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oy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帶着軍需來大明笔趣-第九百九十二章 北明插手鑒賞-nnb6t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木托尔自然有别于普通的骑兵,眼见一刀疾猛而来,他身体十分灵活的进行着躲避,那一把钢刀擦着他的肩膀而过,一闪而没后的他在眼中讥笑的同时,做了一个让他后悔一生的举动,便是劈刀向着杨二的身上砍了过去。
这一刀的速度及快,快到一旁保护杨二的黑骑都没有时间去阻挡。而眼看着一击就要得手,虽然凭着那刀枪不入的黑甲,这一刀并不能伤人,可难免会带给杨二一种耻辱之感。而就在那一刀飞快而落的时候,杨二看起来那雄壮的身体突然灵活般的转动着,做出了与他高大身躯完全不相应的动作,就在那一刀要落到黑甲上的时候,他手中的钢刀终于在最后一刻给挡了下来,两种兵器的撞击之下,传出了十分轻脆的响声。
一刀被挡,没有得手,木托尔并不气馁。原本杨二就不是自己的目标,他不过就是一时手痒,想要进行有效的还击而已,即然伤不了对方那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快一些找到杨晨东,将其杀掉才是正理。
骑在战马上的木托尔重新的转身,这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杨晨东,且还是他对方的背影。
深知机会出现的木托尔自然是兴奋不已,本能性的就提刀向前捅了出去,脸上还闪现着一股奸计就将得逞的模样。可是下一刻,这个动作突然间就停止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发现手中原本的马刀早已经断成了半截,加上刀柄也只有一半拿在手中而已。
他根本不知道,刚才自己挥出那一刀被杨二所挡之后,马刀就变成这了这个样子,就在他还好奇好好的马刀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就在他正前方的杨晨东·突然间回身就是一刀。
这一刀,即快又准。平砍而来,正好抹在木托尔的脖子上,将那一颗刚才还可以做着任何表情的脑袋就此带到了半空之中。
木托尔战死。
即便是在战死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想着,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为何自己的马刀会突然断成两截,难道此人真是长生天派来的吗?难道任何人与其为敌,都是在自寻死路吗?
很想继续的问一些为什么,可是木托尔已经没有机会了,这一刻他是死得不能在死。
尔他并不知道,杨晨东回身那一刀不过是感受到了身后的危险,随意而为罢了。天可汗根本就不会在乎他,哪怕就算是他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也是一样。因为在杨晨东的面前,就算是也先,他杀了也就杀了,并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原本大家就已经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
木托尔战死,与他陪葬的还有数千的瓦剌骑兵。并且随着大雨越下越大,死人的也越来越多,给他陪葬的人也是越来越多。而这一战,仅仅只是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一个多钟头便宣告了结束。新一军直属团已经返回到了始城城下,他们是虎芒派来的,在得知有人冲破了漠北师的防线之后,他担心这里的安危,便派了直属团团长邓宇自亲而来。
当然,若是虎芒知道城下之战,少爷都亲自参与的话,那他一定会放弃一切赶来的。
直属团来了,可是等他们到来的时候,战事已经结束了。八千瓦剌军近半被杀,其中还包括了主将木托尔。其它的一半早就下马跪地投降。在见识到了黑骑的厉害之后,他们内心的防线崩溃了,在没有了提刀而战的勇气。
反观黑骑,无一人战死,仅仅有七名兄弟受伤,只要适当的休息,马上就可以重新加入战场之中。以一千对八千,胜了还能得到这般的战绩,这便是真正精锐中精锐的实力。
“六少爷。”直属团长邓宇一见到杨晨东之后,便激动的下马跪地。
“你们来的正好,马上协助城里的步兵师将这个俘虏给带走。即然出来了,我们接下来还要去主战场上看看。”杨晨东向着邓宇露出了一个鼓励般的眼神之后,便吩咐杨二让人打开城门,解决俘虏问题。
