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v3k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武俠之隱者神尊-第三百九十一章:老友重逢相伴-p9rs4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除此之外,据说那早就已经名震天下,可谓是艳丽无双的秦淮河八大名妓也曾经在扬州城的青楼或者是画舫上驻足过,当时在城内还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热潮。
当然,这些名扬天下,才貌双全的女子都是卖艺不卖身,只是受邀前来表演而已,毕竟这世间能够打动她们芳心的男子,才貌和家世都必须是一等一的。
扬州城之中最常见的便是那些河流桥梁和那一个个如同明镜一般的湖泊,而此时便有一艘外表典雅而不失奢华的大船行走在一条较为偏僻却十分宽敞的河道上,顺着水流的涌动不断前行。
“扬州果然是好风光,光光这岸边的美景便足以让人心生向往了”
嬴不凡站在船头,手里把玩着一个白瓷酒杯,看向这两岸景物的眼神之中充斥着浓浓的欣赏之意。
倚在船上的木栏上,端着盛满美酒的酒杯,细细欣赏着周围的美丽风景,这种许久都没有过的惬意让这位大秦亲王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座扬州城。
虽然这扬州城以前他也来了好几次,但由于各种原因的掣肘,导致他始终都没有好好欣赏过这扬州城的美丽风景,这一回还是嬴不凡第一次能静下心来好好看看眼前一这座在神州大地上也算是久负盛名的城池。
“的确是很美,属下之前在大秦从未看到过这种让人心旷神怡的自然风光”
站在一旁的贾诩也是一边欣赏着周边的美景,一边看起来十分很认同地随声附和了一句。
嬴不凡转过身来,整个人靠在木栏杆上,看起来颇有几分感慨地开口说道:
“我大秦虽然国力强盛,但相较于整片神州大地而言,疆域大半都在北地,像这等江南风光自然是十分少见”
“更何况这扬州城可是杨广特意花了大笔钱财改造过的,在这里还有一座他特意建造的行宫呢,此地的风光只怕能和那大宋的苏州城相提并论了”
隋皇杨广虽然也做了不少功在千秋的大事,但真正让他天下闻名的却是那近乎前无古人般的奢侈和排场,即便是大宋有名的昏君赵佶在这个方面也无法与其相比。
光是杨广那几乎遍布大隋各地的奢华行宫,就足以让他在奢侈这个方面压过其余各国的帝皇了。
而在那所有行宫之中,因为杨广对于扬州风光的喜爱,扬州城里的这处行宫所花费的钱财和奢侈程度绝对能够排进前三甲,甚至几乎已经成为了扬州城的一座标志性建筑。
不过想到这里,嬴不凡不由得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可惜扬州风光虽好,但在如今的局势下,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善地啊!”
由于传国玉玺一事,如今的大隋可谓是成了天下风云的中心,不知道有多少各大势力以及一些想要浑水摸鱼的牛鬼蛇神进入大隋。
虽然扬州城并非风暴的中心,但如今也同样是暗流涌动,各处街道上都能够看到一个个身上气息颇为不弱的行人。
甚至在嬴不凡的感知之中,扬州城中时不时就会传出一阵阵内力或者是念力碰撞的波动,那从中逸散而出的一缕缕气息都各有其不凡之处。
“传国玉玺一事牵扯甚广,但未必每个人都是为了它而来,想要借着如今这种混乱的局势行混水摸鱼之举,捞取一些别的好处的人同样也是不在少数”
“恐怕无论这所谓的明主有没有选出来,这大隋内部的战火纷乱都会因此而变得愈发不可收拾,受苦的最终还是这大隋境内的百姓啊!”
贾诩虽然是一个底线很低,心肠也十分冷酷的人,但他或多或少还留着那么一点点的良心,尤其是在这一路走来,在大隋的疆域上看到了无数堪称人间惨剧的景象之后甚至心中还生出了些许以前几乎从未发生过的不忍。
“每一件事都会有人牺牲,但不是什么人都甘愿牺牲的,本王之所以拼了命得修行,为的就是能够以强大的力量掌控自己的命运,不让自己变成一个悲哀的牺牲品”
嬴不凡察觉到了身边这个得意下属的情绪变化,在伸手拍了拍贾诩的肩膀之后说道:“如果你真的同情这些无故牺牲的百姓,那就祈祷大秦早日能够一统神州,将这片土地上的战争彻底结束吧!”
