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qa0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第4198章 只恨我自己不夠強大讀書-casxm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蛇头人身的妖兽,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算你小子识相,不然的话,老子非得玩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美人儿,你听到他的话了没有,我们走——”
他得意地看向卡西娅,当接触到卡西娅冰寒的目光之后,整个人身体僵住,仿佛灵魂也被冻结,眼睛滚圆,惊骇欲死,却根本无法动弹。
他的身体,迅速石化,眨眼间化作一具石雕。
“我没意见,但好像她自己不愿意,那我可就没办法咯。”
林辰一脚踹在石像的胸口位置,轰的一声,石像炸开,化作石屑消散在风中。
一个大活人眨眼间尸骨无存,将许多人吓得惊声尖叫。
人们望着卡西娅的目光,像是在看怪物,这时也才明白,为什么刚才林辰是那种反应,因为这家伙要占这女人便宜,根本就是在找死。
林辰口中的没意见,就相当于是在说,你自己要找死,我没有意见。
“这两人看来不简单啊,那蛇头人身的家伙我认识,实力可一点都不弱,是塑道境的强者,没想到就这么被杀了!”
“再不简单,即便是不朽强者,那又如何?杀了这家伙,就相当于得罪司马家,实在是太鲁莽了!”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挑衅八大至尊家族的威严!”
……
中年人眼见同伴暴毙,一双眼珠子惊得凸出来,以前仗着司马家的威名,从来没人敢招惹他们。
实在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动手,而且一动手便是杀人!
“你……你们疯了不成?他刚才明明已经告诉你们,我们是司马家的人,你们敢杀他,便是打了司马家的脸!不管你们是谁,都绝对——”
中年人色厉内荏的话还没说完,林辰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噗!”
他惨叫着一口血喷出,倒飞出去,飞出几米距离,林辰隔空一抓,便又将他抓了回来。
他无法站稳,整个人软倒在地上,捂着胸口惨嚎,只觉得体内
骨骼碎裂,估计还有骨骼刺入到五脏六腑中。
“还废话吗?”林辰盯着他道。
望着此刻面无表情的林辰,一旁的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许多人下意识后退一步,仿佛林辰是要择人而噬的凶兽。
“不……不废话了!”
中年人忙是摇头,他有种感觉,若是自己再想用司马家来威胁对方,那么对方就不只是一脚把自己踹飞出去,而是直接踹死。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林辰下巴指了指李昊鳞,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中年人声音颤抖,见林辰脸色阴沉下来,忙道,“我没骗您,我真的不知道!是司马博少爷交代我们,将他扔在大街上当个乞丐,让我们在一旁看着他。”
“司马博?”林辰和卡西娅对视一眼,对这个名字没有半点印象,过来的路上,不曾听李家父子提及过。
中年人想起什么,继续道:“我倒是曾听司马博少爷的一名侍卫说,这件事情好像和司马博少爷刚娶过门的少奶奶有关,他的四肢和脸,都是被司马博少爷废掉的。但具体是什么恩怨,我真的一点也不清楚!”
林辰眯了眯眼:“那个少奶奶叫什么名字?”
“薛芷晴!是八大至尊家族之一薛家的人。”中年人老实答道。
“是她!”卡西娅美眸中满是惊讶,薛芷晴不就是李昊鳞要去求亲的那个女孩吗?
林辰已经有了猜测,他转身查看李昊鳞的情况,发现有一股外来的力量潜伏在李昊鳞的体内,将他的自我意识束缚起来。
这种情况下,李昊鳞的自我意识就像是被困在牢房里的犯人,他能够看到和感知到外界的一切,但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好歹毒的心思。这是要让他看着自己沦落到一个多么凄凉的下场,但偏偏只能旁观,什么也改变不了!”
林辰很快就明白对方将李昊鳞扔到这边当乞丐的目的,杀人诛心,把李昊鳞变成这鬼样子还不满意,还要他时刻活在痛苦和屈辱
中。
这种禁锢他人意识的手段,在林辰面前,如同小孩的把戏,轻易便将那股力量抹去。
李昊鳞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多谢前辈!”
李昊鳞清醒过来之后,一双眼睛变得赤红,涌出泪水,感谢林辰的恩情,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是看得到听得到的,只是什么也做不了。
他下意识想要给林辰跪下,旋即才想起,自己的四肢都已经被砍掉,不由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林辰没有说出“男人不能哭”之类的话语,也没有安慰他,等待片刻,方才道:
“如果你哭够了的话,不如和我说一说究竟是什么情况。你父亲和其他人现在的下场估计也不太好,你难道不想去救他们吗?”
李昊鳞止住哭声,拼命点头:“想!求求前辈您救救我父亲他们。”
“和我们分别后,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卡西娅问道。
李昊鳞悲声道:“我们去薛家求亲,结果却是被告知,薛家已经将晴儿许配给司马家的司马博,自始至终,我连晴儿的一面都没见到,就被赶出薛家。
我心中不甘,想要暗中闯入薛家,被我父亲阻止,他问我,是不是要害死李家的所有人才甘心?这桩婚事,涉及两大至尊家族,如果我敢乱来,那么我们李家的所有人谁也别想活!
他甚至要给我跪下,只求我跟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心如死灰,要与父亲离去,没想到司马博带人在城外拦截,我们所有人落到他的手上。
当时我被打晕过去,回过神来已经成为一个残废的乞丐,后面的事情,我就全部不知道了。父亲他们应该是被关押在某处地方,求前辈您救救他们!”
卡西娅望着痛哭流涕的李昊鳞,道:“落到这种下场,你后悔和薛芷晴相爱吗?”
林辰哑然失笑,觉得女人关注的点总是那么与众不同。
李昊鳞摇头,一脸悲愤:“我不后悔!晴儿她绝对也不愿意嫁给司马博,我只恨我自己不够强大。”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