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聖墟-第1641章 大世燦爛,上蒼寂滅分享

聖墟
小說推薦聖墟圣墟
狗皇就这样死去了,实在有些凄凉,让楚风都沉默很久,有些难以接受,苦熬到这一世,那只狗终于是没有见到它所看到的那一切。
它是落寞与悲伤而又绝望的,纵然眷恋着,也离开了。
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因为,一旦公开影响实在太大了,它算是一个时代的符号,留着某一大世的烙印。
它的离世,如果闹的举世皆知,会引发不可测的恐慌与乱子,试想连与天帝共过岁月的生灵都凋零,其他人呢?这个时代呢,是否意味着注定都要迅速消亡了,会被认为末日将至!
楚风伤感离开,这只狗虽然从来都不是光辉的,但是,它那直入人心的性格,以及它那传说中的过往,还是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狗皇临死前的低语与大吼令他动容。
“愿你魂归荒古,找到你想看到的那些人。”楚风轻叹。
他想到了未来,是否有一天,他身边的人也会一个一个的死去,大黑牛、东大虎等人中是否也会如狗皇般,有个别会长驻世间,孤独的活下去很久,最后又带着无边的悲与怅然离世。
他不想看到那种画面,不愿生离死别,他想保住所有。
可是,这一切都需要力量,他需要变得足够强大才行!
接下来的数年,楚风依旧在世间行走,感悟未来的路,在此期间,他与妖妖遇到过两次,探讨未来的道与法。
红尘仙之上,不入仙王领域前,是否还有更强的仙?
楚风与妖妖都立志要在进化路上走的足够远,渴望路尽级,是否需要在每个大境界上都进一步升华,一而再的打破天花板,这样才有可能达到至高领域?
如果走错一步,失误一次,很有可能就会错过最终的路尽级机会。
他们都无比严肃与认真,为此翻阅典籍,寻找传说,更是请教九道一等人。
随后,关于历代杰出者的传说都被送到了两人面前。
其中,更是有关于那位的部分经历,以及关于三天帝走过的路,这实在太珍贵了,是无价之宝!
楚风与妖妖都动容,认真研究,仔细阅读,这不是经文,不是秘法,但是很有可能更胜过。
这就是有底蕴有不灭传承的结果,有些问题,有些推演,前贤早就解决了。
尤其是对于楚风这种野路子来说,这些经验之谈更显得宝贵。
在这几年里,阳间、大阴间等各地,都发现了一些好苗子,称得上仙种,更有特殊的道体等。
“从几岁到十几岁,像是一茬仙苗等待茁壮成长,有些孩子不仅体质惊人,悟性也让人惊叹,很难说能够走到哪一步,如果给他们时间,我想会迎来一个璀璨大世!”
连古青都激动了,他退位后,时间越发的充沛,跑到各地去传道授惑,见到那些少年,让他都动容,可见这批良才美质何等的惊人。
“每当乱世到来必出奇才,天纵生灵辈出,每当盛世再现,也会有各种神胎,仙种等现世。”九道一叹道。
“如果有充裕的时间,这些人成长起来,必然是一个璀璨的盛世!”古青无比肯定的说道。
事实上,他们的眼光还是毒辣的,又过了十年,就有一些天才崛起了,那种光芒想藏都藏不住。
“好好培养,说不定上次厄土大乱时,他们付出了巨大代价,要休养生息很多年,这是我们的机会,莫要辜负两位天帝的付出,这是他们为我们争取来的时光。”
“最好可以平静大半个纪元。”
两个老头子希冀着,但是,他们知道不现实,末世随时到来,诸天说不定哪天就倾覆了。
主要是路尽级生物太无敌了,如果没有同层次的强者出世,根本就无法对抗。
又是数年过去了,诸天间的天才成长极快。
“天纵神王李青与来阳间磨砺自身的黑暗生物八臂黑蛛王晨光对决时,强势镇杀后者!”
