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四十一章 新時代(四)相伴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木牌上的油彩剥落大半,只剩下寥寥几笔。帕尔苏尔仔细辨认,手指却随便指向了一条路。“右边。”
魔霸寰宇
“你没有方向感吗?右边是峡谷。”
“你去不去?”她吼道。
骑士闭上嘴,掉头转向右侧。他的步伐一下子加快,差点把帕尔苏尔甩出去。她立刻紧抓他的头发,企图还以颜色。但没开口阻止他。越过堡城后,他们终于遇上了一个难得的晴天,必须得尽快赶路。
峡谷远比圣瓦罗兰和奥雷尼亚的边界窄小,深度也不吓人,但两侧的山崖均朝下倾斜。霜雪使岩石变得更陡、更滑,于是他们在一棵云杉旁止步,躲避突如其来的大风。
帕尔苏尔望了一眼悬崖。“这是个好地方。”
“对鹰来说。你要过河?”
他领会到了她坚持走这条路的意思。穿过峡谷,对岸的山路直达一条浩荡的大河。据说阿兰沃的都城就坐落在河流的源头。“非过不可。”
“黑月河永不结冰。”乔伊提醒,“想过河就得坐船。”
“就是这样。”帕尔苏尔说,“黑月河也是神性的象征,寻常魔法无法横渡。它是阿兰沃人的母亲河,也是女巫和狼人拜祀神灵的主要祭台。”她的语气柔和了一些。“黑月河中没有生命,但它为死亡提供处所。这是高尚的行为。你听见它遥远的波浪声了吗?”
“这么说,过河就得需要特定的船只。或许你听见的是船长要你付账的铃声。”
帕尔苏尔顿住了。此前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圣瓦罗兰仍遵循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在与帝国开战后,才开始渐渐流行起金属货币。自然,她来到奥雷尼亚并非两手空空,但逃离莫尔图斯时她把所有行李都扔在那儿了。我应该保存几件首饰。在摆渡的船夫眼里,森林的魔药能有价值么?
“显然,这不是你的活儿。”乔伊转过脸,声音小了一点。“反正我们只需要船,不用人力。”
“你最好别把我惹火了,乔伊。”
弑神之印
“你正需要火。”
讨论渡河为时过早,他们甚至连峡谷还没走过。风越来越大,没有停止的迹象,天空中的太阳变成一小片模糊的橙色圆点。峡谷底,在岩石和霜雪的峭壁间,狼嚎凄厉地回荡。帕尔苏尔预感到又一场漫长暴风雪的降临。
骑士扯她的毛皮领子。“起来。”他的手指温度竟比她的脸更高。“要下雪了。现在掉头还不迟。”另一条路通往一处狼人村镇,在月亮不圆的时候,他们很欢迎除了人族和阿兰沃精灵以外的旅客。木牌也属于他们。
经过狼人村镇同样能前往黑月河,但路上要花的时间太多。得到森林的反馈后,帕尔苏尔权衡两者,选择了更近的路。她当然不会在这时候退缩,于是抓着树干站起来。突然,帕尔苏尔发现被夜莺射伤的腿几乎好全了。这些天我没走过路。
狂风刮起一层雪皮,呼啸着冲进峡谷。帕尔苏尔裹紧每一寸皮肤,只把眼睛露出来。骑士在他的同伴中算不上身材高大,但仍然比她高一头,体重也是她的两倍。若是徒步前进,恐怕狂风就足以将她掀到悬崖下,现在则不同。等来到边沿,乔伊的双脚似乎钉在地上,一动不动。帕尔苏尔望着下方黑白灰交错的岩石,不禁感到头晕目眩,仿若在注视地狱。
『向前。到世界的尽头去,你无法回头』声音响起来。看在希瑟和所有慈悲的诸神的份上,帕尔苏尔心想,凭我办不到这种事。
一道冰霜之桥在面前延展,窸窸窣窣的结冻声钻进耳朵。极寒之中,帕尔苏尔能感受到乔伊魔力的进步,或许在这鬼地方多待两年,他也能成为银歌骑士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神秘连接起两岸,骑士踏上一步。呼吸的水雾瞬间被气流扯碎,帕尔苏尔无法假装自己什么也瞧不见,干脆闭上眼睛。没准下一步我们就会打滑,在深渊里跌成碎片。但乔伊的步伐稳定而沉重,风雪与他不过是旁观者,想推波助澜都没辙。见鬼,没他我什么也干不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不能原谅乔伊。
换作进入雪林前,帕尔苏尔说什么也不会接受仇人的帮助。这会使仇恨变得不伦不类,最终全然失去原貌。可事情要是真那么简单就好了。帕尔苏尔想嘲笑他的背誓,诅咒他的陷害,与他分道扬镳、一刀两断……狂风骤雪中,她却只希望填补上洞穴的裂缝。这不对。我理应满怀怨恨,用尽一切手段报复。是他让我来到这里,是他犯下可怕的谋杀罪行。她本该在风和日丽的北方森林中安度余生。希瑟啊,你要我怎么做?
