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b0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討論-第五百一十八章齊瑤探尋顓臾墓讀書-rkv4l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东海之滨,任鸿一行人眼睁睁看着碧蓝海水被一层金光渲染。锋锐雄浑的剑气在海浪间穿梭,寻觅星魔下落。
董朱咋舌道:“这碧游宫的圣母们,怎么一个比一个煞气重?”
而且,实力都这么强横?
前番风黎仙子解开自己身上的多重封印,差点被迫飞升。如今金灵圣母归来,一人之力封锁东海,比风黎仙子犹有过之。
任鸿打量海面,暗暗庆幸自己速度快,拉着亲友们快速离开东海。
钧天:“话说,咱们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开?金灵圣母封锁东海,是搜查星魔,咱们跑什么?”
“他们这一封锁,咱们就要在金鳌岛待几年。哪有那功夫?”任鸿淡淡道:“骊山事了,咱们早就该回家了。”
董朱点头:“也是,我也打算去炎谷那边看看。”
这些日子,炎谷那边没有消息,董朱心中记挂,有点不放心。
“对了,齐瑶呢?任鸿,你跟齐瑶联络了吗?”
“她不跟我们走,但此刻应该已经上岸。”
任鸿对齐瑶不怎么担心,纵然道君出手,也难害得齐瑶性命。
众人在青州分开,董朱前往炎谷,纪清媛回归太元仙府,而任鸿和其他人则回归五莲仙府。
……
齐瑶从神玉岛出来,擦掉脸上的泪水,独自返还中土。
以前,是齐瑶没有往这个方向想。
但在帝女墓内,齐瑶回溯时光,看到当初那场乱斗。
任鸿和星魔间,有着某种奇妙关系。
回想这么些年,任鸿对星魔盗宝的古怪态度,齐瑶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返还中土,齐瑶第一件事是登门城隍庙。
九州城隍庙的前身,乃玄都宫留在人间的玄都观。这里的庙祝全是玄都宫外门弟子。
齐瑶这位得道女仙登门,别说几个外门弟子,就连本地城隍都匆忙穿上神袍,诚惶诚恐出来迎接。
“小神参见瑶池仙子。”
齐瑶打过招呼,开门见山道:“本宫此来,想借尊神权柄,查一查九州生灵的资料。”
这位城隍是玄都宫册封的鬼神,听到齐瑶请求,顿时笑了:“小事耳,仙子查谁?只要告知名讳,小神可借阅《玄灵万形图》调查。”
“任鸿。”
城隍脸上笑容一僵,惶恐问:“仙子要查‘五莲山人’的信息?”
“怎么,你们万形图没有?”
“有是有,但关于这等上仙道真,我们这些小地方不容许查阅。”城隍老实道:“金丹三境之上,凡入灵胎者皆入‘地仙部’,唯有玄都仙人可以调阅。”
齐瑶娥眉蹙起。
找玄都宫的人?
她暗中调查这件事,可没打算让任鸿知道。
低头琢磨了一会儿,齐瑶又道:“那就看看和他长相仿佛的其他人。凡人中,和其长相相似,我都要看。”
这个要求虽然麻烦,但好歹在自家权限内。
城隍马上调阅相关资料,将三百年内和任鸿长相相似的人,全部转呈给齐瑶。
张子彦、包夏、包小开、李微明、宿钧……
所有人物的信息罗列在案,但这林林总总数十人,他们大多是突然病故或横死,鲜少有善终者。
“张子彦,落悬崖后拜入魔教,暴毙。”
“李微明,坐化转世后,现已重修。”
“包小开,七岁,失踪。”
齐瑶看到这个小孩的画像,这是一个七岁孩童,他容貌和小时候的任鸿有些许相似。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在查。最近青州地带有一些小孩无故失踪。各地城隍展开搜查,都没能找到线索。”
“失踪?勾陈神庭怎么说?”
“也没消息。不过那边怀疑是鬼书生干的。”
“那妖孽竟然还没死?吕仙姑的手段也不过如此。”齐瑶又翻了几页,最后目光落在“宿钧”的资料上。
那是一个身穿素缟的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四岁的样子。
“宿钧,宿天王之子,家居京城。”
看了宿钧的生辰年月,仅仅比任鸿小两个月。
“怪了,他又是什么情况?算来,他应该是百余年前的人。怎么只有少年图像?成人后呢?”