“这是李青崛起后第九十六场大胜了吧,尤其是近期,诡异族群深入诸天,经常与我们这边对决,李青连杀对方二十几位天才了,当真是光芒照耀天地间!”
随后,新晋的周虹天尊更是连杀诡异生物六位天才,也是名声大噪。
最为惊人的是,有传言称,黎龘成祖有望,要晋阶了!
他以数道完整的进化文明大道锁链绑在自己的石棺上,从史前苦熬到这一世来,当真要开始收获惊人的果实了。
楚风去了解情况,确定这并非谣言,让他都吃了一惊。
因为,以黎龘目前的年岁看,若是成功,相对而言,称得上是一位还算“年轻”的道祖,潜力惊人。
一时间,诸天各地,百家争鸣,各族相继出现了非凡人物,让人感叹,如果没有不祥力量的威胁,一个灿烂的大世真的要到来了。
在此期间,那个踏着帝骨,从祭海赶回来杀入厄土又杀出的路尽级生灵,曾经再次出现过一次,给厄土来了一下狠的,而后撕裂上苍,吼道:“天崩了,上苍死绝了?!”
……
楚风路过阳间夏州,停下脚步,又一次去看望腐尸,也去祭奠下狗皇,他总觉得看一眼少一眼了,这大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崩掉,有些人与坟就再也找不到了。
“狗子,你睁开眼看一看啊,恍惚间又一个大世到来了,天才辈出,各路天骄争霸,新生代崛起,欣欣向荣,一切如此美好,如果你还活着,是否想培养几个特质血脉的少年?”
院子中,腐尸正在喝闷酒,饱含着感情,在那里絮叨,在说给狗皇听。
Herobrine传说 Herobrine
“当年,被我们考验过的黎龘,那个心黑手黑,很像你我的黑小子,竟也要崛起了,都要问鼎道祖了!以你我现在这个状态,如果再遇上他,估计就不是折腾他了,而是要被他暴打。”
楚风来了,当听到这种话语后,他也是一声叹息,腐尸与狗皇的感情的确很深啊,虽然两人一路互坑了很多个时代,但生离死别方显真情,他似痛彻骨髓。
最強 升級
“嗯?”
楚风发现,狗皇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从院子外的山林中给挖了出来,被摆在院中的石桌上。
“这是?”他不明所以,有些发懵。
腐尸声音低沉,无比的伤感,道:“故人一个一个的都去了,我与狗虽然一路互坑,但是,它离开了,我又心如刀绞,舍不得啊。我每天都在想我们从前的事,实在忍不住,故此将它从坟中请了出来,让它陪着我,这样纵然有朝一日诡异种族打来,天塌地陷,我们两个老伙计也不会分开了,长眠也在一起。”
楚风动容,真的被感动了,这两人的感情太深了,闻之都鼻子发酸。
俯视踉跄着起身,满身酒气,他每日都喝醉解忧吗?
楚风又一次叹息,可惜了,那个时代的强者们,如今都到暮年了,在大战中被打残了,几乎耗尽了本源。
腐尸起身,找出一个灿烂的瓶子,道:“狗子啊,这是天帝当年亲手酿造的酒浆,采集诸天精粹,融入上苍奇种,当年你我都喝过,实在是造化之酿,我当初舍不得都喝掉,留下了小半壶,今天就祭于你吧。”
不过,他又止住了,道:“可这样倒在地下,有些浪费啊,世间仅此半壶了,虽然你钟爱此酒浆,但终是死去了,今天既然楚风小友来此祭奠你,说明他是一个无比重情义的人,就由他代你饮下吧,这样说不定还能让他有所突破,于你于他都好,留一份念想,同时也不算浪费。”
帝 少 心頭 寵
就在这时,无比的突兀,那干巴巴的狗皇竟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似迫不及待。
“哪呢,我觉得,我还可以挽救一下,没死透呢,酒浆我自己来!”
楚风当场就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接目瞪口呆!
