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m4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笔趣-第八百八十二章 候選者展示-zaj9t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你!不准你侮辱会长!”
孤影踏上一步,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愤怒。
只是,宝石依然没有去看天堂之手的成员一眼,缓缓说道:“本来吧,这个所谓的战斗权我们蓝色远方也并不是很在乎。但是,你们天堂之手一天到晚让别人在我们那么多人的面前嚷嚷,说你们才是第一。这样的话,我们算什么?你们天堂之手的踏脚石吗?”
“既然这样的话,天堂之手,如果你们会长达克·光中光在这里的话,我或许还会忌惮你们三分。但是现在他不在,你们这个所谓的最强称号还是先搁置一会儿吧。这个战斗权,我们蓝色远方要一份,另外一份……呵呵,在场的各位,你们谁愿意去阻拦天堂之手的?只要愿意出力的,就都是我们蓝色远方,以及深渊公会的好兄弟,好伙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对抗天堂之光,让这个所谓的第一公会止步于此。但如果是还想要袖手旁观或是站在我的对立面的……呵呵,人家天堂之光未必会顾念你们的恩情,但你们可要想想,等到天堂之光继续壮大下去之后,还有没有你们可以吃的那一口馊饭了。”
这最后的那句话不言而喻,已经可以肯定是属于煽动了。
这些公会想想平日里的工作,只要自己所驻扎的城市里面如果还有一家天堂之手的分会的话,那么自己的工作和报酬立刻就会减少一半以上。既然愿意出来当冒险者,那么就肯定不会是肯迁就,受到憋屈不敢反抗的人。因此仅仅只是蓝色远方这么一说,就有大部分的公会立刻响应,点了点头。
“喂,你们蓝色远方想第一想的脑袋有问题了是不是?之前在死亡坑洞里面的时候明明说一切都看你们的,结果你们才扛了两晚就走了,最后还不是人家天堂之手抗下那个死亡女神的?”
但是相比起蓝色远方这边的“饭碗响应”,在这个时候愿意站在天堂之光那边的公会数量也不少。
这也多亏了天堂之光是蓝湾帝国内当之无愧的第一,有些时候很多公会之间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或是让官家解决不太方便的情况下,让同为公会的天堂之光来帮忙协调就要方便的多。
所以,作为老大哥,天堂之光在普通公会心中当然也会有相当的份量。这种份量有些时候并不仅仅是自己能不能吃到饭而可以单方面反目的。
用不了多少时间,原本一直都在休息区观战的三十家公会中就有差不多二十多家开始为了这个问题纷纷站队。在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里面,竟然硬生生地从三十家公会各自挖空心思要夺取战斗权力,变成了两大阵营的对立与割裂。
看到这一幕,艾罗终于能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矛盾转移,成功~~~!
至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这些公会中的很大一部分应该都不会把矛盾转向人鱼之歌了吧~~~
不过,艾罗也不能在撕开一条裂缝之后就在旁边看戏。纯粹看戏的话很容易让人发现有问题,所以他现在也是立刻加入了天堂之手这边的阵营,带着自家公会开始向着对面骂了起来。
忌廉本身就是街头混混出生,骂人这种事情自然是驾轻就熟。如果不是艾罗叮嘱他不要显得太跳,要让人鱼之歌显得低调但又不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是真正的“麻烦制造者”的状况,就可以了。
至于双方割裂的时候,艾罗一边冲着对面骂“他妈的”,一边悠然自得地望着场上的战斗。
原本的十家公会,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只剩下三家了。
而且很显然,这三家公会中的两家已经结盟。毕竟有两个名额,合作比孤军奋战要好得多。
至于剩下的那一个公会成员也是被接连击倒,现在只剩下一个人在努力支撑。
另外两家公会都还剩下两个人,总共四个人开始对这一个人展开了全力攻击。四打一,怎么想都知道这结果已经注定了。
不过,那名独自迎战的公会成员尽管非常的狼狈,但却还是在强行支撑着。并且,他的思路似乎十分的明确,就是希望能够和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
