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五百零三章 家事(一)推薦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看着何瑶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微微有些羞红,段锦却是并未有如何瑶想象的那样离开,而是走到她的身边。抓起她的手,又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何瑶的肚子,轻轻的道:“宋家那个小子和杨曼儿的事情,该怎么和他说?还有含烟的事情,也是瞒不住他的。”
段锦的话音落下,何瑶皱了皱眉头,微微沉吟一下之后道:“还是直接告诉爷为好。至于爷究竟要如何处理,还是由他自己定为好。若不是为了等爷回来,我就直接打发了那两个人。爷拿他们没有当外人,他们可倒好,自己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一个爷的姬妾,一个爷从火坑里面救出来的人,居然做出了如此下作的事情。这是在明晃晃的羞辱爷。无论爷究竟怎么处理,就算亲手活剐了他们,我作为他的女人都会支持他。至于含烟与景王一家搬出府中一事,也如实与他说了罢。不过,这几件事情等吃过饭再说。”
“至于现在,暂时先别扫爷的兴致,让爷好好的放松一下。前几日,宫中公公过来给含烟她们传旨的时候,我曾打听过爷在宫中的情况。皇上现在将大半的折子都丢给了他,有时候一批折子便要批上一天大半夜。这又连着主持春闱,这一个多月是真把他累坏了。”
说到这里,何瑶看了看段锦,脸色有些疲劳的道:“你也去吧。别让晚清那两个丫头,把什么事情都说了,到时候真坏了他的兴致。不过,今日说好了就你们三个。他就算在没有尽兴,也不许给他在召人了。他自己不知道心疼身子骨,咱们得看着他一点。”
看到何瑶脸上一丝疲态,知道黄琼不在府中这段日子里面,肚子里面又怀着孩子,几乎是靠着自己一个人,一力撑着这个家,约束诸女的何瑶,实在是吃了不少辛苦。再加上府中,这一个多月里面连续出了几件事情,更让何瑶有些心力交瘁。
尤其是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何瑶一直自认为自己没有管好这个家,没有替黄琼管好身边的那些女人,心中更是无限的自责。现在黄琼回府,感觉有了依靠。突然这一放松下来,肯定是疲惫异常。林含烟搬走之后,连一个帮着出主意的都没有。
至于自己,段锦知道自己的性子。虽说文武全才,尤其在读书方面,更不知道生过何瑶凡几。但因为实在是过于散漫,管家实在不是那块料。很多时候,看着何瑶被一些琐事折腾的很疲惫,自己却是干着急帮不上忙。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一下,还是让她多休息一会。
段锦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让何瑶休息一会。而在离开了何瑶这里之后,虽说心中还多少有些羞涩,但实在安奈不住心中的思念,最终还是回自己院子里面更衣后去了浴室。当段锦走到浴室门前,听到里面传来的异样声音,脸上不由得充满了红晕。
凡人英雄路 一品茗茶
她不是没有与其他人,一同伺候过黄琼,但只限于林含烟与何瑶,最多后来又加上了吴紫玉。今儿还是她第一次几个年轻的丫头一同,在这方面还是有些保守的她,感觉到羞涩倒也正常。不过虽说有些犹豫,但最终段锦还是推开了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潜入皇家美男 沐小池
见到在这方面很保守的段锦,紧紧的裹在外面的大氅里面,居然穿着自己送给她那身内衣,还出现往日从不踏足的浴室之内。黄琼也是分外欣喜,一把将段锦搂在了怀中。而在林晚清与朱杏儿的带动之下,彻底放开的段锦,也给了黄琼更多惊喜。
不过也幸好何瑶早有准备,让段锦过来看着点。否则,今儿的晚宴,估计林晚清与朱杏儿是没有力气参加了。黄琼回府让府中原有沉寂,一下子全部都烟消云散。一顿家宴下来,每个女人脸上都充满了欢快的笑容。便是年长一些的何瑶与段锦,神色也比以往好得多。
尤其是刚刚经过滋润的段锦三女,脸上更是神采照人。一顿温馨的晚膳用完,在何瑶的示意之下,除了段锦之外,其余诸女都各自回房。而何瑶与段锦两个人,却是将黄琼拽到了何瑶的院子里。二女的这个举动,倒是搞得黄琼一头雾水。
刚开始黄琼还以为,这两个自己身边诸女之中最成熟两个女人,经历过这段时日之后,发现完全离不开自己,转为对自己最为依恋。只是他一琢磨随即便又明白。若说现在怀着身孕的何瑶,对自己依恋这很正常。这是大部分孕妇的常态,毕竟没有几个女人会有母亲的刚强。
但一向独立性极强,对自己依恋性甚至还不如林含烟。又是刚刚被自己滋润完的段锦,此举就多少有些反常了。再一想想,眼下何瑶又是管家夫人,应该是自己不在府中这段时日,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在一想想,今儿的家宴上林含烟没有出席,黄琼心中便微微有了些数。