腐尸则眼睛喷火,在那里瞪着它,哪里有什么酒浆,瓶子里是空的。
狗皇见状,脸色木然,直挺挺躺了下去,道:“原来我死去了,这最后一缕执念也该散掉了。”
“狗子,你够了!”腐尸怒吼,扑了过去,直接就薅起了狗皇。
事实上,有个人比他反应还快,九道一不知道什么到了,黑着脸,一把将狗皇给扯了过去,道:“狗崽子,将我老人家都给蒙骗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顿暴打。
“汪,嗷,别打了,住手啊,再打我真要死去了!”狗皇惨叫。
不仅是九道一动手,同时腐尸也不是善类,不断在旁拱火,而他自己也亲自下场动手了,抽打狗皇。
楚风风中凌乱,这狗居然没死,到现在他还有些难以接受。
人性啊,狗性啊,楚风都很想打狗了,白为它伤心了,结果到头来,它自己又活蹦乱跳的站起来了。
此时,腐尸额头青筋暴跳,一边跟着暴打狗皇,一边喊道:“我让你骗我眼泪,特么的,多少年了,一直坑我,你这是预演吗,就是死,也要坑我一回!”
他实在是被气坏了。
而九道一主要是觉得老脸无光,这死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居然瞒过了他这个道祖,太可耻了,太可恨了。
还是古青赶到,才解救下狗皇,不然它非被九道一与腐尸吊起来打个三天三夜不可。
狗皇被放开后,还嗷嗷痛叫了一阵,它缓过劲儿来,像是醒悟了,回过了神,顿时狗脸耷拉着,神色不善的看向腐尸。
“死道士,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所以,将我从土坟里挖出来,每天都把我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你而自己躲在院中竹林子底下,喝着小酒,优哉游哉!”
说到最后,狗皇简直是咬牙切齿。
当听到这里,楚风又是一阵发呆,这两货果然都是不好人,究竟是谁坑了谁还说不清呢。
然后,九道一不管不顾,直接将狗黄与腐尸两个一起拎了起来,一起痛快的揍了一顿,老人皮才神清气爽,扬长而去。
腐尸鼻青脸肿,有些愤懑,找谁说理去,他居然也被暴打了一顿,被这死狗生生拉下水了。
“你敢说,你没反坑我?”狗皇愤愤地说道,它一直怀疑,腐尸晒着它,不是思念,而是看出了端倪。
腐尸道:“当初的确被你骗了,流下冤枉的泪水,可是事后我觉悟了,你这死狗最是贪生,最不想死了,怎么可能甘心这样咽气?尤其是两帝已现,不知道他们究竟如何了,你怎么可能厌世,就是死皮赖脸,你也活着等到结果!”
然后,他们两个掐起来了。
楚风满脸黑线,这俩货都很不是东西。
狗皇回头看向他,很认真的开口,道:“其实,我也是为了你,我这样死去,有没有让你心头触动?无比强烈的渴求变强,有没有让你的心境发生蜕变?真正体验到大世的残酷,红尘的炎凉,我在成全你!”
看着它语气沉重、大义凛然样子,楚风差点就感动,但最后终究是将它无视了,坑货一个,又想蒙人了?!
“你啊,不懂我,本皇的确是想帮你蜕变。”
院子中才平静下来。
直到很久,狗皇叹气道:“我确实觉得这样活着太累了,想躲进坟中清醒一下,但你这个偷坟掘墓的盗墓贼,居然又把我挖出来了!”
“其实,我只是想看一看,是否有天帝会托梦救我,或者为我送行,我真想和他们联系上,想看透迷雾中的一切,因为,有许多事情我都想不通!”
说到这里,狗皇严肃了起来,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天帝不见我们,是他们出了异常,还是这天地出了问题,亦或是你我自身有问题?”
