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穿越八年纔出道》-124.才華就是天生的,不信?你看!(求訂閱!)相伴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浙大邀请王谦去开公开交流课的事情,在学术圈子内并不是什么秘密。
尤其是几大名校,几乎都是知道的!
只不过!
浙大没有邀请他们,他们也不会强行去凑热闹。
但是!
大家对此事都还是很关注的。
毕竟,王谦之前的那几首作品,的确是惊艳了整个华夏文坛。
开学季,不少学校内,都有讲师教授针对王谦的几首作品在课堂上做了讲解,在学生当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所以。
不少文化学术圈子内的人,对于王谦亲自在浙大讲课的事情比较关注!
可是,谁也没想到。
王谦在浙大讲课完毕之后,浙大官方以及诸多浙大的教授和知名校友们纷纷给出了如此之高的评价!
要知道,王谦终究是娱乐圈的人。
文学圈子的人,都是俯视着看娱乐圈的,还会带着一些不屑。
而就是这些人,给了王谦这个北影毕业的娱乐圈的人如此之高的评价!
今天。
薛振国很罕见的关注起了微博上的消息,当然是关于王谦的消息。
为此,他专门叫来了自己的女儿,薛漫,微博名雪漫,专门给他讲现在微博上的消息。
雪漫准备了一天的论文,正好休息的时候给老爸逛逛微博,说道:“唐教授给了王谦国内古诗词文化第一人的名头呀,真敢说。大家都说王谦不配,也说唐教授没有资格给这么高的评价。”
薛振国面色严肃地点头:“的确,王谦虽然几首作品都堪称优秀,古诗古词还有现代诗都算得上难得的佳作,在近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作品能与之相比!但是,他还是太年轻,也没有发表过作品集和奖项作为底蕴,这就给第一人的称号?老唐也真敢给,他这是在自己找面子吧。”
雪漫笑道:“老爸,你是说,唐教授故意抬高王谦,这样他上次输给王谦就不丢人了?”
薛振国:“这就是正常操作。”
雪漫点头,知道这的确是圈内人的正常操作。
也是几乎所有人都会有的操作。
输了!
那么就抬高对手。
这样也能抬高自己。
不好么?
好!
只是……
父女两都认为,这唐教授把王谦抬的太高了,太刻意了,太明显了。
这样就会适得其反。
不过,看到已经有很多人在攻讦唐河鹏,甚至攻击浙大官方,以及许多发生的浙大校友。
雪漫低声说道:“刘胜男,和蒋兴都公开支持了王谦!刘胜男还对上了王谦的一个楹联呢……听物理,如雾里,雾里看物理,勿理物理!这什么下联?这么多同音字词。”
薛振国:“蒋兴我见过一次,算是年轻一代作家当中有担当的人,也开始恭维王谦了!老唐撤回了没有?”
雪漫点开唐河鹏的微博,此时唐河鹏的微博是异常的热闹,但是却是没有删除对王谦的评价,摇头道:“没有,看样子唐教授是不会认怂的了。”
薛振国摇头:“老唐这么做不是明智之举,王谦本人呢?没说什么吗?”
雪漫点开王谦的微博,轻轻摇头:“没有,王谦暂时没有针对这件事说话。不过,他的粉丝们都很活跃,现在这个话题已经冲上了热门话题。”
薛振国笑着说道:“浙大在这次的交流课上,可能也没那么光彩。”
雪漫眼睛一亮:“所以,他们才会这么捧王谦?难道说,浙大这么多人,都在王谦面前没有占到便宜?”
薛振国神色稍微凝重,点头:“可能是的!他们一再说,王谦在课堂上发表了几首佳作……”
雪漫:“但是,目前我还没看到谁把这些佳作发布出来呀……”
雪漫来了兴趣,开始在唐河鹏和浙大官微,以及刘胜男几个人之间来回查看最新消息!
突然!
雪漫惊叫一声:“更新了。”
她刚刚点开,唐河鹏的微博,就发现唐河鹏的微博更新了一首诗。
西湖雨后初晴,作者王谦。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雪漫轻轻念了出来,眼睛已经开始绽放出光芒。
薛振国已经将脑袋凑了过来:“是王谦写的?”
