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356 殺!鑒賞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付队,她们停下了,选择就地防御。”寅虎的声音从隐形耳机中传来,“我们只能应战了。”
“那就战!丑牛午马,全力开启一雪汪洋,截断追兵道路。寅虎,寻找可能存在的雪将烛,决斗他!”付天策的条理清晰,声音沉着。
能够拥有如此队长,即便是面对此时这种危机状况,身为队员,心中也会安稳三分。
只听到付天策的命令声继续传来:“戌狗,你二人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后军,与寅虎小队汇合,利用霜夜雪绒的魂技,第一时间搜寻可能存在的地方统领-雪将烛。
亥猪,召唤出你的雪将烛,利用血脉压制,尝试着策反敌军先头部队。”
“是!”
“收到!”荣陶陶开口回应着,心中却是活泛了起来,策反先头部队?
正常情况下,一支被雪将烛统帅的尸潮大军,是不可能这般轻易被策反的。
雪境世界的魂兽中,有统领,也有士兵,尸潮大军对自家的雪将烛统领忠诚度到底有多少,我们无法得知,但起码不至于让自家的士兵见面就叛变。
荣陶陶当即召唤出了雪将烛,一边跟荣凌说着情况,一边在一片漆黑的柏树林中策马疾驰。
虽然众人是在三墙之外,暴露在雪原中、沐浴在风雪下,但是这由上千名柏灵树女制作出来的树堡之中,不仅一片漆黑,更是静谧的可怕。
这很容易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错觉。
下一刻,柏树林中亮起了点点绿色的莹芒,而那莹芒呈线条状,甚至在为高凌薇和荣陶陶指引通往后军的道路……
柏灵树女一族,真的是太贴心了。
荣凌听明白了此时情况,不由得重重点头,一身的霜雪嗡嗡作响:“哈~”
荣陶陶轻轻拍了拍荣凌的脑袋,向身旁轻轻一送。
荣凌一身的霜雪破碎开来,只剩下实体的头盔、铠甲和披风尚在,追逐在胡不归的身侧向前飞行着。
而荣陶陶急忙拿下了背后的包裹,在里面疯狂翻找着魂珠。
“发现魂珠:雪境·冰刃松果(精英级,潜力值:-)
“发现魂珠:雪境·柏灵树女(殿堂级,潜力值:-)
“发现魂珠:雪境·雪石蛹(优良级,潜力值:-)
……
简直跟™开盲盒一样!
而且效果也跟开盲盒差不多,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魂珠!?
高的高、低的低,不高不低的还没什么大用。
柏灵树女,你们不愧是庇护弱小生物的善良种族啊,这些魂…魂……
卧槽!
“发现魂珠:雪境·霜死士(大师级,潜力值:-)
大师级的霜死士,1魂技·霜寂,安抚众人心神。2魂技·锋雪大刃,多角度劈砍!
“大薇,快,镶嵌上,大师级·霜死士魂珠。”荣陶陶手里拿着魂珠,一手穿过她的腋下,直接送到了她的身前。
高凌薇一边策马疾驰,一边低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魂珠,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要知道,荣陶陶的包裹中,可是堆满了魂珠!
而在这种类繁杂的魂珠中,荣陶陶鉴定出了霜死士魂珠,而且还鉴定出了具体级别?
雪境魂兽中,有一些魂兽的魂珠是极具特色的,比如说松雪智叟的魂珠,就是一个小雪球上面扎满了松针,很好识别。
但是霜死士的魂珠,与绝大多数魂兽魂珠一样,都是莹白色的玻璃珠,其中飘着一缕缕霜雪。
如此一来……
“回去再说。”荣陶陶开口说着,再次比划了一下手中的魂珠。
“嗯。”高凌薇没有询问,也没有犹豫,她直接选择信任了荣陶陶,亦如她之前纵容荣陶陶那般任性,吸收了一只早晚会掉队的梦梦枭……
“呯!”高凌薇一手探出,手腕上的魂珠当即爆炸开来!
连带着,在爆炸的气浪之下,胡不归的身体竟然向右侧横移了三米之远,身侧,一道道树枝突兀的探了出来,接住了胡不归的身躯,护送着它,帮助它卸下冲力,继续前行。
“谢谢你们。”高凌薇开口说着呃,便将那大师级·霜死士魂珠镶嵌在了手腕上。
这种魂珠高一个等级,那可就是质的改变!
进攻的手法不再是从上往下斩落锋雪大刃了,你甚至可以尝试着各个角度,斜劈横砍!
荣陶陶依旧在包里翻魂珠,而在这一片寂静的柏树阵,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入侵……
“找到了!真的有雪将烛!”突然间,高凌薇一手按在耳侧,透过身处后军中的雪绒猫视野,遥遥望着那一副汹涌尸潮扑打而来的场面。
壮观,的确很壮观!
