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9m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仙武帝尊-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 宇宙外不明生物閲讀-k7ra6

仙武帝尊
小說推薦仙武帝尊
宇宙之外的虚妄,枯寂幽暗。
叶辰与女帝并肩而行,走一路看一路,漫无边际。
自出宇宙,已不知走了多远。
虚妄无时间概念,按诸天算,至少五百年,两人走走停停,如游客,也如渡蜜月的小两口,虚妄的风光,还是很美妙的,浩瀚如星空,一眼望去虽无星辰,虽黑暗无边,却总会在不经意之间,映出一抹光,在枯寂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弧度,似永恒色彩。
“难得独处,干点儿啥嘞!”
“若真把你那啥了,八成也没人知道。”
“你说是不。”
叶辰揣手而行,都准荒帝大成了,都成苍生的统帅了,还吊儿郎当,自出宇宙,大多时候都在调.戏女帝,准确说,在**楚萱和楚灵,也不算调.戏,那是他家媳妇,算算时光,已有很久很久一段岁月了。
女帝未搭理,也懒得搭理。
就这,某人还是一路唧唧歪歪,依旧不怎么要脸。
不知何时,两人才定身。
若未算错,赵云家的宇宙,曾经就是在这的。
如今,只剩一片虚妄。
好好一个宇宙,说没就没了,很是诡异。
“小娃吞的?”女帝轻语。
“纵被吞成未知,也该有宇宙空壳。”叶辰淡道,看过最原本的时空,诸天的宇宙,也曾因刑字小娃成未知,虽无生灵,亦无规则,但宇宙的确是存在的,若非大爆炸的波及,诸天宇宙也不会葬灭。
女帝不语,曾闭眸探寻。
奈何,宇宙之外的虚妄太可怕,连神识都迷失。
“赵云。”
叶辰则在呼唤,用神识呼唤。
至今,他都不知那货是否还活着,当年一条虚妄的河,将两人卷走,他运气还好,入了一片消失的文明,也便是那个小宇宙,如今已融入诸天的宇宙。
至于赵云嘛!不知是否也好运。
他的呼唤,无丝毫回应,无边的虚妄,也抹了他之神识,一尊降阶荒帝,一尊准荒圆满,在宇宙外虚妄,实则与瞎子差不多,他们的神识,探不了多远。
良久,两人才离去。
若这真是一段旅途,那他们这两个游客,便是无目的,不知去哪寻小娃,亦不知,去哪寻消失的宇宙。
叶辰再定身,盘膝而坐。
继而,便是永恒的曲,还是那般悠扬古老。
看女帝,又闻曲起舞。
只不过,这回只叶辰一个看客,她舞姿还是很曼妙的,配合哀凉的曲,更衬出一抹凄美,加之女帝容颜,他都心神陶醉,她是准荒的帝,也是永恒的仙。
这一弹,便是悠悠百载。
自然,是这以诸天时间计算的,虚妄千年,诸天也不过一日,长久以来,他与女帝都是这般算时光的。
百年,琴音未停。
遗憾的是,至百载终结,都未见刑字小娃。
第二百年,叶辰收了琴音。
女帝也随之听了,空白的意识,悉数回归。
叶辰递了素琴,“换你。”
女帝盘膝,纤纤玉手轻拨琴弦,琴曲再现,而她意识,也随着琴音,而逐渐成了空白,也不知是谁驱使,她好似成了傀儡,美眸空洞,神色也略显木讷。
怎么说呢?
若无人打断,她能弹到地老天荒。
叶辰摸着下巴,来回的转圈儿,是听客,也是看客。
这尊皇者,又脑洞大开。
女帝意识空白,若她喂两包特产,不知有反应没。
丹圣出品,准荒帝吃了也得跪。
思来想去,还是作罢,意识空白,喂了也没用。
不过,他总得干点啥。
见他取了画笔,在女帝左右脸颊,各自画了一个圈儿,完事儿,又给人额头,打了个叉,美齐曰为化妆,如这事儿,他曾干过,也给楚萱画过这样的妆。
还未完。
难得逮住好机会,大楚第十皇的手,也是极其不老实,把女帝当做了艺术品,捏捏这摸摸那,哪软奔哪去,不得不说,手感还是不错的,而且手有余香。
得亏女帝无意识。
不然,他俩定会干一架,某人太欠揍了。
“浪费资源。”
若是帝道F4也在此,定会来这么一句,人都没意识了,还摸你妹啊!直接那啥不香吗?你果真肾不行?
嗯?
正摸时,叶辰豁的起了身,还随手打断了女帝弹琴。
而他,则双目微眯的盯着黑暗深处。
就在前一瞬,他恍似听见了一声嘶吼,此刻再去望看,隐约还能嗅到一抹血腥气,时隐时现,难确定。
“有人。”女帝已醒,喃喃轻语。
铮!
