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568章 這個夫君是假的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李旭身死后,李治想过几种可能。
但没有任何一种和贾平安挂钩。
此刻真相大白,他的眼神陡然凌厉。
糟了!
老子错估了皇帝的节操。
方子拿到手,节操是路人。
贾平安丝毫没琢磨过跑路的事儿。
在大唐跑路就是自寻死路。当年倭国那个女人也跑过,可处处都是关卡,没过所就得上山当野人,最后被贾平安轻松擒获。
若是皇帝要动手,我该怎么办?
高喊一声阿姐救命?
不妥,这样只会让李治愈发的忌惮,弄不好回头就把我种荷花了。
要不……就说高阳怀了我的孩子,皇帝,你难道忍心看着你的外甥黑发人送黑发人?
不对,是你忍心自己的外甥还未出生就没了爹?
当然,要是能逃过一劫,贾平安为了堵住谎言,只得去公主府加班一个月,不怀孕不走的那种。
深耕密植,我就不信高阳那块地不长娃!
李治在看着贾平安。
“你先前寻到了那个保养之法,这是想为自己谋生路吧。”
“是。”
这时候说话要九假一真。
李治冷笑道:“事君不诚!”
“陛下,臣本来没想到那个保养之法,昨夜臣一夜未眠,想着辜负了陛下的厚望,突然就想到了陛下的病情,随后那个法子就自然而然的出来了。”
贾平安抬头,认真的道:“陛下,这是天意!”
看看,老天爷为了救你,竟然让你的臣子贾平安一怒杀人,然后才想起了这个方子。
帝王是最迷信的那一小嘬人,贾平安就不信李治不上套。
这也是他的终极手段:你杀了我,那个保养的方子你每日用,每次用的时候你就会想到老天爷。
——我想个办法让人给你传话容易吗?可你竟然随手就把我的传话人给宰了,你想干啥?下次是不是要我直接托梦给你?
李治摆摆手,“去吧。”
死里逃生了?
贾平安把各路神灵都谢了一遍,然后告退。
王忠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沈丘木然,鬓角的长发都乱了,竟然也不知道压一压。
杀了宗室必死无疑啊!
可贾平安竟然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死里逃生,活蹦乱跳的出去了。
李治默然。
王忠良和沈丘大气都不敢出,担心皇帝突然暴怒。
“王忠良。”
皇帝的语气很平静。
但越平静就越危险。
王忠良看了一眼自己经常跪的地方,膝盖有些打哆嗦。
“陛下。”
李治淡淡的道:“今日之事但凡有只言片语流于外……”
先前贾平安来的时候看了左右,暗示是机密事儿,可他没当回事,皇帝也没当回事,现在报应来了。
“是!”
王忠良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眼神凶狠。
“沈丘。”
“陛下。”
李治摆摆手,王忠良干咳一声,“都出去。”
内侍们出去的脚步很矫健,恨不能远离这里。
皇帝身边的事儿太多,公事也就罢了,但凡那等见不得人的隐私听到了,那就自求多福吧。
等人走后,殿内仿佛连空气都轻松了许多。
李治淡淡的道:“李旭之死,朕很震惊,并为之哀伤。把凶手寻到,处置了。另外,李家据闻有人不法……”
“是。”
沈丘告退。
“陛下,午饭吃什么?”
王忠良觉得事儿过去了,皇帝的心情应该不错。
“羊肉烤……”
李治突然叹道:“羊肉少一些,少盐,另外,做清淡些。”
人生,好像突然就少了许多乐趣。
……
下午传来了消息。
“李旭家的管事被抓了。”
这样也行?
贾平安一直在揣测李治会怎么处置此事,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果断。
管事定然就是知情人,也是指挥去贾家纵火的军师。
管事被处置的很快,才将被抓,接着就消失了。
贾平安回到家,杜贺等人眼巴巴的在等着。
王老二这个畜生竟然还背着背篓,一副想跑路的模样。
徐小鱼蹲在那里,脸上青肿,多半是被杜贺或是王老二狠抽了一顿。
该!
“郎君!”
