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f8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動漫之邪王真眼笔趣-第862章 尋求庇護的咒術界熱推-lwhxx

動漫之邪王真眼
小說推薦動漫之邪王真眼
见到雅典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秦时然耸了耸肩,不以为然。
弑杀雅典娜可以获得更强的力量,他会不知道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不过秦时然也有他的考量。
在上次的弑神中,同时弑杀两位『不从之神』,给他增加了12万魔力左右,平均下来,一位『不从之神』给他带来6万魔力的收益,按照这个思路,雅典娜应该差不多——除非是正常情况。
秦时然与其他『弑神者』初次弑神的不同之处,在于形式,他可没忘,上次是黑裙女暗中出手,让【暗黑灰姑娘】“变异进阶”,才顺利将两位『不从之神』吞噬,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如此多的魔力增长。
参照以往的经验,“普通版”的【暗黑灰姑娘】,撑死也就给他增加五万左右的魔力,还是两位『不从之神』加在一起,【暗黑灰姑娘】的“吝啬”他是深有体会的。
眼下,不仅没有办法重现当时的情况,【暗黑灰姑娘】也处在冷却期中,无法使用。
在上次与萨尔瓦托雷的对战中,秦时然发现萨尔瓦托雷的咒力似乎比他还低,由此推断,单纯弑神带来的收益,远远不如以【暗黑灰姑娘】“噬神”。
除此之外,还有『权能』,秦时然可记得『权能』都有发动条件和限制要求,越是强大的『权能』越严苛,这一点也从艾莉卡那里得到肯定答案。
其他六位『弑神者』各自的『权能』都存在瑕疵,然而他却没有,不仅没有发动条件和限制要求,还融合了自身的各种能力,变成一个全新的、完善的『权能』,秦时然有理由怀疑,这也是“变异”的【暗黑灰姑娘】的功劳。
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直接弑杀雅典娜是最不值的,不仅增加的魔力变少,篡夺的『权能』也会有限制。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秦时然比较欣赏雅典娜,就目前来看,动漫的剧情虽然存在许多坑,但对角色的塑造应该是还原了原作,没有过多夹带私货的修改,若是按照动漫中雅典娜的表现来看,她是少有让人“顺眼”的神。
『不从之神』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到哪都是一副拽得要死的高傲姿态,不过雅典娜不同,在败给原主角后,原主角放她一马,雅典娜记下这个人情,在之后也帮上了忙。
是收获可能只有一两万魔力和一个存在限制的『权能』,还是结识一位未来可能成为帮手、最高阶的『不从之神』,秦时然没有犹豫多久就做出选择。
虽然直接弑神可以带来最实际的好处,但秦时然也愿意赌一把长远的发展,就算赌输了也无所谓,他能打败雅典娜一次,就能赢第二次。
做人不可自负,但要有自信,而秦时然一向都是个自信的人。
“为什么?”