腐尸顿时神色郑重,他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开始很严肃的思考。
“这几年,我在坟中安静的躺着,将心灵放空,认真的想了很多问题。”狗皇低声说道。
两个自非常古老时期活下来的怪物,彼此对视,从各自的眼底深处都看出了一些什么,皆各自头皮发炸。
看到他们不再出声,楚风不想呆下去了,和旁边的古青打了个招呼,就向外走。
“靠天天塌,靠帝帝崩,信一条狗那肯定是也要被骗的发懵。”楚风摇头,消失在山林间。
古青无语,他居然也挨上了一条。
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年代。
诸世随时可能发生血与乱,不祥的力量不知何时就可能全面倾泻向诸天。
可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近一二十年来,诸天各界却欣欣向荣,新生代中诞生了一个又一个耀眼的明星。
许多在史书中记载的体质、道骨、仙胎、圣血等,在一些年轻人身上浮现了出来,着实惊到了许多老怪物。
可以料想,再过一些年,这注定是灿烂的大世,每当群星闪耀时,进化界都必定要因此而猛烈扩张,整体实力***,甚至整个进化文明都要因此而大幅度提升,绽放出更为璀璨的光芒。
只是,老辈人物却越发焦躁与忧虑了,某些仙王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一种本能直觉让他们颤栗,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世外有一双眼睛在缓慢睁开,将要注视诸天!
“有路尽级生灵觉醒,开始要关注诸世界了吗,他要动手了吗?!”
九道一感觉到了阵阵森冷气息,他毛骨悚然。
新生代,无知无觉,他们充满了热血与激情,在挥洒他们的万丈豪情,在各地闯荡,每一天都有新人崛起,群星闪耀,熠熠生辉。
时间就是在这样矛盾的大世中流淌,老辈心中强烈不安,有天地将倾之感,新生代斗志昂扬,心中憧憬,想逆天而上。
又是数十年过去,折算到异域中,那就是很多万年了。
当初进来的人,有不少都早已回归,没有继续在此地闭关了,因为有些关卡,不是靠浩瀚时光就能突破过去的。
大多数人都已经达到了此生的瓶颈期,想要破关需要一定的机缘,以及突然彻悟!
无论是欧阳怪龙,还是黄牛,亦或是老古与大黑牛,以及黎九霄与姬采萱等人,这些年都在奋发崛起,实力激增。
他们真的很努力了,而自身的道行与境界等,的确突飞猛进,取了惊世骇俗的成就。
然而,这是璀璨盛世,也是末世将至的初期,无论他们多么强,恐怕都无用了,难有作为。
一旦大祭开始,路尽级生灵睁开眸子,踏入诸天,所有人都将消亡,连大千宇宙都要倾覆。
若真到了那一步,连道祖都不见得能有出手的机会了。
所以,近几年,楚风带着周曦,拉上了老古、猴子弥天、黄牛、东大虎等一群人行走在各地,拜访名宿,游历大好河山,参悟前贤古迹经文。
总的来说,他拉上一群亲朋故友,行走天下,美其名曰体悟山川静美,感悟红尘百态,让多年苦修的心弦彻底放松下来。
其实,他是在忧虑,怕有一天再也见不到他们,若是大乱了,彼此不知流落何方,是否能活着。
纵然是楚风自己,他也不知道未来的命运,他能否熬过去?因为,他打定主意是要杀诡异道祖的!
既然躲不过大祭,那就死战到底,找准机会能杀几个就杀几个,他早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他愿意多与这些人聚在一起,不知道明天如何,内心总是充满了不舍。
起初,这些人都很高兴,从苦修状态中走出来,一起游历天下,可谓充满了欢声笑语。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心中不禁有些沉重了。
“记住彼此,无论将来你我在哪里,是否还存在世间,今天你我的音容笑貌都不会褪色,将永驻心田!”