叶辰化了永恒剑,一手提着,直奔黑暗深处。
女子随之跟上,亦手提永恒剑。
期间,她曾不止一次颦眉,总觉身上某个部位,颇感不适,也不知是**,还是疼痛,总觉被人抓过。
想到这,她不由侧首,眸有火苗。
若所料不差,某人在她无意识的这段岁月,很不老实,特别是那只手,天晓得摸了多少回,力道不小。
“啥玩意儿。”
女帝的眼神儿,某大少权当没瞧见,就盯着虚妄深处,跟没事儿人似的,以此,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脸,是个好东西。”
女帝开口,狠狠瞪了一眼,真小看了某人的节操。
叶辰曾有侧眸。
而后,便见此货圣躯一阵阵的颤,该是想笑憋着没笑,只因女帝那张脸颊啊!咋看都养眼,绝世的容颜,因那圈圈叉叉,被嚯嚯的乌七八黑,已无形象。
可笑的是,女帝至今还不知。
“停。”
叶辰蓦的定身,搞怪归搞怪,正经时他还是很正经的,至此,血腥气浓郁了不少,且在一阵阵迎面扑来,视力受限,神识也受限,总觉有怪物朝这而来。
女帝也有感知,不由微眯了仙眸。
吼!吼!
两人注视下,吼声清晰可闻,仅听吼声,不知是啥个品种,但绝对不是人,三分像苍狼,七分像雄狮。
“好生心悸。”
叶辰与女帝皆皱眉,吼声自带魔力,而一阵阵血气中,也自带可怕的威压,连永恒的光都被扑灭不少。
吼!
伴着吼声,一物渐渐露了真容,的确非人,说是怪物更确切,得有两三丈高,通体赤红,生的三头六臂,而且每一颗头颅上,都只有一颗眼眸,有嘴无鼻,看其身后,还拖着一条尾巴,咋看都像是龙尾。
这形态,像极了厄魔。
不过,这货可比厄魔吓人多了,口中有血色液体淌流,骨碌碌转动的眸,如被血染过,有毁灭异象演化,还有其低吼,如魔咒,诡异到连永恒都难抵抗。
“这是个啥。”叶辰轻喃。
女帝未言语,也看不出是啥个来历,只知很可怕。
宇宙浩瀚,宇宙外更浩瀚。
在此见不明生物,两人并不意外,毕竟所知甚少。
吼!
不明生物动了,两张血盆大口齐开,皆演成口中漩涡,一道雷霆撕裂,一道烈焰汹涌,极枯灭的吞噬之力,吞的叶辰永恒溃散,也吸的女帝永恒光湮灭。
封!
叶辰冷哼,混沌出万物,单手演道法,其内山水草木,皆笼暮了永恒之光,有天音响彻,亦有道则飞窜,凌天困了不明生物,在永恒瞬间,成不朽禁封。
吼!
不明生物一声低吼,竟是无视永恒,通体有乌芒绽放,震散了不朽禁封,连带着叶辰,也是蹬蹬后退。
禁!
女帝一声轻叱,单手结了印,一条条永恒的秩序链条,凭空显化出来,呼啦啦作响,锁了不明生物三头六臂,其后更有规则烙印,一道道刻入了其体内。
吼!
不明生物霸气侧漏,不止乌芒绽放,浑身还覆满鳞片,有可怕的威压,轰然呈现,震断了女帝秩序链条,也化灭了一道道规则烙印,女帝也是一招败退。
铮!
叶辰一剑永恒,斩了不明生物一颗头颅。
女帝的剑,不分先后,第二颗头颅随之滚落。
吼!
丢了两颗头,不明生物震怒,体内有一道道乌芒斩出,且在同一瞬,被斩落的头颅,又重新生长了出来,至于跌落的两颗头颅,皆在坠落中化作了飞灰。
磅!磅!磅!
其后,便是金属碰撞声,不明生物体内斩出来的乌芒,乃无差别的攻伐,锁定了叶辰,同样锁定了女帝,两人皆舞动永恒剑,一道道斩灭,擦出了火花。
吼!
不明生物可怕,它体内斩出的乌芒,也不是一般的强,叶辰与女帝每挡下一道,便会那乌芒被打退半步,偶尔挨上一道,便有毁灭杀机,于体内肆意作乱,且乌芒造出的伤痕,连永恒与血继,都难复原。
这,只是开胃菜。
更可怕的,还是在后面,不明生物吐了一片血色海洋,两人方才定身,当场被席卷,愣是一步没站稳。
“好恐怖的血海。”
叶辰皱眉,血海有极强的吞噬力,永恒铠甲都被腐蚀,血继限界都被打回原形,他笃定,只这一丝血气,便能碾灭天帝,一缕血气,便能压塌太古洪荒。
“荒帝吗?”
女帝俏眉微颦,无视永恒禁封,无视秩序规则,还有这一道道的乌芒,一道更比一道强,他们俩的永恒,貌似就是一个摆设,挡下一道,便被打退一步。
“八成是。”叶辰一语沉吟。
当真如此,那他两人是战不过的,在诸天宇宙,他能与荒帝硬战,但出了诸天宇宙,他荒古圣体的特权,基本已荡然无存,某些神力,只在本宇宙有用。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