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guk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司禮監笔趣-第二百四十七章 拜託了,一定要勝利啊!讀書-dmpe8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感谢“无泪懒虫”为公公西南之行捐资两百两,公公盛赞其为咱家的好伙伴!
……..
耳畔半山腰的惨叫呐喊声令得山脚下的魏公公十分动容,继而对身边人说道:“这些人其实都是咱杀的啊。”
这些人,是倭人,还是建奴?
公公没有给出准确的说法。
遥望山峰,公公又给世人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咱乃杀奴杀倭良臣也。”
之后,公公有些疲倦的坐在地上,无比清瘦的他伸手想捏两颗黄豆放嘴里嚼嚼,可是口袋里的豆子早就没有了。
公公微愣了一下,然后忽的有所感应般再次抬头看向五女峰。
是了,那里不仅仅有建州奴和特攻队员们,还有他的义子呢。
好孩子,千万莫让阿玛失望啊!
……….
五女山,血红。
藏身于林中的黄牙辫子朝着山下拉开了他们的大弓,他们的大箭毫不费力的穿透进没有护甲的特攻队员身体。冲在最前面的特攻队员中箭之后看上去就跟刺猬一样。
山腰上的建州兵都在全线反击,他们知道如果不能挡住明军的冲锋,那这座五女峰就将是他们的埋身之地。
“明军疯了,他们疯了!”
正蓝旗甲喇额真察哈喇被明军简直就是送死般的打法给震惊了,进攻的明军根本没有章程,没有掩护,甚至没有任何盾牌,就那么一窝峰的往山上涌。不管前面死了多少人,只要哨子声响起,就有更多的人往前冲。
“他们难道不怕死吗!”
察哈喇没有因为大量杀伤明军而感到兴奋,反而却是越发恐惧。
“汉人是想用人命把咱们砸趴下!”
正黄旗甲喇章京、以备御进一等副将的冷格里看出了明军的打法,就是简单的拿命来堆。
“我倒要看看明军能疯狂到什么时候!”
冷格里拔出佩刀,喝令手下戈什哈随他下去压阵,他要让明军知道八旗勇士的厉害,他要让明军将血流干在这五女峰!
……….
建州兵的反击给特攻队带来了巨大伤亡。
仅仅半柱香的时间,冲锋的特攻队员就伤亡多达四五百人。
已经死去的倒在枯枝干草覆没的地上,任由身后看不见前方的同伴从他们身上踏过。没有死去的无力的趴伏在那,同伴的每一次踩踏都会让他发出痛苦的哀号。
伤亡却没有让这黑夜密林中的决死冲锋停止,反而更加疯狂。
皇军的炮火给了特攻队员攻坚的信心,此前对于未知敌人的忐忑也伴随着建州奴的出现褪去。
无论是为了新生,还是为了能够吃饱肚子,还是为了能够获得武士的尊严,这些由幕府降兵组成的特攻队员们,勇敢的让人刮目相看。
山脚下的皇军最高统帅如此夸赞他们,称他们不畏生死的冲锋行为是与玉碎一般的璀璨。
“进攻,进攻!”
军官们一边冲着,一边吹着口中的哨子。尖利的哨声在林中极具穿透力,以致于数里外都能听的分明。
哨子声也是黑夜之中特攻队员唯一能分辨的方向指引。他们没有退路,哪怕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他们也要继续往上冲。
“该死的辫子奴!”
从前的幕府弓奉行龟田春上用力拔掉左臂上的箭头,建州奴的弓箭是真的厉害啊,这一箭就射穿了他的左臂,疼的他险些就要昏死过去。
“不要怕,继续冲,靠上去,建州奴的弓箭就没用了!”
作为曾经的幕府军官,龟田春上还是有很强的战斗经验的,在他的指挥下,一百多特攻队员在呐喊声中终于冲进了建州奴的阵地中,随后双方在黑夜之中开始厮杀。
龟田的突破给了特攻队更加坚强的信心,越来越多的特攻队员从林中跃出和当面的建州奴厮杀在一起。
漫山腰都是敌人的呐喊声,哨子声更是尖利的渗人。建州兵们哪怕占据地利优势,也因为无法视物而对敌人感到恐惧。
双立在金军的第一道防线很快展开混战。
“阁下,好像攻上去了!”
岛津平八郎兴奋的对身边的第五步兵联队长丁孝恭说道,并请示皇协军第一混成旅团是否可以发起进攻。
“再等等。”
丁孝恭比岛津冷静,因为他判断山上的金军防线绝不止一道,为了减少皇军官兵的伤亡,他必须最大程度的利用特攻队员们的勇敢。
正如魏公公之前所言,玉碎,就是特攻队员们最好的归宿,也是他们一生的骄傲。
“哈依!”
岛津还有点不习惯皇军的军礼,但他努力以最标准的姿势向丁联队长行礼,哪怕他是皇协军的旅团长。
兄长岛津忠恒在他率军出发时曾对他道:“日本已经不是从前的日本了,我们要清楚认识到这一点,也许融入中国并不是坏事,至少,我们实现了关白的理想,成为中国人。”
……
黑夜,从来都是敌我双方共同畏惧的所在。
数千人在黑夜中如饿狼般互相捕杀着。
面对明军特攻队的不要命冲击,部署在第一道防线的金军正黄旗十一个牛录明显不支,即便甲喇章京冷格里拼死督阵,面对潮水般涌来根本不畏死亡的特攻队,黄牙辫子们还是支撑不住,节节败退。
山上传来扈尔汉的命令,如果冷格里撑不住便率部退到第二道防线,在那里继续屠戮明军,将战事拖到天亮,那样明军就失去了夜色掩护,八旗兵将更好的发挥出战斗力。
“呜呜”的号声吹响后,一心想要留干明军血的冷格里有些不甘的率部退走。
“追!”
卓布泰大声呼喊着,活下来的特攻队员没有任何停滞的继续向着山上冲去。
他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地上的伤员得不到同伴的救助,但他们不需要,因为这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不能取得战斗的胜利,他们就算活下来也会面对死亡。
“拜托了,大田君!”
“拜托了,野四郎!”
“拜托了,忠谷!”
“一定要胜利啊!”
“一定要活下来啊!”
“……”
在受伤同伴的激励下,残存的两千多特攻队员在夜色中继续向前扑去。
他们额头上的忠诚布条染满鲜血。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