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e0l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猛卒-第九百六十五章 涪陵殺俘分享-8za4p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一个时辰后,搜捕军队从三千增加到八千人,搜寻范围也增加到距离江岸三十里,远处的山林也不放过。
但搜捕军却忽略了一点,他们没有考虑到长江北岸,张云率领手下从南岸撤退,给士兵们造成一个误导,太后和天子也在长江南岸,和敌军骑兵在一起。
虽然俱文珍也想到了应采和,但他却没想到应采和是从江面撤退的。
一连两天的大规模搜寻,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就在这时,一个令权宦们意想不到的问题发生了,他们的补给断了,应该由后军送来的军粮并没有送来,中午吃了一顿后,晚上就要断粮了。
节度使沈铨心急如焚,和另一个节度使邓惟恭一起来找霍仙鸣、窦文场商议对策。
霍仙鸣和窦文场也有点傻眼了,虽然他们是掌握军权的宦官,但并不代表他们有经验、有能力,只是因为他们二人一直服侍李适而已,被李适视为心腹。
两人从未遇到过这种断粮的情况,竟也一时不知所措,倒是俱文珍有点急智,他问道:“我们有多少牲畜和战马?”
沈铨沉声道:“随军大概有三千头牲畜,牛一千多头,毛驴和骡子大概两千头左右。”
“战马呢?”俱文珍追问道。
沈铨犹豫一下道:“战马三千匹。”
“那就有六千头牲畜了,立刻宰杀牲畜充饥。”
“战马不行!”沈铨和邓惟恭异口同声道。
窦文场也拉长脸道:“俱公或许不知道,我们训练骑兵耗费了不计其数的钱财,如果没有了战马,这些钱都白花了。”
“好吧!”
俱文珍同意了他们的意见,“那就先杀牛和骡驴,然后我建议大军掉头,灭了李万荣这个狗贼!”
这个方案可行,霍仙鸣也同意了,“说不定灭了李万荣,还能找到太后和小皇帝。”
窦文场随即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邓惟恭又补充道:“三位高翁,我建议在忠州和涪州搜一搜,说不定还能搞到一些粮食。”
俱文珍当机立断道:“同意你的方案,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沈铨冷冷看了一眼邓惟恭,这个家伙心机太深,他去搜粮食,便把对付李万荣的任务丢给自己了。
……….
此时,李万荣已经正式率军投降了李冰,李冰传达了晋王的封赏,封李万荣为卫将军,赐爵南平县公。
李冰随即与李万荣合兵一处,浩浩荡荡杀向涪州。
不久,张云和应采和护卫着太后以及天子到来,李冰安排了一艘三千石大船,令张云率五百士兵护送帝后前往成都。
两万五千大军次日下午抵达了涪州州府涪陵县,距离县城还有三十里,便大量百姓满脸惊恐逃来,很多人甚至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拿。
李冰心中奇怪,正要命人去询问,就在这时,有先锋斥候骑马疾奔来报,“启禀将军,涪陵县城内有一支千余人的神策军在抢掠粮食!”
李万荣冷笑一声道:“我给他们断了粮,他们就开始乱来了。”
李冰令道:“张凌云将军!”
一名大将闪身而出,“末将在!”
“你率第二营五千骑兵赶去涪陵县,围捕这一千士兵,暂时不杀他们,待我审完后,该杀则杀!”
“卑职遵令!”
不多时,大将张凌云率领五千骑兵疾速向涪陵县奔去。
李冰随即下令加快速度,大军向涪陵县赶去……..
张凌云是鄯州刺史张枫之子,年约三十岁,加入晋军已有十年,从旅帅一步步积功升为虎贲郎将,目前是李冰的左膀右臂。
半个时候,张凌云便率军杀到了涪陵县,他兵分两路,命令一名郎将率一千骑兵从西城门杀进城内大喊大叫,惊扰敌军,他自己则率四千骑兵在东城门外埋伏,布下了口袋,
郎将领令而去,张凌云率四千骑兵在东城内一片树林内埋伏。
只片刻,只见近千名神策军士兵仓惶逃出,有的背着大包小包,有的提着裤子逃跑,但大多数都是空着手,后面还源源不断有士兵逃出。
待他们靠近树林,号角声骤然吹响,张凌云率领四千骑兵从两边杀出,瞬间包围了目瞪口呆的一千多名士兵。
张凌云一摆六十斤大刀,厉声喝道:“投降者不杀!”
