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w8j精彩玄幻小說 搶救大明朝 線上看-第2150章 只要太后,不要阿瑪閲讀-n2nrw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阿玛们都走,一个都没留下。
看着他们匆忙离去的背影,泰松太后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些个大清朝的皇阿玛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一个个不是想要割据一方,就是在琢磨睡太后挟天子!
礼崩乐坏,不过如此啊!
但也正是因为这八个居心叵测的皇阿玛互相牵制,让泰松太后在黄台吉死后,一步步的攫取权力,现在已经成了事实上的一国之君。
当然了,她的一国并不是整个大清国。现在的大清国根本没有“一君”,而是“十主”。一个皇帝、一个皇太后、八个皇阿玛……名分上都一边大啊!
大清孝制天下,福宁这个“九倍孝子”(别的孝子就孝敬一个爹,他有九个爹),能一口气送八个阿玛归位?不可能!
福宁做不到,泰松太后也做不到。
但是泰松太后却可以把沈阳、辽阳、抚顺、建州、定辽(凤凰城一带)这一块大清国的核心地盘,变成一个属于她自己和福宁的正黄旗王国。
虽然地蹙民寡,但也是堂堂一国啊!
而且大清七分(多尔衮、阿济格、多铎抱团合起来算一分)之后,“七国之主”都各管一摊,不大过问别人地盘上的事情。哪怕阿玛们去沈阳议政,也不会过问正黄旗王国的内政……哪怕泰松太后在沈阳重用正黄旗蒙古和正黄旗旗鼓包衣,阿玛们也不会多说一句。
在黄台吉死后的这几年,泰松太后的日子过得非常舒坦……和历史上被多尔衮操控在手的布木布泰大妈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所以这八个皇阿玛对泰松而言,算是不错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敌人。但是这种太后和皇阿玛之间的合作,现在看起来要到头了!
因为朱由检只想要太后,不想要阿玛……而且朱由检也不会把泰松当成一个合作伙伴,只会把她当成一件稀有的战利品!
对于身为天可汗的朱由检而言,破灭敌国,并且将敌国的太后抓回后宫,无疑是一件倍有面子,而且还能大大树立威望的事儿。
可是已经品尝到最高权力甘甜的泰松,又怎么甘心成为朱由检的一件战利品呢?
这时顾哈伦、范承荫、海富贵这三个泰松的心腹,还有满洲正黄旗的固山额真谭泰、正黄旗汉军的固山额真佟图赖、正黄旗朝鲜的固山额真图赖,都已经回到议事的大堂了。
他们刚才是去恭送八个阿玛和两个日本友人以及一个西班牙使臣回营的,现在又回来和泰松太后商量正黄旗退兵的事儿。
泰松太后看了这几人一眼,顾哈伦、范承荫、海富贵还好,他们知道泰松早就暗通朱由检的事儿。可是谭泰、佟图赖和图赖都不知道,所以一个个都有点失魂落魄。
“没有外人了吧?”泰松太后问了一句。
“没有外人,”顾哈伦回答道,“奴才的人已经里里外外守着了。”
“那就好,”泰松太后点点头,“那本宫就跟你们透个底儿吧!”她的目光流转,在大堂上扫了一圈,“其实本宫早就和大明天子在私底下接触过了。”
“什么?”福宁惊呼了起来,紧张的看着额娘……怎么又和朱由检接触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朕怎么不知道?难不成朱由检也要当朕的阿玛了?
“福宁,你放心吧,”泰松看了眼儿子,“额娘还有你阿姨兀良哈大贵妃怎么都要保你个平平安安的……至少能让你和你表哥额哲一样。”
林丹巴图尔的儿子额哲现在还活着!而且还和朱由检的一个拥有蒙古血统的公主定了亲,再过几年就是大明好女婿了。
不过在场的人,除了福宁自己,都知道福宁和额哲是有区别的……额哲是黄金家族的嫡系,只要他忠于朱由检,承认朱由检的选汗地位,黄金家族的其他成员就只有服从。
而且朱由检和额哲的父亲林丹巴图尔并没有太大的矛盾,双方还结为安答,朱由检还从风风光光的把兀良哈大公主从林丹巴图尔那里“抢”到手。
而福宁的父亲黄台吉,却是朱由检的死敌……
“太后,”满洲正黄旗的固山额真谭泰一脸诧异地问,“朱由检……哦,是大明皇帝给了咱们什么条件?”
泰松平静地说:“本宫和福宁披发赤足,自缚出降……”
“什么?”福宁一下就站起来了,“这可不行,朕宁死不降!”
福宁的表现早就在泰松预料之中,她也不理睬儿子,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谭泰、图赖、佟图赖三人。
现在正黄旗满洲、正黄旗汉军、正黄旗朝鲜总共有75个牛录……泰松想要投降投出个好价钱,就得得到他们的支持。
三人都一言不发,根本不理睬福宁这个皇帝。
泰松叹了口气,接着又道:“然后他纳本宫为贵妃,再给本宫一到三个贵妃万户斡尔朵,你们都可以算是本宫的贵妃万户斡尔朵的人。”
黄旗满洲、正黄旗汉军、正黄旗朝鲜总共有75个牛录,正黄旗蒙古有50个牛录,总共125个牛录,每个牛录300户是凑不齐了,但是200户还是有的,总共就是25000户。这就是两个半万户斡尔朵,如果泰松还能吞掉豪格的一部分实力,那三个万户斡尔朵就稳稳了。
有了这三个万户斡尔朵当后盾,泰松应该可以和姐姐兀良哈争一下大贵妃的地位……
“那诸位皇阿玛怎么办?”谭泰问。
泰松苦笑:“大明天子只要本太后,不要皇阿玛!”
福宁听了这话,心想:朕也不要那么多皇阿玛……但是朕也不能把太后给朱由检啊!
“那皇上……”谭泰看了眼福宁,“真的能有额哲珲台吉的地位?”
泰松还是苦笑,“本宫就想和你们商量这事儿……额哲珲台吉虽为大汗之臣,但同时也是一方汗王啊!如果我们能有察哈尔汗国的局面,本宫就心满意足了!”
“太后,”谭泰顿了顿,“事在人为……只要咱们能守住沈阳,就可以和大明皇帝讨价还价了!”
而要守住沈阳,咱们就得尽快把正黄旗的精兵撤走!”
顾哈伦也道:“谭泰额真说的是啊,现在盖州已经是险地了,咱们得尽快撤走,最好……最好丢下没马的,只带骑兵撤离,哪怕将来少编一个万户也行。”
他这是要丢下正黄旗汉军、正黄旗朝鲜的大部队兵力了!
泰松看着图赖和佟图赖,“你们能带走多少人?”
佟图赖想了想,道:“正黄旗汉军有马者不足2000。”
图赖眉头紧锁,“正黄旗朝鲜有马者只数百人。”
“那就把有马的都带上!”泰松一咬牙,“剩下的让他们向大明皇帝投降吧!顺便再让他们带个话……就和大明皇帝说,本宫想当沈阳、铁岭、辽海、建州之主!若你许之,本宫当披发赤足,自缚军前!”
什么?额娘你当沈阳、铁岭、辽海、建州之主?福宁的心都快凉了,他虽然年幼,但也不是傻瓜,当然知道他额娘和他本人还是有区别的!
照着泰松的意思,那些个贵妃斡尔朵就是她自己的财产,和福宁没有什么关系了——福宁虽然是泰松的儿子,但他不是朱由检的儿子啊!将来继承这些斡尔朵的,应该是朱由检和泰松所生的儿子……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