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裡走》-674.亂殍潭、聚陰池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战事起的突兀,结束的也突兀。
玄龙倒地,群尸攻势更猛烈。
像是一群蝗虫去啃一棵参天大树。
明明大树那么高大,蝗虫那么卑微弱小,但前者却无力反抗后者的侵袭。
玄龙颔下肉膜被飞剑给劈碎了,有赤金色黏液往外徐徐的流淌。
王七麟收回剑来看向唐铭叫道:“唐大人,你怎么知道……”
唐铭火急火燎的攀爬过来,冲到玄龙颔下大喊道:“这是真龙元精!服用能增添修为、浸泡了锤炼筋骨皮!若是长年累月的浸泡,身躯能金刚不坏、神打不败!”
一听这话王七麟顾不上质问他什么了,赶紧开始脱衣服。
徐大不一样,他先脱裤子!
赤金色黏液徐徐往下滴落,量并不多,唐铭仰头伸开双臂接了一大团就往身上抹。
王七麟将他推开,又把徐大拉了上来:“道爷你赶紧来,这里有真龙元精!”
龙之元精才是真正的宝贝,说它是天灵地宝都有些保守了。
唐铭说的没错,这玩意儿服用了能增进修为,抹在身上可以锤炼筋骨皮。
徐大抢了一团护在手里,就跟搓澡似的在胯下一阵猛搓。
王七麟则往嘴里塞。
这玩意儿有一股清新香气,竟然味道很好。
他们两人小心翼翼的接着垂落的玄龙元精,结果很快没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王七麟失望的抬头叫道:“就这么点?”
然后他看到唐铭正趴在玄龙颔下破口处!
真龙颔下生长有九九八十一枚鳞片,每一枚鳞片的个头都有人高,其中第一位鳞片尤其大,得有一丈的长宽,如今这鳞片缺失,它那颔下位置就像是出现了一个洞穴。
唐铭正在往洞里钻。
王七麟勃然大怒,这还能截胡?
他飞起来一把抓出唐铭怒道:“唐大人,不讲究了啊。”
唐铭讪笑道:“王大人乃是屠龙功臣,你来你先来。”
王七麟钻进去收集玄龙元精,双手抓起便往嘴里塞。
元精入嘴,不用他吸收,自动化作柔软的水汽弥漫他嘴里。
它变得很古怪,好像一入嘴突然挥发了,挥发成了浓郁的水汽。
而这股水汽却又拥有实质般存在,在他口中四处轻轻翻腾——像是吃棉花糖,但又要更柔软更温和。
他嘴巴和咽喉各处都能吸收玄龙元精,这股元精被他吸收进入经脉之中后就不一样了。
忽然之间变得猛烈而汹涌!
它们在经脉之内形如狂风巨浪,翻滚冲击,肆虐八方。
在家道士
王七麟固守本心调动丹田本元去引导它们,他驱动自己的真元去融入龙元,使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又引导真元顺着经脉而行,带动龙元跟随其后。
狂风巨浪依旧猛烈,但逐渐有序。
它们冲击经脉洗刷经脉,锤炼内脏滋补内脏。
王七麟感觉自己正在脱胎换骨!
他正全心全意修炼,忽然之间元神悸动,有杀意从他身后突现!
开门剑先轰了上去!
他睁开眼睛迅猛回头,唐铭后退正在躲避开门剑。
两人对视一眼,唐铭避开了他的眼神,迅速退了下去。
这时候徐大哼哧哼哧的爬了上来,打眼一看说道:“嘿哟,七爷你怎么回事?你眼神——嘿,这眼神真是跟刀锋一样犀利啊!”
王七麟低声道:“唐铭不对劲,他有问题!”
唐铭绰号八臂夜叉,他之前几次放出过夜叉,可是先前与玄龙血战之时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用一条手臂施展神通且施展出了很强力的神通。
能将一条龙爪震的龙皮碎裂!