雪漫点头:“嗯,是唐教授发出来的,作者上写着王谦!这首诗,写的是西湖雨后景色,我读着感觉还不错!”
薛振国轻轻皱眉,仔细看着,轻声说道:“不只是不错,这是一首佳作,不输给历史上几位文豪写西湖的名作了!”
不输给历史上文豪写西湖的名作?
雪漫惊讶父亲竟然给了这么高的评价。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可不会轻易给出好的评价的,对自己也是经常敲打,对圈内的一些中青年文人也没给过好的评价。
这次,竟然给了王谦的这首诗这么高的评价!
雪漫正在发愣的时候,发现唐河鹏的微博又更新了,急忙刷新了一下,惊讶道:“江城子?又一首江城子吗?”
薛振国低着头看着屏幕已经读了出来:“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读了一半!
薛振国就稍微停顿了一下,眼睛都睁大了许多。
雪漫则是依旧处于愣神状态,显然也是被这一首江城子惊讶到了。
薛振国继续读了起来,声音之中多了一些激动的情绪:“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砰……
薛振国一巴掌拍在了红木桌子上,大喝一声:“好!好!好!”
又是连着三个好。
然后,薛振国就仔细盯着这首江城子,想逐字逐句地分析其中的内在含义!
雪漫也清醒了过来,眼中绽放着精光,仔细看着这首词,低声赞叹道:“这首江城子,真好!”
然而!
唐河鹏的微博上又出现了一条信息。
雪漫马上点开查看!
父女两立刻眼睛瞪大。
因为,又是一首古词作品!
蝶恋花,王谦。
雪漫声音激动地说道:“还是王谦的作品,蝶恋花词牌。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嘶!
雪漫也停了下来,原本秀气的眼睛此刻瞪的大大的,仿佛水灵灵的漫画眼,但是眼睛里满是震惊和一丝震撼!
这最后一句,简直惊艳,直入心灵深处!
随后,雪漫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地继续念道:“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总被无情恼。”
念完。
父女两都变得静悄悄的,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盯着屏幕上的微博信息,看着唐河鹏接连发出来是三首作品!
这每一首……
都是难得的佳作!
即便是放在历史上,和那些著名大文豪流传千古的佳作相比,貌似也不差什么呀……
他怎么能?
他怎么敢?
他怎么会?
在白话文流行百年,古文化几乎消失,只存在于课本上的现代社会,写出来这样的古诗词作品?
他凭什么?
是凭着北影表演系的知识学习?
还是凭着海底捞火锅店的人生体验?
父女两脑子里很是震撼,也多出了许多许多的疑问!
这或许也是此刻所有看到这些作品的人的疑问和心情。
然而……
这还没完。
唐河鹏的微博突然再次更新。
雪漫反射性的立刻点开了。
又是一首蝶恋花?
貌似唐河鹏之前在微博上说过。
只不过,大多数人都被那极高的评价吸引了注意力,然后就开喷了,所以没太在意其他的!
此刻,薛振国和雪漫父女两才想起来,唐河鹏说过,的确有两首蝶恋花。
可,为什么要作两首蝶恋花呢?
两人稍微带着疑问,急忙看了起来。
雪漫继续轻轻读了出来。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雪漫停顿了一下,稍显惊讶地说道:“婉约词?”
薛振国点头,眼神也带着疑惑!
王谦,貌似写的几首古词作品,都不是婉约派的!
上一首蝶恋花,虽然写的是春景和暗恋这类因素,但是也不是婉约派,两首江城子更是走的豪放派的风格。
现在,突然出现一首明显的婉约派古词作品!
显然会让所有熟悉王谦作品的人都比较惊奇!
雪漫继续读了下去:“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薛振国再次重复了最后两句,双眼绽放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这两句话!
真的写到薛振国的心坎里了。
这不只是对佳人的一种表白情绪,还是一种对所追求的事物所付出努力的一种肯定!
