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三百六十四章:夜談推薦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当时,在走进教室的时候你想到了什么?”
“你。”
“朋友,No_Gay_我们不搞耽美,会被人出警骂我们刻意卖腐的。”
“我没有那个意思…”
“芬格尔我问问题你别打岔。”
“好的好的…我的我的,不过你们现在在寝室里聊这种已经封存到诺玛信息库底层,而且多半还得归档成A级以上的机密真的合适吗?我这个无关人员压力很大诶。”
“那你就把你放在笔记本上的手给我放下来,如果今晚我在守夜人论坛上看到相关的帖子,那么明天早上你就得去执行部喝茶了,我说到做到。”
則 慕
“…师弟你变了,你以前还叫我芬格尔师兄的。”
“我是不是还得亲吻你的戒指。”
“小的诚惶诚恐,您大可不必…”
时间是深夜,白凤凰的胸脯挂在了树枝的尖头,月亮已经爬上的夜空,光辉洒在寂静的古堡建筑群中,像是银色的凤羽贴满大地。
卡塞尔学院,1区303寝室。
四个床位或坐或躺占满了三个人,寝室里只留桌上的一盏台灯照明,黑暗却依旧阻止不了大学寝室必然经历的夜话环节。
“你说你在进入教室的时候看到了我?怎么会看到了我?其他人的供词无一不是想到了其他事情,可为什么你会想到我?”穿着恐龙睡衣的林年枕着左手臂躺在床铺上玩着弹力球。弹力球被丢到墙壁上,弹力球在寝室里的墙壁、天花板三次回弹发出连续密集的砰砰声后,再精准落入他的手中。
“其实最开始我想到的不是你,而是其他人。”在过道另一边的下铺上,一身中规中矩蓝色睡衣的楚子航坐在台灯点亮的桌前操作着笔记本电脑,似乎是在写邮件噼里啪啦地打着键盘。
“哇哦,剧情忽然就苦情起来了。”上铺抱着笔记本刷论坛的芬格尔吐槽,然后下一刻弹力球就打在了他的额头上,撞了他个踉跄额头上出现了个红印子。
“你想到了谁?”弹力球撞到天花板回落地面,被林年伸手一捞重新抓回了手里,继续回弹着墙壁。
“我的爸爸。”楚子航顿了一下后说,在黑暗中他悄然看了一眼上铺的芬格尔。
林年眼中出现了一丝明悟,楚子航的亲生父亲,那个名叫楚天骄的男人迷失在了尼伯龙根里,楚子航寻找了多年未果几乎成了心中的执念,如果有什么事情能打断他的思路,那么大概就一定是这件事情了。
而近期有是林年帮助楚子航找到了楚天骄的那个孤独堡垒,揭开了自己亲生父亲不为人知的那一面,林年几乎也算是跟楚天骄挂上勾了,找到林年就能进一步找到楚天骄这个等式是成立的。
替身老婆
“这样么…所以你就想起了我。”
“嗯。”
“也难怪别的人进去后三秒后就往外走了,而你却在教室里站了整整一分钟。你当时的情况就像计算机命令出了BUG,那个现象让你找你的父亲,而你想要找到你的父亲又得先找我,然后又跳回找你的父亲…”林年有些理解了。
“不是…我说朋友们,不是我非要说烂话,但你们这话题是不是有些诡异了点?”芬格尔又忍不住开口了,“为啥想到爸爸,师弟二号就得想到师弟一号你?”
