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3l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日娛浪人-第五百二十五章回歸大衆(感謝夢回千轉)讀書-8vx87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七濑走后高桥浪人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在睡觉之前跟千代发了短信过去说已经回到大坂请两天假。
前段时间一直紧绷情绪,一边是高考的复习一边是电视剧的拍摄,到后面又来了《失恋巧克力职人》。费力将修改过后的剧本改写出来还得做练习题,加濑老师那边还有演技课。
真的,高桥浪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那段时间一旦停下来他就感觉自己脑袋里面像是有水在晃。
在事情都尘埃落定后高桥浪人才允许自己休息,也是因为接下来做的事情都有把握,他来到大坂。
睡了个好觉,高桥浪人醒来时间都快中午,稍微收拾自己后高桥浪人在酒店里解决午餐前往中村剑道馆。
这一次他去,人气更高,出现在剑道馆的时候在场的众位学生非常惊讶,或者用震惊来说更为准确。
高桥浪人如今在大坂的知名度是任何一个年轻演员都无法比拟的,就像岩手之于能年。
最开始还没人认出,高桥浪人一来先去换上剑道服,之后又出现被大众关注,场面一阵沸腾。
“高桥桑!真的是高桥桑!”
“不会吧?高桥桑,是那个高桥桑吗?真的来咱们剑道馆了?我之前只听别人说过他来过。”
“果然是明星啊,整个人看起来跟我们完全不同,那种气度。”
“·········”
很多慕名而来的年轻人只觉身在梦中。
“肃静!”中村在现场,身为馆长十分有威严,在他开口之后学生们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高桥浪人就在中村身边站着,馆内的年轻人们视线不自觉往他身上飘。高桥浪人已然算是习惯了如此的视线,不像之前那样害羞,镇定自若。
“大家都知道浪人是从我们剑道馆出去的,今天是他的私人行程,只是希望能够在剑道馆里重新拿起竹刀成为众多练习者的一员。”中村一面扫视大众一面说,“今天,他只是剑道馆的一位普通学员,在此之前我没有任何宣传,能够遇见浪人,浪人能看到大家都是缘分。所以,请诸位不要盗摄,或者在网上传播浪人来这儿的消息,至少现在不要。”
中村掷地有声的话让在场的练习者收回心思,就像中村所说,能够偶遇都是缘分,他们来剑道馆更多是为了练习剑道而不是为了飘在空中的高桥浪人。
心,静下来,就像挂在剑道馆墙壁上的那副书法。
“继续练习!”中村话音落下,寂静的剑道馆在大川的一声中气十足的残心下恢复热闹,高桥浪人也重新回归大众——尽管只是一个下午。
在这之后中村叫出几个新晋的剑道三段跟高桥浪人对练。那几位年轻人很激动能够跟高桥浪人近距离接触,但在中村的威严下没人敢去叨扰高桥浪人。
只有在休息时间,中村去内馆休息的时候大众才敢跟高桥浪人搭话。
“你怎么来都不说一声。”大川过来问他。
高桥浪人仰头喝水,单单是这个动作就引起馆内女生不小的议论,大川恨铁不成钢地回身看去:“瞧瞧你们,有什么出息。”
有跟大川熟悉的女学生冲他做鬼脸,但在高桥浪人看过去的时候那群小女生却不敢跟高桥浪人对视。这就是成为知名人士后的弊端吧,高桥浪人心想自己大概是很难回归群众当中了。
“我跟老师说了。”高桥浪人回大川,“最近有点累,想着回剑道馆看看。看看老师,看看前辈你们情况怎么样。”
“托你的福,剑道馆的生意可是好的不行。今天你来过之后应该会有更多巡礼的人吧。”
“巡礼?”
“嗯。”大川点点头,“你现在可是大坂的国民小骄傲,还有个外号叫什么坂宝前辈。”
听到自己的称号高桥浪人久违地冒出了熟悉的感觉,幸好没在喝水不然肯定喷出来。果然不愧是霓虹啊。
大川解释:“意思是大坂的宝物前辈,不过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什么?”
“坂虎浪人。大坂猛虎高桥浪人。”
“·······”
还不如坂宝前辈呢!
跟大川的聊天让高桥浪人稍微回到前几年的状态,但很快有人上前询问他能够拍照吗,还有要签名的。
高桥浪人尽量满足大众的要求,态度很好,还配合地摆出了剑道的经典动作。
幸好中村老师休息时间不长,在高桥浪人满头大汗之前中村回来继续剑道教授。
稽古是最后的项目,因为近一年的停止练习高桥浪人的技艺生疏不少,但随着稽古的进行身体记忆逐渐回归。并且随着年龄增长身体机能的提升让高桥浪人反应更快力量更猛。
最后由大川跟他喂招,高桥浪人久违地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运动让高桥浪人内心的烦闷宣泄不少。等忙完最近的事情高桥浪人想要不要重新回归剑道馆,捡起那很久没动的剑道。
中村走的是最早的,将打扫的事情交给徒弟后中村带高桥浪人回家。
高桥浪人因为来的匆忙并没有带衣服,去中村家洗澡换上老师宽松的衣服。
冰箱里有中村老婆离开之前为他做的便当,整整齐齐码在冰箱里,中村随意拿了几个热了吃,还有下酒菜。
有下酒菜,中村当然拿出了酒,身为一位习武之人中村在家可是每天拿酒当饮料喝。无论是药酒还是烈酒以及啤酒他家里都有,既有自己收罗的,也有人送礼给他的。
中村从压箱底的地方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好几年的酒,摆在桌子上,招呼高桥浪人吃饭。
两人相对而坐。
中村将盖子打开一股酒香味就蔓延出来,不是啤酒的那种泡沫味,带着清酒的清香,倒在碗里冲出细密的泡沫,淡黄色的。
高桥浪人没有拒绝,反而问:“老师这是什么时候的酒啊?”
“啊。”高桥浪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没有啊老师,我真不喝酒的。”
中村使了个我懂的眼神,摇摇头自己品了一口,享受地啧啧出声:“呵哈~酒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