杜贺浑身一松,“无事了,曹二,郎君回来了,晚上准备好酒好菜。”
“那事没事了。”
贾平安踹了徐小鱼一脚,“下次再自作主张,就去厨房和曹二作伴。”
徐小鱼跪下,低头道:“我错了。”
什么话都比不过这么三个字。
徐小鱼抬头,眼中有一种让贾平安悸动的光芒。
这是要为我效死?
杜贺问道:“郎君,本不该问,可此事……”
贾平安淡淡的道:“我只是去做了个交易。”
他进了后院,身后传来了抽人的声音。
“郎君为了你去赴险,你但凡有些良心,就该知道如何做!”
徐小鱼点头,鼻血滴成了线都不抹一下,认真的道:“我以后为郎君去死。”
……
无量真途
贾平安进了后院,女仆们带着两个孩子在台阶上等候。
贾昱小朋友拍手,“阿福,阿福!”
阿福现身,却躲在了爸爸的身后。
兜兜蹦跳着,“阿耶!阿耶!”
果然还是小棉袄贴心啊!
贾平安过去抱起了兜兜,“兜兜想阿耶了?”
兜兜楞了一下,“阿耶。”
“啥事?”
贾平安笑眯眯的。
兜兜伸手去摸他的脸。
我的小棉袄啊!
脸上突然传来剧痛。
兜兜继续抓。
贾平安把她放下,喊道:“苏荷!”
娘的,小棉袄漏风了。
苏荷跑出来,见状悲伤的道:“夫君你看。”
她仰头,白嫩的脖颈上多了抓痕。
这是黑心棉吧?
贾平安抱起贾昱,爷俩一起进去。
“阿耶!”
“阿耶!”
兜兜在喊。
卫无双在里面,贾平安看到边上有包袱,还有绑带。
这个婆娘啊!
“晚上喝酒!”
一家人聚在一起,苏荷嚷着要喝酒,贾平安满头黑线,“你想让兜兜也喝醉?”
哺乳期不能饮酒。
晚上,贾平安和卫无双操练了一个回合,随后贾平安死狗般的趴着。
“夫君,陛下其实不简单。”
“嗯。”
李治当然不简单。
贾平安迷迷糊糊的,“无双。”
“嗯!”
“下次穿那件薄纱的衣裳呗!”
“不!”
没情趣!
贾平安嘟囔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贾平安睁开眼睛……
天没亮,室内烛光照耀着。
卫无双闻声回身。
轻薄的薄纱做成了衣裳,穿着……
那大长腿,那……
贾平安猛地坐起来。
这应当是一个美妙的清晨啊!
“无双!”
卫无双的脸有些红,“我穿过了。”
这便是直女吗?
卫无双皱眉,“夫君,你的脸怎么红了?”
我……我想锻炼啊!
卫无双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有些发热,鸿雁!”
贾平安刚抓住她的手……
“大夫人。”
鸿雁来了。
她径直进来,“大夫人。”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被你无视了?
卫无双说道:“夫君怕是发热了,晚些请了郎中来。”
“我没发热!”
这个时代喝药有风险,贾平安不想冒险。
卫无双皱眉,“夫君你发热了。”
我是发骚了!
想锻炼的贾平安欲哭无泪,“你再摸摸。”
卫无双伸手摸去,“咦!又不热了。”
我对你无话可说了……
贾平安满腔热情被当头一瓢冷水浇灭。
“阿耶!”
兜兜起床了。
我的小棉袄啊!
贾平安喜滋滋的出去。
但旋即脸上的刺痛提醒他,小棉袄最近处于漏风期。
“阿耶!”
兜兜伸手。
那黝黑的眸子里全是期盼,一双手伸出来,眼巴巴的……
罢了,别说是挠,就算是掐也忍了。
贾平安接过孩子逗弄了一番,接着是老大。
贾昱同学还好,起码不抓人。
大早上就逗弄孩子,真是神清气爽啊!
操练的时候,明显徐小鱼发狠了,各种折腾。
当他从墙头上栽倒时,贾平安叹道:“欲速则不达。”
随即吃早饭,两个婆娘也在努力吃,因为晚些她们就是食物。
嗷嗷待哺的两个孩子就在外面等着。
“该断奶了吧?”