“这……许是当年玄都观忘了记录?”
城隍虽然这么解释,但自己都不相信。
玄都宫办事,怎么可能这么马虎?
但关于宿钧的资料太少了。在父母死后就几乎找不到他的行踪。最后一次被玄都观录像,是其母病逝不久。
齐瑶扯出这一页,观看画上的少年。
少年身穿素缟,身材消瘦,面色苍白且带着哀戚。可容貌与任鸿一模一样。
“会是他吗?”
收起这一页画像,齐瑶苏随手对城隍抛出一瓶仙药。
“我来这里打探消息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明白,明白,小神明白。”
城隍连连应下,只见齐瑶化作仙霞转身离开。
霞光袅袅,齐瑶很快来到京城。
面对京城的龙气镇压,齐瑶展开聚仙旗,堂而皇之隐身入内,前往曾经的宿府。
宿府大门紧闭,周边破落荒废,看不出半点居住的痕迹。
齐瑶犹豫下,轻轻推开门。
蓦地,她心生警兆,扭头扫去一道仙光。
冰冷的太阴寒气冻结仙光,幽幽女声响起:“你来宿府,是要查什么吗?”
“幽月仙子?”
看到身后一身黑裳的女仙,齐瑶诧异问:“仙子不在清虚府修行,怎么来人间京城了?”
联想当初昆仑山上,幽月在五莲仙府门口站了几天。莫非……
“原来是瑶公主。”
幽月看到来人容貌,也笑了:“正好,公主要谈一谈吗?这处府邸的情况,我全部知道。”
公主?
齐瑶忽然笑了:“也好,就去附近茶楼,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地府已开,轮回转世再不是隐秘。何况,公主前世也是爱情话本中的经典。”
水玉公主追爱求仙,是如今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
两人走到附近一处茶楼,在雅间正好看到下面的宿府。
齐瑶:“说罢,关于宿府的事情,以及那个叫做宿钧的人。”
“公主既然已经追查到宿钧,那么我想问一问,你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公子他的前世,以及魂魄两分,是否都清楚——”
咔嚓——
齐瑶捏碎茶杯,失声道:“果然如此?”
“看来,公主仅仅是怀疑?”
幽月皱了皱眉,但想到自己需要一个盟友,便索性开诚布公:“先说宿府的事。”
“宿钧当年将宅邸卖出,辗转几个商行后,又被一个神秘人买下。”
幽月将一份资料递给齐瑶,上面有那几个商行的资料。
看到“任氏商行”的名字后,齐瑶眯着眼:“这事情跟任鸿有关?”
“不是他,公子哪会操心这事?应该是底下人经手的。”
而极大可能,是风如月那丫头。
宿钧修仙长生,家中宅邸不可能一直挂在自己名下。但把宅邸卖掉,下面的密室基地却又有暴露风险。
所以,当初他找风如月帮忙,辗转几个商会后又把这户宅邸挂在自己的马甲名下。这些年来,除却每年让人过来打扫外,根本无人居住。
对于此事经过,风如月当做一个试探的引子,刻意用上任氏商行。而菡萏仙子帮她收尾,也让她明白了一点。
菡萏,已经恢复前世记忆。
“公子?你叫‘任鸿’为‘公子’?”
“不错,我和他前世有旧。而公主那一世,应该是公子更前一世吧。”
幽月有所持,不愿多言前世,而是望着宿府道。
“公子转世后,魂魄两分。一道落入灵阳县,公主自然知晓。而另一道,就在宿家,名宿钧。”
猜测得到印证,齐瑶喃喃道:“任鸿、宿钧,是啊,我早该想到,记得当年他还用过‘鸿钧’这个名号。”
他根本没打算隐瞒,线索就摆在明面上,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全部知道吧?
“所以,他就是星魔?”