“师弟二号?”楚子航说。
“说的是你。”林年叹息,倒也没用弹力球砸芬格尔脑门了,半年的相处下来他也知道对方这张嘴是闭不上的,很多时候当真就是嘴欠烂话多,倒是没什么恶意。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楚子航说,“我不喜欢代号。”
“或者等他成为狮心会主席后继任会长,你就改口叫他楚会长。”林年笑了笑说,在发现笔记本电脑后的楚子航正抬头看自己时,又忍不住继续笑着摇了摇头,“开个玩笑。”
“此一时彼一时啊,趁着师弟二号还没走马上任前多过一下嘴瘾,到时候继任狮心会大概就连诺顿馆都一起全盘收下了,名利双收啊,那么大的会馆房间多得能每个星期一天睡一间,不同的心情换不同的装修风格住。”芬格尔啧啧道。
“我不会搬走。”楚子航说。
“但诺顿馆会成为狮心会这整整一个学期的驻地,到时候你大概也得经常往那儿跑,夙夜不归也会是常态,毕竟狮心会领袖这个职位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林年说。
“我会尽量做好的。”楚子航轻轻点头。
“话题跑歪啦,我们不是在说S级机密档案的事情吗?”芬格尔懒散地说道,“这件事最后执行部怎么定性的?师弟你在执行部一直很混得开,这次他们统一口风向你闭嘴了吗?”
“这倒是没有。”林年说,“施耐德部长让我不要太过应激了,让我放宽心该怎么过就这么过。”
純良
“套话。”芬格尔吐槽。
“不少人把这次现象当做了‘言灵’的流露。”林年忽然说。
“什么鬼?你的言灵不是‘刹那’吗?”芬格尔说,“怎么突然跳戏到精神控制了,你们‘S’比我们多一个技能槽吗?”
“谁知道呢,这个猜想一出来就被曼施坦因导师给嗤笑为无稽之谈,并且按他的意思是要把这次事件归纳为灵视引起的‘血统紊乱’现象。”林年面无表情地说。
“归纳为‘血统紊乱’现象?高啊…”芬格尔抬了抬眉毛,“不亏是混风纪委员会的,处理事情有一手啊。”
“怎么了?”楚子航听不懂这个专业术语。
“我找我姐姐了解了一下,她一直都泡在图书馆里了解混血种以及龙类文明相关的文献,懂很多专业词,她说‘血统紊乱’是混血种基于本身血统沸腾时产生的异常现象,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异常现象之一就是黄金瞳。”林年闭上眼睛半秒,睁开时,楚子航和芬格尔都感觉像是有电磁扫过身体一样涌起一股淡淡的麻痹感,仿佛有一层“薄膜”穿过了他们笼罩了整个寝室。
“其二是言灵。”林年又说。
上铺的芬格尔右手摸向身边的奥利奥桶,却发现抓了一手油腻,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的奥利奥全部给换成桌上的卤鸡翅膀了…他也没怎么在意,耸了耸肩抓起就吃。
“这些外在现象都是血统紊乱可以表现的,当血统紊乱作用于黄金瞳时,混血种本身会无法掌控黄金瞳的自由收放,可能永远无法点燃黄金瞳,也可能永远无法关掉。基因学家的解释是,这是基因链本身出现了问题,比如基因链断裂,亦或者基因链重组,这种情况可能导致坏的结果发生,譬如癌症,也可能出现好的结果,像是第二天起床发现裤子短了,自己又长高了几厘米。”
“这好坏结果的差距好像有些大。”芬格尔啃着鸡翅膀吐槽。
“基因这种东西很难控制,像是二战期间德国***还意图利用基因编辑制造超级婴儿,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谴责,但由于科研技术水平不够,最终失败了。在他们的预想中,那个基因编辑成功的婴儿可是能比肩神明的完美生物,拥有一切自适应能力,杂糅所有野兽猛禽的优点,前提是他们能将人类的基因跨物种跟其他基因组合起来。”
“天方夜谭吧,生殖隔离啊兄弟。”芬格尔说。
“那混血种又怎么算?”林年冷不丁地说。
“这不一样啊,毕竟在典籍记载中龙王可是以人类的形态出现过的,而且还有文献记载以前还传过某种神话说人类不是上帝也不是女娲创造的,而是龙族基于自身的人类形态制造出的劣等物,只有人类姿态而没有龙族之躯。创造人类的目的是需要奴仆和士兵,按照那种理论来说,人类不是依靠自己反抗才击败纯血龙族诞生混血种的,而是龙王们需要士兵,可人类又太过孱弱了,才与人类结合诞生子嗣作为彼此战场上的炮灰…算是龙王战争之间的内卷吧。”
“龙王之间也会内卷吗?”
