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235、假線索?展示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晚上10点半。
刘万财家。
大家耐心的等待,终于迎来了袁莎莎的来电。
顾晨二话不说,直接划开接听键:“小袁,你那边什么情况?”
“顾师兄,刘琴的尸体,还有我们送过来的样品,都在这边进行检测。”
“结果显示,刘琴跟那条死狗体内一样,都含有剧毒物质。”
“意料之中。”顾晨并不觉得很奇怪,于是又问:“那之后那块送去的猪皮呢?”
“那块猪皮?那块猪皮高川枫也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也出来了,它跟刘琴胃里有着成分相同的剧毒药物。”
“也是一样对吗?”顾晨确认的问道。
袁莎莎嗯道:“对,完全一样。”
“行我知道了,小袁你也辛苦了,可以回去好好休息。”
“顾师兄也早点休息。”
两人简单的寒暄几句,双双挂断电话。
刘万财见状,赶紧问顾晨:“顾警官,检测结果一样对吗?”
“没错。”顾晨点头承认道:“我们的同事在你女儿刘琴胃里,还有那条死去的家犬,以及那块猪皮上,发现了相同的剧毒物质。”
“所以说,之前大家的推测是对的,那盘蒜条炒肉的确有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在于那块猪肉。”
“猪肉?”
众人闻言,齐声惊叹。
此时此刻,见谋害女儿刘琴和那条家犬的真凶已经找到,但刘万财那紧绷的弦却无法松下来。
见顾晨盯着自己,刘万财也知道顾晨在想什么,赶紧回道:“警察同志,那块猪肉是我女儿刘琴带回来的,至于从哪买来的,我不知道啊,也根本不知道这猪肉里,怎么会有剧毒物质呢。”
“显然这是人为所至。”顾晨来回走在房间内,也是不由分说道:“猪肉里含有剧毒物质,如果是偶然事件,那针对性非常明显,这显然是被人故意注入进去。”
“那刘琴这块猪肉到底是哪里来的?它里面的剧毒又是什么时候被人注入进去的?”卢薇薇此刻感觉问题牵扯面太大。
如果按照刘万财一家进食的习惯,那对方岂不是要毒害刘万财一家人?
这还在只是刘琴一人食用了剧毒猪肉,如果刘万财,以及刘琴那两个女儿也一起食用,后果将不敢设想。
见顾晨一再追问,刘万财也是在沉思片刻后,这才回道:“我记得,我女儿刘琴炒菜用的那块猪肉,大概有4两左右,是从冰箱里直接拿出来的。”
“但是除了那块猪肉,也没看她买其他菜,所以当时我还纳闷,为什么只买肉而不买菜。”
“所以你也不确定,那块肉是不是你女儿刘琴买的对吗?”顾晨问。
刘万财沉思片刻,还是点头嗯道:“差不多吧。我不确定。”
“那会不会是你儿子刘鹤买会来的?”王警官提出另一种可能。
刘万财顿时脸色一变,却并没有马上回答。
大家见此情况,似乎也在肯定王警官推测。
卢薇薇道:“如果是你儿子带回来的,那这块猪肉的源头就大有问题。”
“所以现在需要弄清楚的是,这块猪肉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刘鹤带回家的,请你立刻求证一下。”
“我打个电话问问。”似乎感觉卢薇薇说的有道理,于是刘万财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儿子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被接通。
刘万财也是在电话中,反复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这才挂断电话。
“怎么样?”顾晨问。
刘万财摇头:“我儿子说,这块猪肉不是他拿回家的。”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王警官抬头思考片刻后,忽然又道:“那只有一种情况,是你女儿把猪肉带回家的。”
“要么就是你家的亲戚送的,这两种情况你需要尽快求证,最好把那些经常来往的亲戚都问一问。”
“不会的。”刘万财直接否定了王警官意见,说道:“除了我跟我儿子刘鹤,我女儿刘琴在城里也没啥朋友,亲戚们也都很少在江南市。”
“正常情况来看,也不太可能是别人送来的,我觉得这肉,应该是我女儿刘琴在菜市场买回来的才是。”
“虽然只买肉,那或许是正好碰上猪肉打折销售呢?”