幽月:“这又要提及另一件事。宿钧少时,宿府有群黑衣人灭了他全族。其目的,是他们家传承的一件秘宝——泰一珠。此乃星宿宫至宝,其母前世为星宿宫圣女,故将此至宝藏入宿府。”
“那群黑衣人夺宝失败,反让宿钧激活此物,并觉醒前世记忆。”
前世记忆!
齐瑶握紧拳头,所以,他才是太羲转世?不,他的魂魄携带前世记忆?
“后来,他继承母亲留下的资料,使用‘星魔’这个名号。这个名号,原本就是星宿宫几个遗留之人,为了从各派夺回星宿法宝所通用的名号。如今,第一任星魔之主李微明转世重修,如今还在东海呢。”
李微明很惨。
任鸿一行人早早离开金鳌岛。但李微明和同伴被碧游宫扣下,加上李微明前世的的确确用过星魔名号盗宝,直接被金灵圣母查出。
圣母一怒之下,不理会李微明反驳,直接打入水牢关押。不交出星宿图,回头便要用五雷之刑打死。
不过李微明的遭遇,别说幽月、齐瑶,纵是任鸿、宿钧等人也想不到。
齐瑶听幽月讲述宿钧经历,忽然问:“那群黑衣人……”
“查不到。但据推测,星宿宫就是他们灭的。其目的,可能就是泰一珠。宿钧公子追查多年,但这群人犹如无影之风,根本找不到。”
“……”
齐瑶对宿钧没有感情,自然也不在乎所谓的星宿宫覆灭真相。她只在意,太羲转世。
如果宿钧拥有太羲的记忆,那么任鸿呢?他们俩之间,又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说,太羲转世后还有一世?但据我所知,任鸿只转世了一次。”
这是从纪清媛那边得到的情报。众人闲话时,纪清媛提及轮转殿中的命簿记录,任鸿只有一次转世痕迹。
“所以那一世很特殊,与其说是转世,倒不如说是复活。“
幽月大略讲述颛臾从某个墓中醒来,建立如意阁,百年后转世轮回。
“墓?那座墓在哪里?等等,不对!那座墓既然在九州,就不可能是华胥山里的天墓。不——”齐瑶莫名想起帝女墓看到的一幕。
帝女墓和另外一座仙墓重合。颛臾,不,太羲是在那里复活的?
“那座墓在哪?”齐瑶:“我想去看看。”
“这也是我的目的。”幽月展开一卷图纸:“这座墓名叫‘颛臾墓’。前些年,焦家人还在这处墓附近找到一个和公子容貌一模一样的少年。”
“那个叫‘颛臾’的小子吗?”
齐瑶回想骊山胜境中的一幕。
线索太明显了,明晃晃摆在自己面前,只是自己一直以来不曾深思。
但这一次,她下定决心要把太羲转世的所有事情都弄清楚。
幽月:“这座墓凶险无比,当年我那位友人险些死在里面。所以,我希望和公主联手。”
看到图纸上记录的颛臾墓,齐瑶忽然笑了。
太眼熟了,这座墓不就是她的帝女墓结构?
“我知道这里的机关,我可以带你下去。不过……我很好奇,你这么执着于太羲,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希望公子恢复前世记忆,恢复前世的那个人。”
换言之,双魂合一?
齐瑶对此不以为然。
虽然宿钧有着前世记忆,但她对宿钧没有感情。除却前世记忆,她今生喜欢的人是任鸿。
她更希望任鸿恢复记忆,承认前世。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
二女思及心中所想,皆迫不及待,马上离开京城赶往颛臾墓。
……
“鱼儿上钩了。”
八代似有所感,往某个方向瞥了一眼,然后继续打量眼前的这座赤云岭。
云溪站在他旁边,迟疑问:“大人,您已经站了一个时辰了。咱们到底能不能进去?”
