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 txt-348 風雪將至!推薦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大年初三,夕阳西下。
松柏镇,老旧居民楼的天台之上,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兵器撞击声音不绝于耳。
一片刀光剑影之下,是一个激烈的战圈,是两个汗流浃背的刻苦武者。
一旁,天台围墙之上,站着一个不足一米的小将军,那雪制的披风,在凛冽的寒风中猎猎作响。
荣凌的手中,同样拿着一柄雪制的大夏龙雀,显然,他对刀法技艺的领悟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起码已经能够通过雪之魂,制作大夏龙雀了。
而他那一双烛眸,正紧紧的盯着战团,看着两位主人激烈相拼,却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荣凌这种魂兽,是能上沙场、足以率领千军万马的雪将烛!
如果连他都觉得心惊肉跳的话,那足以想象此时天台上的打斗级别几何!
事实也的确如此,天台正中央的荣陶陶和高凌薇,都有点“疯癫”的意思。
身法无比迅捷,刀法更是凌厉的可怕!
锦绣仙途之天命贵女 墨染邪
由于地形所限,两人早在大年初一那天切磋的时候,便定下了不允许使用魂技这一规则。
而荣陶陶在面对高凌薇的时候,又不可能去使用莲花瓣,所以……
好吧,他曾经就是用莲花瓣斩的妹,但那都是意外,嗯,意外~
此时的他已经晋级为魂尉中期,可以掌控莲花瓣了,当然不会让那种意外发生。
既然约定了不使用魂技,那么荣陶陶也就没有使用斗星气,其实斗星气这种魂技是可以藏起来的,荣陶陶私下里可以耍耍赖、犯犯规。
但是为了不阻碍高凌薇那凌厉、勇猛风格的发展,荣陶陶并未使用斗星气去制裁这个大开大合的女将军。
不使用,是荣陶陶最后的温柔。
而这样的温柔,带来的结果是……
荣陶陶的动作猛地一停,而高凌薇手中的大夏龙雀,抵在了他的脖颈上,那锋利的刀刃,甚至在荣陶陶的脖子上印出了浅浅的血痕。
“啪~”
那是荣陶陶大夏龙雀横拍在远处围墙上的声音。
就在刚刚,大夏龙雀的刀柄还在他的手腕上缠绕,犹如蝴蝶般上下翻飞,可惜,却是没被主人捞住那旋转的刀柄,大夏龙雀也直接横飞了出去。
“呵…呵……”高凌薇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额头上满是汗水,那一双美眸明亮,炯炯有神,望着眼前同样剧烈喘息的人,道,“你输了。”
“呵……”荣陶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上下都快要湿透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足以想象两人战斗了多久,又有多么激烈。
远处的围墙上,荣凌兴奋的跳了下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身的霜雪嗡嗡作响:“大薇!大薇!大薇!”
银装素裹、夕阳西下。
战后的一幕,本来也算是逼格满满,很有格调。
奈何那蹦蹦跳跳的荣凌打碎了这一切,雪制的披风在他身后飘荡着,荣凌也围着高凌薇,一边转圈,一边兴奋的呼喊着。
“大薇!大薇!大薇!”
高凌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一手探下,抓住了那绕圈圈的荣凌,按住了他那雪制头盔,抓着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荣凌:“诶?”
高凌薇却似手掌一转,将荣凌的身体掉了个个,向一旁送了出去,这才抬眼再次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瞥了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大夏龙雀,迟疑片刻,最终一咬牙一跺脚:“你杀了我吧!”
高凌薇:???
他就好像那古代性情刚烈的将领,被俘之后,没有半点求饶的意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高凌薇微微挑眉,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手中刀柄一竖,她用那冰凉的刀身,轻轻的拍了拍荣陶陶的脸蛋:“戏不错。”
荣陶陶依旧闭着眼睛,嘴里冒出来一句:“告诉大薇,我爱她……”
高凌薇一双美眸微微眯起,大夏龙雀再次搭在了荣陶陶的脖颈上,然后轻轻一划。
呲……
霎时间,荣陶陶的脖颈被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点点殷红的血珠涌了出来。
也就在此时,一瓣散发着幽幽光芒的辉莲,覆盖在了荣陶陶的脖颈上。
这一刻,荣陶陶终于睁开了双眼,流于表面的浮夸演技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影帝级别的走心表演。
不,这已经不再是表演的范畴了,而是荣陶陶的真情实感。
他微笑着看着高凌薇,眼神中带着一丝慈爱,笑容中满是爱怜:“你的状态好了不少。”
高凌薇看着眼前这位“全世界的爸爸”,她也是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道:“你没让着我吧?”
荣陶陶:“为什么要询问别人呢?你应该静下心来,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高凌薇:“……”
她屈起手指,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说实话,她后悔在荣陶陶的脖子上划一刀了,那似乎是开启荣陶陶另外一种人格的开关……
面前,随着荣陶陶脖子上的莲花瓣消失,伤口也消失不见,一点血迹都未曾留下。
荣陶陶那“对世界充满怜爱”的眼神也褪去了不少,他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面色古怪的看着道:“我才发现,大薇,你赚了呀!”