还有这场战事出现的突兀结束的更突兀,玄龙可是天地之间最威猛的神兽,如果只是正常交战,他们已经扑街了。
在玄龙被困山石中且有诸多助力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过才勉强能与之打的有来有回。
但一切因为唐铭的一句提醒而结束。
唐铭告诉王七麟玄龙颔下有罩门,王七麟以飞剑轻松结束了它的命。
其实有点过于轻松了。
所以这就古怪了,虽然谢蛤蟆说过鸩王要炼的长生不死药是以真龙的龙珠为原料,可是他并没有说,这长生不死药已经炼成了,或者说玄龙的龙珠已经被取走。
唐铭偏偏知道。
再者龙珠即使被取走那也是千年之前的事,按理说玄龙不死,它应当能恢复正常。
即使不能生出新龙珠,也能长合伤口。
奇怪的是这玄龙伤口迟迟未能长合,而唐铭竟然也知道这事!
王七麟隐隐怀疑,唐铭可能与鸩王有关……
之前他掉入泰山嵤中,真的没有被鸩王迫害吗?
从泰山嵤中出来的唐铭,还是唐铭吗?会不会是鸩王?
这些疑问早就出现在他心里了,只是他先前急着抢玄龙元精,所以未能去质问唐铭。
此时元精已经没了,本来也没有多少,谢蛤蟆飞过来后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他在玄龙颔下的龙鳞处溜达,搜集先前流出挂在龙鳞上的元精。
这东西流出来后跟稀薄的果冻很像,还是能收拾的。
王七麟走出来,他此时站在了一条巨龙的身体里,他去俯瞰这片洞穴,看到的情景又不一样……
博山小洞天正在消弭。
天鼓击妖台收声,天兵消散。
千棺困聻大阵也开始收敛,散布在溶洞上空的淡绿色虚影魂灵回到棺材中。
泰山嵤却已经散落了,里面的地宫露出在外,本来被放置于泰山嵤内壁龛位中的那些不死不活的活死人掉落了下来。
他们已经很脆弱了,单纯就是皮包骨头,从高空掉落后有许多被摔碎——直接摔成碎块。
地上竟然有血迹。
谢蛤蟆看到这些活死人后大为惊奇,下意识说道:“无量天尊,这又是什么东西?”
王七麟正要给他讲解之前在泰山嵤中看到的这些活死人情况,一个身影闪过,是唐铭纵步从玄龙身下跳起,直接跳向了前方鸩王巨尸。
鸩王高举秦王八镜照向他,四周正在玄龙身上撕扯的镇宫冰俑猛然后退,像退潮一样哗啦啦的涌向鸩王巨尸去围剿唐铭。
唐铭厉声道:“你们还在看什么?快点跑出来!博山小洞天要消失了,不对,是与人间道分离了,你们若是还留在里面,那就回不到九洲了!”
庞大的博山小洞天逐渐淡薄,玄龙也变得淡薄起来。
原本开阔无边的溶洞变成了泰山嵤和千棺困聻大阵所在的那座洞穴。
这座洞穴也很开阔宽大,但与博山小洞天不能比。
谢蛤蟆见此拍了拍额头道:“不错,七爷徐爷快点走,玄龙已死、博山小洞天已开,咱们得抓住这机会离开!”
王七麟拉起徐大起飞。
徐大绝望的回头伸手:“不是吧?咱们没法拥有这条玄龙?这可是一条真龙啊!”
真龙之尸是天地至宝,他们拥有这一条龙尸,那就等于拥有了一座巨大宝藏。
很可能连朝廷都无法拥有的宝藏!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徐爷你得到的好处已经够多了,莫要贪心不足!快走!”
他们追逐唐铭而去,身后是退潮般回归的镇宫冰俑。
一切发生于无声无息。
王七麟回头看,看到小洞天消逝,玄龙那庞大的身躯也消逝了。
如梦幻泡影。
一切仿佛就是他的幻想。
他竟然屠了一条真龙?!
但现实没有留给他太多感慨的时间,鸩王不知道发了哪门子神经,又冲王七麟等人发起攻击!
看着它将秦王八镜照向自己一方、看着镇宫冰俑带着铺天寒气蜂拥而至,徐大忍不住破口大骂:“日你粮,老祖宗说得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没有了玄龙这个共同敌人,鸩王还是冲他们下手了!
王七麟此时修为大涨,龙元在他体内澎湃激荡,让他有一种挥舞妖刀从南天门砍到凌霄中路的冲动。
他厉声道:“徐爷你站我身后,我来保护你!”
唐铭的身影冲向千棺困聻大阵,他大喊道:“那王大人你们保重,我相信这些死虫子不是你们对手,干死它们!”