当听到这样的话,楚风叹息,他觉得心头沉重,既然他们都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那再走下去就无意义,只会平添伤感。
可是,当众人听闻将就此散去,却充满了不舍。
“再走一程吧,最后一程!”有人提议。
楚风点头,道:“好,那这次我们去个特殊的地方,看能否与极尽遥远的朋友聚上一聚。”
阳间,太上八卦禁地,这里的生灵见到楚风后,顿时变了颜色,这位可不是当年的小修士了,火化过道祖,实在让人见之发瘆。
当然,他们庆幸,在古青的天庭初立时,他们第一时间响应,已经归顺了。
不过,今天楚风故地重游,并非要难为他们。
他好话相商,要进那片特殊的空间,那里与上苍有联系,若是叩开门户,或可与上面的人对话。
时至今日,这片特殊的空间中,女帝留下的烙印消失了。
至于两株大宇级药草,也都被上供给了天庭,当初古青曾亲自来过,处理了这里的诡异残迹。
“上面的通道中有人吗?”楚风高呼。
甚至,他冲霄而起,亲自去撼动那片有特殊道纹的虚空。
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回应,那条通道并未打开。
最后,他拎出石琴,朝着那里轻砸了几下。
很久后,通道中终于有了动静,一道缝隙被开启,有生物探出头来,向下观看。
楚风当即皱起了眉头,他竟感受到了一种死寂,上方似乎空空荡荡,没有几人。
“你是谁?”终于,通道中探出头的生灵开口,有些木然的问道。
“我是楚风。”
“没听说过。”通道中的生灵是个壮汉,三头六臂,其种族血脉很强大。
“不知这里距离道子甄腾的栖居地是否很近,距离洛天仙的师门又有多远?”楚风开口问道。
“你认识洛天仙?!”上面的人露出惊容。
“是,若是方便,如果离她不算太远,还请帮忙转告一声,故人楚风想与她一见。”
楚风开口,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能成则好,不成也没什么损失。
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现在想到什么,那就去尝试,楚风带着黄牛、老古等人到此,想与上苍的几位道子交流。
虽然有些冒昧,但他也并不觉得过于不妥,当初,对方曾有邀,来日可再次论道。
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是否有机会再次见到那些道子,所以直接来了。
况且,他的进化,他的修行,到了一个特殊的关卡,如果上苍有秘法,有前人手札经验等,那或许会让他触类旁通,解决掉许多问题。
多年过去了,他对甄腾、洛天仙几人印象不错,不知是否能在此见上一面。
并未等上很久,洛天仙竟然真的来了,此外还有甄腾,还有其他几位不认识年轻进化者。
在一道斑斓光束中,几人降临,出现这片特殊的空间中。
可是,楚风在见到他们后却感觉头皮发麻,心中不安,感觉极其异样!
为何如此?他严阵以待,挡在周曦、老古、欧阳大龙等人的前面。
瞬间,他知道什么情况了,似不是因为洛天仙几人的原因?是他背后出现了异常,那个……女鬼现身了?
这一次,石罐未复苏,他的脚下没有出现金色波纹,可是他的身上却多了一个生灵!
这是什么状况,女鬼单独出世了?
楚风浑身发凉,他想确定下其形态,究竟是女鬼,还是长着浓密长毛的怪物,
他虽然发毛,但是胆子依旧很大,双手直接向后抄去。
不过,这一次他既没有摸到钢针般的长毛,也为触及到那双光滑的大长腿,而是听到了一声幽幽叹息。
那个生灵出声音了?确实是个女子!
接下来,楚风觉得是如此的诡异,神秘,恍若梦境,在他简单为自己这边的人介绍洛天仙与甄腾等人后,双方交流无比融洽。
上苍下来的几人居然都是道子,很热情,与周曦、黄牛、弥天、老古等人相谈甚欢,提及进化路上的各种问题。
至于楚风自己则与洛天仙相对而坐,距离很近,很明显感觉到了她不同寻常的气息。
诡异的是,周围的人像是忽略了他们两人,包括周曦也一样,似与上苍的一位女修志趣相投,彼此不时轻笑出声。
楚风发觉,他与洛天仙像是脱离了周围的人,没有人影响与打扰他们。
附近的人分明相距很近,可是,却将两人当成了空气,仿佛将他们遗忘了。
“姐姐,许久未见。”这时,洛天仙终于开口,美丽依旧,丰姿绝世,但是,她的这种称呼却是让楚风头皮如同过电似的,寒毛炸立,身上直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绝对不是对他说的,洛天仙能够看到那个女鬼?!