说完,这位大秦亲王便双手背在了身后,转过身去静静地看着那因为船只前行而不断荡漾出波纹的河面,那张英俊的脸庞上没有再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而贾诩也是陷入了一阵沉默,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起来好像在认真思考些什么。
……………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片黑暗深邃的夜空缓缓降临,河道两岸挂起了各式各样的花灯,让这扬州城的夜晚变得格外绚烂。
而嬴不凡本人所在的船只则沿着那条河道顺流而下,并在夜幕降临之时停靠在了一个极为偏僻,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人的码头旁。
如果有精神感知十分敏锐的高手在,就会发现这条外表典雅奢华的大船在停泊在码头的这段时间内时刻都有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在来回进出着。
这些都是黑冰台、影密卫乃至于那当年因为吕不韦之事而受到了重创,在不久之前才重建完毕的罗网的情报人员。
他们负责为这位镇国武成王送来大隋大兴城的情报,让嬴不凡能够充分了解现在大兴城的局势,把控好对事态的发展。
“师师,我记得你以前经常来这扬州城,对吗?”
在用过晚膳之后,嬴不凡呆在船中,最豪华的房间里,神色悠然地躺在一张用雪貂皮所制成的毛毯上,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可谓是无比惬意。
蹲坐在一旁的李师师带着一脸动人的娇俏笑容,一边将剥好的葡萄放入这位镇国武成王嘴中,一边柔声开口回答道:“早些年曾经有人花了大价钱特意邀请,所以也来过这扬州城几趟,记得那时候应该是三月时节,应该算是这扬州风景最好的时候了。”
“烟花三月下扬州,可惜咱们这次来的不是时候,否则到时能够让龙五这个地头蛇带我们好好看看这扬州城的美丽风光”
嬴不凡将果肉咀嚼之后吞入了腹中,紧接着轻轻吐出了一颗葡萄籽,说话的语气之中听起来颇有着几分遗憾之意。
“龙五先生可是个大忙人,听说在这扬州城里面,扬州知府就是个摆设,这扬州城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由龙五先生来拍板”
李师师一边剥着葡萄,一边笑靥如花地用一种略带回忆的语气开口说道:“当初那一届在这扬州湖畔召开的花魁大会,那个好色的扬州知府还想对一些姐妹动手动脚,但当他看到龙五先生到来之后,立马就变得像是一个狗腿子一样恭恭敬敬,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
“龙五这家伙天生就是劳碌命,总喜欢管东管西,也不知什么时候他能管管自己的身体”
嬴不凡撇了撇嘴,在轻叹了一口气之后有些无奈地开口说道: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衰弱到那种程度了,这一回他那一身本事估计已经丢了大半,也不知还有多少年时间可活啊!”
李师师将一颗剥好的葡萄放入了这位大秦亲王的嘴里,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家这个男人身上隐隐流露出的些许难过的意味,她神色也微微有些黯然地开口安慰道:
“终归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愿意去找,总会找到医好龙五先生身体的方法的”
嬴不凡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略带着几分不满地开口说道:“办法我早就找到了好几个,只不过那家伙不肯冒这个风险,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耗费心力而已而已,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别人的命是命,难道他自己的命就真的这么不值钱吗?”
在其刚刚说完的那一刻,一道清亮而又有些无奈的声音,从房间外传了进来:“龙五的脾气和性格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对于他来说活着未必是一件好事,死了有时候才算得上是解脱啊!”
话音声落下,便有一个身穿青色长袍,怀中抱着一把带鞘长刀的中年男子推开门缓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抹透着种种复杂意味的笑容。
这个中年男子无论是容貌还是其身上流转着的气息在表面上看来都是平平无奇,但感知敏锐的人却能发现其周身却隐隐流转着一股仿佛撕天裂地般的刀意,透露出了一股让人感觉极为危险的波动。
“秦护花,你这次迟到了,先罚酒三杯!”
