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五百零九章 視頻推薦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另几名地痞青年都准备上车了,纹身青年还站在台阶,一脸嘲弄的看着吕新勇在大厅里被两名警察盯着签字,却不想被路过的一名外国女子一巴掌狠狠的抽在脸上。
这一巴掌又响又狠,纹身青年就觉得脑子嗡嗡的,愣了那么几稍才缓过劲,恼羞成怒一边质问:“你干什么打人!”,一边伸手去揪那外国女的衣领,起了性子就想要还以颜色。
却不想外国女子身手要比他敏捷多了,一手斫开他伸过来的小臂,一拳又直奔他的面门直击过去。
纹身青年身子往后一仰,连续两步,脚后跟被台阶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倒在地。
“不要动手,发生什么事情?”两名警察看到大门外发生纠纷,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叫着跑出去制止,但这会儿纹身青年身上就又挨了两脚,抱住头身子蜷在台阶地上,嗷嗷直叫。
另几名地痞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下车或绕过车,七手八脚要将那外国女子抓住,还有一人从车里抄出一把长砍刀,就要冲过去。
“你们干什么,把刀放回去!”两名警察厉声喝斥,走上前将两边人分开,盯着外国女子质问,“怎么回事?”
外国女子怒气冲冲的指着纹身青年训斥,叽里呱啦说的都是英语。
警察与那几个地痞青年没人能听得懂英语,只能转头问稍稍缓过来坐|台阶上的纹身青年:“你怎么她了?”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看到她走过来,正准备让路,她抬手就给我一巴掌——我日她娘,这外国婊子吃错什么药了吧!哎呀……”纹身青年痛得直叫唤,他自己都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气得破口大骂,“我他妈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遇到这个疯逼!”
然而纹身青年的解释,不要那两名警察了,另几个地痞青年也都不信——他们都准备上车,并没有看到纹身青年跟外国女子起突时的那一幕,彼此对望了一眼,都猜测崩哥一定是手脚不规矩,撞到硬茬了。
“我操你们,老子没耍流氓!”纹身青年看他们鬼鬼祟祟的神色,就猜到他们在想什么,气得抬脚就踹身前那个黄毛青年。
想归想,但另几个青年也肯定会站自己的同伙,气热汹汹的冲着外国女大叫:“你干嘛动手打人?”
吕新勇这时候走出去,站到大门口看到纹身青年左脸清晰的浮出五根紫红色手指印、右脸颧骨肿了起来,胸口还有清晰的脚印。
这会儿工夫纹身青年还坐在台阶上喘气,喉咙里有滋滋的声音,想必胸口挨的那一脚最重。
吕新勇英语还行,能听得懂外国女子带点奇怪口音的英语,正一脸怒气的指责纹身青年刚才趁她错身路过时,抓了一把她的胸,嚷嚷着要联系领事馆。
“你听得懂英语,她是你店里的客人?”两名警察看吕新勇专注听外国女子嚷嚷的样子,猜他听得懂英语,问道,“你给我们翻译一下,她到底在说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吕新勇知道这个外国女子跟曹沫他们是一起入住的,这时候疑惑的转回头,看到曹沫、曹佳颖、程新等人才慢腾腾的从休息区走过来。
“你们太过分了——图亚蒂姆是我们公司邀请到国内来进行合作洽谈的卡奈姆客人,你们竟然肆无忌惮的动手动脚,难道渎河的地痞流氓都无法无天到这地步,当着警察的面都敢猥亵妇女吗?”曹佳颖“气愤”的站出来厉声喝斥,拿出手机,“渎河市政府有没有专门负责外事工作的部门,还是说我直接帮你们联系卡奈驻新海领事馆介入这事?你们太无法无天了……”
“你他妈别信口开河诬陷好人,谁他妈摸她奶子谁他妈半夜被雷劈死!”纹身青年气得大叫。
“你现在知道怕了,想要否认了!店里都有监控,你想赖都赖不掉!”曹佳颖朝吕新勇叫道,“吕总,你将监控调出来给警察同志看,看是不是图亚蒂姆在诬陷他们!”
“……”吕新勇有些摸不着头脑,迟疑的说道:“前台大厅里有监控,再往外场地上也有监控,但就是出门这一小段,被上面的雨檐挡住没有监控!”
