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389章 罵她們不是好人鑒賞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田绮南还在龇牙咧嘴的痛苦哀嚎,倪月杉轻哼一声:“田小姐,你想致人于死罪,那就给点确凿的证据,不然别想让人被处死!”
之后倪月杉看向段勾琼:“走吧,咱们离开,去大理寺提人出来!”
说着二人已经迈开步子朝外走去,田绮南阻止道:“站住!想要证据?那好,我给你们看!”
恶魔契约之替换者 柒月丶梦憬
倪月杉和段勾琼对视一眼,计谋得逞!
田绮南起床穿戴后,即便化了精致的妆容,可一眼看去,依旧难掩憔悴,她穿着高领裙装,即便遮挡了整个脖子,可在她扭动时,隐约可见,脖子上有一处处红色痕迹,那是男人留下的……
或许她是真的被玷污了,不过玷污她的人,绝对是陷害邵乐成。
倪月杉收回了视线,同情?或许有吧。
田绮南走在前,一身宝蓝色长裙,一举一动犹若美人画像中走出一般,美到精致。
“我之前不住在这个院子,出事后,我搬来了,之前的院子目前已经封了,但,为了让你们无法辩驳他的罪行,我就带你们逛一逛。”
她朝院子接近,命令下人将上锁的房门打开,房门打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在房间内,段勾琼与倪月杉快步跟上。
房间内,闺阁布置典雅,摆设整齐,淡淡熏香味还未散去。
在卧室里,床幔低垂,可一扇窗却是被捅破了白色锦纸,那形状,是吹管大小,迷烟大概是从窗外吹入。
“他留下了一行字,在床内,你们自己去看吧。”
她指了指床榻位置,不忍再看。
倪月杉掀开了帘子,在床榻内的床幔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邵爷到此一游”六个字……
字迹是血迹,而血……
倪月杉眸光微眯,处zi血?
段勾琼有些尴尬:“这人变态吧……”
倪月杉咳嗽一声,没说话,视线扫过床榻上的被褥,有些凌乱,还有血迹在床单,以及不好意思多看的男子体内物……
倪月杉嘴角一抽,看向段勾琼:“你回避!”
段勾琼显然不明白,“为什么?”
“听我的!”
倪月杉伸手将段勾琼的身子扳过去,然后她走近,翻看床榻,想寻出蛛丝马迹,床榻上有发丝,很长,而且不少。
但究竟是田绮南的,还是那男人的倪月杉看不出来,可惜没有DNA技术,不然按照贼人所留下的线索,足以查证出真相了。
“你可曾有片刻的清醒,瞧见那人相貌?”
倪月杉问向田绮南,田绮南摇头。
倪月杉又问:“如果让那个男人靠近你,你是否可以识别出是不是他?”
“不能。”
坚定的语气,让倪月杉问无可问。
“成吧,我再看看房间!”
倪月杉在房间细细搜查了一遍,随即询问:“那迷香的味道,你可还清楚记得?”
“没有印象。”
再次一句话,让倪月杉无语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记得,只凭借邵爷到此一游,就断定是他,未免太过草率!”
田绮南冷笑一声:“可,本小姐寻过曾经报案的女子,让他们过来认字迹,以及询问作案手段,明明所有一切如出一辙!”
“太子妃,你未免太说风凉话了!你说我草率?你是护短心切吧?你好好的人不交涉,偏偏学人家倪月杉与采花贼交朋友!”
“你究竟是有多么重口味,内心多么肮脏!”
田绮南有些激动的开口谩骂。
景承智提示过,面前的人,或许就是倪月杉,苦于她没有证据,只能借此机会,痛骂一番。
倪月杉神色倒是平静,没有生气,段勾琼却是有些不开心的反驳:“你说谁肮脏呢?你自己什么货色,你还在这么说其他人?”
“若不是你人品有问题,怎么会被其他采花贼盯上,吃干抹净后,还嫌弃的不想负责任!你才是那个最让人作呕反胃的人!”
田绮南被段勾琼的一席话,骂的脸色铁青,她咬着牙,怒道:“你不过是贱婢,却多次出言不逊,太子妃教的好下人啊!”
倪月杉神色淡漠的看着她,之后提示道:“你们在这里互相谩骂没有用!”
“本太子妃的朋友对本太子妃是不会撒谎的,所以本太子妃完全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他说没有染指你,就绝对没有!”
倪月杉看向段勾琼:“该看的,我都看了,我们前去那些少女家中,一一调查吧。”
段勾琼配合的点头:“好。”
二人朝外走去,田绮南的声音,在后面幽幽传来,“你们两个,没一个好人!”
