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txt-第六六零章 如果你被綁架了就眨眨眼展示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松浦大郎的这番操作,谁都没有想到。人们以为他会直接翻脸,会给方正化一个教训。可是谁想到,他直接就怂了?
找皇家水师去谈?
估计直接就去投降了吧?
在场的人心情都比较古怪,不过大家都知道这次的事情算成了。
郑芝龙的心也终于放在了肚子里,转头看向方正化说道:“公公,这可真是……”
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方正化说道:“这不算什么。行了,咱们也走吧。主人都已经离开了,咱们这些人再赖在这里就不好了。”
说完,方正化直接就站起身子向外面走了出去,脸上的笑容倒是没什么变化。
对于方正化来说,这次的事情应该算是圆满成功了。
自己连蒙带吓,算是把松浦大郎搞定了,这个家伙暂时没有胆子和大明为敌了。至于和皇家水师谈判,等到他见到皇家水师之后,就知道什么叫谈判了。
郑芝龙很无奈,只能跟着站起身子往外走。
一行人刚刚回到郑芝龙的家里面,外面就传来了消息,说是松浦大郎已经派了人去请皇家水师的人,要和皇家水师的人好好谈一谈。
对此,方正化根本就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皇家水师那边做主的是谁,方正化再清楚不过了。
陛下根本就没有让皇家水师的人谈判,所以皇家水师根本就什么都不敢做,自己才是负责谈判的。松浦大郎去皇家水师,什么也收获不到。
自己这边的红脸唱完了,该轮到皇家水师唱红脸了。方正化相信,皇家水师的人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他根本就不担心。
皇家水师这边。
俞咨皋坐在船上,面露忧色。
已经几个时辰没有消息传过来了,外面的倭国舰队也开始集结。虽然俞咨皋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也不把这种舰队放在眼里,对他来说,这些不过就是一炮死的货。
可是现在方正化在岛上,真出了什么事,方正化怎么办?
那可是陛下最信任的太监之一,把这样的人搞死在平户岛,自己回去可怎么交代?
俞咨皋心里面隐隐有点后悔,当初不如不听方正化的。任由他怎么说,哪怕是他舌绽莲花,自己都不能同意。
很快,对面就有船驶过来。
俞咨皋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发现是倭国的战船,只不过船上挂着白色的旗子。
这是投降的意思吗?难道说方正化把事办成了?
俞咨皋顿时就兴奋了。
对于平户这个地方,他还是很看重的。如果是肥前国,那就更好了。
这里是衔接朝鲜和倭国的关键地带,战斗意义很重要。大明如果想要攻占倭国,这里是最合适的基地。
虽然在这里开战能够不费力的打下来,但是等到打完,这里基本也就毁了,作为基地的能力就大大降低了。
这不是俞咨皋想要的。他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平户,而不是一个打得稀巴烂的平户。
在这样的情况下,俞咨皋很希望方正化能谈成。
果然,前面很快就有消息传来,说是平户的松浦大郎派来的特使。
“把人带上来。”俞咨皋没有迟疑,直接说道。
很快,就有一个人从下面走了上来。
见到俞咨皋之后,这个人面带笑容,连忙说道:“参见大明的大将军。小人乃是平户藩主松浦大郎的使者。”
夫死新欢寡妇妃:儿女成双福满堂 红粟
看了一眼这个人,俞咨皋眉毛一挑,脸色不善的问道:“大明人?”
这下子,气氛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海上的大明人可一直都不怎么受待见,尤其是不受俞咨皋这些人的待见。在俞咨皋他们看来,海上的大明人很多都是海盗,都是倭寇。
男人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神色,随后说道:“是大明人,当年被倭寇掳掠过来,这几年就一直在海外讨生活。”
俞咨皋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甚至没有去追究这个男人说的话是真是假,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俞咨皋接问道:“叫什么名字?”
“回大帅,小人姓张名秋。”男子连忙说道。
“张秋?名字不怎么样。松浦大郎让你来做什么?”俞咨皋看着张秋直接问道:“岛上的事情已经谈成了吗?为什么方公公没有来?”
“回大帅,平户藩主松浦大郎想和大帅谈。”张秋连忙说道。
“这话怎么说?”俞咨皋一皱眉头,说道:“方公公才是宫里面的人。松浦大郎和我谈什么?难道你们把方公公扣押了?还想要我过去不成?”
在俞咨皋看来,说不定这就是个陷阱,肯定是方公公那边谈出问题来了。而平户那边想要弄死自己,才找这个理由把自己引过去。
这种小把戏,自己能上当?当自己是什么人了?
“没有没有没有。”张秋连忙摆手说道“平户藩主松浦大郎和张公公谈得很好,只不过在有一些事情上,双方存在一些分歧,需要大帅来商量。”
“你想骗我?”俞咨皋怒视着张秋说道:“你把本帅当什么人了?你以为本帅是那么好欺骗的吗?”
张秋无奈地看着俞咨皋。
你们都是神经病吗?你们那位方公公干了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
不过看样子和你说了,你应该也觉得很正常。而且你这真的是大明皇家水师的主帅吗?
“来人。”俞咨皋根本就没有给张秋说话的机会,直接对着外面大喊了一声。
很快,亲卫就从旁边冲上来了,二话不说就上去把张秋压住。
这意思很明显,只要大帅一声令下,直接就拉下去砍头了。
在船上砍头的方法很简单,砍掉脑袋直接往海里一扔,处理尸体的过程都省掉了。
他们看向张秋的目光不怀好意,紧紧地盯着,目光灼灼,一副随时准备下手的样子。
“大帅,大帅,我说的是真的呀!”张秋连忙说道。
此时,张秋的心里面已经没有了调侃的想法,满脸都是焦急,已经都快哭出来了。
你们这实在是太不讲理了!这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杀人!