“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顾晨也是眉头一蹙,双手抱胸。
卢薇薇惊得直冒冷汗:“要真是这样,那如果这块猪肉来源于市场,那会不会有其他相同成分的猪肉也流入到百姓家中呢?”
“要真是这样那就完蛋了。”王警官非常清楚这种情况的危险性。
如果一旦这种毒猪肉流入更多的寻常百姓家,那么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大量市民因为中毒身亡。
想到这些,所有人直冒冷汗。
这可不是开玩笑。
刘琴和那条家犬的死亡,足以说明任何问题。
“那……那可怎么办啊?”闻言王警官说辞,刘万财顿时脸色一惊,感觉问题有点朝着糟糕的一面发展下去。
“立刻通知监管部门,让他们务必提高警惕,一定要严防毒猪肉流入市场。”
顾晨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要知道,刘琴买肉回家,似乎已是事实。
而刘琴和那条家犬的死亡,似乎是一件偶然事件。
如果不是刘万财,以及刘琴那两个女儿福大命大,估计现在一家人早已暴毙。
想到这些,刘万财还一阵后怕。
可如果这是一件偶然事件,那按照这种概率,毒猪肉肯定不止这一点。
所以刘家附近的菜市场,显然成了重点排查的地点。
想着事情已经非常严重,如果再不采取措施,可能将有更多人因此毙命。
顾晨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赵国志电话。
电话在响铃五次之后,赵国志这才接通了来电:“顾晨。”
“赵局,没打扰你休息吧?”顾晨说。
“刚睡,怎么?你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吗?”顾晨很少深夜找自己,因此赵国志也猜出,顾晨似乎有重要事情需要汇报。
顾晨也不绕弯子,直接汇报说:“是这样的,我们在调查一名电诈案件的牵扯人时,发现这名嫌疑人中毒身亡……”
顾晨将自己经历的这些情况,原原本本的跟赵国志汇报一遍。
并且指出,目前毒猪肉似乎很有可能流入市场,需要采取紧急措施。
但顾晨权限不高,因此才需要赵国志协调。
了解完情况后,赵国志也是一脸忧愁:“还有这种事情?”
“没错,如果任由这种事情发生的话,那或许还有更多的消费者,因为购买了含有剧毒物质的猪肉,那会因此丧命的。”
“这样。”电话中,顾晨听出了赵国志那重重的喘息,似乎他也在反复考量。
片刻之后,赵国志又道:“顾晨,今天也不早了,我会连夜打电话通知监管部门的主要领导,让他们派人对格林小区附近的菜市场进行监管。”
“对于出售猪肉的摊位,暂时停止交易,把那些样品进行抽检,送到市局技术科,看看是否含有跟刘琴体内一样的剧毒。”
“这样最好。”感觉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顾晨直接点头嗯道:“那行,我们明天会继续调查。”
埋尸记 崔大仙人
“嗯,另外,重点联系江南市的各大医院,看看有没有与刘琴类似的死亡或中毒病例,这件事情不可大意,你们明天一早就去办。”
“明白。”顾晨嗯道。
两人在电话里沟通一番,这才挂断了电话。
此时此刻,刘万财家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住顾晨。
顾晨则直截了当道:“今天就先这样吧,具体情况,明天再说。”
瞥了眼刘万财,顾晨又道:“虽然现在不知道刘琴的死,到底是因为哪种原因,但是,我希望你们在案件没有侦破前,一定要从正规渠道购买蔬菜和肉类,这点一定要注意。”
“我明白。”刘万财默默点头,也是一脸沮丧:“可是我们刘家一向本分做人,感觉也没得罪过谁啊?”