眼看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一个小时的战斗时间很快就要结束。这样一来,人数最少的公会就要被淘汰,而那两家联合的公会自然可以顺利出线。
眼看胜利就要到手,这两家联合的公会战斗意志自然而然也就开始消减,他们从一开始的寻求击败对方变成了自保,两个公会中的四名成员动作都开始有些缩手缩脚。这一点,艾罗非常理解。毕竟现在只要等到时间结束就可以顺利通关,万一强行上前被那个独立支撑的冒险者干掉一个,那自己的人数也就变成一个了。到时候能不能顺利过关可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心思之下,这五个人的战斗范围开始拉的越来越大,双方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拉越开。到了最后三分钟的时候,那两家联合的公会甚至已经退到旁边,形成掎角之势仅仅是包围了那个独立的冒险者,而并没有想要上前进行彻底消灭对方。
而那个独立的冒险者,似乎也正是在等待这样的一个时机……
在回了两口气之后,他再次纵身一跃,向后跳出五六步远的距离。随后,他举起手中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使用的长刀,在上面的机栝处一按,长刀的刀头掉落,剩下的棍棒部分两边立刻弯曲。下一刻,他一把扯下自己的腰带,在长棍弯曲的两头处一拉。顷刻间,长棍变成了一把简易弓!
那在远处防御的两个公会看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掏出一把弓来,纷纷惊讶!不过他们的下一个动作并不是立刻打上来,反而是向着远方散开,与这个独立冒险者拉开了更远的距离!
这样的拉开距离让这名冒险者十分的舒心,他的脚在地上一抄,长刀弹起,顺势架在弓弦上,伸手一拉,拉开。
“天哪!原来这位冒险者并不是如同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样是一名长刀战士!原来他是一名弓手!现在另外两家公会的成员距离这名弓手明显已经有了很远的距离,而他只有这一次的机会!一击不中的话,几乎可以肯定他就要在这里被淘汰了!”
独立冒险者稳稳地拉着手中的弓弦,刀头的部分微微颤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瞄准还是因为经过刚才一个小时的战斗而乏力。
至于那四名联合公会的成员现在也是早早地在竞技场的最远处站稳,转过身,全神戒备。在这样的状况下如果这个独立冒险者还是能够一击即中的话,那么可想而知是一名当之无愧的神射手了!
时间,继续不停息地流逝。
这名独立成员手中的弓箭依然在那四名联合公会的成员身上微微扫动,寻找着一个最合适的攻击点。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展开攻击,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这一箭的目标是谁。
更没有人知道,这个如此不适合当做弓箭的长刀,究竟能够产生怎样的破坏力?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所有人的等待之中……
几乎是刹那间,整个竞技场上的欢呼声都停了。
就连主持人现在也不敢再说话,生怕惊扰到了这片诡异的安宁。
所有人都在等待,都在屏息静气地看着那把弓弦,那条胳膊,那手指。看着那微微抖动的长刀刀刃……
也是看着这个冒险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竞技场的声音,消失了。
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了最为朴素的期待。
风吹过,卷起些许从外面吹进来的枯萎树叶,也是将些许的雪片从天而降。
呼吸……呼吸……呼吸……
甚至就连休息区内的三十家公会现在也都忍不住停下自己的争执,转过头,看着现场上这最后的一箭,看着那手指……
最后一分钟了。
眼看着,时间就已经进入了倒数读秒。
会就这样结束吗?等到那最后的秒针走完之前,这个人会不会胡乱地射出一箭,听天由命?
还是说,他也在等待?
这样突然的发力让他的另外三名同伴显然是有些吃惊!可也就是在这一刹那,独立冒险者的双眼猛地睁开,手指略微晃动,松开!刹那间,那把长刀就在弓弦的力量之下瞬间飞出!
只不过,这一刀并非是射向那个跑步出来的冒险者,而是瞄准了另外一名因为同伴突然动起来,而显得有些惊慌,转过头望向同伴的冒险者。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