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網遊之劍刃舞者》-第三千七百五十五章,瘋子展示

網遊之劍刃舞者
小說推薦網遊之劍刃舞者网游之剑刃舞者
火焰巨石威势惊人,转瞬便已经坠落到了归一宗一行人上方,眼看着巨石就要砸下,那广元猛地便回过头,凌厉的眼神瞬间锁定了火焰巨石,一时间,那火焰巨石的速度竟然便随之迟缓了几分。与此同时,广元长袖一甩,顿时一道金光便从其袖子里面飞射而出,直奔那火焰巨石飞了过去。
“砰——!”火焰巨石猛烈地爆碎开来,而那将之崩碎的金光却去势不减,迅猛地地飞射向老农的傀儡。
眼看金光飞射而至,傀儡瞬间便张开了防御屏障,“叮——”地一声,那金光便被屏障阻挡了下来,被震退中,那金光终于露出了其面目,原来是一条金色的蜈蚣。
“广元仙尊,还请留手!”老农高声大喝,同时控制起傀儡,在其控制下,傀儡的防御屏障随之消失,其眼中的红光也暗淡了下来。
然而,让老农始料不及的情况发生了,他才刚让傀儡接触屏障,那之前被挡下来的蜈蚣却骤然发难,迅猛地向傀儡飞射而去,老农尚未反应过来,一道金光便已经贯穿了傀儡的心脏部位,叼出了一颗星光闪烁的金属核心。
这一刻,老农眼中的世界都仿佛迟缓了起来,看着那被蜈蚣叼出来的核心,看着从天上坠落的傀儡,老农的精神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中。
“广元匹夫——!!”狂暴的怒吼声自老农口中骤然吼出,骤然之间,上百个形态各异的傀儡便出现在老农身边,“给老子纳命来!!”
面对老农及其控制下的上百傀儡,仙风道骨的广元也不由脸色骤变,当即便是一声大喝:“结阵!”
伴随着广元话音一落,以苏陌为首的一干弟子马上摆开了阵势,其阵势才刚摆好,老农所率领的傀儡大军便冲击而来,“轰——”地一声巨响,四周飞沙走石,滚滚尘埃瞬间飞天而起!尘埃中,苏陌等弟子一口血便吐了出来,而广元则随之冲出了尘埃,随之驾驭着仙剑便朝老农轰过来的锤头劈了过去。
“锵——”地一声,二者的兵器便猛烈地碰撞到了一起,然而下一刻,两个身披金银战甲的傀儡却提着刀剑,悍然从老农身后杀出,杀气毕露地朝广元劈了过去!
广元心下大吃一惊,本以为这老不死的只是火气大了撒泼一下而已,没想到这老不死的竟然是真的想要他的命!当下广元也不敢再有所保留了,当即迅速地召唤出了一个火焰缭绕的圆轮进行防御,在抵挡下了两个傀儡的攻击之后,广元迅速后退,同时手中道印快速变化,下一刻,一片寒冰飞鸟便迅速凝结成型,并飞扑向老农及其身边的傀儡,伴随朵朵冰花绽放,大片傀儡身上顿时便布满了冰霜,一部分直接便因此而失去了行动能力停滞了下来。
但,只是几个傀儡而已,对老农这边所控制的傀儡数量来说,根本就无伤大雅!下一刻,一大群傀儡便摆开了攻击姿态,随之一轮法术齐射便向广元轰了过去!广元神色严峻,那火轮法宝在其控制下迅速膨胀并高速地旋转了起来,霎时间,所有轰向他的法术,便被全部弹射开来。然而与此同时,老农凶神恶煞的面孔却骤然在其上方出现,手中的兵器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一把重斧,狂暴无比地向其劈了下去!
面对老农狂暴的重斧,广元避无可避之下,只能驾驭仙剑迎击,“锵——!”仙剑在重斧的碾压之下迅速地坠落,广元迅速抓住剑柄,然而依然无法招架下老农盛怒之下的力量,下一刻,老农的重斧便压制到了他的肩膀上,纵然其仙衣坚韧非常,却也无法化解掉重斧上的力量,一瞬间,骨头碎裂的声音便传入了广元耳中,使得广元的凶性瞬间便被激发了出来!
“到此为止了!”
没等被激发出凶性的广元发起反击,一把洪亮的声音便骤然在四周回荡而起,等到广元反应过来便发现,四周已经布满了碧幽谷的傀儡和弟子。
广元队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那也仅限于单打独斗,而眼下,碧幽谷几乎倾巢而出,这种状况下要是再敢继续下去,那就是找死了!
与梁同学再见
“老匹夫——!!”老农依然不依不饶地想要劈死广元这厮,然而话音刚落,后领便给一道人抓住,“你给我消停一点儿!”完了没等老农反应过来便给扔了出去。
随着老农被扔开,广元终于松了口气,旋即便忍着肩膀的不适对面前的道人拱起手道:“多谢谷主!”
然而这被称为谷主的道人却说道:“你先别忙着谢,等我弄清楚情况了再说!”