就在杨晨东与瓦剌骑兵展开血战的时候,得到命令的海五师和新一军侦察团也奉命向着瓦剌大军的后方发起了猛攻,全是火枪兵的海五师充分发挥了他们破坏力强大的优势,面对着并没有准备的瓦剌后方骑兵,仅仅是一个冲击,就杀了近千人,引来了极大的混乱。
原本在正面战场上就已经节节败退,被打的千疮百孔的瓦剌军,在得到了后方被攻击之后的消息时,终于军心士气开始动摇。原本他们相信首领所说的,他们占领着兵力上的极大优势,只要可以付出一定的代价来稳定战局,接下来就是他们全力的反击之时。
现实与计划的不符,让不少的瓦剌将军们心中有了动摇。即便是做为首领的也先一样看出了战局的不利,他清楚,如果继续的打下去,怕是最终失败的人一定会是自己。
“合雷将军,一切都准备好了吗?”临时的主帐之中,看着下面送来的一份又一份失利战报,他已经失去了与杨晨东决一死战的消息,彻底的放弃了与之决战的想法。
“首领大人,都准备好了。按着您的意思如果现在就退的话,大约可以退出八万人左右。”早就做好了准备的合雷出声说着。
“好,通知下去吧。等到天黑雨小的时候我们就全军撤退。至于那些没有在撤退名单中的人,可以现在就命令他们发起反击,我们要给对方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我们死战不退的决心,这有利于我们双方间保持着足够的安全距离。”也先声音沉稳,但脸上的疲惫甚至还有心底里一丝的恐惧早已经出卖了他。
命令下达,瓦剌军的反击开始了,有如不要命一般数万大军的反攻一度让前进的五星军压力倍增,让数支军队不得不收缩军队抱团而战。而其中除了天下骑兵第一师,早就已经以团为单位分成五个单位作战之外,战场上的五星军多数是集中了起来。
“撤。”得到斥候汇报的也先当即立断的下达了命令。也就在天黑之时,刚才还一往无前,一幅要死拼到底的瓦剌大军突然间如潮水一般的退去,让正在集中军队的五星军几位将领情知上当,此刻在下达全军追击的命令已然有些晚了。
也先下令后退。随之派了五千骑兵直奔在后方的冷五师和侦察团而去,为的就是阻挡对方不要妨碍自己接下来的退兵举动。最后还派出了五千骑兵去挡击紧紧咬住自己的天下骑兵第一师。
原本的八万退兵就这般的变成了七万,借着夜色的雨水的掩护飞速撤出了战场。
不得不说的是瓦剌骑兵的纪律性还是很强的,即便是在如此势微之下,依然还是退了出去。只是他派出的一万阻击骑兵,很快就被杀被俘,不管是面对着冷五师、侦察团的猛击,还是面对着天下骑兵第一师的勇猛,这些骑兵冲上去都只是送死的份而已。
又败了对方一万骑兵,接着天下骑兵第一师忽孛儿团长等少数人的意见,还是要继续追赶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也先就这样逃了出去。但关键的时候师长田虎下达了死命令,在主力大军没有到来之前,还是不易在追。怎么说也先的手中也有七万精骑,一旦他们单独的冲上去,很可能会包围重创。
虽然说以天下骑兵第一师的战力,他们并不惧怕任何人。可是明知道事情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勇猛而是愚蠢。
杨晨东是在第二天一早来到了主战场上。此刻的大雨在下了三天之后终于停下,只剩下绵绵的小雨在半空中荡漾着。当看到所视之处,尽是尸骨与鲜血的时候,他不由的感叹道:“沙场残阳红似血,白骨千里露荒野。”
“少爷,侦察团来报,也先带着七万瓦剌骑兵分别退回到了净州城和沙井城。同时他们还在城下不远之处与北明军交了手。”杨二看着刚刚送来的战报走到杨晨东的面前汇报着。
“与北明军打了起来,怎么回事?”杨晨东有些不解的问着。他们不是已经联合到了一起了吗?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动手呢?
对于这个问题,杨二当然不知道如何解答,只是吩咐人再去探听。
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晨东已经无瑕他想,即然仗打到了这个份上,如果现在他就收手的话,难免会被人看轻。以后也许还会有人做着同样的试探举动。所以这一次他必须要讨回一点的利息,也借此告诉所有人,五星军是不好惹的,谁想惹事,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命令新二军骑三师和漠北师以及漠北蒙古部落留下来打扫战场,命令城内的杨四带着后勤师出城协助。其它大军出发,向沙井地区而去,我们要收复净州城和沙井城。”杨晨东语气豪迈的说着。
收下这两城,这便是杨晨东向也先索要的利息。同时更是打通由始城向亦力把里的通道,不然一旦被北明军趁势而占的话,怕是以后在想将手伸过去,就要受到掣肘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