“怎么不可能,人类之间为了领土美人狗脑子都要打出来了,凭什么龙王之间不能因为某个漂亮母龙大打出手?要打仗总得屯兵吧?龙族的数量又有限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暴兵咯。所以,那个学派的理论认为,人类和龙族其实是同源的,人类的祖先不是猿猴而是龙类,这也是为什么人类能打破生殖隔离跟龙族**产生后代混血种的原因。人类在他们看来是为了龙族的战争而生的,讽刺的是最后龙族又被人类的战争给镇压到了历史的角落里。”芬格尔总是会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特别渊博,看似废材却总能说出一些惊人的观点来。
“有趣的理论,但我们讲的是基因编辑,不是**产生后代,两者理论是不同的。”林年坚持自己的看法。
“林年是对的…基因编辑产生特种后代是可能的。”楚子航忽然开口说道,他的双手放在键盘上盯着屏幕说,“我维基百科了,科学家成功将鱼抗冻蛋白基因转入番茄过,在基因编辑后诞生的后代番茄耐寒能力大大提高了,可以在相对寒冷的环境中生长。以及荧光烟草、荧光斑马鱼、荧光小鼠这种物种都是通过维都利亚荧光水母的基因进行嵌入编辑的。”
“这么离谱?”芬格尔发现自己的思想还是落了下乘。
“基因这种东西被称为上帝的代码,如果人类能破译基因就能获得永生。”林年说,“而混血种的血脉秘密也正是藏在基因里的,鸟类为什么会长出翅膀,游鱼为什么会长出腮来,真的是达尔文的物竞天择理论吗?还是真的是基因操控了一切,决定了人类生来是两只手而不是三只手。”
“我倒是蛮想要三只手的,因为经常打游戏两只手不够用….”芬格尔幽幽感慨,但忽然发现寝室里莫名安静了下来,连林年手里的弹力球都不丢了,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歧义,立马大声解释,“我是说PS游戏!PS游戏!正经游戏!”
“…话题扯回来,继续说血统紊乱。”林年翻了个白眼,继续丢弹力球,楚子航也继续敲键盘写东西了。
“血统紊乱的立意是在血统受到极度刺激的时候会导致基因链崩溃,我姐说这种现象曾经出现在直视次代种的血统稀薄的混血种身上过,在档案记载中,次代种是天空与风之王一系的尊贵存在,复苏在帖木儿墓中,在东欧和俄罗斯流传着这位君主的诅咒:善动君王之罪者,万兵过境,死无完骨。事实证明这个诅咒成真了,次代种从9个石墓冢地下的真正墓冢中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塌掉了陵墓,所有探墓者骨头都被碾碎了,而压碎他们的天花板上也画着曾经那位君主带领的千军万马….”
“那个倒霉蛋居然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了?”芬格尔好奇地问。
“是的…次代种是破地而出的,所以陵墓里有一次大规模地陷,所以他摔进了次代种的棺材里…次代种完全没注意到他,因为棺材是大棺套小棺,他刚好落在了大棺的角落里…”
“哇哦。”芬格尔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感慨‘幸运儿’的遭遇。
“可能是才苏醒的缘故,次代种才翻了一次窝很疲惫,没有发觉到他,在歼灭了闯入者后,第一时间回到棺材里休眠补充体力…直到远洋秘党集结的屠龙小队在十二小时内跨国赶到,并且进行了一场为时二十分钟的歼灭战后,那个倒霉蛋才得救了。”
那年异事 箬荥
“额,也就是说这家伙跟次代种睡了半天?被那种压力笼罩,不崩溃才怪了吧?”
