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txt-Turn280.昇天、鬼胎與你們身後看書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天旋地转,游作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破麻袋一样,被人从半空中抡了起来。
伴随着耳边一声声风暴爆发的气流声之后,游作的手终于因为脱力而松开了。
游作被重重的拍在了地上,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几根,肺部感觉撕裂一样的剧痛让他僵在了那里,像是一条苟延残喘的鱼一样,想要动弹却动弹不得。
躺在地上的游作在剧痛带来的头昏眼花中,只看到草薙翔一的阴影逐渐朝着他靠近。
“你还要碍我的事吗?Playmaker,那么只能在神主下达命令之前,将你彻底排除了!”
神主?排除?
游作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些话里面的意思,就看到那道阴影忽然间朝着自己举起了手中的斧头。
“playmaker大人!”艾大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快躲开!”
然而在剧痛中的游作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麻木感涌了上来,似乎将他的肺和其他内脏捆在了地上,只要一动似乎似乎就会裂开来。
“啊啊啊啊啊!”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猛地扑上来,朝着草薙翔一的方向撞去,那力道大得似乎不可思议。
“呯铃……”刺耳的玻璃碎裂的声响撕碎了这间屋子里令人窒息的空气,也让游作心中一惊。
有人从窗户摔出去了?
法医禁忌档案 延北老九
游作面前的阴影消失了,直到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点点行动能力,喘匀了气坐起身之后,才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令他错愕的场景。
草薙仁呆立在破碎的窗口前,身上挂着丝丝血迹,而岛直树则相当废物的瘫坐在屋子中央,满脸惊恐。
“杀……杀人了!”
“草薙哥……”游作声音带着空气,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朝着草薙仁的方向走去,站在草薙仁的身侧,顺着草薙仁的目光向下方看去,只见到倒在地上没有声息的草薙翔一。
看上去已经死了,但是却没有多少血迹渗出来……
游作看向了草薙仁,原本他以为,草薙仁的眼中应该会留有对草薙哥的担忧,但是游作想错了,此刻的草薙仁……已经泣不成声了。
“翔一……他……死了……”
“还不知道情况,”游作说道,“草薙哥死了没有还要下去看看……”
草薙仁似乎被拨动了伤心事,仰起头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嚎啕大哭,“哇啊啊啊!!!”
“别这样……带着我下去,兴许草薙哥还没事啊!!!”游作捂着胸口蹲了下来,刚刚一激动又牵动了伤口。
然而,就在他蹲下的那一刻,草薙仁的口中说出了一句令他毛骨悚然的话。
“翔一他……早就已经死掉了……”草薙仁大哭着说道。
草薙哥早就死掉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这怎么可能,如果草薙哥早就死掉了,那么从昨天开始和自己聊天吃饭睡觉的人是谁?
胸口的疼痛让游作几乎无法思考,他的眼前还在不断冒着金星,耳朵里传来了嗡鸣声。
“杀人了!”
“别吵!”本就已经心烦意乱的游作压低声音说道,“你刚刚没来帮忙现在喊个什么劲儿!”
“可……可是……”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警笛声,惊醒了屋子里的游作和岛直树。
游作踉跄着站起来,拽着草薙仁和岛直树就向外面跑去,在离开之前,他下意识的看向了下方草薙翔一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伤痛带来的错觉,他似乎看到草薙翔一的身体似乎挪动了一下。
豪門 隱 婚
立刻带着草薙仁和岛直树跑下了楼,对着迎面而来的警车,游作忍着伤痛连连挥手,“警察!这里!我是报案人!!”
从警车上下来一个人,看到游作,愣住了,“又是你?”
游作也愣住了,没想到昨天找来的那名警察今天又会看到,但随后肺部的剧痛终于让他还是蹲了下去。
“后面……这栋楼后面还有一个伤者!”
原本警察们不相信这里会发生大事件,但是写字楼里面触目惊心的痕迹却不像是假的,甚至游作还将决斗盘里录下来的录像交了上去。
完全不像是伪造的录像和痕迹终于让警察们相信了这里真的差点发生大事。
于是一辆警车随后变成了两辆,还带了一辆救护车。
游作等人披着毯子坐在救护车上喝着热水,而警察们忙来忙去勘验现场和做笔录。
看到这个和平的场景,游作的眼神逐渐凝重起来。
情况有些不大对劲,正常情况下,草薙哥应该已经被这些警察和医护人员抬过来了,正因为这个目的所以游作才在这里安静的盯着。
但是直到现在,游作都没有看到有人被抬过来的迹象。
这说明了……
“报告警官!我们确实发现了有人从楼上摔下来的痕迹,但是……但是现场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员或是尸体……”
岛直树吓得抖了一下。
“诶!?”