不悔,这两个字,才是内在核心。
“好,好,好,好!”
薛振国接连喊了四个好,比之前还多一个好字,双手已经紧握成拳头,可见内心有多么激动。
雪漫也是脑子嗡嗡作响。
这四首作品,不断的轰炸她的脑海,将她炸的思绪一片空白。
足足过了几分钟,雪漫才逐渐清醒过来,双眼聚焦在微博上的那四首作品!
此刻,唐河鹏的微博已经爆炸开了。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
唐河鹏的微博下面留言人数就超过了十万,对关注人数只有几十万的唐河鹏来说,绝对是超级爆炸的活跃度了。
“我读完就哭了,这就是才华横溢吗?我理解了唐教授的心情,现在国内文坛,谁敢来挑战这几首作品?古诗词第一人,谁他吗的还不服?”
“呜呜呜,天涯何处无芳草,多情总被无情恼,我哭了,让我想起上学时候谈的女朋友。王教授这几首作品,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原来一个人的才华可以多到溢出这么多!”
“我理解了浙大这么多人推崇王教授的原因了,我现在就想做王教授的学生,王教授那里可以读博士后吗?”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道尽了人生!我哭了。”
“这就是王教授吗?惹不起,惹不起,从此键盘侠远离王教授!”
“求王教授来我们双星大学讲课,我要看王教授现场写作,那肯定很棒很棒!”
“浙大官微发布了讲课的视频,大家可以去看看。”
……
发布了讲课的视频?
雪漫迅速点开了浙大官微的微博,看到下面有一个很长的视频,迅速点开播放了,发现足有两小时的长度。
薛振国搬来椅子,和女儿雪漫一起观看这个长达两小时的视频!
……
李青瑶正在参加节目录制,突然接到了好朋友杨钰发来的消息。
杨钰:“瑶瑶,快上微博看看王谦的消息。他去浙大讲了一堂课,现在把半个文学圈子都炸翻天了!”
李青瑶看了这个消息有些心不在焉,节目录制稍微停顿了一下,导演让大家休息调整状态!
李青瑶迅速拿出手机仔细看了看微博,发现周围已经有人在讨论了。
“浙大唐教授刚才在微博上公布了王谦的作品,读的我都要哭了,写的太好了!”
“我喜欢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喜欢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不不不,我喜欢老夫聊发少年狂……”
“那首写西湖的才好……”
李青瑶听着周围节目组的人在议论着,心痒难耐,迅速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打开微博,搜索王谦,浙大等关键字,立刻出现了唐河鹏和浙大官微,以及刘胜男等人的消息!
又有刘胜男?
李青瑶秀眉皱起!
随后,她先看了刘胜男的微博,看到刘胜男专门去了浙大听王谦的公开课,还发言高度称赞了王谦的才华,并且晒出了王谦的签名!
李青瑶面无表情,继续看了看唐河鹏的。
几首作品读下来。
李青瑶抓着手机的手都用力了许多,眼睛也瞪大了一些。
这家伙的才华,是要突破大气层了吗?
为什么?
李青瑶心中满是疑问!
这时,导演组喊了一声,再次开始录制。
李青瑶脑海里回荡着几首作品,再次继续投入节目录制。
……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将王谦和秦雪荣送到别墅门口,才告辞离开。
而姜煜和慕容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两人神色都有一丝异样地看着王谦,有崇拜,有震惊,有疑惑!
显然。
两人刚才都从微博上看到了王谦的几首作品,本身正在看浙大发布的讲课视频,但是时间来不及,听到停车的声音,知道王谦回来了,急忙出来看看!
王谦和秦雪荣走进别墅。
姜煜和慕容月两人还是一边走着,一边惊异地看着王谦,上下不停的打量!
王谦奇怪地看了看两人,尤其是看了看姜煜。
慕容月这丫头,偶尔的确是古灵精怪的,恶搞一下不奇怪。
但是,姜煜可一直都是个闷葫芦,并且除了音乐和钢琴之外的其他事情都没兴趣。
“姜姜,你怎么给小月带坏了?你们在干什么?”