但如果它们都是来索你性命的话,那可就是很恐怖的一幕了!
付天策大声命令道:“给寅虎视野!”
高凌薇沉声道:“马上,我马上就到!”
显然,高凌薇只能与雪绒猫共享视野,但却无法操控雪绒猫的身体、亦或者是传递任何信息。
就在这时,荣陶陶的双眼放光,那翻找这魂珠的手指,竟然稍稍有些颤抖!
因为他的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信息:
“发现魂珠:雪境·践踏雪犀(大师级)
魂珠魂技:
1,雪荡四方:汇聚大量霜雪属性魂力于手腕处,重重砸向地面的瞬间,与雪地产生奇妙的联系,引起一定范围内的霜雪暴动,进而炸裂开来。(大师级,潜力值:-)
2,霜碎八方:汇聚冰雪属性的魂力于脚踝处,重重踏向地面,扩散出一道向外扩展的霜环,伤害并冰冻敌人。(大师级,潜力值:-)
是否吸收?”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
盲盒竟然出货了?
而且是出大货了!
也幸亏这盲盒是柏灵树女给的,但凡是商家贩卖的,不可能这么有良心!那一定是装错货了……
十二小队·丑牛,每每在战斗中开先手,直接炸场,用的就是践踏雪犀的魂珠魂技:雪荡四方。
践踏雪犀…没有人愿意招惹的高级别生物,庞大而沉重的体型,一旦冲击起来,真的是万夫难挡。
如果将这种这种生物集结在一起,共同冲击的话,怕是能将一座小型城镇夷为平地!
但也正因为它们的体型太过庞大、太过沉重,所以除非是遇到特大号暴风雪,它们基本上不会被吹过三墙,甚至从雪境旋涡里吹出来的都很少。
如此稀有程度,毋庸置疑!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一珠双技,手腕·雪荡四方,脚踝·霜碎八方。
该镶嵌哪里?
荣陶陶的手腕魂槽给了雪媚妖·雪鬼手,而他的脚踝处魂槽可还空着一个呢。
“到了!”前方,高凌薇突然一声娇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荣陶陶急忙回过神来,探身向前看去的同时,一手将践踏雪犀的魂珠按向了自己的脚踝。
虽然,嗯…不跟队里打个招呼就镶嵌魂珠,这行为不是很规矩,但特事特办!
大军都杀到眼前了,荣陶陶果断先斩后奏!
视线中,前方那被茂密树枝封得死死的树墙中,竟然还有一个缺口,雪绒猫就在那缺口中,向外探头探脑。
而寅虎小队众人,却是在树堡之外,等待着尸潮大军来袭。
“给我们个出口!”高凌薇一边向雪绒猫冲去,一边大声喝道。
唰……
树枝向两侧涌动开来,雪绒猫身侧的树墙上,出现了一个大门。
荣陶陶急忙褪下书包,直接扔向了身后一棵柏树:“帮我拿着,谢谢。”
说话间,那柏树竟然也开出了一个缺口,宛若一张黑漆漆的大嘴,将书包吞入腹中。
荣陶陶一手按在耳侧,急忙开口道:“陈队,我先开风花雪月!无伤点杀雪将烛,你的雪狱角斗场留在后面,就像我们之前逮捕应劫那样。”
“可以!”寅虎也不犹豫,当然点头,只见他横刀立马,拦在树堡之前。
寅虎的身侧,程疆界看到荣陶陶赶到,当即召唤出了一杆大旗。
霎时间,一片狂风暴雪停了下来,众人的视野立刻好了不少。
但也算是好的有限,毕竟即便是没了风雪遮眼,但这天色却依旧漆黑的可怕。
丑牛与午马早已翻身下马,犹如两尊凶神恶煞的地府恶鬼,伫立在寅虎身前左右,望着那漆黑一片的北方,也侧耳倾听着大军错乱的脚步声……
“吁~”高凌薇口中轻喝,双腿一夹马腹。
三千灵道
胡不归心领神会,顿时扬起了前蹄,马鸣声响彻夜空:“唏律律~”
然而胡不归冲的实在是太快了,即便是刹车了,却也在这雪地中硬生生的平移了数米,这才堪堪停稳,双蹄在雪地里胡乱的踩踏着,也被高凌薇一手拍在背脊上,直接将它收了回来。
“孩子。”一道温柔的女性嗓音,突然从后方传来。
荣陶陶面色疑惑,转头望去,却是看到树堡墙壁之上,细密的树枝拼凑出了一张美丽的女性轮廓。
她…显然和她们的族长有相貌差别,但是她的神态和语气,怎么跟族长一模一样?
