“他已经死了!”
“你们呢?”
“是退还是死?”
淡然间的威风霸气,似咆哮的海浪,高高卷起,又刹那澎湃而下。
无论是气势的逼迫还是心神的镇压,都是一言震呵退万军的霸气。
没得感情的机械收拾,继续上演,消息同样在第一时间传递了出去。
“该死的!”
“他还未曾出手,便已经挡不住了吗?”
接到消息的刹那,便是城府深入,喜怒不形于色,也在刹那不由怒火。
那柄杀人鬼头刀,已然封存于某座环境清幽的山村自在。
是他一句话,让这柄刀显露了杀气。
结果这柄刀折了,如同一个巴掌狠狠甩在了脸上。
书房外,一道身影匆匆而入。
趴在耳边不知言说了些什么,爆燃怒火中一丝阴沉,终究还是生生压了下去,无论是怒火还是阴沉。
不多时,一道满是威严的雄壮身影,迈步入了书房。
一杯清茶缥缈,以对方的身份而言,登门也算是贵客。
“多余的事儿不必折腾了,多余的话,也不必说了。”
“踏入你这道门,就一句话。”
“近一两年来,许多的事儿都交给了那小子处理,也从来没有让人失望。”
“总而言之我很满意,少了许多麻烦事儿,倒是有了一些难得的安乐自在。”
“可不管怎么样,再不管事儿,我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你想折腾什么,我不管,也懒得管。”
“但他们要真出了事儿,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留下这般毫不留情的霸气警告以及一张阴晴不定的面容,大踏步出了书房。
“那几个小子出去,虽说是卫小子的意思。”
“可要是没有劳资的同意,哪能这么容易出去?”
“旁的人不清楚也就罢了,他难道也不清楚。”
“态度都已经表明,还敢如此折腾。”
“不给点儿厉害的,真以为劳资在这难得的闲在清闲中,成了泥捏的老虎了吗?”
留下了霸气警告,踏出书房后,依旧难掩怒气骂道。
贴身警卫跟随,默然无语。
就您这脾气,谁有胆量,敢把您当做泥捏的老虎。
话再说回来,即便是泥捏的,也依旧是老虎。
“您其实不必如此,就凭他们的实力,足以应对了。”
车门打开,推了推眼镜劝慰。
要不是绝对优越的素质教育,还有点儿辈分上的大度,恐怕这嫉妒二字已经爬上心头。
老虎般的性子,护犊子也是真情。
尤其是对那小子,哪怕是亲儿子,都未必能有这个待遇。
仅有一人独立书房,脸色阴晴不定,拳头低垂一缩一放。
情绪似要激烈爆发,最终抬笔,化作了纸面上的一个忍字。
一个忍字,力透胸背,四五层揭开,都有极为明显的印记。
将纸张全部揭开,光滑桌面上,依旧有一道极为明显的忍字痕迹。
能把字写到如此程度,自然也深得此字精锐。
一个忍,足以涵盖大半人生。
“头儿,咱们顶上的那位出门了,估计咱们遭遇的麻烦,也没什么问题了。”
“就以咱们顶上那位的脾气,做到如此地步还敢不给面子。”
“铁定能让人将老窝砸个稀巴烂。”
一则消息,透过手腕上精致小巧的手表传递。
一块儿不起眼的手表,可以取代绝大多数的通讯手段。
“唉!”
“我还以为能切实磨练一番呢。”
一声叹息,满是遗憾。
这种生死间的磨练,能经历一次,对于实力的提高,乃是说不出的刺激。
这种刺激,哪怕是踏天梯,盗天功,都无法比拟的。
高楼大厦边沿,放置一块儿轻薄的板子,然后站在上面练功。
尽是对力量的掌控以及胆量的考验,惊险刺激间,稍微不留神。
极高的距离下坠,即便有保命的幸运,恐怕也得高位截瘫。
短短的时间,实力整体高升,除了实际的惊险外,此举功劳巨大。
当然敢这么搞,也是有因素基础与把握的。
没有基础跟把握,随便站上去一个,除了死,再无第二可能。
“不过你们倒是极为幸运。”
虽经历凶险,甚至染了血色。
这般惊险刺激间,实力也必然有所提升。
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职业的要求特殊性,寻常所求,已经没什么意思。
唯有实力的提升,才是唯一的刺激跟渴望。
默默无言对视,齐齐翻了个白眼儿。
实力能有所提升,自然是好事儿。
这生死间的凶险,却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麻烦弟兄们走这么一趟,自是不能白辛苦。”
“等回去之后,一起练练。”
卫无忌此言一出,不由刹那寂静无声。
跟卫无忌一起练练?
这是练练的事儿吗?
换句直白的,根本就该叫做挨揍。
在那个汇聚了各种精锐的地方,第一自然不是那么轻易叫喊出来的。
但是跟卫无忌动手,没有两三个人的搭配,直愣愣冲上去就且等着挨揍吧。
有时候即便有两三个人的搭配,若是配合不好,被抓着破绽,也是一顿狂揍。
实力为何显著提升,都是在挨揍中磨练出来的。
要是还不提升,岂不是太过废物。
一两年的时光相处,都清楚卫无忌的变态。
不仅是实力的施展,更在领悟之上。
这一次虽不见卫无忌出手,可一个个都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
相对于过去,这段时间的提升,恐怕更为恐怖。
若真是如此的话,挨揍必然是肯定的。
实力的提升诱惑,也是无法抗拒的。
纠结,实在是纠结。
卫无忌不再多言,内心已然有所判断。
在他的诸多经历中,眼前这些兄弟的实力,真正发挥出来,基本上能够跟武运隆持平。
还有绝对的进步前提,再磨练一下,压着打,应该不是问题。
实力的再次整体提高,意义自然是不一样的。
卫无忌为何能在一两年的时间内,做到如此地步。
能力自然是第一位的,再一个就是真心教导这些兄弟。
有些东西,虽经历了岁月变迁与各种磨难,却在各方的守护下,依旧得以延续。
磨难时期拼死守护的东西,到了和平时代,自然就不是能那么轻易拿出来了。
或者说还有一些遵守来自古老规矩的,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教导倒也严厉,可就是有那么一两手绝活,不愿意漏出来。
卫无忌不在乎这些,只要他自己会的,全都毫无保留的传授。
这也是他自身绝对的富足,才能有如此不在乎的态度。
传承自三皇时代,哪怕岁月无情中,丢失了一些东西,也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何况在这诸多岁月中,历代三皇观传人也不是没有补充。
或是前人的经验积累,才学惊艳之辈以此为基础,领悟绝学。
或是机缘巧合,得自外间快要断绝的传承。
反正不是太过核心的东西,实在不必太过在乎。
过去能不在乎,现如今更加不会在乎。
只要他自己愿意,心头默念,便是万千的绝学。
每一种都可以立下保证,只要能练出名堂,横扫四方不是问题。
“安然回来就好。”
“你们先去把该处理的都处理了。”
“至于你小子,先跟我来。”
车辆稳稳停顿,因为前方一道身影默然而立。
抬头看了一眼,满是威严,随即跟卫无忌言道。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