“怎么?”高凌薇看向了荣陶陶,也知道他恢复正常,情绪不再被辉莲影响了。
荣陶陶煞有介事的说道:“我可是千变男友,起码能切换3、4种性格呢!”
闻言,高凌薇是彻底无语了,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荣陶陶,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什么叫宝藏男孩啊?
罪莲·陶:杀杀杀杀杀杀杀!耶稣都保不住你,我说的!耶稣再BB,老子就去杀耶稣!
狱莲·陶:我的!宝贝是我的!统统都是我哒!
辉莲·陶:孩子,爸爸爱你……
想着想着,荣陶陶自己都惊了!这™也有点太宝藏了叭?
高凌薇看着陷入沉思的荣陶陶,她迈步上前,抬起手臂,用那羊毛衫衣袖抹了抹他额头上的汗水,道:“走吧,我们回去吃晚饭。”
“嗯嗯,吃饭吃饭。”荣陶陶回过神来,急忙开口说着,迈步就往门口走去,“荣凌~家走!”
说着,荣陶陶的脚步却是一停,扭头看向了西北方。
高凌薇也停了一下,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从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三,两人每天都在天台上训练、战斗,不管荣陶陶是不是以“陪练”的身份在战斗,高凌薇真的感觉自己的进步很快。
短短三天,她甚至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觉得自己对大夏龙雀的理解提高了不少。
而在昨天下午,两人结束训练回家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抹深红。
思索间,荣陶陶和高凌薇都来到了天台的西北角,看向了西北方那一片山林。
高凌薇的家,距离松柏镇高中不过一条街,而在松柏镇的北方,有一座建立在小山上的公园,其中落有一座大名鼎鼎的纪念碑。
纪念的人,是一手创立松柏镇魂武高中的老校长:萧立。
而在那山上的小公园里……
荣陶陶双手按在天台的石质围墙上,放眼望去,果然,他又看到了那一抹深红。
是那个女人,是那个穿着红色长衣,宛若嫁衣的女人。
去年过年的时候,荣陶陶第一次来松柏镇,高凌薇带着他去参观母校,却没能进入校园,最终只能去往北面小山公园里俯瞰学校。
也就是在那里,荣陶陶第一次见到了那个苦苦等待的女子。
而今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荣陶陶的世界足够精彩,这一年他走南闯北,学习、比赛、历练、战斗。
他觉得日子过得很快,真的很快,而对于那个红衣女子来说……
也许她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吧。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不知为何,身侧的高凌薇伸出了手,轻轻的抱住了他的手臂。
“淘淘,在看,什么。”一旁,荣凌飘到了石质围栏上,好奇的俯瞰着城镇。
“不幸的人。”荣陶陶顿了顿,补了一句,“忠贞的人。”
“唔。”荣凌一双烛眸忽闪忽闪的,不是很能理解荣陶陶的话语含义。
“走吧,这里风大,容易着凉。”高凌薇轻声说着,拽着荣陶陶走向了天台入口。
荣凌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没能在偌大的城镇画面中,找到主人看的那个“人”。
他转过身,跳下了围墙,屁颠屁颠的跟上了两位主人。
来到六楼家中,荣陶陶拿着高母程媛早已准备好的衣蓝,其中放着干净的衣物,走进了卫浴间中。
高凌薇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离去,而是跟着来到了卫浴间门口,帮他关上了门:“我去一楼清洗,你也快点。”
“啊,好的。”
高凌薇肩膀依着门,轻声道:“别偷偷溜去天台看她了,也别再多想了,我们总会有再见到萧自如的那一天。”
“嗯…嗯。”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高凌薇这才迈开脚步,转身离去,顺势拍了拍荣凌的小头盔,道:“看着点你的主人,他洗澡过后,带他下来吃饭。”
荣凌仰头看着高凌薇,一身的霜雪轻轻震动着:“好~”
“淘淘。”
温热的水流淋下,荣陶陶刚挤出来洗发露,按在脑袋上揉搓,就听到身侧一个嗓音传来。
“啊?”荣陶陶吓了一跳,急忙侧过身,扭头看着身后,“我洗澡呢!”
荣阳虚幻的身影站在一旁,并未理会荣陶陶,而是沉声道:“雪境旋涡开始刮风雪了。”
荣陶陶心中疑惑:“不是一直刮着风雪么?”
荣阳:“势头不对,风雪等级越来越大。”
荣陶陶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荣阳,心中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道:“你的意思是……”
荣阳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道:“付队刚刚联系不上你,让我转告你,立刻启程,到松柏镇城镇入口处等待,与巳蛇汇合,返回百团关。”
荣陶陶沉默片刻,手上满是泡沫,放到了花洒下,一边冲洗着,一边点头道:“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