他俩从东海出来,云溪也没见八代做了什么,就好像已经布置妥当,然后带自己在中土闲逛。
逛着逛着,就来到这处神秘的赤云岭。
据周边百姓说,这处山岭从几年前开始升腾瘴气,好奇的百姓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故被周边百姓称作禁地。
“这里的瘴气对你我而言只是小伎俩。真正麻烦的,是赤云岭中布置的机关。有点意思……”八代观察红云缠绕的山岭:“这里的机关很不简单,还有不少鸟形机关傀儡,应该是某位机关大师所留。走,跟紧我,别丢了。”
说罢,八代一头扎入红云毒瘴。
云溪催动法力赶忙跟进去,他们云氏一脉最擅炼化云气。这里的毒瘴,反而是云溪的大补。
走进来后,他看到眼前几根怪异的石柱。
当云溪看到石柱上的花纹,意识忽然恍惚起来,不由自主向石柱走去。
八代随意瞥了一眼,扯住云溪衣领:“傻子,回神了。”
用力一拉,云溪马上惊醒,看到自己已经走到八代前面,他连忙退回来:“属下鲁莽,请大人责罚。”
“没事,这种鬼纹专门针对生灵,你扛不住也属正常。”
八代屈指一弹,一缕清气射中石柱。很快,上面的花纹一一消失,变成光秃秃的石柱。
然后,二人继续往山上走,来到一片桃林前。
八代暗忖:“有点三代布阵的影子,不过更多是鬼蜮邪术。应该是得到三代的部分传承,然后改良的?”
云溪想了下:“当今机关术,以墨玉宫、如意阁以及万机上人为魁。如意阁的传承来自当年的散仙颛臾,也就是天皇阁。墨玉宫是如意阁某尊诞生自我灵智的傀儡创立。至于万机上人,至今神秘莫测,不知其来历。大人,莫非这里跟这三方有关?”
“不对,这里机关大多携带幽冥诅咒,应该出自九幽鬼道。那里,有什么机关高手吗?”
云溪一琢磨,忽然道:“幽昌鬼帝?”
话音一落,眼前桃林蓦然窜出一只漆黑魔鸟。左侧山林也有一片蝗虫铺天盖地而来……
颛臾墓,齐瑶和幽月站在墓门前。
“没错,就是这里。”仅仅看墓门的雕刻,齐瑶就能清楚知道,这是当年太羲设计的山陵墓葬图。
她在墓门左侧摸索,打开密道机关,带幽月走进去。
“你小心些,别乱走,跟着我的步伐。”
“明白。”
看着这处幽邃昏暗的帝墓,幽月心神恍惚,想起曾经的昌恒以及公子。
当年,他们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吗?
走了一会儿,齐瑶突然停下。
“怎么?有机关?”
“不,这边的机关已经被人停下。”齐瑶在墙壁摸索,脸色难看:“有人进来过,而且封闭了一部分机关,制造了一条安全通道。”
能这么了解颛臾墓,莫非是任鸿或者宿钧中的谁来过?
“是风如月。她手中有公子留给她的道君级机关作品‘折天手’。她来过这里,并且通过这座帝墓对接帝女墓。”
齐瑶闭目回忆,然后恍然睁开:“是她啊。那个黑纱遮掩的女人。想不到,她还有点能耐。”
幽月对风如月、木黎二女有怨,但听到齐瑶的话,仍不免反驳:“她当然厉害。当初木黎和公子转世轮回,只有她一人独力支撑如意阁。不知击退多少窥伺如意阁的妖道。她的机关术传承自公子,距离道君也只差一步。”
齐瑶前世同样受太羲熏陶,学了不少机关术。她深深清楚,天皇阁机关术包罗万象,穷尽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参透。若是风如月机关入道,且距道君只差一步,那么她在此道才情恐怕远胜自己。
不过齐瑶有完整的帝墓图纸,很快解析风如月遗留的布置,将机关重新激活,并再度留下另一条生机。
“幽月,我给你留下一条生路,你好好记下。免得你担心,我待会儿对你下手。”
幽月笑了:“公主固然有瑶池秘宝护身,但我也有清虚府仙器。真打起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不过二女都明白,她俩如果都是为了太羲/颛臾,那么在此刻就是盟友,用不着彼此打斗。
又走了一会儿,幽月忽然看到墙壁上的一个血手印。
“等等,你看!”
看到血手印,齐瑶主动停下附近机关,带幽月走过去。
幽月拿出一张手绢,上面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血手印。
“一样!这是公子的指纹,这是公子留下的,应该是公子离开颛臾墓时无意间所留。”
齐瑶伸手摸了摸血手印,若有所思:“记得你说过,颛臾那段经历是一千多年前的事?”
