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beo都市言情 我的人生模擬器 線上看-第四百零五章 藩國領土,就是大明疆土相伴-vd5hj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陆离封禁海疆的举动,影响十分巨大。
沿海地带的官宦士绅,几乎就没有不出海跑船,不做海外贸易的。
原本陆离剿灭了倭寇,海上贸易还爆发了一波,变得更加繁盛。
然而……陆离封禁海疆的举动,却死死的掐住了所有人的脖子,谁都动弹不得。
敢冲关?徐阁老家的海船都被击沉了呢!
海疆被封禁了,堆积如山的货物运不出去,每时每刻都在消耗海量的银子,就算海商家底雄厚,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必须尽快解开封禁,不能让陆离继续封禁海疆了。
但是……要怎么才能让陆离解开封禁呢?
官员们习惯性首先想到的就是……弹劾!喷死陆离!让他丢官去爵,甚至问罪入狱。
在徐阁老的授意下,朝中官员们磨穿擦掌,准备发动一波声势浩大的集体弹劾,让陆离身败名裂,问罪入狱。
这时候,张居正悄悄的提醒了徐阁老一句:“您不怕把陆离逼反了么?一旦陆离造反……”
听到这话,徐阁老浑身一个哆嗦,额头上的冷汗唰的冒了出来。
对于没有实力造反,甚至根本就不会造反的人,文官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狂喷,可以肆无忌惮的诬蔑对方要造反。
但是……真正具有造反能力的人,那就绝对不能乱喷了。万一对方真的高举反旗,后果将不堪设想。
把陆离逼反了,天下谁人可制?说不定就要改朝换代了。那还玩个屁?
甚至陆离都不用真个造反,只要来一个“清君侧”,打进京城摘了徐阁老的脑袋都轻轻松松。
以前那些政治斗争的套路,用在陆离身上根本毫无意义,甚至还会带来杀身之祸。
“太岳,你去信跟陆离商谈一下,凡事好商量嘛!我也是华亭人,我跟陆离是同乡,本该守望相助,没必要闹这么僵。”
认清了现实之后,徐阁老瞬间就怂了。
这很正常,在刀枪面前,认怂最快的就是读书人了。
“是!”
张居正连忙领命,当即给陆离写了一封信,言辞之间倒是没有什么认怂的话,全都是谈交情,谈理想。
不过,其中的意思大家都懂了。
陆离接到张居正的信,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不就对了吗?这个世界,真理掌握在枪炮手里。敢跟老子对着干,老子当个曹操不行么?”
随后,陆离再一次上了一份奏折,请设市舶司。
随同奏章一起的,还有陆离编写的市舶司设置方案,包括人员编制,财务核算,税率标准,税费分配等等,规划得十分详细。
甚至陆离还在市舶司里设置了一支“侦缉司”部队,由南直隶卫所抽调五千士兵,担任各处市舶司税务侦缉队,打击偷税漏税,打击走私。
在全面封禁海疆,截断海贸的威慑下,陆离的豪横霸道之举,朝中官员虽然十分不忿,却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嘉靖皇帝接到内阁票拟的“请设市舶司”奏章,看到内阁拟定“可行”,脸上浮起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很明显,这是朝中官员跟陆离干了一仗,结果被陆离一顿爆捶,吃了个闷亏之下,只能老老实实的认了。
其实,嘉靖皇帝除了收到这份正式的奏章之外,还收到了陆离送上来的一份密折。
在这份密折里,陆离给嘉靖皇帝详细描述了东南沿海一带的海贸盛况,宣称一年海贸之利,足有亿万银钱。
设置市舶司,严格执行缴税标准,大明国库将获得数千万两白银的税银。嘉靖皇帝的内库,每年分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两银子都不成问题。
海贸竟有如此利益?
嘉靖皇帝虽然聪明,却到底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有些不敢相信。
只不过……即使没有这么多钱,每年能多个上百万两银子,修仙资金就更加充足了。
那就试试看吧!