“你不得罪别人,不见得别人就这样认为,这年头,奸诈小人还少吗?凡是多长个心眼准没错。”卢薇薇瞥了眼房间大门,又道:
“再怎么说,这孩子是无辜的,还是小心为妙。”
“我知道了,谢谢警察同志的提醒。”
感觉警察给出的意见是对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毕竟你不知道得罪过谁,但别人不一定这样认为。
想着自己和两个外孙女的命,都是捡回来的,刘万财就是一脸辛酸。
顾晨见此时已是深夜,也不好打扰刘万财一家休息,于是便交代几句后,带着大家离开现场,直接返回芙蓉分局。
……
……
翌日清晨。
大家开始按照赵国志的指示,联系各大医院,询问各大医院最近两天,是否有刘琴这种类似的死亡或中毒事件。
但庆幸的是,顾晨这头得到的回复,都是并未发现与刘琴死亡和中毒相关的病例。
如果是这样的话,顾晨又有了另一种想法,那就是这块猪肉,很有可能并不是刘琴从市场上买回来的。
这条可能的线索,似乎也可以暂时排除。
三组办公室内,顾晨拿起油性书写笔,开始在白板上书写起来。
“如果本市没有刘琴这种情况,这也是最好的结果,起码可以说明,猪肉系刘琴从市场买回的可能性就可以排除了。”
“而且根据刘万财自己讲述,事发前后,刘家也并没有外人进入。”
“昨天我也在刘家勘查过,发现刘家的门窗锁具都是完好无损,没有外人出现的痕迹。”
“那如果是这种情况,就很复杂。”吉喆学着顾晨右手转笔的动作,也是不由分说道:
“顾师兄,如果那块猪肉,不是刘琴从市场上买回来的,那只能是刘家人带回来的。”
“除了刘万财,就是刘鹤最后可能。”
“但两人吧,一个是刘琴的父亲,一个是刘琴的弟弟,论亲情,两人都不太可能。”
“但如果不是刘万财和刘鹤带回来的,那难道这猪肉是自己长翅膀飞过来的吗?”
“没错。”
“是啊,这样一来,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所有的条件都不能达到,这也太邪门了。”
“会不会有人撒谎?可是,那都是一家人啊。”
……
大家见顾晨将线索写在白板上,也开始自由讨论起来。
目前大家也难以得出可靠的线索。
毕竟,顾晨给出的这两种可能,概率极低。
如来必须败 鸟云
市场上没有人反应有中毒的现象,等于直接排除了刘琴从市场上买肉的可能。
而且根据刘万财说辞,冰箱里只有猪肉,却不见其他菜品。
很显然不符合逻辑。
如果刘琴购买猪肉,那其他菜品或许会稍带一些,似乎这才说的过去。
另外就是谁将猪肉带回的问题。
刘万财?
刘鹤?
显然都不太可能。
一个是刘琴的父亲,一个是刘琴的弟弟。
父亲跟弟弟,也都跟刘琴无冤无仇,犯不着做这种事情。
而且还牵扯到两个小姑娘,那就更不太可能。
另外就是其他亲戚送来的猪肉,这种可能性,也是大家最为赞同的。
但刘万财也说了,城里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送猪肉上门就更不可能。
而且也并没有陌生人上门。
感觉这一切条件,似乎总有瑕疵。
但关于刘琴和那条家犬的死亡,大家都一致认为,偶然性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如果真有人下毒,那现在死的就是刘琴这一家人,而绝不是刘琴一人。
好在那盘多放了食用盐的蒜条炒肉,才让刘万财和两个外孙女躲过一劫。
见大家讨论半天也不见结果,卢薇薇有些烦躁道:“难道这真的只是一起偶然事件吗?可这块猪肉到底是哪来的?”