“事后医疗组发现他的时候,他几乎跟死侍没什么区别了,全身长着鳞片,甚至背部都破肉而出长出了半成品的骨翼,意识混乱,躺在棺材里一直抽搐。医疗组把他抬了回去准备研究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在实验室的扫描下,科研人员直言这家伙跟被核辐射全身上下不间断照过了一样,高能电磁波和粒子流把他的基因搅乱成了一锅粥,没有当场死掉简直是上天保佑。”林年说,“最离谱的是,这家伙后来居然还活过来了,恢复了一点意识…可在恢复意识后就立刻选择了自杀,折断了自己的手臂,用骨头扎穿了自己的心脏。”
“师弟,上一个‘S’级是自杀走的,你不会也…”
弹力球砸到了芬格尔的脑袋,打断了他的话。
“这只是血统紊乱最严重的情况之一。”林年接住弹力球,“清一些的只是会出现部分龙化现象,比如嗜龙血家族的贝奥武夫,他们那个疯子家族每诞生一个男婴就会喂一枚剧毒的龙血结晶,如果男婴的血统足够强劲撑得过去,那他就会成为下一代的战士,撑不过去就埋进家族陵园,在那里有着他的其他兄弟陪他。但即使撑过了这一道考验,他的血脉也会异化得不成样子,基因序列遭到龙血侵蚀,脸上会长出鳞片,指甲和牙齿也会锐化,在战斗的时候更具有威胁性。所以就连贝奥武夫家族里的人都能正大光明地因为血统紊乱得利,我只是出现了一次异常现象,当然能在学院的接受范围内。”
“你知道贝奥武夫家族?你跟他们的人打过照面吗?”芬格尔有些惊讶林年居然知道得这么多。
“没,我见过长鳞片的只有死侍和龙族,而且都被我干掉了,嗜龙血家族的事情是我姐跟我说的。”林年解释。
“你姐不是在心理部给富山雅史打下手吗?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她喜欢逛图书馆了解知识。”
“我靠,这些东西可不是图书馆能查到的。”
“冰窖也不是恺撒·加图索和埃尔文·莱茵能进去的。”林年说,“想进去那些藏着高机密东西的地方,就得需要相应的权限,你猜猜他们从哪儿搞到了这个权限?”
“咳咳咳咳。”芬格尔剧烈咳嗽了起来。
林年也懒得跟芬格尔一般见识了这家伙盗刷他学生证,借用网络权限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也没弄出什么大乱子,反倒是经常帮他的忙抢课和利用诺玛超级权限订购限量甜甜圈什么的。
“血统紊乱的借口很万金油,所以曼施坦因导师才会坚持上报这个借口,我是‘S’级,而你们知道‘S’级意味着什么吗?”林年淡淡地说。
“万里挑一的超级混血种?”一直担当着听众的楚子航开口了。
“什么又叫超级混血种?”林年继续问。
“血统异于常人,比所有人都要强大。”芬格尔接话。
“可混血种之间还存在着一个名叫临界血限的东西。”林年说,“超过临界血限太多,天秤倾泻翻倒,血统崩溃失控就会成为死侍,从而被昔日的同伴被肃清。”
“你的血统…”楚子航忽然看向了林年。
“超过了啊。”林年坦然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应该早就超过了吧?或许现在超过更多一些?我感觉在3E考试后更舒服了一些,原本只能爬一楼的桎梏,现在能轻松爬到二楼了。都说龙血剧毒,大概连一些深度死侍的血统都没我来得毒性吧?或许哪天做任务下毒我都不用装备部准备毒药了…前提是那天我上火流鼻血。”
寝室里沉寂了数秒,因为除开林年外另外两个人都意识到了现在他们的话题其实相当敏感…就算林年现在的语气里带着一些漫不经心的戏谑,可若是从这间屋子里传出去半句就足以掀起轩然大波。
每个‘S’级都是走在死侍路上的危险因素?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在秘党们的造势下,‘S’级可是混血种的领袖,灵魂人物,跟死侍那种高危的东西沾不到边。
“其实细细一想就能想清楚‘S’级的矛盾了。”他又继续说,声音里没太多感情,“所谓的‘S’级这种东西啊…本来就是‘特殊’的东西,超级混血种,自然都是跃过了那条线的怪物,你以为跃过临界血限的混血种很少吗?不,其实数量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他们弱吗?不,他们相当强大。但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叫做‘S’级,或者超级混血种?”