嬴不凡缓缓坐了起来,一缕气劲自其指尖弹出,那摆放在桌案上的三个盛满了酒液的白瓷酒杯顿时随之腾空而起,朝着眼前这个中年人飞去。
秦护花见状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在空中微微一划,那三个白瓷酒杯便连成一条直线倒飞了回去,重新稳稳地落在了桌案上。
但里面原本盛满了酒液却是如一股洪流般腾空而起,紧接着像一条从天空倒悬而下的长河一样尽数流入了秦护花的口中。
而在前后这一系列的过程中,竟无半点酒水从中露出,一滴不剩地都被这位曾经的中原第一刀饮入腹中,让其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锋锐而又不失绵柔,看来在你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刀法上又有进步,也不知道比起岭南宋阀那位名震江湖的天刀如何?”
嬴不凡眼神微微一动,再又将一颗葡萄籽吐到了桌案上的碗里之后便对身旁的李师师开口说道:“你现在先回自己的房间等我,过段时间我再过来找你。”
说话间,这位大秦亲王还以一种很隐秘的手法在李师师的蜜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嘴角有那么一抹颇有深意的弧度一闪而逝。
李师师面色微红地点了点头,在将桌案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之后便红着脸缓步走了出去,步伐显得轻快中带着些许愉悦。
在李师师走后,秦护花也在房间里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开口说道:“你用不着拿这样的话来试探我,我的名字早就被岭南那位刻在磨刀石上了,这一次如果他要为了慈航静斋出手的话,我也不介意领教一下他的天刀九问。”
“那正好,如果到时候那位天刀宋缺真的在大兴城出现的话,就交给你来对付了”
嬴不凡屈指一弹,一个盛满了香醇美酒的白瓷酒杯在气劲的席卷之下又被推到了秦护花身前,这张英俊的脸庞上充斥着老友重逢般时应有的喜悦。
“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反正到时候也要动手,我对宋缺来说是一块不错的磨刀石,他对我来说也是亦然”
秦护花小酌了一口杯中所盛放着的美酒,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又开口说道:
“不过据说当年宋缺和梵清惠之间据说已经一刀两断,恐怕这一次传国玉玺的事情,这位天刀未必会愿意为了慈航静斋出手相助,毕竟宋缺和宁道奇不是一类人,这么多年过去,他对于慈航静斋的厌恶应该也由来已久了”
听到这话,嬴不凡眉头微微动了动,紧接着用一种异常复杂的语气开口说道:
“你不了解慈航静斋的这些女人,即便是像魔师庞斑这种目空一切的家伙,也同样还是被帝踏峰上的那些尼姑吃得死死的”
“这些女人的手段可多着,更别说宋缺当年招惹的是梵清惠这个慈航静斋最难缠的女人,以这位慈航静斋当代斋主的手段,宋缺到时候一定会出现的”
秦护花闻言脸上多出了些许好奇之意,开口问道:“我和这帮佛门尼姑没打过多少交道,不过听说你曾经打上过慈航静斋的帝踏峰,能给我讲讲这些女人有何手段吗?”
“慈航静斋可没有什么修行或是杀伐上的强力手段,这帮尼姑最擅长的就是站在大义的方面上,利用她们的功法特性来蛊惑人心”
嬴不凡小酌了一口酒水,嘴角掀起了一抹极为不屑的弧度,脸上的神色看起来也是轻蔑中带有着嘲笑。
“蛊惑人心吗?”
秦护花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紧接着又带着一脸笑容地开头说道:“说到蛊惑人心,我这里倒是有一封信要交给你,给你送信的那个人在外界看来才是真正蛊惑人心的代表人物。”
说完,他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封用火漆密封好的信件,将其推到了那位大秦亲王的面前。
嬴不凡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把信拆开,而是带着一脸古怪之意地开口问道:“这信不会是魔门那帮人送的吧?”
“你猜的不错”
秦护花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回答道:“我之前刚从龙五那里回来,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据说写信的人正是你的老熟人,魔门阴葵派的阴后,祝玉妍。”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