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zjm優秀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2871章 原來如此-4ji59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张若尘道:“老夫听闻,商丘有一种神通,绝世而无双,是商天一身修为之精髓,名叫天荒八技。若是天孙能将天荒八技的完整修炼法送来,这天尊宝纱,老夫倒是可以考虑给你。”
“放肆!”
一位天堂界神灵,以神音喝斥。
音波中,蕴含规则神纹。
此神修为不俗,背上一对对白色羽翼散发刺目光华,内蕴无尽神气,外放烈焰霞彩,是一尊底蕴深厚的中位神。
可惜,张若尘的身前,似有一道无形的墙,神音攻击撞击在距离他三尺的地方,尽数消失。
即便是近在迟尺的鱼晨静、陆依、商夏,亦未受影响,浑然不知,若不是张若尘挡在前面,此刻她们已经变成三具白骨。
那位发出神音的神灵,眼中浮现出异样之色,不敢再轻举妄动。
神灵过招,一试便知深浅。
他刚才发出的神音,无论是对音波波及范围的控制,还是力量强度,都远超寻常中位神。但,却如石击深渊,听不见回响,深不可测。
商弘有着非凡的涵养,一双神目微微眯起,道:“阁下这个条件,本座办不到。”
商弘转身而去,径直登上白玉台阶,走入天下神女楼。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尽皆露出不善的神色,有人轻哼,有人低声沉笑,随后,才是紧跟商弘而去。
陆依暗暗松了一口气,感叹道:“商弘不愧是天孙,气度涵养,令人心折。这种人物,难怪追随者如此之多。”
鱼晨静道:“先称前辈,后称阁下。先自称在下,后自称本座。”
“商弘已经动怒。”商夏道。
鱼晨静道:“前辈何苦得罪他?就说天尊宝纱不在你身上,双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交恶。”
谁都知晓,天荒八技是商丘的最强绝学,是底蕴所在,怎么可能传给外人?
提这个条件,便是如同在戏耍商弘。
商弘岂会不怒?
“是他自己说的,老夫想要什么尽管提。结果他拿不出来,自己还动怒了,可见易天君教导得不好,心性太差了!”
张若尘知晓商弘还没走远,肯定能听到他说的话,所以,故意这么说。
没办法,遇到天堂界的修士,总能勾起张若尘心中的痛苦回忆,双方早已结下死仇。心再平静,但仇是忘不掉的。
天堂界欠下的血债,更是忘不掉。
居然这么评价商弘?
居然连易天君都敢指责?
陆依和商夏皆是脸色苍白,根本不敢再接话。
千星天女却在心中暗自思量,自己先前是不是也把话说得太满了?这位老前辈,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怎么感觉不是什么善茬。
张若尘站在一阶阶玉石台阶下,向上眺望金灿灿的五个大字,道:“天下神女楼!好强的气势,难怪有将第一神女城炼成神城的想法,可惜这个想法,注定不可能实现。”
张若尘牵着老黄牛,向上走去。
一头牛进入天下神女楼,不算什么怪事,里面,妖族、兽族、腐尸、白骨……各种奇形怪状的修士都有。
一个灰白布衫的白发老头,带着三位名气不俗,且美貌绝伦的女子,一起走入进去,才是一件真正的怪事,瞬间吸引无数目光。
但,无人敢说出一句冒犯的话。
因为越离奇,越说明那老头招惹不得。
在接引殿中,陆依让另一位楼主级别的强者,带着张若尘和鱼晨静暂时去一处歇息。而她则是和商夏,径直前去拜见白卿儿。
她可不敢直接带张若尘和鱼晨静,去见白卿儿,必须先请示。
玲珑大会,三千年举办一次,是神女十二坊最大的盛会。
今年的玲珑大会,尤为特殊,一百八十楼的楼主自然是全部都被召回。她们个个都是大圣中的强者,由此也能看出神女十二坊的强大,寻常大世界根本无法相比。
能够占据星桓天,也就不足为奇。
接待张若尘和鱼晨静的楼主,名叫伊曼,是一位精灵族大圣。
别的楼主,都是接待像商弘那样的神灵,不是背景强大,就是威名浩荡,伊曼自然也想结识那等人物。万一被神灵看上,结下一段情缘,今后在神女十二坊的地位和话语权,都要高上许多。
当然,若是发展成为真情,结成连理,自然是最好不过。
正是如此,接待一个鱼晨静,和一个名气不显的老头,伊曼的心情很不好,觉得自己失去了一次机缘。
结识年轻有为的神灵的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
但伊曼不会将这一切都挂在脸上,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向张若尘和鱼晨静讲解天下神女楼的一座座殿宇曾经发生过的名人故事,和一处处胜景的特色。
天下神女楼和命运神域神女楼的格局和布置,大致相同,都是云塔、飞岛高悬,又有花船、月灯飘在湖中。
虽然还未完全入夜,但整座天下神女楼已是灯火通明,四面八方皆有沸腾的人声传出,伴随丝竹管弦的乐声。
好一幅红尘众生像,繁华人间纸醉金迷中。
命运神域神女楼只有九片宫殿群,天下神女楼却又二十一片宫殿群,规模大了数倍。
伊曼和鱼晨静并肩而行,主动询问:“太真君会不会来参加玲珑大会?”