“难道真的有人在撒谎?”顾晨双手抱胸,低头沉思。
卢薇薇闻言,赶紧问顾晨:“顾师弟,你是指哪方面?”
“刘万财,或者……刘鹤?”顾晨抬头看向卢薇薇。
卢薇薇表情一呆,忙道:“可是顾师弟,之前不是说过吗?这可是刘琴的家人啊,他们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顾晨直接反驳道:“我们办理的这么多案件当中,亲人相残的也不少。”
“虽然他们是刘琴的亲属身份,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但现在所有的已知线索都有问题,那么就是线索搜集上出来问题,肯定是哪里出现了纰漏。”
“没错,顾晨说的很对。”丁警官闻言,也是发表看法说:“如果基于亲人的身份就可以排除嫌疑,那似乎有些太过牵强。”
“当然,我也承认,这种亲人相残的事情,的确有过,但概率极低。”
“但我们作为办案警察,不能因为这个极低的概率,就去否定掉这种可能。”
“有时候换个思维调查一下,似乎问题就没这么复杂了。”
“丁师兄说的太好了。”这正是顾晨一直想说的,可现在被丁警官提及,也正和顾晨意思。
袁莎莎呆滞的问道:“可是顾师兄,如果说,刘万财和刘鹤都有嫌疑,那你认为哪个人的嫌疑更大?”
“应该是刘鹤。”顾晨说:“因为作为一名父亲,怎么忍心杀害自己的女儿?”
“如果说亲人相残,父亲和弟弟之间做个选择,或许我会选刘鹤。”
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根据一般常规的看法,似乎姐弟之间的矛盾,从而引发骨肉相残的事情不是没有。
但作为父亲的刘万财,似乎可能性极低。
因为如果这事是刘万财干的,他完全有利于不报警,让这件事情顺其自然。
但刘万财最终还是向警方说明情况……
单就这点来说,刘万财的嫌疑可以排除。
“刘鹤说谎?”卢薇薇黛眉微蹙,摇了摇脑袋:“不懂,不懂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要不把他叫到芙蓉分局刑侦队问问?”
“我看可以。”见卢薇薇提及,顾晨直接回道:“这样,卢师姐帮忙联系下刘万财,让他叫儿子刘鹤,赶紧来趟芙蓉分局。”
“我们把能问的问题都准备一下,看看这刘鹤到底什么来头。”
“明白。”感觉这是目前唯一的方式。
与是卢薇薇直接掏出手机,开始联系。
……
……
上午10点。
一名高瘦的男子,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敲响了刑侦三组办公室大门:“请问,顾警官在吗?”
“我是顾晨。”顾晨抬头瞥了眼门口,问道:“你是刘鹤?”
“没错。”刘鹤走上前,也是自我介绍道:“我就是刘鹤,刘琴的弟弟。”
“也不知道你们找我过来,究竟有何事情?是关于我失去姐姐的事情对吗?”
“聪明。”见刘鹤也知道一些,顾晨也不绕弯子,直接拿好笔录本,指着外头说道:“跟我们过来。”
在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的带领下,刘鹤被带进一号审讯室,坐在那张冰冷的审讯椅上。
似乎的第一次来这,看着周围的环境,刘鹤不由缩了缩脖子。
“刘琴是你姐姐对吧?”顾晨见袁莎莎将摄像机架号,这才问道。
“没错,她是我姐姐。”刘鹤说。
“那你姐弟俩关系如何?”卢薇薇也问。
“关系?”刘鹤沉思几秒,直接回道:“很好。”
“用你自己的话来客观评价一下刘琴,看看她是不是最近跟人有矛盾。”王警官说。
刘鹤挠挠后脑,也是抬头思考:“我姐这个人吧,平时老实本分,为人热情。”
“要说性格方面,或许比较小齐吧,但跟人闹矛盾那倒谈不上。”
顿了顿,刘鹤又道:“总之一句话,我姐是个好人,从不跟人闹矛盾。”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