“多个纪元过去了,我死去了,而你也很艰难,支撑的很辛苦吧。”在楚风的身后,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果然,洛天仙是在与那女鬼对话!
楚风差点跃起来,不想挡在这一人一鬼间,这件事有些太异常了,深思的话让人惊悚。
洛天仙怎么会认识他身后的女鬼,而且,两人分明是平等对话啊,匪夷所思。
楚风发觉,周围的人的确将他们无视了,像是没有听到这里的话语,没有看到他们。
他实在忍不住回头,这一次,他竟模糊地看到了那个女鬼,见到了某种恐怖的真相!
的确是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看不清真容,可是却引人遐想,不由自主认为她艳冠天下。
可怕的是,她倒在血泊中!
而且,在她的身后,隐约间有几口棺,很遥远,看不真切。
“我##!”这一刻,楚风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这个场景他曾见到过,太瘆人了,他意识到这女子究竟是谁了。
花粉进化路的堵路者,路尽级生灵,疑似被诡异生物杀死在无尽岁月前,连带着整条进化路都被污染了!
虽然早就有过一些朦胧的猜测,可是,今天被证实女鬼真的是她后,楚风还是震撼无比,而后又毛骨悚然。
这个女子不是死去了吗?为什么还能说话,而且,这些年来,她一直就在他身边,他还背过她。
接着,楚风又猛地看向洛天仙,她能够看到花粉路上倒下去的女子,那她又是什么身份?绝对不是道子!
“是啊,我快撑不住了,上苍已空,我该放弃了。”洛天仙回应道,露出怅然之色,而后,又带出无尽的感伤。
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楚风很想喊一嗓子,可是,他知道这是什么级数的生灵后,很本分,没有恣意行事。
并且,他处在这两个女人之间,感觉到了这片特殊的小天地都很异常,有丝丝缕缕的暖流划过,那是属于她们的力量吗?不过,却不曾伤到他。
也就是在此时,当暖流蔓延而过,楚风双瞳像是短暂开启了外人无法揣度的异变,他竟看到了诸多异常,见到了极其恐怖的景象,似乎此时眼前所见才是真实的世界?!
不远处的几位道子,竟是脸无血色,苍白如纸,甚至身体都是虚淡朦胧的,很不真实。
“鬼物?!”楚风不敢相信。
然后,他霍的抬头,看向连着上苍的通道那里,努力凝视,见到了上苍的部分景物。
那是怎样一个世界?死气沉沉,精气虽有,但却与诡异物质纠缠,整片大天地似乎要寂灭了。
“你想看上苍?”洛天仙终于看向了楚风,对他微微一笑,说了这样一句话。
“上次我们对决……”楚风说不下去了,这分明是个路尽级生灵,多年前,怎么会与她对决?
盗墓奇谈
“那是个很多个纪元前,年少时的我啊。”洛天仙轻语,又道:“你能与同龄年轻时代的我杀的难解难分,并在最后胜出,足以说明了你的不凡。”
很多个纪元前,少女时期的她?楚风发现,今天所经历的,实在有着太多的不解之处,具有颠覆性。
“我带你去看一看真实的上苍吧。”洛天仙说着,带着楚风冲霄而起,化作斑斓彩光。
下方,周曦、黄牛、老古等人依旧无所觉。
自那通道冲天而上,楚风随洛天仙进入到一个浩瀚的大世界,山川依旧在,然而,整片世界都是死寂的,偶尔能看到草丛下有石碑古迹等。
有不少山体是断裂的,但灵气并未减退多少,可是,为何却给人如此浓烈的死沉沉的感觉?
