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ptt-454:戎黎奶孩子,顧起宋稚訣別(二更熱推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对面十二栋,十七楼,窗帘紧闭,只留了一条缝,望远镜的镜头露出来,聚焦的方向是戎黎家的阳台。
沈清越站在窗前,透过望远镜,看着对面,他只能看见大致轮廓,模模糊糊、影影绰绰。
他摸了摸自己的眼皮。
这笔账,得还。
周六,徐檀兮有瑜伽课,戎黎把她送到教室门口,
她身上的运动服是白色套装,上衣是两件套,外面是连帽拉链的短袖外套,里面是超短的紧身背心,她拉链没拉,露出一小截腰。
戎黎忍了一路,没忍住:“你这个衣服太短了。”
“不短,这样好看。。”
徐檀兮一向都很爱美,虽性子古板,但穿衣服并不算保守,而且她身上的运动服是孕妇款,专门设计成露腰的,那样肚子大了也可以穿。
戎黎把她里面的衣服往下拉了拉,不过没有用,他一松手,衣服又缩了回去。
他干脆把她外面的短袖外套拉上:“肚脐眼在外面会着凉。”
超级无敌巢穴
徐檀兮:“……”
衣服拉好后,他蹲下去,检查她运动鞋的鞋带,看有没有绑紧,鞋带有些长,他再绑多了一道。
“有事叫我。”
“嗯。”
戎黎把水杯给她,等她进去之后,他才拎着包去了隔壁。
这里的老板会做生意,孕妇瑜伽的教室旁边是准爸爸培训室,陪着过来的丈夫们反正是要等,基本都会去隔壁报个班、上个课。
教室里已经垫好瑜伽垫了,徐檀兮挑了个不前也不后的位置。
她旁边的孕妇肚子已经很大了,笑着搭了句话:“刚刚是你老公啊?”
徐檀兮点了点头。
“他对你真体贴。”
关键是帅。
孕妇不禁叹气:“不像我那个冤家,就让他陪我来上个课,他给念了一路。”
隔壁,她家那个冤家也在吐槽。
“我家那个婆娘啊,嘴不知道多叼,好几次大半夜的让我出去买这买那,大冬天的要吃荔枝,我上哪给她整去,没买到还不让我进门。”
说多了都是泪啊。
“哥们儿,”冤家姓黄,叫黄大富,三十出头,是个自来熟,“你家的几个月了?”
戎黎不太想理他:“十一周。”
“才十一周你就来学带娃,挺积极啊。”黄大富是过来人。“第一胎吧?”
戎黎嗯了声。
“我跟你说,千万别随便生二胎。”黄大富开始讲他的血泪史,“我家头胎是双胞胎,俩儿子,我老婆想再要个女儿,结果肚子里这个又是儿子,这三个带把的,以后结婚买房得要了我老命。”
戎黎晚上接不上话,因为他钱多得是。
正好,上课的老师来了。
是个女老师:“你们桌上放的这个仿真娃娃——”
她话还没说完,某位准爸爸因为好奇,捏着仿真娃娃的手拿了起来,随即传来婴儿的哭声。
“哇呜哇呜哇呜……”
准爸爸手一松,娃娃摔回桌子上,哭得更凶了:“我什么也没干。”
女老师耐心地等了几秒,哭声停了之后才继续:“这个娃娃里面装了感应器,如果爸爸手上太用力,它就会哭。”
黄大富暗搓搓地用手指去戳:“还挺高科技的。”他用力一戳,“哇呜哇呜哇呜……”
嘿,还挺好玩。
黄大富继续戳。
爱玩孩子的爸爸不少。教室里一片哇呜哇呜。
女老师把扩音器戴上:“我先教各位爸爸怎么抱小孩。”
听到这里,戎黎把娃娃直接拎起来。
“哇呜哇呜哇呜……”
戎黎:“……”
就很烦。
女老师走过去指导:“这位爸爸,宝宝的脖子很脆弱,不能这样拎。”
戎黎把娃娃放下,看见它的手还竖着,顺手给它按下去。
嘎嘣。
“哇呜哇呜哇呜……”
手断掉了。
女老师:“……”
整个教室里全是哭声,简直是灾难现场。
一节课四十分钟。
戎黎结束后去找徐檀兮,她在和人聊天。
“我坐月子的时候,我婆婆鸡蛋也没给我煮一个,更别说给我带孩子了。”
是黄大富的妻子,张晓尧,她肚子里的二胎已经六个月大了,产检的医生暗示过,她让多买房。
张晓尧看见戎黎过来了,没接着往下吐槽,下巴抬了抬。
徐檀兮这才回头。
他样貌太引人注目了,一进来,许多双眼睛都在看他。
“待会儿再聊。”张晓尧起身去找她家那口子。
戎黎坐到徐檀兮的瑜伽垫上:“在聊什么?”
