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j9c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庭小獄卒》-第3503章 穩妥之法推薦-038cl

天庭小獄卒
小說推薦天庭小獄卒
“事实上,我之所以会坠落这片星空,都是拜这座雕像所赐。”魁陨叹了口气,喃喃说道。
“接着说。”
刘浪催促道。
“这么说吧,雕像就是专门为了对付我,才设计的。”
魁陨讲述道:“时间退回到一千多万年前,那时,我所在的世界和另外一个世界爆发了一场大战,一开始双方势均力敌,互有胜负,可是,后来,对方不知道从哪弄来了这座雕像。雕像所过之处,我们世界的修者,都会被活活吸干。”
“活活吸干?这么恐怖吗?”
刘浪,宋友良,范嘉不约而同地咽下一口吐沫。
“具体的原理,我也不说不太清,但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座雕像只吸取我们那个世界的能量,也就是陨力。只要不是修炼陨力的人,即便碰上雕像,也没什么事。”
魁陨叹了口气,说道。
随后,魁陨问刘浪,宋友良,还有范嘉:“你们知道,为什么所谓的永生之地有着勃勃生机吗?”
“为什么?”
“就是因为这雕像。”
窥探喃喃说道:“他杀了多少人,就能释放出多少生机,你们此刻所吸收进体内的生机,都我那些战友的命!”
“这……”
刘浪表情一下僵住了。
宋友良,范嘉亦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但下一刻,赶紧闭紧了嘴。
因为听完魁陨说的,他们感觉,刚才那样吸气,就像是吸人命一样,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有这个雕像在,我们的世界,绝无胜算,所以,当时的指挥官,制定了一个反击计划,那就是制造空间风暴,利用空间风暴,将雕像卷走。”
魁陨继续讲述。
“为什么要用空间风暴?”
宋友良一时没反应过来。
“因为,我们不能碰这个雕像啊,一碰就死,不用空间风暴用什么?”魁陨无语地望着宋友良说道。
“明白了,明白了。”
宋友良很是尴尬,他决定,再有不懂的,就憋着,不问了。
“最后你们成功了。”
刘浪接着魁陨说道。
“是,我们成功了,空间风暴卷走了雕像,但卷走雕像的同时,我也没能幸免。唯一庆幸的是,一路漂泊,我都没有触碰到雕像,要不然,也就没有机会,在这里跟你们说话了。”
魁陨自嘲道。
其实,当时,他站得很远,可偏偏空间风暴拐了个弯,把他带上了,这就叫命。
“这永生之地,也是被空间风暴,一并卷过来的。”刘浪问魁陨。
“不错。”
魁陨点点头,说道:“不然,你以为当初的乾族,为什么能一飞冲天?在一个布满高等规则的小世界里修炼,想不进步都难。”
“怪不得乾族巅峰时期,有三分之一的圣主。”
刘浪豁然开朗。
所谓高等规则,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神王之光,作为一个享受过神王之光的人,刘浪很清楚,天天沐浴在神王之光下,是一个什么概念。
“不过,这终究是一个小世界,带来高等规则有限,被乾族用了一部分,又随时间消散了一部分,已经所剩无几。”
窥探唉声叹气,说道。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永生之地修炼一下,补充一下能量,可是,随着这里的高等规则耗尽,逐渐被星空规则取代,他就只能是等死了。
“当年,我曾命令乾族处理掉这个雕像。可是,乾族并没有处理,或许,是他们意识我对这座雕像的畏惧吧!再后来,第一任乾皇,竟然摸透了这雕像的玄机,利用雕像将我封禁在了这永生之地。”
讲到这,魁陨如释重负,“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个路,第一条,你们把雕像拿过来砸死我,一了百了,第二条,你们把这座雕像了,我会指点你们修炼,只要你们天赋不是太差,在这片星空,称霸一方,还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永生之地的高等规则还在,魁陨有信心让刘浪他们达到当年乾皇的高度,但没有高等规则,他就不敢打包票了。
“羽皇,我们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杀了他,没有意义吧!”
范嘉悄悄传音给刘浪。
他们折腾了那么久,为了的机缘,而目前来看,仅有的机缘,就是魁陨的指点了。
如果真如魁陨所说,可以让他们拥有称霸一方的实力,那这一趟出生入死,也算是值了。
“我也觉得,可以救魁陨一命。”
下一刻,宋友良也发表意见。
宋友良倒不是想尽快的提升修为,主要是觉得魁陨比较可怜。
魁陨和乾族本来是互帮互助的关系,他帮乾族称霸星空,乾族帮他寻找回归之路,可是乾族半路却后悔了。
把魁陨囚禁,让魁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如果换成他是魁陨的话,估计早就精神崩溃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刘浪凝眉思考了一下,觉得杀掉魁陨,确实是没有意义。
但是,如魁陨所言,直接打碎魁陨也是不可取的。
别看魁陨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受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的圣主巅峰,一旦没有了雕像的束缚,说不定分分钟就把他们三个变成奴隶。
因此,一定要找个折中的稳妥之法。
在宋友良,范嘉,魁陨的注释下,刘浪一边思考,一边迈步前行。
终于,在走至雕像近前的时候,刘浪有了想法。
这个想法就是把雕像带走。
魁陨不是说因为雕像才走不出永生之地,现在,他把雕像拿走,魁陨就可以走出去了。
如果走出去,魁陨要对他们不利的话,雕像还能作为一个杀手锏。
“魁陨!”
确定了这一方案后,刘浪转回头,说道:“我把这雕像带出永生之地如何,到时候你指导完我们的修炼,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反正雕像在我手,咱们不在见面的话,也威胁不到你!”
“真的威胁不到我吗?”
魁陨当然知道,刘浪是故意留一手。
但形势没人强,也只能答应。
“就按你说的办!”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