雅典娜不依不饶地重复问一遍,饶是她司掌着【智慧】,也想不通秦时然为何如此。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秦时然过把瘾地捏了捏雅典娜的脸,不在意地说道:“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
随口借用一下“明言”,雅典娜虽然不知道这个梗,但是确信了秦时然不是说笑,是真的要放过她,一时间内心五味杂陈,有困惑,有感激,还有……沮丧。
“真的不杀了妾身吗?妾身的力量能让你变得更强,让你——”
似乎对自己被“嫌弃”了不能释怀,雅典娜反而“怂恿”起秦时然杀她来了,反正在尘世死亡损失的只有这具身体和一部分力量,神是不死不灭,不会迎来真正的死亡。
“头一回听说这么积极求死的。”
秦时然站起身,拍了拍艾斯特的头,然后一起转身离开,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那就当我把‘战利品’寄放在你吧,可能过个几十几百年我就找你要回来了……”
雅典娜爬起身,望着渐行渐远的两人,满脸复杂,良久,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作为『弑神者』,你真是不合格……秦时然,妾身记住你的名字了,有缘再见吧……”
——————
“……昨夜因供电设施出现故障,导致东京都多个区域发生大规模停电,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
电视上播报着昨晚突发状况的新闻,秦时然看了会就换了个频道,官方的解释在意料之中,肯定是『正史编纂委员会』在背后把事情压下去了,日本没有『弑神者』,因此对待这类事件,只能选择隐瞒,不被民众知道。
一旦被日本民众知道神明是存在的,并且还会带来灾难,而自己国家没有抗衡神明的能力,必定会人心惶惶,社会动荡不安。
不过即使出了这档子事,东京电视台还是在播送动漫,看来这个世界的东京电视台也有这个“光荣传统”。
不管发生任何突发新闻,无论日本怎样天塌地陷,都只是在节目中插一排滚动的信息,然后继续雷打不动地播放正常预定节目。
这一点“心大”,秦时然不得不甘拜下风。
正在播放的动漫是《火影忍者》,看来三大民工动漫无论在哪个现代世界都存在,不过这个世界现在还只是2013年,在秦时然所处的年代,火影早就完结了。
他虽然不是火影迷,没有一集不漏地追完,但也是跳着看了后面有数十集,对结局早就一清二楚了,但现在才播到五百多集,离完结还有将近两百集。
叩叩……
敲门声响起,秦时然随意地瞥了一眼,没有像以往那样顺利透视,才想起已经用不了【灵视】了,有些不爽地咂了咂嘴,看来得尽快钻研出替代品了,没了这个方便的技能,感觉还真不适应。
“时然先生,是我,艾莉卡,可以进去吗?”
外面传来艾莉卡的声音,秦时然用遥控把电视的音量调低一点,随口问道:“进来吧。”
门打开,艾莉卡推门而入,除了她,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万里谷祐理,和一个接近三十岁的西装男人。
看得出男人有刻意整理一下仪容仪表,不过还是掩盖不了那股公司社畜般的气质,两个黑眼圈还是挺明显的。
三人进房间后,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动漫,表情略显怪异,看动漫虽然是符合秦时然这个年纪的行为,但是一想到他是至高无上、尊贵无比的『弑神者』,就有种很别扭的感觉。
不过三人都将这看作是秦时然的个人爱好,很识趣地收起异样的眼光,眼观鼻、鼻观心,以平常心对待。
“初次见面,秦时然大人。”
男人恭敬地弯下腰,双手递上一张名片,“我是『正史编纂委员会』的成员,名字是甘粕冬马,对于我的贸然来访,在此表达真诚的歉意。”
甘粕冬马,好像有这么号人物,唔……记不太清了,应该是戏份不多的配角吧……
秦时然稍稍回忆一下,有点印象,懒得去细想,心平气和道:“没事,找我有什么事,索赔吗?”
这里指的自然是东京港的损失,刚才电视也有播报有关新闻,同样被官方找借口掩饰过去了,不过东京港损失惨重,这是事实。
经历了『弑神者』与『不从之神』的激战,东京港大约有七八成的区域毁于一旦,重建不知道要投入多少,反正肯定不是一笔小数目。
秦时然以为对方是来索赔,岂料甘粕冬马立马像是受到莫大惊吓一样,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强颜欢笑道:“不不不,这种小事,岂用劳烦您费心,我们能够处理,能够处理……”
态度放得很低,一点脾气都没有,这也在情理之中,他们这些知情者本就对『不从之神』和『弑神者』抱有敬畏,而昨晚的战斗,更是加深了这份敬畏之心。
没有什么比强大的力量更能让人服气,日本咒术界总算见识到了『不从之神』和『弑神者』的恐怖,这比书面资料更加真实。
因此,别说是甘粕冬马,就算是『正史编纂委员会』,乃至整个日本咒术界的任何一位前来,在秦时然面前都得恭恭敬敬,不敢有任何意见,东京港的损失固然叫人心痛,但谁敢在这事上追究秦时然的责任?嫌命长吗?