广元给谷主的话噎得一阵难堪,等到谷主转身离去,这才阴晴不定地落到地面上去,此时,包括那苏陌在内的一干归一宗弟子,一个个身上都挂了彩,看上去颇为狼狈,眼看广元归来,赶忙便围到了他身边。
“师尊!”苏陌正要说什么,却被广元抬手阻止,现在四周全是碧幽谷的人,说多就错多,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此时阿纤和菲特已经扶起了被丢在地上的老农,才刚站好呢,谷主便黑着一张脸走了过来。这谷主一头及腰的银发,却非常朴素地直接用一条黑绳给绑了起来,虽然一头银发,看着却还很是年轻的样子,童颜鹤发,用来形容他就再适合不过了!看着不过四十来岁光景的谷主,结果上来却没好气地对老农说道:“你个混账小子没事儿发什么疯呢?”
虽然修界之中,外表上的年龄印象实在做不得准,但是眼下这光景看上去还是让人感觉有点儿怪异,这怎么看都感觉谷主才是那个该被喊成混账小子的。
迎上了谷主 的面孔,老农眼中的狂乱之色这才消散了一些,但还是极度的愤怒,“祖师!广元那老匹夫偷袭我家闺女儿,把我家闺女儿的心脏都给掏出来,我岂能与他善罢甘休?!”
“什么——?!”谷主听得声音都拉长了,而同时发出惊呼声的,还不只是他一个,旋即包括谷主在内的一众碧幽谷弟子便满眼怒火地朝广元瞪了过去!
沉着脸紧盯着广元,谷主语气阴沉地说道:“广元!我需要你给我碧幽谷一个交代,不然的话,今天你们就留下来吧!!”
随着谷主的声音落下,凌厉的杀意瞬间便弥漫开来,让归一宗的一干弟子忍不住打起了寒颤,就连广元自己,也是竖起了一身的寒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碧幽谷的家伙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群疯子,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竟然就不惜为此而与他们归一宗彻底闹翻,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不给出来一个让他们满意的回答,这些家伙是真的会动手的!
反应过来的瞬间,广元马上便说道:“还请谷主明鉴,关于刚才的事情,广元也需要一个解释,此前,我与门下弟子正欲前往碧幽宫面见谷主,不料青锋道友的傀儡毫无征兆地就向我等发起了进攻,若非在下反应及时,此刻已成了那傀儡的手下亡魂,”说着广元便朝谷主一拜,“敢问谷主,青锋道友的傀儡无端袭击我等,在下于防御中失手击毁那傀儡,这也是在下的错么?”
“你他妈放屁!”此时的老农,已经不复之前和林铮他们聊天时的和善,面露青筋地对着广元一阵大骂:“你个老不死的匹夫,老子连闺女儿的防御屏障都卸掉了,你敢说你么你没看见吗老混蛋!”
“青锋——!”谷主眉头微皱地喝止了老农,继而问答:“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家小千儿怎么就向他们发起攻击了?”
“因为那老王八蛋和他的小王八崽子身上带着丝线!”老农咬牙切齿地盯着广元道,“老王八蛋,你还要怎么说?!”
老农话音一落,广元马上脸色剧变,随之大声喊道:“不可能!我们进来之后,全都按照碧幽谷的规矩,在焚化炉里面走了一圈,绝对不可能还带着丝线!”
谷主听罢却也懒得再询问什么,当即直接便拿出来一个指南针一样的道具,随着他将道具拿出来,上面的指针便一阵转动,而后,指针停了下来,并指向了广元队伍中的一名弟子。
察觉到了谷主的视线,广元马上便朝那弟子怒视而去,“孽畜!你之前进了焚化炉没有?!”
那弟子在广元的怒喝之下顿时便一阵慌乱,踉跄着后退中说道:“师尊……我……我……”
“你这孽畜!”不等那弟子将话说完整,广元便猛地一掌拍了过去,在那弟子难以置信的惊惧中,广元毒辣的一掌便拍到了那弟子面门上,当场便将其头颅拍成一片血沫!
伴随着那弟子的无头尸体颓然倒地,广元一脸痛心疾首地转身面对向谷主,“此般皆因门下的孽畜胡作非为而引起,广元身为这孽畜的师尊,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请谷主责罚!”
看着那倒地的无头死尸,老农顿时便一阵震怒,老不死的下手狠毒无情,直接将人打得魂飞魄散,来了个彻彻底底的死无对证,“你个老不死的王八蛋,别以为杀了一个徒弟就能揭过去,今天你不留下来点儿什么,老子和你没完!”
山海 經 小說
“青锋——!”谷主再次喝止了暴躁的老农,旋即面无表情地望向了表情丰富的广元,平静地说道:“此事,就此作罢!”
闻言,广元终于彻底地松了口气,旋即拱手便向谷主一拜,“多谢谷主谅解!”
“祖师——!!”
老农悲愤的声音刚起,谷主便抬手制止了他,继而对广元说道:“今日闹得不甚愉快,这种情况下恐怕有事儿也谈不下去,尔等还是先且离开碧幽谷,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吧!”
广元微微一愣,继而拱手一拜,“是!谷主!那么,广元这就先行告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