“因为他们都成为死侍了啊。”台灯的冷光中,楚子航看不清林年渐渐垂在阴影中的眼睛,只能见到那颗不断抛玩的弹力球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所谓‘S’级这种东西,最重要的不是他们的血统比例,而是他们的稳定性,他们最强大的绝非是血统,而是他们掌控血统的天赋和技巧!所以昨天3E考试的事情才会闹得那么大。”
“是前天。”芬格尔出声指正,“你考了24小时。”
“这件事不会继续扩散了,虽然异常现象出现的原因不明,但起码归纳到血统紊乱里是没有被辩倒的漏洞的。”林年说,“只要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出现异常,那么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没有人会来找我的麻烦。”
“所以…你连自己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么?”芬格尔忽然问。
“…我说我其实知道,但我不想跟你讲你相信吗?”林年悠悠地说。
“嗨,师弟,我们谁跟谁啊?”芬格尔立马嬉皮笑脸了起来。
“是啊,我们谁跟谁啊。”林年点了点头,但却不再继续延展这个话题了。
“你在3E考试的时候画了很长时间的东西,我能知道你画了什么吗?”楚子航说道,他合上了笔记本,点击发送。今晚他的功课完成了,在几秒的时间内大洋彼岸滨海城市里,他的妈妈就会收到这封邮件,在读完后会安心地喝下一杯牛奶同步跟他进入睡眠。
“你怎么会好奇这个?”林年偏头看向台灯前的楚子航。
“个人好奇。”楚子航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当我从来没有提过。”
“不…你不像是会忽然好奇的人,一定有某种原因引起了你的好奇。”林年了解楚子航的为人,直言不讳地说道。
楚子航沉默了一下后,说:“我在当时进入教室时站了一分钟,所以不像其他人完全注意不到教室里的情况,我的确看见了坐在角落的你。”
“你的视力不错啊,隔这么远看到了我的考卷。”林年随口说。
“不,我没有看到你的考卷,我只看到了你。”楚子航解释,然后又补充说,“你的表情。”
“我的表情?”林年抓住了手里的弹力球。
“你当时的眼睛是金色的,但却在哭。”楚子航说,“仿佛就是看着你,都能感受到你的…悲伤。”
安静了数十秒,远比之前林年引起的寂静还要久,然后上铺才幽幽想起了芬格尔的声音:“…师弟二号你共情能力真棒。”
“可能吧。”楚子航说。
“很抱歉我不能跟你说我画了什么,只是觉得不合适说出来。”林年沉默了一会儿后轻轻摇头。
“没事,是我的问题。”楚子航说,“我不该问的。”
“但无论如何,考卷都要上交诺玛那边吧?”芬格尔说,“我想不出有什么题会需要二十四小时作答,你画的东西应该是考题之外的,也不知道诺玛会怎么给你判卷,总之不可能定义成乱涂乱写就是了…说不定师弟你还有机会发现新的龙文,如果这事儿真成了,校董会还得连夜给你发锦旗,上面绣着‘龙语小先锋’。”
“别胡扯了。”林年揉了揉眼睛,随手一丢,弹力球飞到了桌上笔筒里,“睡了。明天就正式上课了,下午还会出成绩,都早点睡吧。”
上铺的芬格尔也将笔记本调到了夜间模式,放低了敲键盘的力度说,“晚安咯。”
楚子航看着彻底躺在床铺上的林年,伸手关上了台灯,将寝室彻底置入一片黑暗中,窗帘缝隙落下的点点月光,他脱下拖鞋坐上了自己的床铺,回望了一眼床榻上侧着身子面朝墙壁的林年,拉起了被子说,“晚安。”
“晚安。”林年也说。
于是寝室里陷入长久的安静。
一夜无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