见两名警察疑惑,吕新勇特地将出门雨檐上方的摄像头,确实是被雨檐挡住,拍不到出门台阶这一小块的空间。
“你个小婊子,你还说不是诬陷?监控在哪里,监控在哪里,你他妈咬我啊?!你他妈当老子是唬大的。”纹身青年都快气疯了,要不是看到曹佳颖身后人多势众,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吾 皇 萬歲 萬 萬 歲
“没有监控,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是不是?我就不信渎河谁能包庇你们这些乐色!”曹佳颖盯着两名警察问,“你们市外事办电话是多少?是你们直接跟外事办上报这件事,还是我来打电话给卡奈姆驻新海领事馆,让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联系你们市?”
两名警察这时候当然不敢再和稀泥,也清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派出所也需要上报,当即勒令这几个地痞青年都坐回到大厅里等候着……
“还有没有其他用餐的地方?”
几个地痞青年受人跑过来滋事生非,报复吕新勇报警之事,警察上门只是和稀泥,然而涉及外国人,事情的恶劣程度哪怕比干扰民宿正常经营要轻微许多,他们却不敢有半点马虎,曹沫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也很是无语。
他也不想留在这里逞什么威风,也不想跟接下来有可能跑过来处理这件事的地方官员接触——这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他就问吕新勇除了主楼外,这附近还有没有用餐的地方。
这事是佳颖揽过去的,留她跟程新在这里处理就可以了,其他人没有必要围过来凑热闹。
“真对不起,出村口往西一公里,有一家土菜馆,还算地道,我就带你们过去……”吕新勇抱歉的说道。
“没事,你留下来处理事情吧——我们也是过来游玩的,我们自己开车摸过去就好啦!”曹沫说道。
“真不好意思,我马上把你们联系那边的餐馆……”吕新勇说道。
…………
…………
曹沫他们在外面吃过中餐,安排其他人驾驶进栖凤山里游玩,他与成希、肖军、赵倩芸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再回到“花开朝山”,主楼坡脚下的停车场里除了多出两部警车外,还停放着一辆黑政府公务用车。
他们拾阶而上,走到主楼前的场地里,通过落地玻璃窗,看到有七八名警务人员站在大厅里,佳颖、程新以及吕新勇夫妇正跟两名穿西服的中年人在谈着什么。
曹沫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过问一下事情的进展,远远看到汪朝勇站在主楼后的岔道里探头往这里看。
曹沫也是一怔,他真没有想到汪朝勇会跟渎河的绿映集团有什么关系,微微皱着眉头,看向肖军,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邱小妍回国后,汪朝勇就从青山区政府停薪留职下海了,听其他人说他好像跟邱小妍合伙开公司,但我之前也一直都懒得理会他们,也就没有打听邱小妍除了在坦桑德投资银行任职之外,到底还额外在做什么,”
肖军皱着眉头说道,
“不会是他们要从绿映集团手里拿地吧?不过,这不至于啊,那宗地有小两百亩,地价加后续的开发,没有五六亿投进去,是做不出什么东西来的。而旅游开发再热门,也不可能跟商品房开发相提并论啊,开发、盈利周期又长,邱小妍想自己做项目,不应该做这类的。不过,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在这次的土地转售里当掮客拿居间费。邱小妍她的父亲在渎河任职过一段时间,而且调回新海是高升,不存在人走凉茶的问题,邱小妍在渎河的活动能力,绝对不弱的……”
曹沫是真不关心邱小妍、汪朝勇他们,还以为上次将他们唬走之后,彼此就不大可能会有什么交集,没想到有时候还真冤家路窄。
“坡脚下的停车场里,除了三部警车、一辆公务用车,没看到有其他什么外来车辆,汪朝勇是跟渎河的官员一起坐车过来的?”肖军又想到一个细节,疑惑的问道。
曹沫又看了汪朝勇那边一眼,汪朝勇已经缩回头,消失一堵院墙之后,不知道干嘛去了,他跟肖军说道:“你们一早去现场,汪朝勇当时就应该看到你们了,后面那几个地痞跑过来闹事,就算不是汪朝勇怂恿的,他也是早就知情的……走,我们进去看他们处理到哪一步了。”
“你们过来干什么?这里暂时不接待客人。”有一名警察守在大门口,拦住他们的去路。
“被流氓非礼的图亚蒂姆是我公司的外籍员工,你们处理到哪一步了?”曹沫淡然问道。
“那你们进去吧!”这名警察也不再拦着曹沫,让他们直接进去。
两名穿西服的中年人听到门口的对话,其中一人站起来,伸手过来自我介绍道:“我是渎河市政府副秘书长周军,分管外事工作的钱副市长今天不在市里,听到这事后,就让我陪同市局的同志过来了解这次案件,你是……”
“我是天悦投资董事长曹沫,图亚蒂姆是我们天悦投资外聘的工作人员……”
亿万萌宠:前夫不好惹
曹沫他不是很了解国内地方政府的运转机制,但从眼前这位渎河市政府副秘书长周军略显阴沉的目光里,能看得出他是了解内情的,也就很显然他是站在绿映集团幕后或者是汪朝勇替邱小妍在渎河联系的官员之一,所以他才会直接绕过外事办这一具体的涉及部门来插手这件事。
曹沫当然不会叫周军掌握主动权,与周军握了一下手,便朝站在旁边的那名中年警察伸过手去,问道:“你是渎河市公安局的同志?”