气息相当斑杂,除却天地精粹外,还有死气,甚至包括诡异物质,缭绕着丝丝缕缕不祥的力量!
“看啊,这断裂的巨山曾经是某一进化文明的发源地。”洛天仙指点。
只是如今这里剩下了什么?草丛深处,泥土之下,瓦砾横陈,大面积的废墟中躺着无数的残骸。
“你所看到的一隅之地,已经足以代表整个上苍。”洛天仙说道。
“整片上苍都如此?!”楚风心都在发颤。
他始终有些无法相信,这可是上苍啊,竟化为墟地,一些进化文明的祖地都破败成这个样子了?
“可是,上次,我分明看到上苍人才济济,仙王众多,道祖还曾出手,你怎么能说上苍寂灭很久了呢?”楚风有太多的不解。
“上次?你还曾与我对决呢,现如今再回首,你还相信吗?”洛天仙问他。
“究竟是怎么回事?”楚风硬着头皮问道,今天所经历的太神秘,过于邪异。
“对决那一次,我们其实是想引入诸天的力量,请众生意志入上苍,但是后来又放弃了,觉得不妥。”
洛天仙道:“你所见,都是我们几人苦苦支撑的结果,时光河流上翻起浪花,自古代映照现世。”
接着,她又补充:“唯有路尽级生灵才能看到上苍真实的世界,连道祖都没有能力望穿。”
然后,她撤去了楚风身上暖洋洋的力量,他立刻看到,大地苍茫,山河锦绣,许多进化者在天际飞过,不远处最高的那座大岳更是散发大道光辉,琼楼玉宇成片,弟子无数,山门雄伟,仙禽与瑞兽众多,守护这片净土。
这等灵山成片,神湖灿烂,仙雾弥漫的祥和仙家府邸,更像上苍的气象。
“这……”楚风心中剧震,这才是他心中所想的上苍,一隅之地,就已经尽显繁盛与强大。
“那是很多年前的旧景了,你所见之璀璨,一切都是我们在苦苦支撑所致。”洛天仙开口。
楚风体内暖洋洋的力量流淌,他再次看到了真实的世界,哪里有什么鼎盛的进化道统,那里尽是废墟,断壁残垣都被掩盖在草木与泥土下方了。
“很多年前,上苍就败了,生灵涂炭,流血漂橹,各族生灵死去八成以上,路尽级强者也只剩下我与赐予古青三件帝兵投影的那个人——勐海。”
纵然是路尽级生物,也是可以杀死的!
所谓的但凡有念,有人思级到他,便可再现世间,自然也有破解之法。
不然的话,从古至今,路尽级的生灵就不会减员了,若是所有人都难灭,那就与道相悖了。
“死去的几位道友各自皆留下一丝灵,想要活过来,而我与勐海也想恢复上苍,以大法力重演过去,希望由虚而实,同时接引另外几位路尽级道友复苏,回归,但是,厄土没有给我们机会。”
自古代映照现实,演绎过去,让所有死去的人都以为自己活着,还处在他们各自灿烂的时代?
这是何其恐怖的伟力!
她的话语,令人感觉震撼,这才是真相吗?
只是,他们还是失败了。
“百年前,厄土最深处,诡异种族最为神秘莫测的祖地中传来无可匹敌的波动,最终,有三棺横空,在历史的长河中照耀万世,破灭了我们所有的努力。”
这一役,别说想要复苏的几人了,纵然是勐海都在前些年死去了。
此外,上苍余下的两成生灵也是几乎全部消散,让浩瀚无垠的大地看不到进化者,近乎寂灭了。
“大祭,发生在上苍。”洛天仙沉重地说道。
她勉强活了过来,但是自身道行有损,遭受了最为严重的侵蚀,苦苦支撑,映现昔年旧景,自古代时光河流中走来,想要复原。
那是什么法?于古代映照现世,从死亡中走来,从而回归,若是足够强大,甚至能让上苍部分“复活”?