随即,嘉靖皇帝下旨,在松江府、宁波府、泉州府、广州府,设立市舶司,开启海贸征税工作。
至于什么“禁海令”,什么“片帆不得下海”的祖宗之法,谁都没有提起,也谁都没有在乎。
真以为读书人在乎什么祖宗之法?洪武皇帝还有贪污五十两银子就剥皮充草的祖宗之法呢?怎么没看到读书人维护这条祖宗之法?
一切只不过是利益而已。
圣旨下达,各处市舶司迅速组建。
有陆离派出的五千“侦缉队”,市舶司的组建根本没有任何阻碍。
那些想要在市舶司上使绊子,动手脚的人,面对冰冷的刀枪,瞬间就偃旗息鼓了。
什么“一把火烧了市舶司”的想法,根本不敢冒出来了。
不要觉得奇怪,大明朝的文官士绅和读书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大明各代皇帝,派出来收税的太监,不知道被他们弄死了多少个。各种仓库、府库,甚至是市舶司,“失火”的事情层出不穷。
大明皇帝为什么要重用太监?为什么要设置警衣卫、东厂西厂内厂?还不就是为了跟文官斗?
不要以为明朝的太监就一个个都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全都是被文官黑成这样的。
也不要以为明朝后期的皇帝都是天生智障,全都是被文官故意折腾出来的。大明死得蹊跷的皇帝,他们的死因……呵呵。
陆离对于大明朝的大部分文官,从来就不相信他们的节操,只有武力威慑之下,才能让他们老实一点。
市舶司由宫内太监、朝中官吏,以及陆离的侦缉队组成,三方牵制之下,再加上武力威慑之下,才能保证市舶司顺利征税,否则……不知道哪天就变成文官捞银子的渠道了。
海外的舰队仍然在巡视海疆,凡是没有市舶司缴税证明的船舶,通通以走私论处,罚没所有财产。
海上有驱逐舰,岸上有侦缉队,谁敢不服?
市舶司正式成立,被陆离堵在海岸的无数海商,老老实实的缴税之后,纷纷出海远航。
仅仅是这一波缴税,就让各处市舶司收取了五百多万两银子的税金。
户部收到四百万两银子,空荡荡的国库里终于有银子了。
嘉靖皇帝也收到了百万两银子。
我去!真的这么赚钱?嘉靖皇帝眉开眼笑。不错不错。开市舶司是个好主意。我的修仙资金更加充足了。
搞定了市舶司的事情,陆离把注意力放在海外了。
……
嘉靖四十二年二月。
北方还是冰天雪地,南海一带却是艳阳高照。
这一天,陆离集结麾下舰队,从琼州岛三亚基地出发,浩浩荡荡的南下。
除了巡视海疆的北海舰队、东海舰队之外,陆离集结了三十艘驱逐舰,带着上百艘运输舰,朝着安南岘港的方向驶去。
自从陆离把倭寇撵入南海之后,陆离的大军驻扎在琼州岛,没有继续南下追剿了。
倭寇被陆离撵飞,船上自然没有携带足够的物资。要生存下去,就只能抢了。
于是……去年八月份之后,倭寇在南洋四处劫掠。交趾、安南、占城一带,自然被倭寇祸害得不轻。
这一天,一支倭寇在岘港附近烧杀劫掠,抢夺了一大批物资,正准备登船返航。
这时候……远方腾起了一股股巨大的黑烟。
一支庞大的舰队,乘风破浪,呼啸而来。
“华亭侯来了!”
“黑衣军来了!”
“快跑啊!”
倭寇们骇得面无人色,连抢来的物资和抓过来的女人都顾不上了,连忙转身就跑。
有的朝内陆逃窜,有的逃上海船,匆匆逃窜。
“侯爷,要击沉他们吗?”
海军将领张卫,指着狼狈逃窜的倭寇海船,朝陆离询问。
“开几炮,打几下,象征性的击沉几艘船就算了。”
陆离笑着摆了摆手,“我还等着他们给我在前头开路呢!”
“是!”
张卫连忙领命。
轰隆隆的炮声中,跑在后面的几艘倭寇战舰被击沉,其他的倭寇战舰四散奔逃。
陆离也懒得追了,收拢舰队,在岘港登陆。
上万人的军队,直接冲进岘港,把这里占领了下来。
随即,各种物资卸载,劳工进场,又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基地建设。
一面日月大旗,在岘港外侧的一座山头上高高竖起,鲜艳的旗帜迎风飘扬。
岘港内外的无数安南人,看着这面迎风招展的日月大旗,脸上的神色十分复杂。
这是大明!
