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hj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蜀山之玄門正宗笔趣-497鴆盤婆2相伴-0avze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哈哈哈,”林晓大笑,阿珍能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让林晓很欣慰,可见这个女人心里的确是坚定了改恶从善的念头,实在是不虚此行啊,“放心,你这个丫头到底是善根未泯,还是可造之材,至于鸩盘婆,你就放心吧,老祖我不但不会有事,还打算连你师父一起渡化呢,也算是那厮得了你的好处。”
林晓说罢,也不等阿珍再说些什么,直接大袖一挥,一道青光起出,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晓的遁光何等快速,放眼地星,除非是虚空大挪移的手段,否则就是当世第一,无有出其二者,所以也不过一炷香功夫,就来到了大雪山附近。林晓的记忆中,可是有鸩盘婆设立渡劫大阵的那座幽谷绝壑的位置,本来是能够直接驾遁光直行,不过到底还是因为心中慈悲,不想因为遁光强烈,导致大雪山附近雪崩,令无辜的生物天降奇祸,所以,到了大雪山附近,就马上停了下来。
嗯,这当然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是因为阿珍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高速,此时已经头晕目眩,胸腹作呕不断了,只是林晓刚刚停下遁光,就兀自跑到一边大吐特吐去了。
老魔鸩盘婆新寻到的这座幽谷绝壑乃是一座古仙人留下的一座洞天福地,本身就与老魔滇西高山顶上的魔宫有道路相通,只是十分隐秘。老魔当年经长眉祖师教训之后,一时间十分惶恐,但是又无法放弃昔年与老魔赵长素的恩怨,下不了彻底改邪归正的决心,又担心魔宫地处高山顶上,为周边正邪妖魔容易察觉自己的行踪,所以经常在魔宫里徘徊,无意中发现了几道裂隙,一时心动,顺着裂隙就找到了那座绝壑中的洞府。
老魔当时就觉得是意外之喜,只是担心真的要是带着众弟子迁移过去,又好像自己胆怯,好像怕了正道中人,尤其是本身魔门中人,就顾虑重重,何况还因为老魔赵长素之事,与魔门中的一位师兄反目——自家亲妹妹也是同样因为选择道侣的事情,与自己反目,所以鸩盘婆如今可是真没有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于是就暗中前往那座幽谷绝壑中布置了一番,以作退路。
近年来,鸩盘婆越来越深居简出,除了在山顶魔宫中留下部分元神警戒,绝大多数经历和本尊都转移到了绝壑当中,只是这件事情,只有老魔自己清楚,就连视为亲传弟子,以及日后替身的铁姝,都不知道此地——真正开始在哪里露面,也是另外两个弟子金姝和银姝机缘巧合之下,深入雪山采药的时候,发现了那里,老魔不得已之下,只好将那里对铁姝也公开了。
阿珍虽然在一旁狂吐了半晌,可是感觉稍好了一些之后,也发现了异常,毕竟林晓带着阿珍走的这个方向,可并不是滇西老魔那座山顶上的魔宫,而是顺着山势越过了另一座高山之后的雪山北坡,两地之间,怕不是有五百多里的距离,所以按照阿珍等老魔弟子经常通行魔宫的记忆,除非是林晓打算从山后偷入魔宫。
林晓看到阿珍的表情,那种又有些放松,又有些疑惑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就再次带着阿珍前行,只是这一次林晓并没有驾遁光飞行,而是安步当车,闲庭信步一样的步行而进。林晓走起来看似轻松,可是在阿珍眼里,却是另一个景象:身边景物风驰电掣一样飞速后退,快的都让阿珍有些眼花,可是自己与林晓这位道人身上的衣袂却没有半点被风吹动的样子,就连发丝,都稳稳地垂落在面颊上。
这可就让阿珍惊悚了,别说自己,就是在老魔师父那里,阿珍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可是林晓的另一项大神通,就是咫尺千里,或者缩地成寸,或者户庭千里,总之都是一个意思,就是即使是走,也是如同进行了大地搬运一样。
等到林晓在一处绝壑中停步,示意阿珍进去替自己通报的时候,阿珍才醒悟过来,感情这位黑髯中年道人,并没有口出虚言,而是实实在在的高手,但即使如此,阿珍心里还是有些心怯,这倒不是别的,而是因为阿珍此女到底是有情有义,虽然在老魔门下修炼的是魔法,可是老魔对阿珍并无半点不好,反而十分宠爱,所以此时要告诉老魔与其分裂,阿珍心里可是着实有些……还是用心虚来描述吧。至于怕不怕老魔突然翻脸,一巴掌将自己打死,阿珍还真没想到这里呢。
不说阿珍心中忐忑,就连魔宫深处的鸩盘婆也是十分纳闷,首先这里虽是古仙人留下的洞天福地,可是这里有禁法封锁,不到时日,从外边看来,就是一处绝地,终年有阴云遮挡,要不是机缘巧合,老魔借着天然的裂隙和洞径,都找不到这种隐秘之所,就更不要说这里从来没有告知过任何一个弟子了,阿珍,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而且,那个带着阿珍过来的男人,为什么还说让阿珍通报?