“把他押下去。”俞咨皋直接说道:“传令,压向平户岛,但凡有人敢阻拦的,一律击沉。”
说完,俞咨皋直接就向船头走了过去,准备开战了。
磨磨唧唧的,俞咨皋已经懒得和平户岛的人废话了。无论他们有什么想法,都不让他们达成,哪怕他们已经扣押了方正化,也要用这种方法让他们交出人来。
战舰直接就压了上去,同时调转炮口,对着海面上的平户战舰就开火了。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直接把战舰击沉,咚咚咚的火炮将他们驱赶了出去。
倭国的那些战船根本就没办法靠近,只能掉头赶快跑。毕竟他们的火炮射程不够,靠过来是死路一条。
海面上出现了一个非常奇葩的景象,大明朝的战舰在后面追,倭国的战舰在前面拼命的跑。
一时之间,海面上热闹非凡。
平户岛上,一个人飞快地跑进了屋子里面。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焦急,甚至带着几分惊恐。见到了松浦大郎之后,他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说道:“藩主,大明的皇家水师打来了!”
听到这话之后,松浦大郎猛地站起了身子,脸上都是不敢置信,面带惊恐的说道:“怎么会呢?他们怎么会打过来呢?不是让人过去和他们谈判吗?为什么要打?”
“不知道啊!”来人哭丧着脸,有些无奈的说道:“咱们派去的人还没有消息,看来是被他们扣留住了。”
“现在他们正在驱赶咱们的战船,咱们的战船也不敢靠近。他们的火炮射程太远,咱们的船只能往回跑。现在码头里面已经堵了不少战船,很多人都已经跳下船上岸了。真要是开打的话,大明的船在外面放炮,我们没有还手之力啊!”
听了这话之后,松浦大郎脸色大变。
他原本就听郑芝龙说过,大明朝的战舰有多么多么的厉害,只不过也只是听听而已。这一次看来应该是真的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松浦大郎说道:“咱们去码头。对了,把大明朝的那个方公公和郑芝龙都叫上,到了地方我们再谈。”
“好的!”手下人连忙答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跑。
很快,方正化就接到了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也是一脸的蒙圈。
一个人唱红脸一个人唱白脸的戏码哪去了?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俞咨皋突然就大兵压境了,这是出了什么事吗?
实在是让方正化有些怀疑,在屋子里面也坐不住了。
既然松浦大郎想让自己去,那自己就去看看吧。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自己要帮忙解决。
在方正化看来,这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俞咨皋肯定不可能如此鲁莽的就攻打平户岛。
一定要去看看,而且要快。
方正化站起身子连忙说道:“准备马车,咱们去码头。”
护卫着方正化的张昭连忙点头答应道:“是,公公。”
一阵鸡飞狗跳,很快就准备好了马车。
方正化坐着马车就直接赶奔码头,一行人在一路上见到了不少人。
有的人往回跑,有的人往外跑,整个平户岛似乎已经乱起来了。
不过,很快局面就平息了下来,因为松浦大郎出现了。
他的人手也开始出现平息局面、安排防守,看得出来是在做准备。
方正化对这些根本视而不见,因为根本没意义。大明的皇家水师一旦开战的话,松浦大郎做的这些准备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做不做准备的都无所谓,打他们都是一样的效果。
方正化懒得再挤兑松浦大郎,现在一心就想赶到码头,非常想知道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俞咨皋做出了如此疯狂的事情。
事实上,方正化怎么也猜不到,俞咨皋这么做就是为了他。
等到方正化到码头的时候,码头上拥挤不堪,外面停了不少的船。
所有的船都被堵在了港口里面,大明的战舰就漂泊在远海上,一眼就能够看得到。
方正化看了一眼之后,转身对身边的人说道:“打旗语。”
现在他想要出海已经不可能了,港口都被堵住了。想要从其他的地方划船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能是靠旗语来沟通。
在这方面,自然没有问题,毕竟张昭在身边。
张昭很快就让人拿来了旗子,开始打旗。
站在战舰的船头上,俞咨皋的手里面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的岸上,很快就发现了方正化的身影。这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到对面打出了旗,俞咨皋又松了一口气。
看现在的情况,局面还不是很糟糕,对面的人似乎还没有把方正化控制起来。即便是控制起来了,现在他也能够和自己联系了。
“大帅,方公公那边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突然行动?”旁边的人来到俞咨皋的身边恭敬的说道。
俞咨皋一皱眉头。
这话怎么问得莫名其妙?
他对身边的人说道:“询问一下方公公,他现在是不是被绑架了?如果他被绑架了的话,就让他说一声。”
“是,大帅。”手下连忙答应,又让旁边的人挥动旗子去了。
在岸边,张昭来到方正化的身边说道:“公公,大帅那边问你是不是被绑架了?如果你被绑架了的话,现在就告诉他。”
“这还用问咱家吗?”方正化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有没有被绑架,你还不知道吗?”
张昭有些尴尬,不过没有再去询问,而是直接挥动了旗子。
站在船头,俞咨皋再次得到了汇报。
“大帅,方公公那边说他们没有被绑架,而且谈判也要谈成了。他们要派一艘船过来,到这里来和咱们面谈。”
“原来是这样。”俞咨皋点了点头说道:“那看来是有误会。”
“去把那个叫张秋的拎过来。全都怪他,话都说不清楚,才有了这次的误会!”
“对呀,全都怪那个张秋。”旁边的手下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全都附和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