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八百七十九章 再知幾件新事展示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此后夕曙世界规定,夕曙人不能随意前去以下世界,但对前来者管理不多。”
“我们总能回去吧?”
“以前没有详细的规定,但现在一旦成功将体内力量转化为源气,并被夕曙世界约束,便是夕曙的人。要想再回去,得去天宫,找那里的人,得到认可才能离开。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离开的方式,就是难些。”
“什么?”
“突破天八重,也就是第十六重境界,摆脱夕曙世界的束缚,就此离开。”
夏萧和阿烛对视一眼,皆暗自摇头,觉得不现实。突破大荒束缚已是件难事,更别说再突破夕曙世界的束缚,那样的话,回到大荒时岂不是所有亲人朋友都已离世?岳河大致能看出他们的担忧,安慰道:
“三位从以下世界来,只要有充分的理由,肯定能回去,我们就不行了,这是有明确规定的。”
“天宫的管理向来人性化,并非没有办法。”
岳山也这么说,但夏萧不想被烦,道:
“你们先行回去吧!”
岳山和岳河暗自商议,低声道:
“还是在此陪三位等壮宗人来吧,一是为化解彼此危机,二是初见壮宗长老,告知我们接手一事。”
不灭传说
“随便!”
夏萧丢下一句话,拉着阿烛和语尚言走到一边。后者埋怨,让他不要动手动脚,他当即也撒手,连同整个右臂一同舍弃。这等场面倒是有几分好笑,可岳山岳河此时留于原地,无疑能达到双赢。
在保住壮宗和自己的声誉后,也算和他们交好。单从这件事上,便可看出他们比岳龙要聪明些。可夏萧此时,担心的还是自己和阿烛的归途。当他们将担忧说出后,语尚言有些疑惑,更是有些轻蔑,问:
“难道夕曙世界不够好?这里比大荒辽阔的多,你们回大荒也只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否则大荒便会面临崩溃,你们难道不觉得憋屈?不如安心在此建功立业,做大做强。就像你们说的,大可不必挑战天宫,做个‘地’级势力总是可以的。”
“荒殿安定前,我们自然不会离开,但现在父母健在,我和阿烛当然要回去过段安稳日子。等在大荒真的没有了期盼,自然会再回来。”
说归去前来,夏萧他们现在还无法打通联系,更没法建立荒殿,因为当前的局势实在太过不稳。可此次壮宗的人来后,他们估计就能明白是否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荒殿创建中。但在此之前,夏萧想起一个人,回头问:
“你们可曾听说过一头名为雀旦的黑龙?”
关于荒殿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夏萧一直估摸着自己的步伐是快是慢,但总体来看,还是属于前者,毕竟要想做到这样已是难事。于是,他想起雀旦。别说,虽说壮宗及十二人级势力皆在繁丰大陆的东北角,但那头邪龙,他还是听说过的。
岳河向前几步,道:
“他是前段时间被南海垂钓者拉到夕曙世界来的,听说是一头很厉害的邪龙,即便从以下世界来,也有十三重的实力。可夕曙世界已过度人兽战争,除了玄古大陆上的几个神兽种族组成的势力外,其余大陆皆少见神兽兽种,于是天宫将其拉走。途中,他还伤了几位强者。”
“现在如何?”
“估计在天宫中被圈养,兽族在夕曙世界很是难堪,但也有一些少数势力,会供奉一下神兽长老,比如壮宗中就有两头上古天玄力霸熊,堪称可扛天,是很恐怖的存在。”
“这么说来,没让天隆第一批来夕曙也不是坏事。”
夏萧呢喃时,想起大荒世界如今的荒兽王天隆。
若转化为人类实力,他也在问道一列中。但当时他们走时,并未将天隆聚集在荒殿外,因为夏萧觉得一次性全部走光,今后大荒肯定会出事,外加兽族的力量弱,便留下天隆,令其第二批走。这是他在写信中告诉其他十位前辈的事,他们也都没有出言拒绝,甚至没有提起。
现在看来,既然夕曙世界不待见兽族,他们就只有等自己的势力够强,再将他们接来,免得被说闲话。他们又不是壮宗那样的存在,随意容纳兽族人肯定不是受人闲叨两句那么简单,除了自己的实力强,别人不敢废话。
“斗胆一问,那黑龙和三位的关系是……”
“没什么关系,就是同一世界来的。”
俩兄弟对视一眼,那大荒世界也没多出名,怎么培育出这么多强者?但更令他们吃惊的还在后头。
“弑昊门那个小势力还存在吗?”