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惹得秦时然不高兴,给日本带来更严重的灾难,那才是得不偿失。
秦时然对甘粕冬马表现出来的卑微略感诧异,不过看到旁边艾莉卡一脸理所当然,万里谷祐理也是惶恐不安,心中顿时了然,淡定地问道:“找我有事吗,甘粕先生?”
听到秦时然对他的称呼,甘粕冬马受宠若惊道:“秦时然大人,您无需这样,叫我‘甘粕’就行了。”
秦时然也不想在称呼上面过多计较,摆了摆手,道:“行吧,甘粕,你也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秦先生’或‘时然先生’都可以,反正让你直接喊名字,肯定是不愿意吧?”
不是不愿,是不敢啊……甘粕冬马心中苦笑道,不过遵从秦时然的要求,毕恭毕敬地鞠躬回道:“那我就冒昧地称呼您为秦先生了,秦先生,我今天是代表『正史编纂委员会』,前来咨询您,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闻言,秦时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甘粕冬马不断冒汗还保持僵硬微笑,调侃道:“怎么,是要下逐客令,赶我走?”
“不不不——您误会了!”
甘粕冬马连忙否认,努力控制焦虑的心情,低声下气道:“相反,我们想知道,您是否有长住的想法?”
“哦?这我倒是没想到。”
秦时然真的是惊讶了,“我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你们还敢让我在这继续待着,该不会是客套话吧?”
“在这件事,我们绝对是真心实意,至于原因……”
甘粕冬马斩钉截铁地说道,然后弯下腰,语气充满诚恳,“……我们希望得到您的庇护。”
这个回答更加出人意料。
艾莉卡蹙了蹙眉,盯着甘粕冬马,若有所思,万里谷祐理张了张嘴,满脸惊讶,随后又抿着嘴,沉默不语。
仔细想想,其实并不是不能理解。
『弑神者』固然是被称为“魔王”的灾难化身,危险程度不输给『不从之神』,但是当『不从之神』降临人间,也只有『弑神者』有能力解决。
不管是出于保护世界,还是为了增强自身,『弑神者』都会全力打倒『不从之神』,让世界免受『不从之神』的破坏,从这一点出发,『弑神者』对世界是意义重大的。
在目睹了东京港被破坏得惨不忍睹的现场,日本咒术界深刻地认识到『不从之神』和『弑神者』的恐怖实力,不可避免地产生危机意识。
这次虽然是因为秦时然将神具带到东京,才会招来『不从之神』,但是也没人会去追究责任,更多的是想到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假如再有『不从之神』降临,他们该如何应对?
除了『弑神者』,谁也无法对抗『不从之神』,尽管『弑神者』之前也是普通人,但能够成功弑杀,靠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运气。
就拿秦时然来说,他是完全靠实力完成弑神吗?不尽然,要不是黑裙女暗中相助,他的弑神行动已经失败了,这也可以看作运气成分。
一般人在『不从之神』面前,连对方发散出来的神威都承受不了,更不要说发起进攻,因此每一位『弑神者』的诞生,都是非常难得的,历史上基本都是同一个世纪只有一两个『弑神者』,甚至没有『弑神者』诞生的时期也是存在的。
日本没有『弑神者』,也没有办法创造一个『弑神者』出来的,未来若是遭遇『不从之神』,那就是束手无策了,日本咒术界的能人异士虽然很多,但派不上用场啊,再强大的咒术,对上咒术耐性高的『不从之神』都是渣渣。
因此,经历了昨晚的事件后,『正史编纂委员会』商量了一宿,大部分人都迫切希望有个“保护伞”,而他们的选择,只有秦时然这个刚转生、还没有根底的『弑神者』,其他六位除了“佛系”的爱莎夫人,都是有自己的势力。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