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302章 馬超過街亭熱推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李傕郭汜担心韩遂、马腾将来跟刘备扎堆进攻关中,这还真不是白担心。
軍婚 撩 人
要是历史没有丝毫改变,韩遂最多也就再憋半年,就忍不住跟益州军阀联手一起来了。
这是一个不需要李傕去刻意招惹,都会带来大麻烦的家伙,一个已经拖累了大汉朝十年的毒瘤。
只不过,这一世的情况,跟历史同期有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刘备跟韩遂是有历史恩怨的——五年前,刘备在陈仓城西、五丈原一带,可是亲自率军击溃过韩遂手下的陈仓围城部队,还请天子所假节钺斩了韩遂的仆从、前陇西太守李参李相如。张飞也在跟阎行的血战中受了点伤,阎行则伤得更重。
这一点不比刘焉和韩遂,所以韩遂很难事前通谋跟刘备商量好,刘备也不屑于跟反贼结盟。
哪怕在经过董卓和李傕之后,韩遂这个老牌反贼含金量已经下降了。
别人可以干“联合旧反贼平定新反贼”的事儿,刘备是干不出来的,他讲究除恶务尽。
韩遂只能是悄咪咪打听“刘备大约什么时候会北伐,咱可以考虑趁着刘备跟李傕郭汜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去渔翁得利捞一把。”
在不知道刘备动手时机的情况下,韩遂的最优解,就是趁着秋收之前时刻做好准备。
毕竟这时候成本最低,凉州多骑兵,秋高马肥的时候去转一圈,走到哪吃到哪,粮食都不用带。
……
七月二十,天水郡治冀县。
祸害大汉已十载、刚刚洗白不久的镇西将军韩遂,在城门口迎接了自己同僚、征西将军马腾,俩人看起来亲密无间,此次来是似是有要事相商。
韩遂:“寿成贤弟,别来无恙?远来辛苦了。来来来,咱好好喝几杯,最近新得了几个酒泉郡豪商送来的夜光盏,正好与贤弟共赏。”
韩遂在城门口,远远看到马腾过来就抢先下马,等马腾也匆匆下马回礼后,他就拉着马腾东唠西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真有多亲密呢。
马腾:“俺是粗人,别的不会说,岂敢不从文约兄美意。”
两人说着就并辔进了镇西将军府,置酒相待。
两人也各自带有心腹亲随,按剑持矛护卫。韩遂身后的是阎行,马腾身后的是马超。
要说这韩遂马腾二人,演义上被说得恩若兄弟,而实际上真要“约为兄弟”,那也是194年讨伐李傕郭汜败退之后的事儿了。
主要是那场战役中,韩遂本来是去以第三方身份说和的,最后李傕不听劝,加上马腾和刘焉在长安朝廷里的内应泄露了,已经成了不死不休之局,结果想当和事佬韩遂被马腾拖下水,跟李傕郭汜樊稠的部队打了一仗,最后还是跟樊稠扯皮忽悠脱身的。
事后,马腾感谢韩遂解围,两人这才称兄道弟。而这一切,因为如今樊稠已死、天下局势变化剧烈,能不能再发生都不好说了,故而韩遂马腾也未必能真有多铁,最多就是随便喊喊的“贤弟”。
马腾这人,从贼资历要比韩遂短四五年,韩遂做贼已经十年了,马腾才六年不到。
马腾是中平四年凉州刺史耿鄙买官上任、受命平贼时,以耿鄙身边的军官身份参与平叛的。马腾也知道耿鄙这人不靠谱,一个买官上任的居然买到战乱州,身负平叛重任还不忘搜刮回本,这种行径简直形同自杀嘛,肯定是会被部下或者叛军干掉的,但马腾劝不了,耿鄙身上还欠着买官按揭呢,这是没法回头的。
即使如此,在背叛朝廷之前,马腾也确实在耿鄙麾下立了一些军功,被朝廷封为偏将军——那已经是最低级的杂号将军了,是中平四年的事儿,可见马腾的官场起点还是挺高的。
历史上刘备当时还是个县尉呢,曹操也还没当上校尉,孙坚倒是刚刚捞到长沙太守。