王谦疑惑地问道。
秦雪荣和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对她们有更多的了解,给王谦倒了一杯水,撇了两人一眼说道:“她们发神经呢,你别理她们。我去给你做饭。”
慕容月:“我要吃回锅肉,肥肉多一点,谢谢。”
姜煜没有理会秦雪荣,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今天去浙大讲课,又发表了新作品?”
王谦喝着水,轻松地回答:“嗯,讲课的时候,给学生们举几个例子,教他们怎么写出符合格式和押韵的作品,所以就顺手写了。”
姜煜瞪着王谦:“顺手?”
慕容月无语:“所以,王谦你学的是凡尔赛文学吗?现在我和姜煜也想学,你再顺手给我们举个例子看看?”
王谦呵呵一笑,伸手道:“笔墨伺候!”
姜煜立刻转身跑到茶几那里,将纸和笔拿了过来,认真地双手递给王谦:“给!”
慕容月则是惊讶:“你们玩儿真的?小雪,快过来管管你家老公,他又要装逼了……”
秦雪荣在厨房刚围上围裙,听到慕容月的话,马上小跑着出来,凑到王谦跟前:“干嘛呢?干嘛呢?”
姜煜盯着王谦和纸笔:“王谦说要教我们写古诗词!”
秦雪荣看着王谦。
却是发现,王谦已经拿起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沙沙沙……
沙沙沙……
纸笔摩擦的声音很是悦耳。
三人都围在王谦身体周围,安静地看着王谦写下的每一个字。
三颗脑袋都顶在了王谦脑袋的周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纸上,害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一行行文字出现在了纸张上。
迅速写完。
王谦放下笔,转身就上楼了:“我去洗个澡,你们慢慢看,看不懂等下再问我。”
慕容月一把抓起纸读了起来:“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读完!
慕容月和姜煜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都能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出一种震撼以及不可思议的情绪!
这家伙……
真的,就在她们面前。
写了一首古词?
而且……
读起来!
似乎还不错?
她们才读了一遍,不知道具体好不好。
但是,仅仅能读的这么顺畅,她们就知道这首作品应该不会差。
这家伙的才华真的多的自己已经装不下了吗?要溢出了?
可以这么肆意挥洒?
慕容月还想再读一下。
啪!
秦雪荣一把抢过了纸张,迅速叠起来放在口袋里,认真地说道:“好了,我老公的东西,你们看看就好了,我要收起来了!”
慕容月怒视秦雪荣:“你,你,你拿回来,我还没看完呢!”
姜煜也瞪着秦雪荣,不客气地说道:“王谦是写给我和小月的,他说要教我们,不是写给你的,还给我们。”
秦雪荣不客气地看了两人一眼:“反正,我就不给,等我问过他,他说是你们的,我再给你们!”
“你……”
慕容月可不吃亏,冲上来就和秦雪荣打闹在一起。
姜煜也上来帮忙,把秦雪荣按在沙发上使劲将头发揉成一团鸡窝,又强行从口袋里拿走了那张纸,这才结束。
秦雪荣害怕把王谦的纸给弄碎了,所以不敢太过激烈的反抗,任由两人得意地拿走了,还笑嘻嘻地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自己。
“你们等下不准吃我做的饭。”
秦雪荣威胁了一句,整理着头发,转身去厨房了。
慕容月:“我和姜姜叫外卖。”
姜煜没有理会两人,将纸张打开,又仔细看了起来。
……
王谦刚刚躺在浴缸里泡澡,电话就响了,不是陌生电话。
是周庆华打来的!
王谦好奇地接通了:“周导,没忙着准备下期节目?”
周庆华无奈笑道:“哈哈,王谦,王教授。你这才华也太牛了吧,强行把我们节目组的热度给抢走了,厉害!”
都市修仙 纸上飞雪
王谦笑道:“哈哈,过奖过奖。我怎么可能抢得过好声音的热度?我看节目组和陈晓雯不还在热点第一第二上挂着嘛,我才第三而已。”
周庆华:“你没有公司,没有工作室帮忙炒作宣传,就全靠你自己和忠实粉丝,能上第三就已经逆天了好嘛。你没看最近很多片子和明星都在为国庆档做宣传了,他们砸了那么多宣传资源资金,都没争过你,他们现在肯定气死了!”
