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9iu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線上看-第5449章 岩漿焚燒閲讀-vs0h6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小說推薦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大哥,你……你赶紧撑起结界,否则,应……应付不过来的。”
肥猫的嘴里,痛苦地蹦出一句话来。
李天何尝不知道结界一说,可是,若他选择将自己独自保护起来,那不就意味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们去死吗?
轰!
一道剑意轰然斩出,可是,数量太多,东边被斩断,西边又疯长而出。
嗤!
李天身体忽地一颤,诸多的藤蔓之下,有一条碗口粗细的藤蔓,缠住了他的小腿。
顿时,一阵剧痛袭遍全身。
一剑斩出,可是,剑下却陡然出现数根黑色藤蔓,挡在那缠住自己的藤蔓之上。
在鲜血肉骨的滋养下,那一根藤蔓,顺着自己的小腿,飞速地向上攀爬。
不过眨眼的功夫,这家伙竟然已经缠至自己的腰间。
而且,这些利刺不是简单的扎肉。
李天更是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有一种万蚁啃食的痛苦。
对,他们在吸李天的血,啃着他的肉。
地狱岩浆之力,开!
李天忽地眼前一亮,无数仙力涌动,脚下发力,利用一道干脆果断之力,生生地将那藤蔓拉断。
不顾在自己身上还在蔓延的半截藤蔓,李天一路披荆斩棘,快速向更深处前行。
忽然间,他的双目,腾起阵阵红色光雾。
手中仙剑,也同时变得血红。
接着,便是一团团血红火焰,如同骤雨,落向荆棘生长的地方。
咔咔咔!
那些地狱岩浆,火热至极。
就算在这湖底,依旧将那些藤蔓的根部灼伤,随之燃烧起来。
接着,那些藤蔓,停止了疯狂生长得态势。
那些利刺,从肥猫三人的血肉中,渐渐缩回。
已经碗口粗的藤蔓,在这股力量之下,逐渐变细,变矮,直到最后那些藤蔓化为黑灰,消散在湖水之中。
他们身上的伤口,虽然有仙力涌动,快速地将血止住。
可是,那些血洞,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扎伤。
因为,这些利刺,就是那些藤蔓长出的嘴,啃食了他们的肉骨。
也就是说,他们的仙力,无法顿时间快速生出那些已经被吞噬的肉骨。
李天疯狂运转地第三个气旋,生命之力顿时传遍四肢百骸。
但是,身上的血洞太多,好多处连骨头都被啃食了一个个深洞。
他不得不调动神木之源,在这股力量的帮助下,那个个深洞,才渐渐恢复。
可是,肥猫三人却没有这么好的修复能力。
尤其是肥猫,他最先被藤蔓击中,且因为他的肉多且带有一股妖力,被啃食得最为严重。
李天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瓷瓶,为三人分发出数枚丹药。
很快,三人总算是恢复了一大半。
可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红影,赫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李天,你很不错嘛,就连咱们月湖死亡刺蔓,你也能将其毁灭,看来,我之前还真是小瞧你了。”
是红弗的声音,其实,从上次他被打败逃回红甲门时,心中就不敢小看李天。
但是,爱美的人,比一般人更爱面子,说着一些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话,一点也不害臊。
李天冷冷一笑,这些死亡刺蔓,原来真的不是无故出现,而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难怪他们要再次闭关修炼,就此处的仙力丰裕不说,光是这些能够吃人的藤蔓,也够闯入者喝一盅了。
此时,红弗在那红轿之中,并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刚刚李天的实力,让他心中也是慢慢的忌惮,他如果没有这红轿的庇护,还说不定能否与李天一战呢。
要知道,这些死亡刺蔓,可不是一般的大罗仙一重修者能够抵挡的。
不过,李天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顶红轿,李天怎么看怎么诡异,而且,他的姐姐红芊,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看着这里的一切呢。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先从红弗这个相对的弱者下手了。
李天目光冰冷,扫视着眼前那个连脸都看不清楚的轿中之人,嗤笑一声道:
“红弗,没想到,你们红甲门的人,竟然是一个躲在乌龟壳里的王八。
真是不知道你那脸皮得有多厚,竟然向着靠着这么一顶破轿子,你就能够趾高气扬了”
“桀桀,大哥,我看啊,他的脸皮厚的程度,是超乎咱们的想象,你看看,那脸上,涂脂抹粉的厚度,估计就得有一尺吧?”
这个李虎,在胖子身边待久了,多多多少少也得到了一些真传。
顿时,那红轿之中,杀意翻滚。
轰!
又是一阵狂暴的水柱,好似一座大山从对面飞了过来。
李天神识感知到这水柱的力量,在水下比在陆地上,杀伤力减弱了三分之一。
身体忽地转移到了李虎等人的前方,手中一道银色仙力涌动。
吼!
顿时,水下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一条银龙虚影,在水下快速凝成,长达数十米,而它的龙鳞龙眼,甚至龙须,都显示得清清楚楚。
龙尾横扫水面,顿时形成一阵高达百尺的巨浪。
那巨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那水柱冲了过去。
轰隆隆!
整个湖泊,水域本来也就方圆三百里。
强力水柱与滔天巨浪相互碰撞,顿时,整个湖泊,在两股巨力之下,在空中腾起上千米。
湖泊方圆三十里地,顿时好似暴雨而至,狂暴恐怖。
更为恐怖的是,在那森林之中,无数的肥硕长鱼,从天而降。
森林中的那些妖兽们,立刻开始聚集,在这渔场中撒欢,这些鲜活的鱼儿,可是他们这辈子也未曾享受过的。
毕竟,这湖泊,是被红甲门的人占有,哪怕是这片森林中的妖兽,那也从来都不敢轻易进入。
此时,整个湖水,甚至是湖底,也发出一阵剧烈动荡。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