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步步爲途討論-第208章 這很荒謬,但卻是事實展示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吴緈瑜坐在副驾上,用眼睛的余光扫向何志远。
“志远,我和方云豪是在同一个大院里长大的,虽然从小认识,但却算不上朋友!”
吴緈瑜柔声说。
何志远听后,轻嗯一声,抬眼看过来。
吴緈瑜见何志远的目光投射过来,俏脸上露出几分害羞之色,连忙将头转向一边。
何志远见状,并未多言,认真的驾起车来。
回到龙华大酒店后,吴緈瑜和何志远聊了许久,在他的一再催促下,才驾车走人。
何志远仰躺在床上,若有所思。
滴滴滴!
何志远的手机突然响了,见是云淡风轻发来的信息,连忙点击打开。
“睡了吗,干嘛呢?”
“没呢,我来省城办点事,你呢?”
何志远问道。
“我在安河呢,坐在沙发上扒手机!”
梁婧莹迅速回复。
在这之前,梁婧莹是睡在床上的,但看着装睡的牛经义实在难受,便到客厅里来了。
何志远和梁婧莹见过面,对她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一般,甚至可以说不好。
两人不见面时,在网上聊的很热乎,在现实生活中,见过面后反倒拘谨了。
何志远回复了一个“嗯”字,便再无下文了。
梁婧莹盯着手机发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久久之后,何志远发了条信息过来: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拜拜!”
梁婧莹回了个拜拜,将手机扔在一边,俏脸上满是失落之色。
当晚,梁婧莹没再回卧室,而是拿了一床被子,睡在了沙发上。
虽说沙发不如床睡的舒服,但梁婧莹却睡的很实在,醒来时,已日上三竿。
牛经义不知所踪,梁婧莹也不以为意,下楼吃早饭。
王贵凤见儿媳起床后,为她精心准备了早饭。
梁婧莹吃完后,便准备出门上班了。
王贵凤想到牛大山交代的任务,急声道:
“婧莹,你等会走,妈有话问你!”
听到婆母的话后,梁婧莹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妈,什么事?”
“你等会,妈去把院门关上,我婆媳俩说说贴心话。”
王贵凤煞有介事道。
昨晚,公婆的表现很有几分反常,梁婧莹便意识到不对劲,见此状况,心中暗道:
“我受够这样的日子了,将事情说清楚也好!”
牛家父子给梁婧莹的印象很差,但婆母王贵凤却真心将她当女儿看待,婆媳间的关系很好。
王贵凤关上院门,快步走回客厅,在沙发上坐定。
“婧莹,你也知道妈是个农村妇女,没什么文化,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你别见外!”
“妈,咱娘俩之间说话,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那么多讲究!”
梁婧莹柔声道。
王贵凤看了漂亮儿媳一眼,心中暗道:
“婧莹不但长的漂亮,性格也好,还很能干,在城里开了那么大一个美容店。”
“这样的女人打着灯笼也难找,臭小子偏偏和她不来电,真是活见鬼了!”
王贵凤跟着牛大山,见过不少女强人,她认为,没一个比得上她儿媳妇的。
“婧莹,你和经义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王贵凤直言不讳的问。
为了不给梁婧莹否认的机会,王贵凤继续道:
“昨晚,你们上楼后,你爸不放心,让我上楼去看看。”
“我上去时,你们都睡觉了。”
“你们有日子没在一起了,这不合常理!”
王贵凤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翻来覆去的思索,今早怎么和儿媳谈。
婆母将话说到这份上,梁婧莹无法推脱,俏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
虽说在这之前,她就打定主意,将实情说出来,但事到临头,还是有点犹豫。
“婧莹,你有什么话一定要告诉妈,千万不要闷在心里!”
王贵凤柔声说,“你爸在县里、市里都有点关系,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
逍遥三剑
梁婧莹看着满怀期待的婆母,心中暗道:
“她既已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藏着不说反倒是我的不是!”
想到这儿后,梁婧莹长出一口气,出声道:
“妈,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果不是您追问得紧,我绝不会说!”
王贵凤听到这话,老脸上露出几分紧张之色,双眼紧盯着儿媳。
梁婧莹暗暗长出一口气:
“妈,您也知道,我和经义结婚将近两年了。”
王贵凤听后,轻点一下头,期待着儿媳的下文。
“说来您也许不信,我们之间从没有过夫妻之实。”
梁婧莹一脸淡定的说。
“你说什……什么?”
王贵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的问。
梁婧莹抬眼看向婆母,满脸阴沉:
“妈,您觉得我会拿这事开玩笑吗?”
“婧莹,你别误会,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怎么可能呢?”
王贵凤满脸慌乱的说。
“我也知道这很荒谬,但却是事实!”
梁婧莹俏脸阴沉似水,“您该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晚上,经义喝了很多酒,最后,进房时是爸和二叔搀扶着他进去的。”
王贵凤听后,回想起儿子和儿媳结婚当晚的事,出声道:
“没错,晚饭前,我和你爸都让经义别喝酒,可他就是不听,最终,醉的连路都走不了了。”
梁婧莹的俏脸上毫无表情,继续说:
“从那之后,我们俩几乎一个在云都,一个在安河。”
“虽相距不远,但却聚少离多。”
王贵凤连连点头,表示儿媳说的没错。
“就算在家,我们也是分房睡!”
梁婧莹满脸委屈道,“昨晚,我知道你特意将客房的门锁上了,但我上楼时,他已睡着了。”
“你和他先后上楼的,你们年轻人怎么可能睡那么早呢?”
王贵凤一脸疑惑的问。
“妈,这你得去问经义,我可没法回答您!”
梁婧莹冷声道。
王贵凤老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行了,妈,关于这事,我该说的都说了。”
梁婧莹出声道,“你和爸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只能离婚了!”
王贵凤听到这话后,脸上大乱,急声道:
“婧莹,你可千万不能有这想法,我和你爸一定好好说经义!”
“妈,这不是说不说的问题,如果有病就想方设法治,总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梁婧莹说完这话后,转身出门而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