王谦:“我也不想的呀,我也想低调呀。没想到浙大那边这么沉不住气。”
周庆华:“那也是你太厉害!我没打扰你休息吧?”
王谦:“没有,正泡澡呢。”
周庆华:“嗯,那我跟你商量个事儿。有人提议说,邀请你下次上节目,为我们节目,或者是你们选手作一首作品,你看怎么样?”
好嘛!
看到这爆棚的热度,以及王谦那惊人的才华。
好声音节目组也眼馋了,想了一个办法来蹭热度,还能提高好声音的档次!
一首古诗词佳作贴在脸上。
这一下子,节目的档次不就上去了?
什么背古诗词的节目,什么写成语的节目。
能有写古诗词高大上吗?
当然!
前提是王谦答应了,还能写出一首佳作才行。
王谦稍微沉默了几秒,说道:“最近我发布了不少作品,我以前积累的灵感基本上都掏空了,短时间内可能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创作这种事,也没法提前定制,你说是不是,周导?”
周庆华理解,但是依旧叹气道:“好吧,我早就知道。就是问你试试看,我知道这种事儿不太可能。那成,打扰你了。期待你下次的演出。”
王谦:“好,谢谢周导。”
挂了电话!
王谦轻轻摇头。
真当我的古诗词作品是大白菜呢?随便就能在地上捡?
笑了笑。
王谦就打开手机逛逛微博,看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嗡,嗡……
电话又震动起来。
是他在北影读书的教授黄俊。
接通了。
王谦客气道:“黄教授。”
黄俊感慨道:“王谦,你在古诗词方面的造诣,让整个华夏文坛都震动了。真厉害!以前在学校,怎么没看出来。”
王谦打着哈哈:“哈哈,黄教授过奖了,那也是你教的好。”
黄俊:“少忽悠我,我有多少斤两,我自己清楚,我可没本事教你写这些。不扯这些了,我直说了。我是帮我一个老朋友打电话给你的,雪漫那丫头你应该知道,我看你们在微博上互动不少。这次是雪漫的父亲,薛振国教授,让我给你打个电话,他现在正式代表京大文学系,邀请你去讲一堂公开交流课,关于古诗词文化的。”
“如果你答应呢,时间你随便定,他们都没有意见。”
京大的邀请?
王谦轻轻皱眉:“黄教授,您知道,我最近很忙。如果顺利的话,可能再过不久要去国外参加演出,您懂吧?所以,可能几个月内我都没有时间去京城。所以,您帮我婉拒了吧,等我结束了好声音,再说,如何?”
黄俊:“好吧,我也给他说了。他说呀,就算邀请不到你,也先提前跟你说一声,表达一下诚意。等你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要先答应他们京大的邀请,别被其他的学校带走了!哈哈哈,你不知道,现在你有多抢手,整个文学学术圈子,都想和你聊聊。”
王谦惊讶:“真的?我这么抢手了?”
黄俊:“那肯定,你那几首作品,不比那些录入教材的佳作差了。对了,老薛说,他会抽一节课,专门在京大讲讲你的这些作品,希望能得到你的许可。”
这些顶级名校,还是很注重自己的名声和版权问题的。
浙大也提前给王谦说了一声,所以徐文文才在课堂上讲他的作品。
现在,京大的薛振国也打算给学生讲讲,所以也给王谦提前说一声。
都是得到王谦这位原作者的许可,他们才会去讲。
至于那些其他的学校,就没有给王谦说过了。
但是,王谦也不会在这个上面纠结。
王谦当即无所谓地说道:“当然可以,等下我会在微博上公开说明一下。只要是做学术讲解使用的,我的作品大家可以随意用。但是,如果是拿去做商业盈利的,必须找我买版权,我给大家提供方便,大家也要尊重我的知识版权!”