贾平安猛地想起了此事。
卫无双看了贾平安一眼,“夫君……”
那是不是你的孩子?
难道是捡来的?
“夫君。”
苏荷疑惑的看着贾平安。
这个夫君是冒充的吗?
贾平安满头雾水,“一岁多了呀!也该断奶了。难道别人家的还在喝?”
还好,这个夫君依旧是原装的。
卫无双点头,“还有吃到三五岁的,那等多半是请了乳母。”
“连食物都要去请的……咱们家不干那等事。”
卫无双还好,苏荷的食物比较丰富,每每剩余……贾师傅不喜欢浪费食物。
贾平安看了苏荷的凶一眼,“还是断吧,请教一下别人如何断奶。”
一家之主发话了,两个女人也只能应了。
“阿耶!阿耶!”
贾平安去上衙,两个孩子叫的亲切,却不知道这个大恶魔刚决定给他们断奶。
为人父之后,整个人的想法在慢慢的转变中,原先贾平安觉得一切无所谓,现在却多了牵挂,做什么事都得想想自己的老婆孩子。
这便是男人成熟的标志?
男人成熟不是从偷看妹纸开始的吗?
“小贾。”
贾平安回身,昏暗中,就看到老许骑着马过来。
“先前老夫听闻什么……那李旭是你杀的?”
操蛋!
怎么泄密了?
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下意识的道:“一派胡言。”
许敬宗狐疑的看着他,“若不是你杀的,以你的性子,定然会破口大骂,小贾,你这般温文尔雅,不妥啊!”
这是温文尔雅?
贾平安觉得老许对自己的期待值太低了些。
但现在要紧的是把这事儿弄清楚。
想想铺天盖地的宗室来寻自己的麻烦,贾平安就觉得头皮发麻。
到了皇城,他就去老地方划了一横。
这个死卧底,怎么还不来?
贾平安在铁头酒肆里等了大半个时辰,郑远东姗姗来迟。
“早上事多。”
郑远东言简意赅,而且他竟然忘记了给许多多灌输鸡汤,让贾平安很是好奇。
“老郑,你这是……贤者时间?”
“什么贤者时间?”
郑远东皱眉。
“就是贤人思索大道的时间。”
郑远东面露微笑,“武阳侯寻我何事?”
“老郑,今日有人造谣说我杀了李旭,你那边可有消息?”
这不对吧。
若不是他杀的,他得冷脸要抽人。
郑远东恍惚了一下。
糟糕,我竟然又冷静了……不妥不妥!
“那些贱狗奴,竟然敢造谣生事,晚些我进宫去求见陛下,请陛下做主。”
这才是武阳侯啊!
咦!
他竟然没骂人。
比如说什么……狗曰的,卧槽尼玛!
“长孙无忌那边忙着呢!不过此事我听了一耳朵,有人去长孙无忌那里说了,说是从宗室中传出来的,那些人说要寻陛下做主。”
郑远东觉得这货真的很可怜,“李旭死的时候,你正好在街上转悠。”
“关我屁事!”
贾平安骂道:“难道我还能从街上飞到他家中去杀人?”
“此事还得要看陛下的意思。”
……
数十人站在皇城外,李素愤怒的道:“李旭死的不明不白,今日我等当为他伸冤。”
“定当如此!”
人人肃然啊!
有人问道:“可有贾平安杀人的证据?”
李素冷笑,“在我的手中。”
他举起手,缓缓握拳,仿佛一拳能击破苍穹。
这个极度自信的动作引来了一阵欢呼。
“那个贱人竟然做了皇后,可见陛下被她迷惑的不能自拔,而贾平安就是她的帮凶,除掉此人,那贱人就少了一条手臂,李素此次功莫大焉。”
众人拱手。
“诸位请放心。”
李素回身,冷冷一笑。
“贾平安,你真以为和武媚成了姐弟便能逍遥吗?却不知女人只能是帝王的玩物。你自己走错了路,平白树敌,该死!”
