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五百一十一章 疑影重重展示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吴紫玉顿了一下,看着身边的妹妹。咬着牙起身穿衣后,又一件一件的帮着吴芝玉将衣服穿好。她现在已经习惯了黄琼这么折腾,吴芝玉却还是第一次。现在天已经亮了,一会孩子们便要回来了。虽说黄琼已经离开,但眼前这一幕让孩子看到终归不好。
给吴芝玉穿好衣服后,吴紫玉才将这个堂妹搂在怀中道:“妹子,这也许就是你我的宿命吧。都是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之下,与他有了这样的关系。而他这个人占有欲又很强,一旦得手就不会再放弃。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个是让他去找司马宏一家人。光明正大把你夺过来。”
“我这不是在吓唬你,他真的会这么做的。而你那位公公与男人,眼下前程都在他手中握着,你又一直没有能够给他们家添孙。想必你那个公公与男人知道今儿的事情,搞不好会拱手将你送给他。大齐朝官场上,这种无耻的官太多了。”
“另外,就是与我一样不要声张,悄悄的与他保持这种关系。说白了,就是做他的情人。至于走那条路,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不过,有些东西我该说还是要说的。你若是真的离开了他,你未必会幸福的。你自己的姿色,你自己应该是清楚的,这些年也没有少受骚扰吧。”
“这些年司马家败落。面对着那么多虎豹豺狼,你到今儿还能完好无损留在司马睿身边,我都感觉到有些意外。我那个前妯娌,姿色比你稍逊,身材还没有你好,都被景王府的管事给看中抢了过去。若不是被景王妃给遇上,恐怕早就香消玉殒了,还牵连到刘家家破人亡。”
“也许是这些年,司马老爷子虽说人被流放了,可在官场上多少还有些香火情才保护了你。可过去是过去,现在情况却是不同了。司马宏起复在即,司马睿又是通过了会试。说着,就同样要进入官场。而他们一家人,除了老大我没有见过,剩下这爷俩功利心太重了。”
“若是你被那个官员给盯上了,就司马睿那个德性,不把你献出去换官职就怪了。我们不想做祸水,可那些权贵之人又那里会放过我们?芝玉,就你这个姿色,早晚都会给你惹来祸事的。若是一旦被人盯上,不仅很难自保,就连司马睿也不会为你提供任何庇护的。”
“有些东西,这几年在京城我看的太多了。过去,你们两个是患难夫妻。现在,人家身边围着高丽婢、东瀛女,把你当成一个物品交出去,换来自己想要的官职,实在太过于正常了。对于他们那类人来说,只要能升官发财,他们才不在乎你是不是他们的原配呢。”
“更何况,你现在又生不了孩子。他现在又是过了会试,在过了殿试也就算是进士及第。朝中那些官员,又一向有在进士之中挑选女婿的习惯。人家没准也许就等着你自请下堂,然后在找一个即能对他仕途有利,又能给他生儿子的。那个司马睿,就他爹真以为他是书呆子。”
“英王这个人,虽说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在那方面也是花样百出。可为人也算是有情有义。你跟着他,哪怕像我这私下来往,他也会给你提供庇护的。至少,要比你那个男人靠谱的多。不过这种事,我也不好说的太多。究竟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吴紫玉的话音落下,吴芝玉抬起头看着自己这个,曾经性格何其高傲,就算饿死也从不肯低头的堂姐。语气上有些幽怨的道:“你真的打算就怎么瞒着刘虎,没名没分的跟着他一辈子?等到年老色衰后,就丢在一边自生自灭?姐,这些年不见你变得不再是你了。”
“你有没有想过,纸是包不住火的。你们这种关系,早晚都会有一天被人发现。到时候,你又该如何面对刘虎?过去的你,那么的绝强、那么的高傲。可现在的你,却是变得如此的荒唐,如此的放?”看了看堂姐脸色,吴芝玉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将那个字咽了回去。
官场铁律
只是吴芝玉虽说将后面的那个字咽了回去,可话中的意思,吴紫玉又如何听不出来?她看着这个相貌和身材都要在自己之上的堂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后道:“我也不知道,将来究竟会走到那一步。我是不会离开刘虎,更不会离开孩子们的,可我也一样离不开他。”
姝荣 别叫姐辉哥
“这事,是我对不起刘虎。内心也曾经无数次挣扎过,想要带着孩子们离开这里。可每次一见到他,心思却又转瞬之间全部在他身上。往后的日子,我也不敢想的太长远。如果有一天,刘虎真的发现了我与他的关系,要杀要剐我也只能随刘虎处置了。”
吴紫玉话中的伤感与哀怨,吴芝玉听了出来。同样在看着自己这位,虽说已经年过三十,但面容依然姣好。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材却依然没有走样的堂姐。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性子很是粗鲁的刘虎时,有些被吓糟的自己,吴芝玉也默然不语。