哪怕是这一世,有李素给刘备开了那么多挂,到中平四年年底时刘备也不过是个郡都尉,距离两千石的杂号将军差得远呢。
可惜的是,马腾刚刚当上偏将军,转瞬就遇到了耿鄙贪鄙的反噬——陇西太守李参临阵背叛,导致耿鄙落入叛军之手被杀。马腾因为后路被断,只好从贼,不过他也是谈好了条件从贼,要确保自己当时占领的武威郡能自治,王国和韩遂也答应了这么条件,马腾才算是叛军一员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马腾在叛军里的地位,在他们重归朝廷之前,肯定是不如韩遂高的,韩遂才是凉州反贼一把手。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去年李傕郭汜掌握朝廷、击退刘备后,为了安抚地方,重新诏安韩遂、马腾时,给马腾的官职就要高于韩遂了。
毕竟在反贼那儿地位高的,到了官军这边是不承认的,官军反而需要给恶迹不昭彰的人高位——
捡个保姆是王爷 奇琦
说句题外话,李傕封马腾征西将军时,还是192年的八月,当时刘备还没“权摄汉中王”呢,就算几天后摄了,李傕也没那么快知道消息。所以李傕完全是不知道刘备还是不是“征西将军”的情况下,就直接把“征西将军”头衔另封他人了。这也没什么,谁让刘备当时跟李傕正式撕破脸了呢。
这也就意味着,如今的韩遂,口头上虽然还一口一个“贤弟”的称呼马腾,但实际上官面级别不如对方(镇西比征西低),心里难免有落差。
论年龄和实际地盘,韩遂今年已经五十好几了,马腾才四十多岁,韩遂要老五六岁。韩遂掌握天水、陇西、金城三郡;马腾则掌握武威、张掖二郡,加上一个名义上服从马腾,但实际另有羌族蛮王自治的西平郡。
玩转金融之衍生品投机 我爱流动性
两人的地盘看起来差不多,韩遂辖区的人口更多一些。
至于大汉名义上“河西四郡”里最西边的两个郡酒泉、敦煌,目前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状态了。
马腾与那些地区接壤,但完全没有建立起统治,当地汉、羌各自画地自治。敦煌郡更往西的西域长史府,就更是在灵帝没死之前就事实上放弃了汉朝统治。
……
酒过三巡,韩遂就主动提起个事儿:“寿成贤弟,你我去年虽受长安册封,但那也不过是天子的恩德,不是欠李傕、郭汜的人情。后来董越、樊稠倒行逆施,为刘备所杀,听说右扶风的镇守兵马、青壮,累计折损五六万人,长安军控制的军力,一下子少了两三成。
依我之见,那刘备才是救国之人,贤弟以为然否?只可惜我们听说董越被杀时,已是去岁深秋初冬,就算集结兵马,也无法在寒冬之前出兵了,这才作罢——如今又将到秋高马肥时节,杀贼以清君侧,贤弟岂有意乎?”
这种话,就是要酒后才说,因为一旦对方不答应,也可以说是“喝多了胡言乱语别当真”,要是不喝酒直接谈,没点退路不好下台。
马腾当然心中有此意,否则今天他也不会来了。而且历史上跟李傕的交战,也是马腾先动的手,韩遂是去旁观捡便宜的——
当然了,这倒不是说马腾对朝廷就有多忠义了。他要是真得手了,就算不想挟天子,至少也想趁机邀功大大捞个官职封赏,或许会跟历史上的段煨、杨奉、韩暹、董承之辈差不多。
此刻,马腾便假装借着酒劲,拍案说道:“吾欲除贼匡君久矣!恨未得其他义士响应,文约兄既有此意,你我同去——最好约上汉中王。汉中王兵精粮足,当为主力,我等辅翼即可。”
马腾当然也是希望多捞功劳少伤亡、尽量保存实力的。
韩遂却笑了:“贤弟真是敢想啊,还别说,我也一直希望赶上刘备今年也出兵北伐,咱合兵一处,从旁策应。但刘备去年伤亡惨重,听说虽是杀了董越,可当初为了迟滞董越,沿途坚壁清野,破坏不小,我还以为刘备数年之内无力北出了。