自从永乐大帝征交趾,已经一百多年了,大明又回来了!
岘港北面的顺化城里。
安南顺化王陈文礼,接到军报,看到大明军队在岘港登陆,顿时吓得一个哆嗦。
“天朝发兵入岘港,这可如何是好啊!”
顺化王的脸色一片惨白,坐在龙椅上手足无措。
只是几年没去朝贡,大明居然发兵来攻?要不要这么狠啊!
曾经袭击大明边境的是北面的交趾黎朝,跟我没关系啊!
“陛下,您……”
“不要叫我陛下,叫我大王。我是大明顺化王,岂能逾制称帝?”
顺化王已经吓懵了,“快!赶快把顺化城里所有逾制的东西通通拆毁。本王这就上表,请求入大明朝贡。”
接下来,顺化城里开始到处拆违章建筑。
一支使团也朝岘港进发,准备打探一下大明天兵的来意。
几天之后,顺化王派出的使团,匆匆抵达岘港。
来到岘港,这个叫阮玉章的礼部官员,看到眼前变成了一个大工地的岘港,愣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巡哨士兵拦住了使团,持枪喝问。
“下官,安南顺化王麾下,礼部左侍郎阮玉章。”
阮玉章朝巡哨士兵拱手施礼,“请天朝将士通传一声,下官前来拜会贵部主将。”
“礼部左侍郎?还是个官呢?”
巡哨班长朝阮玉章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你想见我家侯爷?行,我带你去!”
说着,巡哨班长领着阮玉章一行,走进了岘港。
在岘港外侧的一处宅院里,阮玉章见到了陆离。
“下官,安南顺化王麾下,礼部左侍郎,拜见天朝大将军!”
阮玉章朝陆离深深一拜,姿态十分恭谨。
“我可不是大将军。”
陆离笑了笑,说道:“本官陆离,华亭侯,柱国将军,南直隶总督及南海总督,离大将军还差了三级呢!”
“原来是华亭侯驾临,恕罪恕罪!”
阮玉章又深深一拜,然后朝陆离问道:“不知侯爷此番驾临,可有鄙国效劳之处?”
“你这么转弯抹角的,是想问我的来意吧?”
陆离朝阮玉章看了一眼,笑道:“安南乃大明藩属,我大明有保护藩属的义务。本侯得知倭寇肆掠安南,烧杀劫掠,民不聊生,特此率军前来平倭。”
“呃……这个……”
听到这话,阮玉章的脸色有些僵硬。
藩属什么的,也就是个名义而已。就连象征性的朝贡品“孔雀翎”,安南顺化王都好几年没给大明送过了,谁还真当自己是藩属国了?
如今,大明华亭侯率军前来,以保护藩属国的名义,驻军岘港,这……这可如何是好?
“侯爷,安南境内虽有倭寇匪患,却也不足为虑,就不必劳烦天朝大军前来平倭了。”
阮玉章连忙推辞,不想让陆离占据岘港。
“这不是劳烦不劳烦的问题!”
陆离站起身来,负手而立,朝阮玉章看了一眼,笑道:“大明藩属之地,即为大明疆土。本侯身为南海总督,自当有守土护民之责。大明军人保护疆土的神圣使命,是不容质疑的!”
从法理上来说,藩国的王,属于大明天子分封的藩王,藩国领土名义上也是大明疆土。
只不过……谁也没当真就是了。
现在,陆离以这个保护大明藩国,保护大明疆土的名义,率军占据岘港,完全就是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谁也不能反驳。
安南顺化王不同意?你不承认这是大明藩国,不承认这是大明疆土?莫非你要造反?
那正好,驻扎岘港的一万军队还闲着没事干呢!你想试试大明的枪炮是否犀利么?
岘港只是第一步,北面的金兰湾,南面的占城(湄公河三角洲),都要开辟基地,驻扎大军,保护大明疆土呢!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