老魔在任何一处魔宫,可都是遍布监视禁法的,所以阿珍和林晓一到,老魔就有了警觉,只是并没有看到林晓是怎么把阿珍带过来的,也就错失了一个了解林晓实力的机会——后来被林晓收拾一顿,恐怕就难免了。
至于阿珍,鸩盘婆是不会因阿珍随着那人前来而愤怒的,毕竟魔门中人,出卖可是正常的操作,唯一令鸩盘婆怪异的是,阿珍身上并没有看到那人留下的禁制!是来人没有敌,还是不屑?鸩盘婆可不敢确定,也不愿意首先暴露自己的行踪,毕竟自己出现在这里,可是绝密,万一阿珍不是专门为了寻自己而来呢?鸩盘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侥幸存在的。
但是,鸩盘婆的算盘还是打错了。因为原先洞府外设的各种禁制,就好像不存在一样,轻轻松松地就让阿珍走了进来,要知道,这里除了当年的古仙人设置的禁制之外,还有鸩盘婆自己设置的七情六欲十三限魔法,足以形成幻象,让阿珍不知不觉中就走出去的,可是这一切都没有起作用,阿珍走进了万丈阴云之后,就好像知道自己在哪里一样,竟然直直地冲着自己所在的宫室走了过来。
老魔这会儿即使是反应再迟钝,也明白了外边的那个道人肯定是就是对着自己来的,自己这个弟子如果不是被人家彻底折服,那么就是示好的工具,自己这会儿即使要走,恐怕也是走不了的了——能隔着禁制就找到了自己的准确位置的人,也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阿珍推开宫室的石门,一眼就看到了脸色铁青的老魔,多年来的师徒之情,让阿珍一下子就跪倒在地,只是还未等阿珍叩头,老魔就一脸疲惫的说道:“阿珍,不怪你,还是随着老身一起去迎接那位前辈吧。”
“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怪不得长眉当年不仅没有杀你,还劝解了你几句。”老魔话音落地,门外就响起了林晓的声音。鸩盘婆浑身一震,又颓然坐倒。阿珍也不敢怠慢,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站到了一旁。
人影晃动,林晓一手搭着拂尘,轻快地走了进来。没错,让阿珍先行一步,不过就是林晓表示的礼貌而已,既然看好了阿珍,自然不会让她有危险,何况先礼后兵,阿珍理过了,自然而然地林晓就要兵了。鸩盘婆的颓丧,其实也是因此:一路上设置的无数禁制、阵法,都没有一点反应,而且这个反应可不仅仅是预警自动激发的反应,还包括了老魔这个主人自己主动激发的反应,换句话说,就是这座洞天福地,就在林晓到来的同时,换了主人!所以,如何不让鸩盘婆近乎沮丧了呢。
“贫道此来有两件事,不过鸩盘婆,这些都要看你第一个回答的问题能不能让贫道满意了。”
“前辈请讲。”老魔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
“你自己也算过多次,对未来渡劫,有把握吗?”