“对。”
“那么,时间对不上。这里的血手印是前些年遗留,时间不超过一百年。”
齐瑶想到骊山胜境里的那个少年,或许是那个少年所留?
但要说掌纹一样……齐瑶莫名闪过一个念头。
太羲当年的造神计划!
他按照自身道体所培养的那些“身体”。
“难不成,当年所谓的颛臾复活,实质上是魂魄依附在某具人造体,然后从帝墓苏醒?”
齐瑶回忆帝墓布局,迫不及待拉着幽月前往实验室。
没错,帝墓布局图有专门的实验室,用来容纳那些实验体,以作为陪葬。
又走过好几重机关,齐瑶带幽月来到一处摆满玉棺的房间。
“就是这里,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当年就是从这里苏醒的。”
齐瑶快步上前,掀起一具玉棺。
当看到里面的东西,齐瑶立刻后退。
在玉棺中,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怎么可能,这些玉棺有灵液保护,应该充斥生机才对。”
再打开另一座棺椁,同样是被烧焦的尸体。
幽月跟着她,看她发疯一样掀开所有玉棺。绝大部分玉棺内,都是烧焦的尸体。而另外一些玉棺,则是骨灰一样的细沙。唯独一尊玉棺,里面空无一物。
“是这尊,应该就是这尊。他当年就是从这里苏醒。”
齐瑶闭上眼,以瑶池秘术进行感应。
但因为时间久远,她无法清晰回溯当年的情况。只模糊看到一个人推开棺椁坐起来。
那个人赤裸着从翠绿色液体中起身,他有着和任鸿、宿钧一模一样的脸。
“又换一具身体,看来仿造体终究是仿造体。天星,劳驾给我套衣服。”
天星?天星道人吗?
齐瑶再看周边那些烧焦的尸体,上面依稀残留星辉真元。难不成,是天星道人烧毁的?
“幽月,天星道人跟你家公子有什么关系?”
“天星道人?仇敌、死敌,但也算是知己吧?”幽月此刻也看到焦尸上的痕迹。
“你怀疑,天星道人来过这里?”
“不仅来过,还是你家公子带进来的。”
“仿造体不经用,他进来换过身体。那些骨灰应该是当年替换的身体。至于这些焦尸……”
“公子死后,天星道人担心公子不入轮回,再度利用这些尸体复生,所以全毁了?”
“然而他万万想不到,竟然漏了一个。”
想到不久之前的那个少年,齐瑶不得不感叹他命大。
但新的问题来了,这座墓是谁建造的?
齐瑶重新带幽月搜查颛臾墓,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些古怪的符文。
那是天皇阁传承的密文,翻译后意思是“复活”。
而这些神秘符号隐秘藏在颛臾墓的各个角落,让整座颛臾墓成为一处巨大的“复活秘仪”。
“复活?这是想要复活谁?难道是那位陛下?”齐瑶思忖:“难道是天皇阁后来打造的?但他们怎么知道图纸的?”
当年帝女墓建成后,姜瑶公主销毁天地间一切有关这座帝墓的图纸痕迹。
那个人是如何建造?并且布局跟三代天墓一模一样?
要知道,这座陪葬室原本仅仅是陪葬室。是三代遗命,将他当年的实验工具都送进来陪葬。
可那些陪葬品,都在华胥山。
这座墓里同样出现陪葬品,且位置摆放一模一样。若非进入过华胥山天墓,不可能知道这些。
“他那些侍女不可能了解这么多,更不会重新推动造神计划。那位圣女比他死得还早,也不可能。难道是那个妖女?不对,那妖女修为浅薄,不过是一只狐妖,怎么可能设这么大的局?”
幽月看着齐瑶摆出一个个推测,忽然问:“你说,这个墓建造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复活公子?”
“复活他?谁来复活他?谁会复活他?”
齐瑶摇摇头,然后苦笑不已。
当年最有资格这么做的人,就是自己。然而自己根本不懂这个复活秘仪,倘若自己当年能摆出这个阵势,还需要转世?