谢蛤蟆见此立马拉了王七麟一把说道:“无量天尊,七爷咱们也走!咱们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与鸩王这些东西交锋,没有意义啊!”
王七麟一想确实没有意义。
鸩王一方明摆着是傻狗,逮着谁就咬谁,它们并没有去作孽,王七麟没有对付它们的必要性。
它们手中也只有秦王八镜这一个宝贝,不值当他们拿着小命冒险去抢夺。
于是谢蛤蟆一跑他也跑了。
徐大被他们带着跑,一边跑一边叫:“七爷道爷,你们怂什么?不就是一群死尸吗?去天鼓击妖台敲鼓干它们,干死它们!”
谢蛤蟆不耐的说道:“天鼓击妖台对付的是妖,这些死尸不是妖,所以鸩王当年才会放心大胆的在这里设下天鼓击妖台!”
徐大继续叫道:“可问题是咱们往哪跑?咱们不能追唐铭那疯子,他是要进千棺困聻大阵!这次可没有长右给咱们带路了!”
王七麟沉声道:“唐铭知道出阵的路,追他!”
果然,唐铭身影在巨棺上连连闪烁,身影一路变幻,最终还真是穿过了千棺困聻大阵。
王七麟三人追他身后也成功出阵。
唐铭回头一看,说道:“娘的,这些死虫子怎么还追在后头?算它们狠,咱们继续跑!”
山洞的内壁上有洞口,他们便是从这洞口出来的。
唐铭率先闯入其中,三人则接着跟上。
结果他们一闯进去,洞穴之内忽然有几个老猫小狗一样的玄黑身影上蹿下跳。
王七麟被这地宫里的陷阱搞出心理阴影了,看到这些身影出现他立马御剑防守。
唐铭也吓一跳,然后松了口气说道:“原来只是大老鼠,呸,晦气!”
这些大老鼠个头大、性子凶,竟然还想要上来扑击他们。
王七麟一捏剑诀以开门剑轰击,这些大老鼠跳在半空被削掉了头颅。
热血遍洒。
热气蒸腾。
但也有森然寒气在洞中飘荡。
正是因为洞中温度低,所以大老鼠断头后喷洒出来的鲜血才会热气蒸腾。
王七麟环首四顾,很快看到了右侧的冰渠,便说道:“不对劲,咱们走错路了!这不是咱们来时走的那条镇宫冰俑通道!”
谢蛤蟆点点头道:“无量天尊,一点不错,唐大人带错路了,这山洞虽然也有水汽但没有来路时候那么寒冷,很不对劲。”
徐大哈哈笑道:“当然没有当初那么冷了,镇宫冰俑都跑出去了。不对,这些狗日的现在追在咱们屁股后头。”
谢蛤蟆没好气的说道:“徐爷你真是个没脑子的货!”
王七麟从中折合道:“道爷别这么说,我开始发现山洞里没有镇宫冰俑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另外徐爷你往周围看看,虽然这山洞也有一条挺宽的冰渠,可这冰渠怎么位于我们右手边?”
徐大下意识说道:“七爷你这是不是有点疑神疑鬼了?咱们来那会冰渠不就在右手边——干!我们现在是往回走,如果路没走错,冰渠应该在我们左手边了?”
毫无疑问,他们确实走错路了,而且王七麟知道他们走的是哪条路。
他们当初过了升仙桥后见到了两个洞口,唐铭和谢蛤蟆都选择了一条,最终来看谢蛤蟆选择的这条路是正确的。
而现在他们走的应当就是唐铭建议要走的那条通道。
那么问题来了。
徐大终于头脑灵光了一回,他低声道:“七爷,事不对,这唐铭来的时候就劝说咱们走这条路,现在又把咱们引进了这条路,他有什么阴谋?”
结果唐铭听到了他的话,叫道:“我能有阴谋?别忘了是我把你们从玄龙口中救下的,如果不是我,你们绝对走不出博山小洞天!”
徐大厉声道:“那你为何三番两次的引我们走这条错路?”
唐铭不耐烦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条路有问题,刚才被那些死虫子给追的太紧,我是、是随意找了一条路跑的!不过你们确定这条路有问题?我觉得这条路没什么问题,你们看咱们走到现在不是很安全吗?”