吴氏姐俩的这番对话,此时已经赶往了宫中的黄琼,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次会试的结果,皇帝不是一般的满意。要知道,大齐朝自开国以来,科举作弊之事几乎是从未断绝过。哪怕朝廷查的在严密,也总有人铤而走险。别说乡试,便是会试的考题泄露,也不是一次两次。
此次黄琼主持科举,虽说第三场临时换了考题。但却很是在一定程度上,刹住了作弊的风气。不过皇帝满意的结果,往往都是黄琼的工作量便成倍的增加。不仅皇帝又给黄琼指派了工作量,而且干脆来了一个大撒把的皇帝,将殿试一事也交给了黄琼全权负责。
至于之前与黄琼,以及桂林郡王提起的过了年,便要操办与桂林郡王府亲事的承诺,就好像从来没有过一样。对于这件事情,皇帝就好像忘记了一般。而皇帝不提起,可急着返回的桂林郡王却是有些坐不住了。只是几次催促,皇帝答应得好好的,让钦天监选日子。
但到了落实上,却是一直在拖着。皇帝的这个做派,不仅朝中诸臣都有些看不明白,便是黄琼也有些搞不明白了。黄琼隐隐感觉,自己这位皇帝老子,将此事一直一拖再拖,其实是并不想放这位桂林郡王离京。他只是感觉到,皇帝在隐隐的调查着什么。
也许是皇帝忙着调查桂林郡王,黄琼将林含烟母女,加上蜀王妃以及愿意跟着蜀王妃走的几个侍妾,强行接到自己那座单独隔出来的院子中一事,都没有来得及追究。当然黄琼也知道,皇帝不是不追究,更不是默许,而是皇帝现在还顾不上来收拾自己。
在眼下,桂林郡王这个亲家才是他最大的对手。至于皇帝究竟在暗中查什么,却是从来没有与黄琼说起过。不过,从永王那里传来的东西,却是让黄琼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太好的感觉。应该说永王做这件事情,还是很合适的。
那位桂林郡王的世子,每日外出的时候,都去了哪儿、见到谁,都查的清清楚楚。而永王告诉黄琼,那位桂林郡王世子,曾经数次在一家青楼里面,与北辽那个梁王相遇。甚至就连两个人在宿妓时,两个人房间是相邻的这一点都查了出来。
至于这家青楼的幕后主人,永王查了将近半个月,居然也没有能查出来。只查出来这所青楼,是挂在朝中一位已经致仕回乡,原籍在湖广南路的一个礼部员外郎名下。但此人就是老板,却是谁也不清楚。因为这位老板,从这家青楼自七年前成立,就一直都没有露过面。
所有的事宜,都是一位年长的老总管在打理。更让人起疑心的是,这间青楼的所有妓女、茶壶、丫鬟、仆役,都是清一色的南方人。虽说开在了京城,但却从来都不雇佣京城,甚至是北方人。两个人在房间相邻的情况之下,究竟有没有私下会面。因为永王无法在里面安插人,一直都无法确定。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二人每次到那间妓院。总是各自以包下半层楼的名义,除了招呼几个妓女作陪之外,从不让其他人到那间妓院的二楼。就连妓院中的人,都不被允许上楼。至于别的客人,就算花再多的钱也不行。就好像整个二楼,提前为他们留好一般。
而永王几次三番亲自深入虎穴查看,甚至想办法结交那位梁王,或是桂林郡王府的那位世子时。这二人对待永王,不是一般的冷淡。那位梁王,根本就不理会永王。永王几次想要以请客的名义,试探那位梁王也都被拒绝。至于那位世子,则永王一去便干脆的离开。
能让一向在京城之中,神通广大的永王都没有查出幕后老板来,可见这间青楼的背景绝对不是一个员外郎能做到的。而京城之中,在京兆府登记的高中档青楼足足有几十所。那些没有登记的,隐藏在民间的下等妓院、书寓更是比比皆是。
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巧合的,在同一家青楼相遇不止一次?甚至还那么巧合,在这间青楼几十间屋子,几十名妓女的情况之下,两个人居然还巧合到住到隔壁?最为关键的是,自己的那位小舅子,堂堂桂林郡王府的世子,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逛青楼。
如果说那位桂林郡王此时不在京中,这位世子没有了约束便本性暴露,这还有一些借口。可关键的是,桂林郡王此时就在京中,身为世子还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世子之位就那么牢靠?这在任何一个世家之中,继承人如此荒唐,都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而继承人如此光明正大的,在这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整日留恋于青楼楚馆,同样在京的桂林郡王却无任何的表示。那就是只有一个可能,自己那位小舅子根本就不是去拈花宿柳,去那种地方只是在变相的掩盖着什么。
最强炎帝传说 子金中
在联想到此人,与北辽那位梁王看似无意的相遇,难道自己那位未来岳父,与北辽那位梁王,真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地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