“我不认为,当年除我之外还有谁会爱他爱到建造这么大一座墓,摆出这么大一个阵势,甚至把造神计划重启,只为复活他。”
齐瑶:“这座墓,应该是天皇阁的夙愿,为了复苏一位可怕存在。”
压下疑惑,齐瑶继续带幽月前进。
来到五帝内座的宫室,看到九龙壁和损毁的龙椅,齐瑶沉默了。
这分明是当年太羲天墓的东西,是有人直接搬过来的。
“果然是天皇阁干的!他们另有目的!就是为了复活‘天皇’。”
齐瑶不敢停留,又往别的地方搜查。
渐渐地,一层淡紫色的迷雾缓缓在墓道升腾。
“幽月,小心点。这是幻神瘴,用天香螟粉制作的,能蒙蔽五感。”
齐瑶展开聚仙旗护身,刚一扭头,突然愣住。
原本一直跟着她的幽月,眼下已经消失了、
“幽月?幽月……”
齐瑶喊了几声,看着静谧死寂的墓室,心中萦绕一丝丝不安。
在附近找了找,并未看到幽月的踪迹。齐瑶只得继续前行,来到某处秘库。
在这里,齐瑶找到一具和造人玉棺类似的棺椁。
棺盖打开,里面空无一物。但周边遗留有一些血手印。
“是那少年留下的?说来,那个小子当初怎么出去的?”
齐瑶心生好奇,顺着血手印痕迹往外走。中间一段路和来时重合,正好到了幽月失踪的地方。
而接下来,血手印转入东侧偏道。
齐瑶跟着血手印过去,看到前面的人影。
“幽月?”
齐瑶握了握聚仙旗,小心翼翼走过去。
这时,前面的人影突然发出声音:“公主?公主?是你吗?”
齐瑶忽然戒备一松,嗔道:“我刚才就说了,不要离我太远——啊”
当齐瑶靠近,人影突然扭头,吓得她花容失色。
那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干尸。两条细小的青蛇正以干尸头颅为巢,纠缠在眼窟窿上。
它们缓缓吐着蛇信,好似两只探出来的眼睛,正上下打量齐瑶。
“公主?公主?是你吗?”
两条小蛇吐出人言,重复着这段话语。
“天墓的守护蛇卫?”
齐瑶虽然被干尸吓了一跳,可看到蛇卫反而不怕了。
天皇阁崇拜龙蛇,机关豢养蛇卫,齐瑶也是清楚的。
“它们应该是听到幽月喊我,然后学会了这段话。”
这时候,左侧小蛇又开始道:“幽月?幽月?”
齐瑶可笑于自己的胆小,绕开这具干尸继续前行。
在前面,还有不少残破的干尸,从他们身上的衣饰辨认,似乎是仙魔修士。
他们生机俱灭,身上爬满各式各样的毒蛇。
有些蛇种,齐瑶认识。但有些蛇种,连齐瑶都辨认不出。
走到最后,血手印在一块光秃秃的墙壁前戛然而止。
“这里按照图纸,应该没有机关。”
齐瑶敲击左右,回忆太羲传授自己的机关法。
“我个人很喜欢九龙壁。但我更喜欢‘十’这个数字。一般我建造九处明面上的机关后,会在周围暗藏一处机关。当然,我也没那么多心情隐藏那么多机关,我教你一个辩证方法。”
想到太羲的话,齐瑶左右摸索,辨认出九道连锁机关。然后以此为圆,在墙壁重新定位。
鼓捣一会儿,她重新确定,这块墙壁没有机关。
但既然没有机关,且没有岔道,幽月怎么不见了?而那个少年的血手印,怎么也停留在这里?
这时,周边传来沙沙声音。五颜六色的蛇卫全部爬过来,围住齐瑶。
聚仙旗垂下朵朵白莲护体,齐瑶看着这些蛇卫伸长身体,冲着自己,不,是什么墙壁朝拜。
“万蛇朝拜?”
