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对于大食而言,这绝不是好事。
可现在陈正泰提出来的要求,却又是大食不愿意拒绝的。
大食王在放回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派出了大量的使节,也是因为看到了大唐恐怖的实力!
上一次,还只是数十人突袭王城,若是下一次,浩浩荡荡的唐军与波斯人一道杀入大食,那么……大食人几乎想不到任何可以抵挡的办法。
既然打不过,那么便只有交好了。
可显然……只是名义上的称藩,并没有起太大的效果,至少大唐这边希望得到更多。
而这……若是不答应,势必让大唐彻底倒向波斯,可若是答应,则会留下巨大的隐患,使当下如日中天的大食,被人扼住咽喉。
他心乱如麻,却又不敢不回应,只说定会考虑。
陈正泰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大度的表示并不会强人所难。
气氛在陈正泰的调解之下,变得稍稍愉快起来,总还算是宾主尽欢。
…………
在皇宫的文楼里。
“陛下,诸国的遣唐使已经进长安了,凉王殿下请遣唐使们一起聚了聚。”张千碎步进来,朝李世民行了个礼后道。
李世民颔首:“哦……都说了一些什么?”
“这个……奴不知道。”张千尴尬的道:“不好打探。”
李世民随即失笑:“这倒也是,朕既然将邦交的事宜交给了陈正泰,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就由着他自己去鼓捣吧。”
张千则是想了想道:“只是,奴在想,凉王殿下性子比较急躁,就是不知谈的如何。不过礼部和鸿胪寺,对此是颇有微词的。”
“他们能有什么微词?”李世民显出几分不满之色。
张千没有胆子说实话,只在心里默默地道,现在礼部和鸿胪寺都快成摆设了。
本来但凡是遣唐使,都是礼部负责接洽,而鸿胪寺负责款待。
可现在呢?天下虽有诸多藩国,此前那新罗、百济,还有倭国的遣唐使,礼部和鸿胪寺已经不沾边了,如今又新依附了大食、波斯和西域诸国,却也统统和他们没关系。
此前倒还有突厥之类,可如今已经灰飞烟灭。
这邦交的事宜,都统统交给了陈正泰,礼部和鸿胪寺都成了空架子,高兴才怪了。
张千在心里吐槽完,面上就微微笑道:“那边有怨言,也是情理之中,他们觉得……凉王殿下……毕竟不涉外务,而代行天子结好邦交,自然……会有疏漏。”
这言外之意是,那陈正泰不专业,我们才是专业的。
李世民也只笑了笑道:“堂堂朝廷命官,竟如妇人一般,幽幽怨怨的,像个什么样子。朕交给陈正泰,是因为陈家在关外!”
“那外邦的事,大多干系着陈氏,何况陈正泰办事,朕也放心一些,这没什么不妥的,让礼部他们安分一些,不要多事。”
张千颔首点头道:“是,不过……听闻……”
李世民瞥了张千一眼,皱了皱眉道:“听闻什么?”
张千道:“奴听闻礼部尚书豆卢宽,给三省一阁送了一份‘议新附藩国十疏’,三省那边评价不低。”
李世民骤然明白了什么意思。
官道之活色生香 木元素
这豆卢宽是不甘寂寞啊,好歹也是礼部尚书,这礼部与吏部尚书本是可以分庭抗礼的,现在失去了邦交职权,难免有些不甘心。索性就直接上了一道奏疏,表露自己对此的关注。
“他也真是闲的。”李世民笑了笑:“房卿他们怎么说。”
“都说是老成谋国。”张千道:“这十疏,既彰显我大唐恩德,又显露出对诸藩的礼遇,更显天子威严,不可多得。”
李世民倒是来了兴趣:“将那十疏送到朕近前来吧,朕倒是想看看。”
张千不敢怠慢,便匆匆去了尚书省那儿取了奏疏,送至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饶有兴趣地取了奏疏,打开一看,倒是很欣慰的点头。接着就道:“确实是老成谋国,既沿袭了隋朝的羁縻之策,同时又根据当下的情况进行了更正。”
李世民显得很高兴,显然这是豆卢宽绞尽脑汁写出来的,这豆卢宽长久在礼部,水平还是不低的,对于如何规范藩国,遣唐使如何对大唐天子行礼等诸多事宜,都进行了规范。
在隋文帝时期的基础上,又大大的提出了加强控制诸藩国的建言,也难怪房玄龄等人,纷纷都说好了。
李世民要的是毕竟是面子,所谓远迈历朝嘛,就是我李世民得比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厉害。
豆卢宽的奏疏里,显然就在这之上进行了一些改进。
于是李世民大喜道:“不曾想,这豆卢卿家还是很有一手的。对啦,鸾阁那边,是什么建议呢?”
看李世民对这奏疏很是欣赏的样子,张千面色古怪地道:“奏疏是送去给鸾阁过目了的,不过……”
李世民蹊跷地道:“不过什么?”
“鸾阁那边的回复是:荒诞可笑,看都不看!”