放下手中的茶盏,看着一脸郑重表情的二女,黄琼倒也没有犹豫,直接开口道:“府中这段时日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两个姐妹中的大姐,这么郑重的表情?含烟与景王家眷搬走的事情,在进宫之前我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你们两个也没有什么谨言的。”
对于黄琼的询问,何瑶与段锦对视一眼之后,犹豫了一下后才道:“这只是其中一件事。在你进宫秉政的第八天,让含烟她们搬家的圣旨便下来了。这件事情,原本你就与我说起过。所以,当时我并未感觉到意外。原本我是想着等你回来在让再搬的,可圣旨上语气很严厉。”
“要求含烟她们,必须三日之内搬到圣旨指定的地方。含烟虽说万般不舍,可圣旨下来她也没有办法,也只能带着景王的家眷搬走。不过,含烟临搬走的时候,我还是按照你当初的法子,除了各留下高丽与东瀛五个女子之外,其余的都拨给了她。”
“我又从府中家丁之中,挑选了十个可靠的也一同调拨了过去。前些日子,我与段姐还过去看了看。院子倒是还够宽敞,物件也备的很整齐。与蜀王家眷住在一起,倒也没有显得拥挤。含烟自己一个院子,倒也很是清净。含烟本人虽说多少有些憔悴,但那只是想你想的。”
“只是景王那个王长子生母,也许是以为脱离了你的监管。与蜀王的几个侍妾勾结起来,倒是有些飞扬跋扈起来,整日里面找事。我们去的时,还公开顶撞含烟。对花朵也很是不待见,这话里话外总是挤兑花朵。那天去的时候,段姐没有克制住,给那个女人一点教训。”
“回来之后,段姐便想着她也一同搬过去。一个可以帮着含烟压制一下那个女人,二也是因为花朵习武一事,也有些耽误不得。我的意思是,段姐是你身边的人,何去何从还是等你回来再做这个决定。实在不行,还是你出面到皇上那里撞个木钟,将含烟她们母女都接回来。”
说到这里,何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都说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真是一点不假。含烟还好一些,景王的侍妾本身就不多,有孩子的也就那么几个,其余的在郑州便已经被你遣散了。就是那个王长子的生母有些讨厌,其余的倒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蜀王连有名分的侧妃和没有名分的侍妾,却是有子无子的足足有个五六十。我看那一样没有嫡子在身的蜀王妃,因为出身还不如含烟高,一样也是有些受气。那几个育有子女的侧妃,一看就不是什么老实人。整天不是抱怨这个,就是抱怨那个,甚至指桑骂槐。”
“搞得那位蜀王妃,整日里面泪水涟涟的。每次见到含烟,都说自己有出家为尼的想法。你得想想法子,这么下去不是一个事。不仅是含烟总是这么受委屈不行,时日一长对花朵危害也很大。花朵这孩子本就很敏感,若是在与那些人长期相处,只能越来越沉默寡言。”
何瑶的这番话说罢,黄琼却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沉吟良久才道:“父皇之所以这么快下圣旨,还挑我没有在府中的时候下圣旨,是因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事。他是担心含烟有了身子,传出去在对我有什么影响。叔纳嫂,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
豪門 遊戲 私 寵 甜心 寶貝
“老爷子是担心这个,其实他也不想想,叔养嫂不也是常有的事情吗?他可真是杞人忧天。瑶姐,你说的没错,在这么下去早晚得出事。老爷子现在让我兼管景、蜀二王家事,倒是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抽空,我去他们那里看看,不行就将含烟母女都接回来。”
“大不了到时候,将蜀王妃也一并接过来,可以适当遮一些别人耳目。老子的女人心疼还来不及,还轮得到一个侍妾来欺负?若不是那个王长子,那个女人早在郑州我便出手打发了,还轮得到她现在嚣张?看看她教出的那个儿子,一分担当都没有,将来怎么做这个家长?”
“至于皇上那里,我自有办法去解释,你们就不要操心了。若是任由自己的女人受别人的气,都不敢出声,我还算什么男人?瑶姐你这几日先准备着,把含烟原来住的那个院子,提前收拾出来。嗯,那个院子单独隔开,临街那一面在开一道门,老爷子那里还是得装装样子。”
“反正她们都没有孩子,若不是天家不允许改嫁,守节也根本没有必要。大不了,景王与蜀王的那点财产不要了。笑话,堂堂的英王府,养活两个女人还是养活得起的。那个王长子的母亲不是想要当家吗?那就让她当去,我倒要看看她这个家怎么当下去。”
听到黄琼这个还算行的主意,何瑶与段锦总算都松了一口气。不过想起另外一件事,两个人又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看着又有些犹豫二女,黄琼轻叹了一口气道:“瑶姐、段姐,咱们是夫妻,除了父母之外,你们都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