『向前』
她得到了答案。但也许是风声罢。
骑士已走过半途。帕尔苏尔睁开眼睛,能看到坚冰下的无底深渊。气流中夹杂着雪沫,扑了她一头一脸。她的呼吸在围巾下结成一层薄壳。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就算等待帕尔苏尔的不是春光和绿荫,她也觉得无所谓了。
他们穿越峡谷。
冰道在身后粉碎,坠入宽阔的黑暗谷底。这头的崖岸倒没有方才险峻,向下的坡度十分和缓,仿佛退潮的沙滩。她总觉得此地是地狱的开口,想必魔鬼沿斜坡爬上来也很轻松。但仔细观察,雪地上只有浅浅的狼爪印。
“会有人追来。”乔伊说。
“狼人?”她脱口而出。这些天他们一直被夜莺追赶,但女巫也不可能在森林中藏住这么多杀手。她们大概就地取材了。
“奥雷尼亚人。从南方来的密探。”
这话的意思是指隐藏在阿兰沃的帝国密探。帕尔苏尔打了个冷战。“银歌骑士团要攻打阿兰沃?”
“迟早的事。”骑士在一株枯死的桦树边停下脚步,用匕首砍断枝干。他砍了一阵,又换成冰刀,总算弄下一节小臂长的木头。帕尔苏尔和乔伊都没有油布引火,不过神秘生物无需遵守凡人的规则。火苗窜起来后,他将木头举给帕尔苏尔。“或许就是今天。”
随着暖意和光亮的出现,他们本已摆脱的过去也在逐渐回归。帕尔苏尔无言地接过火炬,觉得自己在逐渐解冻。她想就此掉头,想甩开梦魇。也许我们该留在那个避风的洞穴里,消除气味和足迹,在里面躲一辈子。真相和过去属于另一个人,与她无关。
这能有什么坏处?
帕尔苏尔把火炬插在藤蔓中,双手穿过他的领子。与火相比,骑士的体温好似冰霜。他缩起肩膀,因热量的传递而放慢脚步。“我救了你。”她在他耳边说,“否则你会死在阿兰沃。”
“就凭月精灵和水妖精?”骑士傲慢地反问。
“这里受神庇佑。”
“人人都有自己的神。希瑟怎么没给我惩罚?在莫尔图斯时,你对着花园日夜祈祷。”
“这不就是?我把你拖入了死亡之旅,乔伊。你别想再回去了。”
即便他们一直用精灵语交流,骑士也缺乏回应情感的词藻。又或者他在考虑怎么把脱口的语句变得不那么刺人,帕尔苏尔想。这是一次难得的沉默。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出于期待,只好说点别的……
“我不回去。”
“什么?”
“我不会再回去。”
“你无处可去。和我一样……”
“一样。”
“你早该说这句话。”
“活人不说话也不会死。”乔伊跨过一道沟。“你说你的。反正无论如何我都得听着。我是个听差。”
帕尔苏尔明白他的解释。“谁让你刺杀埃尔伯?”
“皇帝。”
他别无选择,和我一样。“奥雷尼亚迎来了新时代。或许,乔伊,或许他不再需要你了。”
“是吗?我还能听见他的命令。无时无刻。吵得厉害。”
“他要你抓我回去?”
“他让我和你一起。”
绕过池塘,寒风突然变向。火炬猛烈摇曳,但最终坚持着没有熄灭。“这是你心灵的声音,乔伊,跟随它。”帕尔苏尔告诉骑士。
“万一他改变主意?”
“别理它。你是自由的,何必在意过去的枷锁?”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晴天未持续到下午。大风预示着又一场漫长的降雪,傍晚时分,他们才抵达黑月河。帕尔苏尔本以为在冰天雪地寻找船夫是唯一的困难,但事实证明,有太多人愿意在雪地里恭候。过往终于追上了他们。
乔伊在石头上磨刀,火光下的钢铁闪闪发光,犹如钻石。更多冰霜凝成的武器搁在他脚边,外形由粗糙到精细,最好的那些离得最近。骑士把它们依次插进雪地里,残次品远远丢开。帕尔苏尔甚至在其中见到一支弓臂。她拿起来缠上弦,但开始试用时,它粉碎成了一地冰晶。
“你在练习制造武器?”
“对。反正材料又没成本。”
话虽如此……“这么多兵器怎么用?你只有两只手,没错吧?”帕尔苏尔问。
“备用。我又不知道敌人会使什么。”
“那你会使什么?”
“按照战士的标准,都不太熟。”唯一一柄钢铁短刀磨好后,他将它插回皮鞘。“毕竟,我是个元素使。等会儿我先出去。”
帕尔苏尔点点头。“我来支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