黄俊:“好,你想的很周到,那我就不多嘴了。对了,你的书法,是你自己创的一种全新的字体?”
经过两小时的视频观看!
王谦的书法也是圈内文坛人士的关注重点之一。
因为,一种美观而全新的书法出现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太难得了。
没人能无视。
王谦回答:“嗯,是我以前上课无聊的时候,自己随便写写,慢慢琢磨出来的。我取名叫瘦金体。”
黄俊:“谁的课让你这么无聊?”
王谦笑道:“没有,我胡说的!”
黄俊沉默,随后说道:“你小子,那我不和你说了,你忙去吧。如果下次你来京城做学术讲课,别忘了回北影一趟,不管你做了什么职业,发表了什么作品,你终究是我们北影走出去的,还是我的学生,别忘了回来母校给大家上一堂课!”
王谦惊讶:“黄教授,我回北影讲课?讲什么呀?我没什么电视影视作品可讲呀……”
黄俊:“反正,我不管,到时候你要是来京城了,必须回北影上一堂课,就算你和大家讲讲你的文学作品,也可以!”
去北影上文学课?
这个操作。
貌似也可以!
反正,北影也是有文化科的。
王谦笑道:“哈哈哈,到时候再说,如果我去京城,一定联系您。”
黄俊:“就这么说定了,我挂了!”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王谦怀着稍微喜悦得意的心情,拿着手机打开了微博页面。
发现,自己的确是挂在热点新闻第三的,只比好声音和陈晓雯的热度弱一点。
但是,好声音和陈晓雯可是有节目组和其背后的经纪公司都砸了大量资源捧起来的。
王谦的热度,他是一毛钱没花,完全靠着别人帮忙带起来的!
甚至,过了这么久了。
他自己本人都没有在微博上露面呢。
大家自发的就把他给顶上去了。
参与讨论的人数已经达到数百万。
而且。
王谦发现,这次讨论他的,大多都是文学学术圈子。
娱乐圈反而参与的不多。
毕竟。
那些饭圈低龄粉丝们,对文学可能兴趣不大,不如多关注一下它们的爱豆有多累有多努力呢。
王谦刚打开自己的微博页面,立刻就是满满的留言。
发言人数超过百万!
关注人数增加百万。
现在总关注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千六百万,已经迈入了超巨门槛,距离一千两百万的华语娱乐圈人气天花板也不远了。
留言区内,全部都是满满的赞叹!
“我第一次知道,有人的才华能达到这种程度,王教授,服了!”
“近现代以来,谁有王教授这么多古诗词佳作?说王教授是当代古诗词领域第一人,没毛病吧?”
“看了王教授的讲课视频,我好像学会了怎么写古词。然后,我试了试,发现我真的学废了!哪里有说的那么容易呀,王教授就是个骗子,我连找几个押韵的字都很难,更别说写出一首作品了,骗人。”
“整个浙大文学系都被王教授一个人压制的服服帖帖的,就问还有谁?”
“天涯何处无芳草,这首蝶恋花,我太喜欢了。”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的天呀,王教授,你怎么想出这么美的词句?真想打开你的脑袋看看!”
……
除了诸多粉丝的赞叹。
还有很多圈内外的人和王谦互动。
刘继峰:“师兄,跪求拜师!我太喜欢这些作品了。”
赵磊:“王教授,你的才华装不下了吧?两首蝶恋花,我都喜欢。”
……
苏菲儿:“我读着王教授的作品,都快哭了。我为什么当初不为王教授要个签名呀???后悔……”
……
李青瑶:“非常喜欢你的佳作,读完心绪难平!你的字真好看,下次能给我个签名吗?”
……
李青瑶单方面的和自己动?
又要签名?
王谦没有回复他们。
而是看向学术圈子里的情况。
刚打开一个水木大学毕业的某知名作家的微博!
上面就出现了质疑:“凭什么呀?他一个学表演的歌手,开了个火锅店,凭什么能写出这些佳作来?才华也不是天生的呀,也要后天学习积累的……”
王谦笑了笑,回复了他:“才华就是天生的!不信?你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