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gyh精彩都市小说 《三國騎砍》-第七百五十六章 犏牛-9kv1x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同样的时间,田信还仰躺在暖炕上。
面前已经摆好狭长的办公矮桌,桌子就扣在他腰腿之间,一侧摆着带盖的茶杯、砚台,他手里则捏着毛笔,对公文做批示。
以现在的旺盛精力,以及管理范围,他能保持对司州九郡、夏州六郡的垂直管理。
每一个县令都与他保持着直接联系,一个月最少有四封的例行政务汇报。
这不是很累的事情,受过信息轰炸的人,对全局信息有系统的梳理,自然能协调各郡信息,分门别类做垂直指导。
每个县的上奏的内容也就四五页纸,夹在该郡的文件夹里方面他阅读,以及回调积存文档。
保持每天的公文阅读、批示,与县一级的负责官吏保持互动,才能始终掌握全盘的信息变动。
一些县令、县长每周的工作汇报,如果主要工作没取得成效,会讲述一些工作中的鸡毛蒜皮事务来充字数。
小到办公的笔墨消耗,大到配发的牛生育了牛犊,算母牛原籍的,还是算出生地的。
牛马也是有籍贯的,很多官吏上任,自己是没有牛马代步脚力的,自有郡一级分配牛马。
郡里分给你一头牛,方便你在县里工作时代步,这头牛生下牛犊算郡里的,还是算本县的?这是官牛,怎么算都不可能是官吏本身的,除非出钱赎买小牛犊。
哪怕这种小事,田信也会给出指导意见。
几乎司州、夏州这十五个郡的每一个县,都在田信的直接指挥范围内。
而凉州由凉州牧苏则直接处理境内政务,只有人事权、调兵权握在六部;新设立的嘉州,则由西府直管,类同于凉州,且拥有境内调兵权。
因此六部五寺三院看似有很大的管理范围,可下面县令直接对田信负责,反倒限制了六部五寺、郡守们的职权。他们无法直接管理、调度各县,现在整体更偏向于统计、观察、纠错。
核心管理权在田信这里……县令们普遍来自北府军吏,他们也习惯、喜欢目前的这种管理方式。
可以专心去做几件事情,没必要分心去做应酬。
与田信保持着高密度互动,这些人做什么都很有动力、积极性。
郡守、督邮、郡功曹、吏部、督察院虽然都有考核他们功勋,评价他们工作能力的职权……可这些机构的点评,永远比不上田信的一句话。
因此,只要不犯法,顺着田信指挥去做事,自没必要去应酬、讨好跟其他的机构。
显然,田信在培养今后的郡守之才;只要这里面有十分之一的人肯坚守原则,去地方上做个呆板的执政机器……不作为,远远比胡作为要好。
十五个郡,每周工作五天,每天也就看三个郡的工作报告。
不同于竹简这种沉重的文字载体,看竹简公文,是很耗费体力、眼力的;得益于简体字、标点符号、文字,可以让信息更高效、准确的传递,田信每日阅读工作其实很快的。
如果不是距离遥远,信息传递成本略高……否则凉州也会纳入这种垂直管理。
所谓的夏州六郡,其实也只有安定郡、上郡有完整的郡县制度,北地郡废了一半,西河郡又很小没几个县,河套地区的五原郡、朔方郡目前恢复了寥寥几个。
司州九郡,河东郡、河南尹又不再管理范围内,所以真正需要管理的只有九个郡,一百三十多个县,平均到每天也就二十五个左右。
再加上六部五寺三院、骠骑将军幕府的正常公文,平均田信需要阅读、处理的公文也就在四十、五十之间。
这些公文少的寥寥几十个字,多的也就三四百字,阅读量并不是很高。
对一个习惯了信息轰炸的人来说,每天睡醒接受新鲜信息的轰炸……并以裁决者的身份参与其中,其实是一种十分惬意的享受。
掌控全局,生杀予夺。
如往日那样,田信在早餐前就结束了晨间的公务批示,才洗漱,来到隔壁的院落用餐。
这里是关姬的小庭院,他来时阿木就站在椅子上,眼睛贴在显微镜上专注观察。
微观世界的奇妙,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有吸引力。
别说是孩子,但凡有一点求知欲,并有文化底蕴的人,都会忍不住去追逐宏观世界、微观世界的真相。
这个时候阳光明媚,驱散了上林苑周边晨间的清寒。
阳光下,小田平握着一个水晶打磨的放大镜聚集阳光,正专心致志的炙烤、灼烧一张废弃草纸。
瞥到这家伙嘴角翘着,很高兴的样子,似乎还有口水快要流下来了。
关姬等人已经入席等待他,一副文件夹在她们之间传递,传到了田信手里。
是夏侯绫、夏侯徽一起绘画的一些细微小虫的图案……生活中常见的昆虫都已遭到了她们的肢解、解刨。
见田信落座,小田平也跑回来入座,放大镜就悬挂在脖子上,还扬着下巴,方便关姬给他把餐巾塞进领口,见田信不说话,其他大人也都静默无声,他也就不敢吱声。
“研究昆虫不利于健康,今后还是研究花草、林木之类为好。”
田信将文件夹递交给关姬,嘱咐说:“牛马能杂交、繁育良种;谷物也能。除优胜劣汰筛选之外,不同品种的作物杂交,也应有改良的效果。此举利国利民,足以青史留名。”
这两年时间,上林苑的大大小小的马场、牛场里,田信已经繁育出一种相对简单、常见的犏牛。
犏,是个形声字,犏牛不是阉割的牛,但也差不多。
为了繁育肉质更好的羊肉,普通的小公羊会阉割为羯羊,这样生长快肉质鲜美,羊骚轻微。
而犏牛则是牦牛、黄牛杂交而生,公犏牛有巨大的牛角,毛发类似于牦牛,长得很雄壮,但不具有繁育能力。
这是一种田信本就知道的牛种,目前优点就是抗病能力较强,以及很壮,性格也温和,不似水牛、野牛那么彪悍、凶猛。
繁育出的公犏牛为了更好的驯化、成长,会采取阉割的方式培育。
第一代的犏牛普遍才半岁左右,就已经展现出了品种优势。
至于马种改良……这个不需要田信动手,自有专业人才;小范围改良即可,主要工作还是维持、壮大优秀的马种族群。
现在流行的马种很多都是两汉就已经定型的族群,足以供应常规的战争需求;但缺乏优秀的挽马,这才是各处马场的工作侧重点,以方便、满足轨车需求。
田信定下了一个她们今后研究的侧重点后,就一同用餐。
关姬询问:“饭后可是要回长乐坡?”
“嗯,正是新城铺设地基之时,我亲自盯着才能放心。等修好第一座街坊,上下吏士熟悉工序后,以后我就不用费心了。”
田信缓缓咀嚼牛肉片,补充安慰:“再等一月,咱们就回温泉馆避暑。避暑归来,长乐坡、平乐观之间的木轨修通,就方便往来了。”
一听温泉馆,夏侯徽轻轻探脚在桌下踹了踹对面的夏侯绫。
关姬索然无味的样子:“轨车终究不便,还是昆明渠乘船更快一些。”
她去长乐坡找田信时,都是从昆明池乘船,顺着昆明渠直接抵达长乐坡。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