所有士兵都丢下兵器投降,为首敌将瞅了一个空,他带着数十人忽然加快马速企图从一个空缺处突围,晋军骑兵很警觉,立刻封住了缺口,张凌云飞马奔到,手起刀落,速度疾快,敌将躲闪不及,人头被劈飞出三丈远,无头尸体扑通从马上摔落。
其余跟随士兵吓得纷纷跪下,磕头求饶。
张凌云杀气腾腾,厉声大吼:“脱去盔甲,放下兵器,饶尔等不死!”
所有士兵都急忙脱掉了盔甲,丢下兵器,举手跪在一旁。
……….
一个时辰后,李冰率领大军抵达了涪陵县。
一千两百名降卒都举手跪在西城门外,数百名骑兵看守着他们。
待李冰走近,张凌云领着县令上来了,县令躬身施礼道:“请将军给我们做主啊!”
李冰沉着脸问道:“他们可是在城内奸淫烧杀?”
“有!抢了很多财物,不给就杀,死了至少上百人,还有好多女人被他们糟蹋了。”
李冰顿时怒道:“让苦主出来辨认,杀人者和奸淫者一律处斩。”
张凌云上前低声道:“人数太多,苦主不一定辨认出来,卑职倒有个办法缩小范围。”
“你说,什么办法?”
“将军,可以让他们互相检举,检举有功者可以释放回家。”
李冰点点头,这个办法不错!
晋军交代降卒互相检举,听说检举立功者可以释放回家,士兵们便翻脸了,纷纷检举杀人奸淫者,队伍一阵大乱,晋军士兵随即冲进去抓人,片刻,便抓捕了三百余人。
这时,县令带着大群苦主出城,他们有的哭哭啼啼,有的满腔仇恨,很多女人头发散乱,衣裙不整,她们看见被推上来的士兵,立刻扑上去又抓又咬,大声哭叫。
晋军好容易才拉开她们,开始一个个辨认,辨认出一个,士兵立刻被吓瘫在地,磕头求饶,却被如狼似虎的晋军士兵拎到水沟处,一刀砍下了脑袋。
不多时,三百二十余人被辨认出斩首,剩下二十几名士兵没有苦主辨认,但他们更是罪大恶极,杀人灭门。
在得到检举者指证后,晋军很快找到了七户被灭门的百姓,共杀了四十余人,女人都被糟蹋后杀死,很多士兵脚底还有血迹,没法抵赖,李冰大怒,下令将这二十六名凶残士兵用五马分尸之刑处死。
发生在涪州的事件看起来是偶然,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它很快传遍了东川各州,它就如春雨般细细浸入人心,让晋军的形象变得鲜明生动起来,那就是嫉恶如仇,军规严明。
正是这件事,使晋军在东川各地赢得了广泛支持,这也是李冰最初没有想到的。
此时,沈铨率领的一万五千军队也进入了涪州,在距离涪陵县约八十里处停下。
李万荣想了想道:“这个沈铨是霍仙鸣提拔起来的人,他是有点本事,但性格孤傲,一直得不到重用,四十几岁了还是个普通校尉,霍仙鸣掌控军权后,提拔了一批低职将领,这个沈铨就是其中之一,他因为有点真本事,所以在短短五年内,便从校尉升至冠军大将军,更是出任神策军三节度使之一,所以沈铨一直对霍仙鸣感激涕零,更是忠心耿耿。”
李万荣在含蓄地提醒李冰,劝降沈铨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李冰点点头,又问道:“沈铨那边应该还有你的部将吧!”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