齐瑶没敢直接扭头,而是默默掏出仙镜,观察镜子里的景象。
那是一道紫色的瞳孔花纹,然后墙壁荡漾涟漪,犹如一层光屏照亮后面的神秘道路。
略作迟疑,齐瑶跨入这条道路。
这是一片漆黑玄秘的空间,感受不到左右墙壁和上方穹顶。唯独脚下铺就的晶莹紫玉,蜿蜒伸向远方。
齐瑶低头,紫玉道路被精巧雕琢为一片片细密的蛇鳞,看上去就如同一条大蛇的背部。
在这里,齐瑶感受到一缕太阴元气的波动。
“幽月来到这里了?”
继续往前走,齐瑶察觉蛇道周边出现的黄泉死气。
仿佛这条路,是通往九幽尽头的黄泉路。
齐瑶暗暗皱眉,按照天墓结构,是万万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而且以太羲对黄泉的忌讳,怎么会让帝墓和黄泉接触?莫非是那个建造帝墓的人,又布置了什么机关?把这里跟九幽冥土连接了?
这时,齐瑶看到前方升起的月辉。
幽月仙子面色苍白,仿佛在对抗着什么,一步步后退。
“那是……”
月辉照亮蛇道,在遥远望不到尽头的蛇道上方,有一座雄伟恢弘的天门。
而天门前,是一个涌动的紫色漩涡。
“娲瞳?”
齐瑶脸色大变,设法抓住幽月,匆忙往后退。
检查后,齐瑶发现幽月体内生机流逝大半,马上掏出仙丹帮她补足精元。
“你怎么回事,让你跟紧我,怎么半道失踪了?”
“我也不知道,我正跟着你走。突然看不到你的人,左右张望,看到一处偏道的人影,就走了过去。”
想到那具干尸,幽月也是一阵后怕。
“后来就进入这条蛇道。越往前走,我感觉自己生命力消耗越快,便开始后退。但前方有某种吸引力,迫使我不断靠前。”
“那是娲瞳,一个很古怪的东西,能吞噬生命力。”
这是在任鸿昏迷时,风黎告诉她们的。
齐瑶带着幽月回到道路起点,一步向前迈去。
眼前豁然开朗,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我们……出来了?”
从蛇道起点跨入墙壁,她们不是在帝墓甬道内,而是直接走出了颛臾墓。
这么一想,那少年之所以能独自走出颛臾墓,似乎也能解释了。
“刚才那地方果然诡异,难道它不是颛臾墓的东西?所以离开那条蛇道,直接出现在外界?”
回想刚才所见,莫非这处地界和骊山胜境还有什么瓜葛?
难不成,这处帝墓真是那骊山圣女建造的?是她在复活太羲?
幽月看着四周,天空不知不觉被一片青雾遮掩。那轮艳阳红日转变为血色。
“公主,有些不对劲。”道心预警,幽月感受到危机。
她轻轻推了一下齐瑶。
噗通——
齐瑶摔倒在地,幽月连忙上前,将她翻过来,只见齐瑶七孔流血,整个人昏迷不醒。
“公主?公主?”
幽月赶紧检查,然而齐瑶身上一丁点问题都没有,仿佛仅仅是睡了过去。
空中青雾散去,血日恢复如初。
……
赤云岭,八代在一处山庄落脚。
“不愧是天下毒道第一人,下手够快的。”八代微微一笑,继续把玩手中的天香螟,盘算将她做成标本。
不久前,八代破解赤云山庄所有机关,把幽昌道君、蝗道人、天香螟三人击败。
幽昌道君和蝗道人狼狈逃走,而天香螟这位女妖,则惨遭横死,被八代拿在手中把玩。
云溪站在一旁,看着八代将天香螟的翅膀剪掉一边,然后又翻出一只碧落蛾剪掉一半翅膀,将天香螟的断翅和碧落仙蛾拼凑起来。
一半红,一半青。
十分怪异的组合。
但八代十分满意:“三代的天香螟跟我的碧落仙蛾,看上去还是很搭的嘛。”
云溪欲言又止,纠结半天将嘴里的话咽下去。
八代忽然笑了:“你在想,我为什么不杀蝗道人了?”
“是。既然大人崇拜三代大人,想要收集九大异虫。为何杀死天香螟后,又把蝗道人放了?”
“他天命不绝,不该死。”
天皇阁主们易天定命,行事颇为讲究天数法度。八代看到蝗道人的命数,他不该在此刻死在自己手里。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