他缓缓而行。
一个男子小跑过来,近前低声道:“李公,贾平安不在百骑。”
李素的嘴角缓缓勾起,“这是自作孽啊!”
他一路进宫。
“陛下,臣听闻贾平安杀了李旭。”
李治淡淡的道:“可有证据?”
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一下!
李素抬头,“陛下,臣昨日才得知了消息,去贾平安家纵火的就是李旭。”
……
李素出了皇城,外面一群人等候。
“怎么样了?”
李素颔首,自信的道:“陛下说马上令人去查。”
“那证据究竟是什么?”
“贾平安家被人纵火,就是李旭叫人干的。”
卧槽!
众人被这个消息震得外焦里嫩。
“竟然是他?”
“那此事就清楚了。贾平安发现了之后,就果断杀人报复。”
但另一个问题出来了。
李素把此事捅出去,李旭的名声也臭了。
这是在为了李旭伸冤,还是在为了自己谋私利?顺带把李旭的名声搞臭,把李家搞垮。
……
“武阳侯,陛下让你回家等候。”
贾平安回到百骑就接到了指令。
明静和程达一脸沉痛。
“此事百骑会待命,但凡陛下差遣,当尽快查清。”
程达表态了。
因为包东等人在盯着他,但凡他敢趁机落井下石……就套麻袋打个半死。
明静很难过,但贾平安觉得她多半是因为百骑贷的缘故。
她在担心以后没人借钱买买买了。
女人,天生剁手一族。
“不必担心。”
贾平安真的不担心。
早上去寻郑远东,只是想摸摸长孙无忌那边的底细,看看此事是否有外人插手,然后好应对。
走出值房,外面有不少兄弟,都沉默的看着他。
怎么像是送战友的架势。
“我就是回家歇息几日,安心。”
贾平安回到家,把事情说了。
“都别慌乱。”
贾平安很从容。
告不告诉两个婆娘?
贾平安想想还是说了。
“不是咱们杀的人,不必担心。”
贾平安弄了鱼竿来,仔细检查了一遍,随后出门。
刚出道德坊,就看到了两个男子。
“见过武阳侯。”
“哪的?”
贾平安上马问道。
“我二人乃是刑部的。”
那事儿交给刑部了?
贾平安没搭理。
有人跟着就跟着吧。
到了河边,把钩一甩,贾平安心情大好。
“起!”
“哈哈哈哈!”
下午,他提起鱼护,又去弄了些水草盖在上面,心急火燎的往家跑。
“快快快!”
他担心鱼儿熬不住,赶紧倒进水缸里。
阿福来了,趴在水缸边,伸爪子进去搅动着。
老鱼都懒洋洋的跟着水流的波动缓缓游着。
“这特娘的就和赛车一个道理,省力。”
前世看赛车,说是跟在后面的车能省力,什么涡流还是什么玩意儿。
但都没有这些鱼儿厉害。
新来的鱼却炸了,拼命的挣扎着。
呯!
一条大鱼主动撞上了阿福的爪子。
“阿福!”
贾平安怒了。
阿福举着这条大鱼,觉得自己很冤。
但……能不能吃呢?
我阿福大爷好歹也得尝尝吧?
阿福咬了一口,吧嗒着嘴。
咦!
味道不错啊!
贾平安目瞪口呆的看着阿福吃掉了一条鱼。
我的崽,你厉害了。
贾平安兴致勃勃的给卫无双和苏荷说了此事。
“阿福竟然吃鱼?”
卫无双和苏荷都很是好奇。
“去看看。”
“阿娘!”
“阿娘!”
两个婆娘跑了,刚断奶的两个人类幼崽哭了起来。
贾平安满头黑线。
日子就是这般的喧嚣。
直至许敬宗来了。
“外面鼓噪的厉害,都说是李旭令人来贾家纵火。”
“谁作证?”
贾平安一直很好奇这事儿的证人。
李旭家应当就管事知道,可管事已经被弄走了。
剩下就是那三个动手的蠢货。
可他们在长安之外。
“说是一个女人,李旭的女人。”
……
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