夏萧一问起事,语尚言自然也不会闲着。夏萧慢慢发现,后者的性格并非他原本想的那样是一座冰山,而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虽年龄大了些,也会很嘲讽人,但这样的人总比汪娅萍那样的冰块雪山好。
能吸引师父并令其跟随三万年的存在,此时看来,并非只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女魔头那么简单。阿烛也那么觉得,而她向来看人比较准。
“弑昊门?”
“没听说过?”
“听说过,但并非什么小势力。它是天宫下十二支‘地’级势力之一,这些年日渐高升,门主唐伯恩的威名也越来越大。”
这个熟悉的名字令语尚言面色渐冷,也吸引过夏萧和阿烛的目光。想必她此时提起的,便是当初买她且对她图谋不轨的人。可她语出惊人,也令岳山和岳河彻底断了反击的念想,眼前三人,他们就算再有脾气,也不能招惹。
“没有流传过他被阉掉的事?当初那个臭小子既然对我下手,下次见面,还要剁掉他一只手,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还有南海那个胖头陀 。”
岳山俩兄弟惊愕,难怪三人这么强,原来是来过夕曙世界。可无论是唐伯恩还是南海钓圣胖头陀,都是他们触及不到的存在,因为一个是十五重强者,一个是十六重顶尖强者,天宫四大天王之一。除了天宫宫主,或许没人能收拾得了他,但现在语尚言说的话,似还要触碰天宫。
天宫制有严厉的规则,但凡是触及者,只有死路一条。可繁丰大陆路这么宽,为何要这么固执?岳山俩人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见他们神色,夏萧对语尚言使了个眼色,以源气传话,道:
“别这么猖狂,我们还没有与弑昊门抗衡的实力。”
“不止弑昊门和那胖头陀,就连天宫中的雀旦我也要杀!只有将这些都铲除,我才算完成复仇,才能安心的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我并非嗜血好杀,但我有仇必报,你们若不想随同得罪人,分道扬镳就是!”
她看向夏萧时,眼中露出几丝仇恨,极为固执,可后者并未选择离去,他和阿烛不足以完成荒殿伟业,还有就是为了师父,不能令语尚言胡闹。
师父活在世上,牵挂不多,唯独语尚言是他意难平之事,现在他这个做徒儿的,没有机会报答他,唯有照顾好语尚言,令其不至于做傻事,那样也不会牵连自己。
“你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翻天?就连那唐伯恩,现在都在十五重实力,你觉得自己能打过?还是一起吧,创建荒殿后一同将其吞灭,也算扩大荒殿的名声。”
眉头一拧,语尚言问:
“你们不怕死?”
“你应该知道,我和阿烛最爱惜自己的小命。”
“那你们这样,就是自讨苦吃。”
“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死。”
语尚言眉头皱得更紧,阿烛则说:
“别老想着分开,不管有什么,大不了一起面对,我们都是大荒人,就算不能一起回去,在外也得同心协力。”
“有没有人说过你们很啰嗦?”
“我们这叫热心。”
阿烛贫起嘴来,和夏萧很像。语尚言也懒得和他们闹,只是一句随他们,便坐在一旁的五行王座上。岳山俩兄弟不知他们进行了怎样的交谈,可知道了并非好事,因为会更惊讶,甚至怀疑人生。
普通的人生大多波澜无惊,极为平淡,但总有些人在其中闪闪发光。当前,夏萧三人只剩一个等字,岳山俩兄弟便拖着自己近乎被冻僵的身体召集还活着的五百人左右,在一旁养伤歇息。
这一战,也就这么告终,可他们并未忘记,自己能活下来,只是因为不远处的三人留手,而非自己的实力有多强。可壮宗的长老们此时正在赶来的路上,知晓这里的情况后,倒是觉得难堪。
“你看,这三人很是聪明,并非像你想得那样。”
“那我们该怎么做?”
壮茂低估夏萧三人了,若他们再杀些人,自己肯定也能好受些,抉择也便利很多,但这杀一半留一半是什么意思?
壮茂想起和夏萧的对话,以及那名为阿烛的女子既与神有关,便觉得当前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也并非有多奇怪。但是否为神,很快便可得知。
面对壮茂的问题,身旁的老者没好气的说:
“还能怎么做?拉去一测便知是真是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