倪月杉和段勾琼没有搭理,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在马车上,段勾琼有些郁闷的说:“对邵爷作案细节都如此清楚的人,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这个人调查过邵爷?”
“你猜测的很对。”
倪月杉神色凝重的附和。
段勾琼郁闷。
马车摇摇晃晃,到了一位女子的家中,是家贫穷农户。
倪月杉清楚,邵乐成作案,只会找穷苦人家,可对方明明知道邵乐成的作案习惯和手段,却还是选择了田绮南,这是为什么?
就是想利用田绮南家世,好置邵乐成于死罪吧?
总裁,我超凶 以后的以后.
这个人,倪月杉觉得不是普通人,至于究竟是谁,还需要慢慢的调查了才清楚。
二人下了马车,朝内走去。
此时那女子坐在院落当中,正在清洗衣物,看见两个衣着华丽的人,走了进来,她抬眸看去,眼中闪过讶异,之后化为一抹严肃。
倪月杉走上前,开口:“你好,我们是太子府的人,此次前来是为了邵爷一案。”
听了倪月杉的话,少女一脸戒备:“抱歉,我不想和你们谈论此事。”
她站了起身,将水在衣服上擦了擦,之后作请走的手势。
倪月杉并不意外,这些人愿意做假证,自然不会轻易的就说实话。
倪月杉也不着急,只对段勾琼开口:“将房门给关了!”
外面泥巴大院的大门,他们进来的时候是敞开着的,倪月杉让段勾琼将大门给关上,这是打算做什么?
意图不轨?
少女的神色一变,立即质问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倪月杉轻笑一声:“也没有想干什么,只是单纯的想和你单独聊一聊。”
倪月杉的表情带着一抹锐利,眼神是冰冷的,可没有因为对方是个柔弱小姑娘,而有半点客气。
少女咽了咽口水,之后对外大声道:“来人啊,有人要杀人了!杀人了!”
倪月杉的神色立即一凛,对高扬声道:“清风!”
如影随行的清风立即飞身而来,落在女子的面前,他一个点穴下去,原本大喊的女子,声音顿时出不来了。
倪月杉看着她的眼神极冷,带着抹犀利:“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倪月杉满身寒气,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自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女子额头有细密的汗水流出,没有办法开口,只害怕的后退。
倪月杉提示:“将人带走吧!”
倪月杉尝试去多个农户家中,可没有人配合,皆是一副拒绝谈论的态度。
倪月杉耐心有限,不想每一个都废话那么多,只好让清风一个个的打晕带走,放在同一个地方,进行审问。
等忙好了一切,已经是傍晚了。
太子府的牢房内,此时关押着五个少女,五个少女在牢房中醒过来,发现被困在牢房内,立即激动的站了起来,对外大吼:“为什么要关押我们!”
“因为你们不知恩图报,反而反手陷害,不抓你们抓谁?”
倪月杉坐在椅子上,看向旁边站着的段勾琼,开口提示道:“他们这些人,你看谁不顺眼,尽管让人揪出来,用刑,所有后果本太子妃一律承担!”
倪月杉爽快发令,段勾琼自然没有道理心慈手软。
“多谢太子妃了!”
她开心的走上前,目光在众女子中扫过,之后目光落在一个瑟缩在墙角的女子身上。
“将她抓出来,我要狠狠的抽她,抽的她爹娘都不认识!”
她伸手,立即有人递上皮鞭,段勾琼朝着瑟缩的女子一步步的走去。
“今日所有人,不交代出一句实话的,全部别想活着离开!”
一句话,无比的嚣张,让在场的人皆是害怕的瑟缩起来。
段勾琼狠狠的一鞭子抽出,抽打在少女的身上,顿时一道殷红的印记在女子的手臂上,女子吃痛的惨叫,瞳孔猛缩。
段勾琼质问:“交代不交代,究竟是受谁指令?”
少女趴在地上,害怕的摇着头:“没有,没有的事!”
段勾琼轻哼一声,根本不相信她,再次一鞭子抽出,手上使了全力,抽的她手臂都疼。
但女子除了惨叫,竟是半句实话都不愿意透露。
倪月杉扶着额,有些头疼。
她终是走了严刑逼供这一条路?
“等一下!”
倪月杉开口,让段勾琼怔了一下,疑惑的询问:“怎么了?”
“将他们的家人都抓了吧!”
在场女子脸色皆变了变,段勾琼却是双眼一亮:“好啊,那就全抓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