王七麟三人阴沉着脸看向他。
他不对劲!
唐铭便摸了摸鼻子说道:“既然我们走错路了,那我们现在掉头回去重新找路行不行?”
王七麟冷笑道:“快你娘拉倒吧,后头一群冰俑追着呢,咱回去干什么?回去跟它们打遭遇战?”
徐大愣了愣响应道:“对呀,这样咱们刚才跑什么?敢情咱是白跑啦?”
洞穴中寒气更盛。
镇宫冰俑人未到脚步未到,寒气先来了。
谢蛤蟆往前看了看沉声道:“好了,都别吵架了,继续往前走吧,前面好像有光,是不是到出口了?”
听老道士这么说,三个人都心里大喜。
镇宫冰俑道的另一个出口是燮胄所在的水河,他们到时候可以玩一招驱虎吞狼,让燮胄跟镇宫冰俑来一个狗咬狗!
王七麟纵步飞奔,果然看到有些许亮光出现在远处。
一行人顿时加快了脚步,亮光由模模糊糊的微微亮变成了朦胧亮。
胜利就在眼前。
谢蛤蟆修为最高,但他带着徐大;剩下的就是王七麟修为更高,他率先冲到了亮光尽头的出口。
一如预料,镇宫冰俑道的洞口之外空间豁然扩大,鸿蒙岩微光照耀。
王七麟走上去一看,顿时心底一沉。
等其他人都走过来了,倒吸凉气的声音好像抽风机一样响了起来。
到了这里石洞的确变得开阔成为山洞,但却不是他们来时遇到的那个岔道口山洞,而是一片积着冰水的大水潭!
只见这水潭里漂浮堆积着数不清的骷髅枯骨,他们所看到的亮光除了鸿蒙岩的微黄光泽还是这些由骨头氧化产生的磷火发出的绿光!
死尸堆里,有密密麻麻的黑色尸蹩在穿梭,这些尸蹩个头肥壮,王七麟比划着看了看,发现最小的都有他手掌大小。
而在水潭上沿则打着蜂巢般的小石洞,不断有黑毛大耗子在石洞里钻进钻出,尸蹩被死尸养的肥肥胖胖,正好成了这些耗子的粮食。
黑毛的耗子在水潭冰面上跑动着,抓到尸蹩就一口咬死吞下去,尸蹩爬行的‘唰唰’声伴随着耗子咀嚼的‘吱吱’声连绵响起,让人听了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唐铭看到后咧着嘴叫苦不迭:“娘希匹的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些东西看起来很不好对付!”
徐大指着尸蟞和黑毛尖嘴大耗子给谢蛤蟆看:“道爷,我们上次在阴阳坟下头碰到的就是这些玩意儿。”
谢蛤蟆无奈的说道:“无量天尊,老道已经看见了,它娘的,咱们是碰到了一片殍地啊。”
听他这么一说,王七麟心里一动,道:“道爷,这不是殍地,这是个乱殍潭!”
谢蛤蟆点头道:“不错不错,老道就说这山洞里怎么会有一条镇宫冰俑道,原来这里有个聚阴池。这么些死尸、死黑煞尸蹩、死玄金尖嘴鼠,能不凝聚出浓重阴气来吗?”
他又扭头对王七麟说:“七爷,咱们以后出门一定要看黄历,这次下个地宫碰到的尽是些邪气玩意儿,真是太倒霉了,这是出门碰上了扫把星!”
徐大问道:“道爷七爷,什么是乱殍潭、聚阴池——p啪!”
“奶奶滴!”
他还没有提问结束,突然一拍脖子叫了一声。
王七麟顿时知道糟糕!
徐大的叫声不算响亮,可是他们面前又是一个山洞,这山洞是半开阔的,所以声音会在里头回响。
聚阴池内外的黑煞尸蹩与玄金尖嘴鼠都立马停下动作一起转身看向他们方向。
一时之间,洞里什么声音也没了,只剩下数不清的绿眼珠子在昏暗中一眨一眨。
徐大甩手扔出一个黑煞尸蟞,他委屈的低声说道:“七爷道爷这不能怨大爷啊,大爷被咬了,你们防备头顶!”
被挤到最后头的唐铭讪笑一声道:“咱们还得防备后头,诸位,咱后头来人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