但算咱运气好,前两天,我突然听到一些陈仓附近的我军细作传回的消息,说是张济在分兵提防秦岭各处险隘,他们怕是担心刘备趁着秋收时节,修复栈道出来骚扰一下、就地割粮。
而我也看到南边下辨、沓中一带,已经屯驻了数年的南匈奴呼厨泉骑兵,最近也收敛消失了,说不定就是刘备要调动这些南匈奴人来一仗大的——去年只在樊稠被截杀的那一战,才见到过呼厨泉的骑兵调走,如此看来,说不定刘备真要动手。我也是得了消息之后,才请你来喝酒的。”
韩遂当然不知道,张济最近的动作,是贾诩让张济干的,之所以能让韩遂的细作打听到,当然也是张济奉命大张旗鼓、毫不保密。
而呼厨泉的异动,倒不是李素指使,甚至可以说跟李素毫无关系——李素这个时候正在成都打税改暗战呢,根本不知道北线的情况。
所以,是秦岭南侧的鲁肃,在接到张济调动的情报后,跟法正商量了一下,配合施压的,想万一能调动一下敌人。
韩遂的智商当然既远不如贾诩,也远不如鲁肃、法正。所以贾诩和鲁肃互相斗智互相演的时候,对面的正主倒未必全信,旁边的第三方旁观者反而是都信了——这么说也不确切,因为贾诩就是奔着骗韩遂冒进而来的,但鲁肃不是。
马腾听完韩遂的转述,心中颇为振奋:“原来文约兄是早就有好消息了,这才请我共商大事,既如此,复有何疑?咱算好收粮节气,一起进兵右扶风和安定郡!”
韩遂假装仗义地说:“虽如此,此番进兵依然不易。张济主守陈仓,分兵堵住渭南各隘。我军沿陇山渭水河谷进兵,还是会撞在陈仓城下,陷入苦战——五年前,刘备和皇甫嵩、董卓三方合力,在陈仓周边大破我军,贤弟不会忘吧?那一战,咱损失可不小。”
韩遂这话其实不太对,因为当时主要的损失就是韩遂自己,马腾在北线,也没有积极参加那一战,嫡系部队都保留了下来,甚至马腾就是靠着那一仗拉小了跟韩遂的实力差距,变成了两人各掌握三郡之地。
不过既然现在大家是表面兄弟,马腾口头上还是要对韩遂当年的损失表示惋惜的:“沿渭水河谷进兵、遇到陈仓有大军防守时,确实不易啊。”
韩遂眼神一眯,假装很有担当地说:“既如此,这条难的路,还是由我来走,谁让我为兄呢,总不好让贤弟啃硬骨头。我率天水陇西之兵数万,沿渭水河谷穿越陇山,攻打陈仓,吸引张机、贾诩主力。
贤弟可从街亭翻越陇山,进入关中平原,横扫安定郡,再往南略取郿县以东的右扶风。愚兄若能持久包围拖住张济、贾诩在陈仓,贤弟也可伺机直取长安,这泼天大功就让给贤弟了。”
马腾有些诧异:韩遂怎么可能对我这么好?他不会是情报有误,想让我先孤军深入给他探虚实吧?虽然长安确实很难攻下,太深入就会遭到李傕郭汜的主力攻打,但咱武威军多是骑兵,如果只以骑兵深入……试探性劫掠财富钱粮就走,李傕郭汜总不会追到陇山、断街亭归路吧?
这个买卖似乎能做……
“既如此,就依文约兄,咱各自从本部驻地出击,兄走陈仓出陇山,小弟走街亭出陇山。”
马腾也没多想,一顿饭的工夫,就在酒桌上拍板了。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当天下午,马腾就带着马超星夜赶回武威的祖厉县,又让快马信使持符印密信去姑臧,让部将带领兵马来祖厉会合,不必多带军粮,把骑兵都带来就行了。
马腾凑了两万名士兵,虽然不能算全是骑兵,但至少人人可以骑马赶路。
战马和驮马、挽马的质量要求差距巨大,就算是西凉军阀,要仅凭三郡之地找两万匹可以上阵冲锋的战马,也非常的困难。但找能骑着赶路的马还是勉强可行的。
略微修整数日,八月初三这天,马腾的部队就从祖厉出发,八月初十抵达凉州武威郡与雍州安定郡边界的陇山。
听说韩遂的部队也已经从天水郡治冀县做好了全部准备,开始过了临渭县,继续沿渭水河谷向陈仓进发。韩遂的部队骑兵占比较低,但人数众多。
确定了这个消息后,马腾正式命令马超率先从街亭翻越陇山,进入关中平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