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 txt-第八百七十七章 我於夕曙初舞刀熱推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眨眼,火焰便焚了天,祸斗以强横的身躯撞偏一道剑轮,令其在地面不断滚动,最终砍至地面,令其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纹。
独眼的祸斗这么一撞,当即头破血流,可没了锋利气势的剑轮成了一个个人,少了很多危险气息。
咕噜咕噜——
几位弟子一睁眼,便见身旁有炽热的熔浆在流动,当即将他们烫伤,有的甚至没了性命。疯狂的犬吠声中,祸斗这头庞然大物四处撕咬,血肉横飞,有的甚至骨骼断裂,模样煞是惊悚难看。
一旁,又有剑轮坠落,句芒此时无法发挥出所有的木行实力,便引天雷而落,令百人当即头发炸裂蓬松。小语和身旁两鱼游动时,以水成冰,虽说被斩碎,但再一聚集,百人又落。瞬间三道剑轮已落,可不远处依旧有锋利的存在一同朝夏萧而来。
左手神剑,右手猩红朴刀,霎时第三只眼开,左手荒纹催动。天地一暗,剑轮顿时没了去处。下一刻,一道黑紫色光猛然乍现。随其一起的,还有一股破坏及湮灭之力,一同令两道剑轮崩裂,其中持剑弟子如雨,纷纷下落。
夏萧暂且不管,只是再次于黑夜中舞刀,连连令剑轮崩碎。两道剑轮溃散后,夏萧五行相克而相生,再度击落一道剑轮。
还有两轮!
夏萧于心中默念,看着它们呼啸着靠近。夏萧并不畏惧危险,他对战斗早已司空见惯。他的实力不足以敌过低空那三位强者,可当前这些弟子,当然能收拾。
素说夕曙人对外来者持有偏见,难以深交,甚至有些瞧不起,似后者生来就低人一等。可这是个强者世界,夏萧此时的实力,谁敢小觑?他如地狱修罗,在空中与两道剑轮对碰,每次引得空间动荡,天昏地暗。
几个对碰下来,组成剑轮的弟子们已快受不住,因为手中剑已碎裂,可可能夏萧左手中的神剑依旧没有半条裂缝,右手朴刀更是完好无损。
身形向前,夏萧初于夕曙舞刀,累而尽兴。两个来回后,夏萧身形后退,站于空中。双刀紧握,夏萧凝聚源气而斩,且一瞬向前。身形拖起闪电,火弧令空间升温,多种力量一同掺杂,将两道剑轮击垮。
轰!
又是两百余人落地,带起锋利的剑气令地面糟乱,且令其猛烈动弹几番。一些弟子朝天而去,犹如升起蜉蝣,但被祸斗六兽拦住不少。夏萧在其上,以剑气切割万物,直令空间都裂开以迎战。
“继续!”
夏萧喝过一声罢,落入地面,令岳龙三人见之不由惊叹。
擎天鉴
“怎么,心疼了?”
妻逢对手:老公,请接招
语尚言冷哼一声,一拳轰出,有黑龙仰头呼啸,令岳龙即便有无数源气护体,也猛地后退数步。比起他,岳山和岳河才是最惨的,因为对战之人乃金龙及火麒麟。他们不知这是何等神兽,既如此奇异,只能使用单独的一种力量,却开发到极致,短时间内令他们根本无法敌过。
最气人的,是天空那头鸟人和地中的长龙,眨眼杀了数多长老和弟子不说,还威胁到他们,令他们始终不敌眼前的对手,节节退败。岳龙见之,心乱如麻,他本以为自己请来岳山和岳河便是胜券在握,没想到却这么快呈现败势。
情况已超出原本所想,岳龙脱口而出:
“怎么这么强?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强?”
语尚言哼了一声,朝岳龙瞥了眼空中的阿烛,道:
“最强的还没出手,若她发起攻势,不出意外的话,一分钟内,你们都会化作荒原上的血渍,连尸首都不会留下。”
岳龙看向阿烛,暗自心悸,现在自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也有些后悔,当即满含歉意的求饶道:
“是我狗眼不是泰山,我知错了,可否高抬贵手,放过小的?”
“哟,之前那么风光的门主大人,现在这是怎么了?不敢战了?实不相瞒,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了。”
语尚言的目光扫视众人,令他们暗自心悸,岳龙更是难以置信,问:
“你们不怕遭受壮宗的责罚?当前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中。”
“哦,那又如何?”