柏灵树女:“我们一族有着特殊的联系方式,每一棵柏树都可以是我。其实,之前跟在你身后、与你谈话的,也不是我的本体。”
“啊,族长大人,别担心,只是一堆没头没脑的雪尸雪鬼。”荣陶陶心中恍然,随即开口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族长,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荣陶陶倒是有信心在千军万马中杀出去,甚至杀他个来回!
但是说实话,他并没有信心阻碍尸潮大军将树堡淹没……
“感谢你们的守护,请和你的朋友们向后退一些,靠近我们一些,我们虽然以精神能力擅长,但刺出去的树枝也有不错的杀伤力。
而且,靠近我们,我们可以帮助你们免受一些精神类魂技的冲击。”
柏灵树女族长说话间,“地震”却是愈发的剧烈了。
显然,尸潮大军越来越接近了,漆黑一片的夜空下,那宛若厉鬼嘶吼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目前我只看到了雪鬼和雪尸。”
寅虎沉声道:“瞳享给亥猪,观察的同时,盯着雪将烛。”
隐形耳机中,突然传来了卯兔小姐姐那甜美的声音:“万安关已经派出援军,正在赶来的路上!
另外,有一队士兵刚好在雪狱斗士村庄游说,是否……”
卯兔的话语还未说完,付天策的声音便在耳机中响起:“拉来!让他们将雪狱村庄的雪狱斗士们统统拽过来!”
蚁多咬死象的道理,谁都清楚,更何况雪鬼雪尸并不是“蚂蚁”,它们大都是精英级,而在这支大军中,必然也有相当一部分大师级的存在。
一两个雪尸倒是无所谓,数量一旦上来的话,众生只有避退的份儿,而且问题是…此时雪燃军还护送着柏灵树女一族,他们不可能逃跑……
柏灵树女:“后退!我们可以为你们遮挡进攻,无论是物理形式,还是精神进攻。”
显然,柏灵树女考虑的更全面,如此庞大的军团,如果其中真的有阴险狡诈的精神系魂兽藏匿着,那将对雪燃军是毁灭性的打击。
寅虎:“其他人后退!丑牛、午马,一雪汪洋准备!先吃了他们的先头部队!程疆界!”
“到!”
寅虎:“我记着青山军都有雪龙卷?”
程疆界:“对,青山军标配!”
寅虎:“雪鬼不会受地形所困,需要风系撕……”
话音未落,后方的小门中,再次冲出了两员骑将。
“徐伊予,与程队一起施展雪龙卷!”付天策开口喊着,直接夺走了指挥权。
野外遭遇战,与城墙攻防战完全不同。
雪尸雪鬼大军,作为攻打城墙的敢死队当然是合格的。
没有“雪踏”魂技的它们,无法依靠双足站在雪地之上,只能凭借着超强的身体素质,在雪中前行。
所以在野外战场上,一雪汪洋就宛若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吞噬猛兽,来多少雪尸,就能淹没多少!
至于那些身体可以破碎成霜雪的雪鬼,一雪汪洋没办法限制住它们冲杀,但只要它们敢破碎身体,雪龙卷就能搅碎了它们的身躯。
呼……
下一刻,上千柏树拼凑的巨大树堡,北面这一整座树墙上,纷纷缭绕起了莹绿色的光芒。
漆黑的风雪夜里,这座巨大的堡垒,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在柏树大阵点点莹芒的照耀之下,十二小队五人,青山军两人,身体紧绷,遥望着那漆黑的北方。
而荣陶陶的视野也终于开启!
在雪绒猫的视线中,荣陶陶看到了一副宛若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昔日里,他曾以为那三五百雪尸雪鬼,已经足够构成世界末日了,今天,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密密麻麻的雪尸雪鬼大军,宛若滚滚洪流一般,向南方席卷而来,它们没命的奔跑着,连滚带爬,拥挤不堪,一片混乱。
前排的雪尸刚刚跌倒,后面的雪尸便踩着它的身体,向前冲去,那尸潮犹如山呼海啸一般,仿佛没人能阻挡它们的前进。
这样的一幕…它们真的是为了“吃”么?
不会是有什么任务在身吧?千万别啊……
雪绒猫的视线锁定在了那乱军中,身骑白马的雪将烛。
它手持一柄暗金色的虚幻偃月刀,头盔铠甲、雪制的长披风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肆意嘶鸣的雪夜惊,踩踏着滚滚尸潮,急速前行。
雪将烛一双烛眸看向了那被点亮的树堡,一时间,那烛火眼眸熊熊燃烧了起来!
只见它手持暗金偃月刀,长刀所指,一声嘶吼:“嗡!!!”
鬼哭狼嚎的夜色中,荣陶陶根本听不见那威风凛凛的古代鬼将军在喊什么,但是从它的动作、姿态来看……
荣陶陶似乎读懂了一个字:杀!

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