“上苍寂灭!”楚风自语,实在难以接受,让他的心为之颤栗。
“可惜啊,失败了,只余下我一人。”洛天仙轻叹,纵然她能复苏,也不可能再带动上苍恢复到过去。
这里已经死寂!
此刻,楚风想到了那位踏着帝骨回归的路尽级强者大吼出的话语:“天崩了,上苍死绝了?”
当时,无论是楚风,还是诸天的其他进化者,都认为,那位强者说的是气话,愤懑上苍见死不救,袖手旁观。
现在看来,他大喝出的却是最为朴实与本质的……真相?!
随后,楚风又想到诡异生灵曾说过的话,大致意思是说上苍不行了,将成为鬼域!
很多年过去后,这竟然也成真了!
“厄土深处的生灵这么强大吗?连上苍都灭掉了!”楚风心中有无尽的叹息声,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是,因为,诡异族群的路尽级强者死去后,还能再现,恒驻世间,哪怕我们杀死他们很多次都不行,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祖地,可以自那里活着再次走出来,这是他们最大的倚仗。”
仙帝,很难杀死,可是,这世间终究还是特殊的地带,有可怕的手段,能杀死这一级数的生灵。
然而,诡异族群的祖地,却是无解的!
洛天仙带着楚风退出上苍,回归到下界,在这片特殊的小天地中,其他人还在论道呢,毫无所觉,皆谈的无比投机。
楚风有种出离人世感,像是在看着画中一幕幕的悲喜剧,而他暂时成为了画外人。
“姐姐,你就不想真的复活过来吗?”洛天仙问那处在异常之地,倒在血泊中的女子。
“虽然希望不大,但我也显照了一具身体,不过,却不是昔日的我再现,而是与现世融合,再塑。”
楚风听到后,神情一震,花粉路上这位路尽级女子显照的身影是谁?
他认识吗?!
洛天仙道:“我从古代显照的身影,依旧是年少时的我,就是洛天仙,她以为还活在当年那个灿烂的时代呢,我也该让她融于此世了。
“你未死,活了下来,在古代映照现世,你的道行终究会慢慢恢复,但前提是你不要再苦撑上苍的部分旧景了,不然会连累你自身。”花粉路的女子说道,随后,她便沉寂下去了。
“我该怎么称呼你?”楚风看向洛天仙。
“同级道友称呼我为洛,你还是称呼我年少时期的名字吧,洛天仙。”洛这样说道。
楚风忙点头,打死他也不会直接称呼她为洛,路尽级生灵被公认的名字,没有几人敢直接喊出来,不然会发生各种不可预测的事。
虽然正主就在眼前,应该不会对他做什么。
但是楚风觉得,某种约定俗成的禁忌还是不去碰为好。
“我能请教一些问题吗?”楚风问道。
洛直接拒绝,道:“不能!”
楚风愕然,他还没问呢,不曾说出是什么问题。
洛解释:“你所要了解的,必然涉及到路尽级生灵,而我帮你推演,可能会引来敌手的目光,我道行严重受损,自身都可能殒灭的情况下,我自当拒绝涉险。”
楚风默然,他的问题的确涉及到了这些。
至于他边的女鬼,那更就不要指望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和他说过话。
当这次聚会结束,无论是周曦,还是老古与大黑牛等人,都有意未尽,相当的不舍,因为与上苍几位平易朴实的道子志趣相投,颇有些相见恨晚之感,虽然在离别,但是却已经在期待下次的聚首。
楚风能说什么?唯有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再见了,从古代映照到现世的人们。
他们离开了,踏上归途。
未来会怎样?楚风觉得,无论好也罢,坏也罢,一切都快到尽头了,将有结果了。
他内心悸动,深感不安,或许惊天动地的大变局就要开始了,恐怖的大幕已经在徐徐拉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