李世民:“……”
张千尴尬道:“陛下,遂安公主殿下日理万机,想来……确实是没有空闲吧。”
李世民摇摇头道:“不是这样,这是朕的女儿,为了袒护她的夫君啊。好啦,不说这些,豆卢卿家的心思,朕已知道了,只是……这诸藩的事宜,还是不能交给礼部,让陈正泰处置便是了!对了,这十疏,也交给正泰看看吧,或许……对他有所借鉴。”
张千深深的看了李世民一眼道:“喏。”
…………
丹 武
豆卢宽的奏疏,其实在朝中的反响是不小的。
当然,豆卢宽的心思,大家都知道,实在是日子没法过了,这才出此下策,其实也不过是想博取一些关注而已,不伤大雅。
宫中将这十疏送至凉王府,陈正泰此时,只看了看十疏,便抛去一边了,而后却是让人将陈爱芝叫了来。
陈爱芝现如今已是报业的开山祖师,别看现在天下的报馆越来越多,从兰州的四海报,到江南的诸报,甚至连百济,竟也有百济日报。
可是这些报馆的编撰,十之八九,都是从新闻报出去的。
只是每一次见陈正泰,陈爱芝都依旧不免有些忐忑,此时,他小心翼翼的欠身坐着,就好似随时要挨训的孩子。
陈正泰看他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一笑,而后道:“过几日,陛下就要召见各国遣唐使,递交国书了,新闻报要提前做好准备,头版的稿子,也要预先准备好,我这儿有一份草稿,你这几日,将其他的事放一放,好好润色一下,等到陛下召见了遣唐使之后,再行刊载,见诸报端。当然,在此之前,一定要严守秘密,这草稿,切切不可示人。”
陈爱芝点点头,接过了草稿,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随即……他的眼里掠过了狂喜之色。
显然……对于这草稿中的内容,陈爱芝是既诧异,又激动。他很清楚,什么新闻才能引发人们的关注,而草稿中的内容,若是登上了头版,势必就是个爆炸性的新闻。
陈爱芝便道:“学生明白了,殿下放心,此前一定会严守秘密的。”
且不说若是泄露了消息,陈正泰势必饶不了他,单说这消息若是泄露出去,新闻报只怕就少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陈爱芝是绝不乐见的。
“很好。”陈正泰起身,接着伸了个懒腰道:“去忙吧。”
陈爱芝起身,行礼。
陈正泰却是突然道:“对了。”
陈爱芝忙是驻足,小心翼翼地道:“不知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这豆卢宽的十疏,可曾见诸报端吗?”
“长安有两份报纸,昨日刊载过。”陈爱芝认真的道:“也不知是三省还是礼部泄出来的,不过学生觉得,像这样的奏疏,没多少报导的价值,不过是礼部或者是三省里有人想要吹吹风而已,因而新闻报没有采用。”
“果然如此。”陈正泰叹了口气:“你看看这豆卢宽,当真是想出风头啊,他想出风头,就让他出,反正这几日,新闻报也闲着,就报道一下,也没什么大碍的。”
陈爱芝深深吸了口气:“喏。”
又过了几日,这一天,李世民起得极早。
今日的早朝,涉及到了各国遣唐使入朝觐见,这对于颇要脸面的李世民而言,倒是一桩极体面的事。
所以起早沐浴,此后更衣,换上了冕服,李世民对着铜镜,任由张千给他梳了头,李世民猛地看到铜镜之中的自己,忍不住道:“朕是生了白发吗?”
他极少认真的端详自己,此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张千忙道:“陛下……奴将它们掐了。”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掐了也只是欲盖弥彰而已,后头还是会继续有的,终究是朕老了。”
他显得有些消沉,曾经的意气风发,似乎已离他远去了。
李世民突然道:“张力士,朕听闻……长安城中……有老叟能活一百八十岁,此事,是真是假?”
武道干坤
“奴也听说过。”张千道:“说是吃什么丹。”
“这一定是长生不老药的骗局吧。”李世民失笑,眼里掩不住有些失落:“自古生老病死,即便是帝王,哪有不老的呢?”