“婆媳关系。”徐檀兮问他,“课上得怎么样?有意思吗?”
戎黎兴致缺缺:“就那样。”
“带小孩难不难?”
整节课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兵荒马乱。
戎黎那个“孩子”哭到没电了。
他说:“不难。”说完就转移话题,“下周我要去一趟帝都。”
“带我去吗?”
覆 手
他摇头:“到时送你去爷爷奶奶家。”
她用皮筋把头发扎起来,皮筋上红色珠子是玉石的,与她的耳环是一套:“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LYG和LYS解散的事。”
其他的戎黎没说,徐檀兮也没问。
“你饿不饿?”戎黎把她的包放在了外面的储物柜里,包面有吃的和奶粉,“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饿。”
她拿起水杯喝水,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女士在吃青梅,果皮是嫩青色,外面裹了一层红红的辣椒面。
戎黎顺着看过去:“想吃?”
她不好意思说是,便摇了摇头
戎黎起身:“等我一下。”
徐檀兮孕吐还是很严重,最近特别喜欢吃酸辣酸辣的东西。
戎黎走到那位女士面前:“你好。”
对方抬头,愣了下:“你、你好。”
戎黎看着她手里的青梅:“请问这个是在哪里买的?”
女士很年轻,肚子刚刚显怀:“我家里人给我做的。”
“可以卖给我一点吗?”戎黎说,“我太太想尝尝。”
哎,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
女士问:“没有袋子,用一次性手套装可以吗?”
“可以。”
她装了七八颗在手套里,还放了两根用来吃青梅的两竹签子,然后递给戎黎。
戎黎接过去:“多少钱?”
女士脸有点红:“不用了,也不是多贵的东西。”
戎黎道了谢,把青梅拿回去给了徐檀兮。
徐檀兮让他去拿包。
她用袋子装了些孕妇饼干、糖果,还有巧克力作为回礼,送给了女士。
十一号,戎黎去了帝都,那天风轻云淡,没什么特别。
那天,宋稚去看守所见顾起了。
她在会见室里等了十几分钟,他才被带过来,因为是特殊重犯,手和脚都被铐住。
他头发剪短了,瘦了一些。
他在她对面坐下,把戴着手铐的手放到桌子底下:“我以为你不会来。”
宋稚低着头,没有看他。
他说:“我一直在等你。”
宋稚抬头望向了摄像头:“师父,能不能关掉五分钟?”
片刻后,摄像头的指使灯暗了,押送顾起的武警也出去了。
会见室里只剩他们两个了。
宋稚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
是他说想见她,他求遍了看守所里的人,说要见她。
他已经不是红三角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顾五爷了,他是阶下囚,穿着灰色的衣服,拔掉了爪子和利齿,有点狼狈,有点沧桑。
他问她:“你还会继续当缉毒警吗?”
“会。”
他看着她,目光里好多不舍:“你要当心,我怕他们会报复你。”
她点头:“嗯。”
她从他进来到现在,一直都低着头。
他说:“你抬头好不好?”像在求她,“我想再看看你。”
“宋稚。”
他喊她,哽咽了喉。
宋稚抬头,脸上有泪。
他犹豫了好久,还是伸了手,让她看见了他戴手铐的样子。
他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我行刑的那天,你不要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