她双眸中,带有期待的神色。
鱼晨静没有达到神境,纵然资质很高,也无法与商弘那种层次的神灵相比。但,千星文明的太真君,却是一等一的存在,是一个让天下女子都会敬仰和着迷的神灵强者。
鱼晨静笑道:“玲珑大会何等盛事,十叔自然是要来的。”
伊曼心中的不平衡,顿时散去。
太真君,传说中的鱼太真,若能借鱼晨静,见到这位拥有神尊之资的神灵强者,绝对是一场大机缘。
在路过一座明月般的拱桥时,张若尘看见了第二十二片宫殿群,那里漆黑一片,尽是残垣断壁,却又充满无限神秘。
张若尘指了过去,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伊曼微微一惊,道:“前辈竟然看得见那里?”
鱼晨静以本源神目望了过去,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那里乃是星桓天尊殿遗址。”
伊曼满脸敬畏,同时对这位白发老者,又有了新的认识,难怪陆依一定要她来接待,果然不是一般的修士。
“厉害啊,天下神女楼居然建在天尊殿遗址的外面,难怪进楼之后,百步外,什么都感应不到,应该就是天尊残留下来的力量,影响了我的精神力和感知。”鱼晨静道。
伊曼有些傲然得意,道:“不是建在天尊殿遗址外面,其实天下神女楼和天尊殿遗址有些地方是相互重合的。比如,今晚最热闹的地方,神云战台。”
“神云战台怎么成了今晚最热闹的地方?”鱼晨静好奇,问道。
伊曼道:“因为今晚那里将会爆发一场旷世绝伦的神战。”
“这倒是有点意思!”鱼晨静道。
伊曼道:“天孙商弘,挑战命运神殿海尚明宫,岂止是有点意思,简直就是这个元会的最强对决。”
海尚明宫,这个名字,张若尘有所耳闻。
他是命运神殿曾经的一位神子,成神的时间,比七万年前的神女青翡微,都要更早。
这个元会,若要挑天资最高的修士,一定绕不开张若尘和阎无神。
而要挑修为最高,战力最强的修士,则是绕不开青翡微、海尚明宫这些个命运神殿老一辈的神子神女。
商弘和海尚明宫的对决,的确算是这个元会顶尖强者的交锋,但,要说最强对决,鱼晨静却是不能苟同。
伊曼带着张若尘和鱼晨静,来到一座宫宛,立即有各种珍奇的餐食和美酒送上来。
当然,少不了奏乐和漫舞的美女。
在知晓商弘、海尚明宫、鱼太真这些人物,都要前来星桓天参加玲珑大会,再加上,之前遇到的石英上君、青玄灵神、爱莲君、巫马九行,这让张若尘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又陷入一场大的漩涡风暴。
于是,他询问鱼晨静,道:“小鱼,老夫有一事不解,玲珑大会每三千年举办一次,不算多么特殊。怎么能吸引来这么多神灵?这些神灵,个个天资不俗,心性超凡,不像是会被美色所动。”
听到这位神秘的前辈,如此称呼自己,鱼晨静受宠若惊,连忙道:“老前辈有所不知,普通的美色,自然是吸引不了商弘、海尚明宫这些人物。但,如果是白卿儿,却就不一样了!”
张若尘额头上的皱纹更多了,道:“怎么说?”
鱼晨静脸色严肃,道:“地狱界和天庭越打越残酷,全面爆发,只是时间问题。而星桓天注定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般置身事外,白皇后绝顶聪慧,显然是早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十万年前,就开始举办玲珑大会,收敛天下珍宝,一次又一次铸炼神女第一城。”
“只有将神女第一城,铸炼成神城,以神城的力量,笼罩整个星桓天。今后,才不会轻易就被攻破,既是在保护自身,也是在加大自己拥有的筹码。”
“面对生死存亡,不久前,白卿儿从边荒宇宙回来后,便是宣布,谁若是能够在玲珑大会上,将天尊宝纱亲手交给她,无论这人是谁,无论这人样貌美丑,无论这人是什么种族,什么修为,什么品行,她都嫁其为妻。”
“唯一的限制只有一个,必须是这个元会诞生的修士。”
张若尘心若刀刺一般疼痛,闭目长叹。
不愧是她。
真是说到做到。
难怪……
难怪荒天会亲自出手,夺走天尊宝纱。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