张千想了想道:“奴也觉得,可能只是招摇撞骗的,不过……奴在想,当今天下,和以往不同了,你看当今的许多东西,譬如火药,譬如蒸汽机车,这在历朝历代,也不曾见的啊。那些炼丹的术士,固然是招摇撞骗的居多,不过听闻……坊间现在流行什么科学制药,吃了那科学的药,有的能让孩子变聪明,有的能让人长寿。”
“科学……”李世民眼眸张了张,微微的动容道:“是吗?术士,朕是不信的,不过科学……朕倒是信一些,你可以去打听一下,分辨一下真假。”
张千立即就明白了李世民的心思。
科学嘛……现在很流行的。
以至于不少药,都开始冠以此名了,据闻有一种聪明药,也不知怎么鼓捣出来的,反正是科学制出来的就对了,现在在市井里卖的很火,说是吃了读书能有长进。
至于那科学不老药,偶尔也有风闻,说是……从二皮沟研究院里流传出来的秘方,此等秘方,乃是经过无数研究院的人呕心沥血研究而出,只不过……这等药炼制不容易,研究院里的人……藏有私心,留着自己吃了,不肯拿出来示人。
陛下现在龙体已不似当初,尤其是远征了一趟高句丽之后,身体每况愈下,再不似当初龙精虎猛了。
因而……对于某些事,怀有一些期许,也是理所应当的。
彼岸
那始皇帝,难道年轻时便对长生很有兴趣吗?不过越是晚年,长生的欲望越浓厚罢了。
张千一直跟在李世民身边,是最知李世民心思的,当然……李世民的这些心思,不可能对外人道哉,毕竟想要追求仙药的历代皇帝,往往名声都不太好,被人诟病。
可对于张千而言,这事儿他得上上心,抓紧一些!
事实上,但凡对李世民有好处的事,张千都格外重视,可见他对这位帝王主子,多少是有着几分真心的。
李世民此时已戴上了通天冠,而后起驾至太极殿。
这时,在太极殿内,百官已是穿着朝服,分班站立。
李世民升殿,诸臣行礼。
而后……陈正泰便率先出班道:“陛下,儿臣有奏,大食、波斯、大宛等十六国遣唐使,会同百济、新罗、倭国遣唐使一并觐见。”
李世民就微笑道:“宣。”
于是,外头的宦官便开始唱喏。
紧接着,十九国遣唐使纷纷入殿。
班中群臣,个个肃穆。
礼部尚书豆卢宽,这时和其他一些大臣不禁交换眼色,豆卢宽一副微笑的样子。
他觉得陈正泰办事太浮躁了。
你看……这入殿的礼仪就太简陋了,再看看这各国遣唐使,良莠不齐,一道进来,完全没有彰显出大唐的上国气象。
冰輪 丸
作为礼部尚书的角度来看,陈正泰的这一套,简直就是稀烂。
当然……他没有吭声,努力的使自己的脸色平静,不好流露出什么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
心里想,陛下看着陈正泰这么一套,一定内心是绝望的吧。
这殿中的文武大臣们,其中有为数不少,都是历经过隋唐两朝的,而隋朝当初招待各国遣唐使的气象,谁人不知。
那等气派,那等礼仪规范,还有那遣唐使们表现出天朝上国的向往,迄今还让人值得回味。
可现在……倒像是一个草台班子,任由大家随便进来,敷衍了事。
其实许多大臣心里,已经开始为李世民默哀了。
李世民的神色看起来倒还好,此时,他正认真地辨认着这些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的各国遣唐使。
待这各国遣唐使行了礼后,李世民便带着微笑道:“诸卿们远来,倒是辛苦了。”
这里头,百济国遣唐使最熟稔,反正其他各国遣唐使,也没几个能听懂汉话,因而,这一次是让百济国遣唐使进行奏对。
百济遣唐使随即道:“皇帝厚德,藩国下臣人等,无不常怀于心。”
行过礼之后,那波斯国遣唐使,便上前叽里呱啦的一番话。
有翻译将这波斯国遣唐使的话翻译:“臣等奉国王之命,特来拜见天子,上呈国书。”
李世民点头,称许。
于是各国遣唐使纷纷将早已预备好的国书,双手拱起,宦官们取了银盘,将一份份的国书,统统都搁在了盘子上。
而后送到了李世民的御案前。
李世民这时候是不能看的,不过这国书,此前肯定已和接洽的大臣议定过,所以……内容肯定也没什么新鲜的地方,无非是彼此交好之类的漂亮话。
不过这一场仪式,确实有些过于简陋了,李世民毕竟历来是个很好面子的人,于是还是禁不住幽怨的瞥了陈正泰一眼,心里忍不住想:这家伙……门面上的功夫做的还是不足啊,咳咳……算了,这人来都来了,也罢了。
而就在这时,那大食国遣唐使上前道:“下臣人等,此番奉命而来,上交国书,而此国书第一要务,恳请陛下能够接受。”
李世民笑着道:“哦?却不知是何要务?”
大食国遣唐使道:“大食地处偏僻之地,世居外番,今仰天子恩德,国中上下,无不感激涕零。天子威加四海、惠布八方,因而下臣人等容请陛下,令下国尊陛下为‘天可汗’,以此统御诸国,以示天子尊贵。”
这大食国遣唐使巴贝克说罢,另一边,波斯国遣唐使居鲁士也忙道:“下臣伏请陛下能够接受。”
众遣唐使纷纷响应。
这天可汗,在历史上……本是降服了突厥之后,突厥各部对李世民的尊称。
只可惜……历史出了些许的偏差,这突厥不是被降服,而是直接猝死,于是乎,这草原之中,再没有突厥各部了,因为……天可汗自然而然,也就没有出现了。
可现在……它显然以另外一个名目,横空出世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