果然,不出游作所料,草薙哥还活着,至于说为什么跑了……也许是怕警察的追究,也许是蛰伏起来等待机会……
至于说什么机会,也许是直接干掉自己的机会,也许是杀掉草薙仁的机会……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总之,对于草薙翔一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种事情,游作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七上八下。
岛直树还在手足无措,就看到一名警官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好,”警官看了一眼抱着水杯在那里发愣的草薙仁,心知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和自己正常交流的问题儿童,于是开门见山的看向了游作和岛直树,“我听说你们是卷入了兄弟之间的争端,所以才会被人追进了这个大楼里是吗?”
“是……”游作低着头,避免playmaker的身份被认出来,点点头说道,“我们两个是在街道上走着的时候,遇到这个事件的。”
“我看到你们的衣服穿得不一样,一个很明显是校服,另一个穿着常服……今天不是建校周年纪念日吗?怎么还穿着校服?难道说你很喜欢这身打扮?”
“不是诶,谁会喜欢校服啊,”岛直树说道,“这家伙是因为忘记了今天是建校日放假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听你们之前的说辞,行凶者和最开始的受害者是兄弟关系……”警官看了一眼草薙仁,“那么,会不会有可能是因为行凶者对兄弟的不满呢?”
“这不可能的!”游作还在想着替草薙翔一开脱,“草薙哥从以前开始就一直为了他弟弟的事情而四处奔波,所以他不可能因为不满就对仁挥斧头!”
警官观察着草薙仁的举动,发现从他们开始说话到现在,草薙仁都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那么,会不会是压力终于积攒到了阈值呢?你要知道,人类的情绪也时有存储上限的……”
“这也不可能……”短暂的思考之后,游作还是摇了摇头,“草薙哥听说仁出院,是很开心的去接他的!”
警官又看向了草薙仁,却发现草薙仁依然毫无举动,似乎他们在做什么、旁人在说什么都与他无关。
案情到这里就没有什么眉目了。
警官长叹一口气,“总之,还是跟我们先去警察局做个问询笔录吧。”
“等一下,我想请问,那之后仁怎么办?”游作看向了草薙仁,“他会被送去那里?”
“放心,我们有专业的医院和医生,他会得到应有的照顾的!”
听到这里,游作放心了。
但同时他也不敢彻底放心,因为他知道,有一双眼睛躲藏在暗处,正在伺机而动,准备着清理掉他和草薙仁。
草薙哥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且毫不遮掩的……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想不明白的这个问题,似乎可以推给草薙翔一口中那个神主和理想,那么,神主是谁……或者说,一提到神主可以联想到谁。
忽然间,游作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人物,似乎是在他承诺将大家放回来才发生的这件事情……
果然,是King动了什么手脚吗?!
一众人上了警车,被带到警察局,各怀心思的游作和岛直树,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却各自保留了一些对自己很重要但是对案件非必要的线索。
等到笔录做完之后,天都快黑了。
拒绝了警察要送自己回家的好意,游作扛起自己还没有忘记的小书包朝着家里走去。
“等一下!”就在这时,岛直树从背后追了上来,“等一下!藤木!”
游作原本并没有打算停下来,但是转念一下,这小子今天的表现还算不错,竟然没有暴露自己playmaker的身份。
就这样无视他固然是自己一贯的作风,但是放着这样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家伙满世界乱窜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你打算说什么?”游作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
“他们!那个摊主还有你决斗盘里的AI在叫你playmaker……”
“啊,这件事啊,”游作在岛直树那复杂的目光中,还是点了点头,“的确,他们没说谎。”
一些事情,放任别人瞎猜和瞎行动反而会导致一些不良的后果。
“那你真的……”
“但是忘了这件事吧!”游作又忽然间说道,“知道了以后,就不要在靠过来,因为知道我是playmaker这件事,本身就是危险的。”
“为什么啊?”岛直树说道,“playmaker明明很帅气的说……你在为保护大家而战,而且,如果泰瑞斯知道了你是playmaker,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playmaker一点都不帅气,反而很危险,无数聚集过来的同伴都遭遇了不幸……”草薙哥如此,泰瑞斯也一样,甚至泰瑞斯死在了自己面前。
“所以,别再靠近了!”
“泰瑞斯又发短信过来了!我得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他!”
“!”游作一惊,泰瑞斯又发短信过来了!?怎么可能!?
“啊嘞?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游作的决斗盘也响了起来。
“playmaker大人!”艾的眼神严肃,“是泰瑞斯发来的信息!”
“……”这怎么可能!?
游作打开了决斗盘,看到了那上面短信的内容,顿时毛骨悚然。
“‘他’在你们身后!快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