语尚言的态度极为冷淡,令岳龙心中一凉,不寒而粟。他似见着个亡命之徒,什么都不在乎,只疯狂的斩杀眼前之物。
语尚言可以说就是那种人,她有分寸,知道斩杀岳龙并不会引来多大的祸端,但没有下那么狠的手,只是在一番进攻后一拳轰在他胸口。
这一拳若山岳撞击,也似大海发怒,以波涛海啸冲击无边海岸,发出轰隆雷声,也令其破碎,坠入海中。咳过一声后,岳龙喷出几口血,为破碎的空间点缀,犹如末世时苍穹上的群星,都从平时的明亮无尘颜色成了此时这种无法修改的猩红。
“你想杀了我?”
眼前女人的嘴角撇起一丝笑,令岳龙惊恐不安,他不理解,为何会有这样的人。他也算繁丰大陆的老油条,更是家族中的强者,见过无数种场面。
知道做事不负后果的人只分两种,第一种是疯子,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偏激或固执。第二种是有处理好任何事的能力,所以才不负后果。显然,眼前这不知名的女人属于第二者,这才令岳龙觉得诧异。
从以下世界来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强?这显然打破了夕曙世界对以往世界的认知,如果皆是这么强的强者,夕曙世界不早就被掀翻了天?
剑侠烟雨录
不等岳龙再多废话,语尚言已拍出手掌。他除了喜爱使用魔气,便好用冰。此时,在岳龙的面孔皱成一团时,无数寒气从其面前涌过,将其身体束缚于冰。
“她究竟是何等实力?”
岳龙颤颤巍巍的问出一句,也想死个明白。眼前女人的实力在十三重左右,至于那个叫夏萧的年轻人,大概在十重,因为此时面对数百弟子的围剿并没有显得多轻松。可那个站在空中的女子,究竟该有多强?
瞧着他满脸都是渴求,语尚言转身时轻声丢下一个字,令岳龙惊掉下巴,为自己曾经的失礼觉得难逃一死。可阿烛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语尚言自己都不清楚,但她知道,若夏萧面临生命危险,她或许会展现出捏碎一个世界的恐怖威能。
看阿烛一眼,后者也投来目光,且问:
“需要帮忙吗?”
语尚言摇头,令岳山岳河的脸色更沉,觉得自己被轻视。都是同实力的人,却被如此对待,当真不把自己当人?两人很气愤,也眼前两头兽又令他们无可奈何,因为迟迟难以战胜,甚至不落得一身伤都算好事。
先说这庞然一头金龙,每个部位都如剑刃所成,身躯游动时,空间当即被撕裂,以极为锋利之息冲向岳山。后者擅用力之一道,可即便身躯若神兽,此时与金龙对碰,也占不到上风。
“好机会!”
每次金龙完成一轮进攻后,岳山都会发现它的身躯会动。那些剑刃所成的鳞片一一翻动,露出极下肉体。金灵兽的剑刃乃无比锋利的锐器,也是一种盾牌,能刺穿万物又能当做盾牌使用。
末世 之 深淵 召喚 師
氪 金成 仙
而这一瞬间,剑刃翻动时,岳山双手捏空间,将其甩动,若成足可砸碎银河的一炮,朝其下猛然而去。
“得手了!”
岳山暗自兴奋,男人的胜负欲,即便此时都有体现。地面轰然升起一座山,挡在其前。
轰隆隆——
山岳崩碎时,岳山嘴唇发白,浑身冷汗直冒,因为背后已有一千米长龙从大地升腾而出。它与金龙不同,后者生有双翅,此时高飞于空,身形若万千剑刃归宗,朝岳山而去。其后有石龙下捶,似撞钉之器具,一瞬拍得地动颤抖。
“既然抗住了土灵兽的下颚捶击,不错。”
岳山浑身狼狈,皆是土灰,可他还是猛地转身,试图对战前来女子。可语尚言已抬起手掌,背后的水灵兽与其保持同等动作,以带蹼的偌大修长手掌对准岳山,一瞬喷涌出无数寒气。
寒气连空气都可冻结,更别说一具人体。但岳山并未放弃反抗,他不断移动自己的身体,一股巨力直穿将自己包裹的冰块,令其破碎。
金龙绕语尚言和水灵兽身旁飞行,朝岳山射去两道古朴而神秘的光,令其身形一颤,当即僵住。等反应过来,已被冻成冰雕,之前的裂痕也皆消失,完全愈合起来。
“不过如此。”
语尚言说完,又看向岳河。后者见兄长落难,狠话张嘴就来。
“你们真的不怕遭受壮宗的报复和天宫的惩戒?我们可不是宗岳门派的人,我们是壮宗旗下五大家族之一!”
不说繁丰大陆,整个夕曙世界都只看势力,至于家族这个名词,普遍都不强。就算不知道这些,语尚言也不会被吓到。在岳河被火麒麟灼烧,又被怪鸟以风捆绑拖起时,语尚言走到他身前,脚掌踩到他的肩上,恶狠狠的说:
“管你是哪的人,反正都不会有好下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