“钱荣广,市局外事处的。”中年警察跟曹沫握了握手,自我介绍道。
“我们是昨天才到渎河来度假的,没想到都没有满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调查出什么情况来了?”曹沫不理会周军,盯着不了解内情的钱荣广问。
“曹先生,我了解到事情发生时你就在现场,你应该有看到当时的情况吧?”周军截过话头,问曹沫。
“周副秘书长这话很奇怪啊,事情发生突然,我当时跟几个朋友在那边的角落里聊天,视野完全被这个大书架挡住——周副秘书长怎么会觉得我应该看到当时的情景呢?”曹沫见佳颖、程新他们都还蒙在鼓里,没看出周军在这里面的作用,这时候就半明半晦的点出来,但他随后还是跟钱荣广对话,“我确实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在我看来,我们公司的外聘员工不应该受这种委屈,但同时也不排除双方语言不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所以才要请公安局的同志调查清楚……”
“事发点是监控的死角,而双方又各执一辞,这点就比较难办啊。”钱荣广显然已经受到周军的影响,这时候微微皱着眉头,有些迟疑不定的说道。
“监控有死角,没有直接的监控视频作为证据,是很可惜,但总不能说没有监控视频就不查案了,”曹沫问道,“当事双方也不是突然就出现在监控的死角里,有没有其他监控画面,对双方的当时行为有一个初步的判断?”
“这点我们都已经考虑到了,相关的视频我们都已经拷贝下来,目前没有看出跟指控有什么直接的关联性。曹先生要是觉得我们渎河这边处理不公正,可以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过来一起观看视频……”周军又插话道。
“我看不必这么急着惊动领事馆那边,天悦要是有能力,还是想着先争取为自己的员工负起责任,”曹沫说道,“钱处长要是不嫌麻烦,可不可以让我也看一遍相关的监控视频?”
“可以!”钱荣广示意一名年轻警察打开手提电脑,将拷贝下来的视频播放出来。
这些地痞青年在大厅滞留的时间较长,可以快进播放,没有浪费多少时间,而走出主楼大堂的时间非常短,直到派出所的两名警察走出去将事态制止住,总共都不用两分钟。
“曹先生看出什么来了,是不是这件事就当误会处理,不需要再惊动谁了?”周军眯起眼睛,带着嘲弄的看向曹沫问道。
“天悦的外聘员工说这个人碰到她的胸部,当然有可能恰如周副秘书长所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但我有一点很奇怪:这件事就算是坐实了,也只能算是轻微的治安案子,但在视频开头,这些人跑到酒店来干扰正常的生产、经营,走出酒店后,又有人从车里拿出管制刀具想着要砍谁——这两件事从本质比前者要严重得多,我相信周副秘书长、钱处长应该比我们更了解国内的法律,我就想问一问,周副秘书长你怎么就没有看出来?还是说只要关系于外国人,一点小事就到闹翻天,而关系于中国自己的公民,这么大事情,你们就都可以视而不见?”曹沫目光锐利的盯住周军问道,“周副秘书长,你还口口声声说要请卡奈姆驻新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过来看这些视频,你是觉得这脸要丢掉国际上去才开心吗?等到卡奈姆驻新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过来,看到这几个地痞在视频里的作为,要是他们质问渎河市政府为什么会采信这几个在现场就有着严重劣迹的地痞流氓的证词,却不相信一个在中国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的外国友人的证词,你们要怎么回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