“吁,这道人为何问我渡劫的把握?”鸩盘婆心念电转,虽然一时间摸不透林晓的意思,可是渡劫这事儿本身,老魔可是心知肚明,就算自己再次布置了万目天罗大阵/碧目天罗大阵,要想渡过日后大劫,可照旧是没有一成的把握,即使是那一成,也是算计的是逃出一缕残魂罢了,难道这道人能帮我渡劫?
眼见得眼前的道人为人强势,鸩盘婆可不敢摆出来前辈的架子,万一人家真是十足的前辈高人呢?没听到人家称呼长眉真人都只是用了两个字,而自己当年可是对长眉真人以前辈相称的!
“别多想,看你的样子,贫道就知道你没有什么把握渡劫。不过,鸩盘婆,在贫道看来你心里是生出了一丝改邪归正的念头了吧?”
“啊!”这回鸩盘婆再也镇定不下去了,一声惊叫脱口而出,随后却是脸上泛起了一层青色,杀机盎然。
“啪,”一声不大不小的拍击声却是响彻了整座宫室,让阿珍目瞪口呆,同样让当事人鸩盘婆也目瞪口呆,因为林晓一巴掌拍在了鸩盘婆的脑门上。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鸩盘婆可是一点提前的感应都没有,而她的护身罡气同样也没有一点反应,就那么被林晓拍中了!
“娘嘞!”鸩盘婆一张鸩形的丑脸简直有些变形,一开始满心的怒火直冲脑门,一张脸通红,可是随即却变得惨白,因为鸩盘婆已经意识到了,要是人家真的打算杀了自己,那么这一掌绝对能把自己的头骨拍个粉碎!如果不是要杀了自己,那么就只有一个理解了,人家根本就没有吧自己这一身魔功看在眼里——那可是代表了人家随时随地有杀了自己的本事,换而言之,自己在人家面前,就是一只蝼蚁!
“想明白了?”
“是,前辈,晚辈想明白了。”鸩盘婆嘴里苦涩的说道。
“贫道今日给你这个回答问题的机会,首先你得谢谢长眉师侄,当年他心怀仁厚,劝你改邪归正,虽然你一直没有下了决心,可是也算是颇为收敛,这是其一,第二个你要谢谢你这个徒弟,虽说贫道不清楚当年你收她为徒到底存的什么心思,但是今日贫道愿意渡其为正,而你就是因为这女娃儿而来捎带的事情。不过,贫道为人愿意尽善尽美,所以给你一次机会,鸩盘婆,你可愿意就此改邪归正?”
一开始林晓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听在鸩盘婆耳中,却是如同黄钟大吕,到了最后一句,简直就是如同狮子吼一样,好似一同冰水淋了个满头,所谓醍醐灌顶不外乎如此了。鸩盘婆浑身上下颤抖不已,就连阿珍都听到了鸩盘婆牙齿上下打架的“咯咯”声,终于,鸩盘婆好似身负万钧重担一般,慢慢在蒲团上弯腰,最后身上一个大震,终于跪倒在林晓面前,而这时,即使是阿珍也看出来鸩盘婆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林晓鼓掌大笑:“好好好,”一口气连说了三个好字,“看来当年任师侄给你的劝告的确是记在了你的心里,如今那一点向善之心终于战胜了你的心魔。”说话间,林晓一个弹指,一点紫青色的光芒直透鸩盘婆的泥丸宫,随即在鸩盘婆泥丸宫中传出来一声惨叫,随即一道黑烟从鸩盘婆的眉心窜了出来,被林晓一指,定在鸩盘婆面前。
再看原来鸩面鸮形的鸩盘婆,原来是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密密层层的,就连一双眼睛都只剩了一道细细的缝隙,可是这一道黑烟飞出之后,阿珍眼里看到的是鸩盘婆脸上的皱纹逐渐舒展开来,大小不一的眼眶也开始变得一致——所有不符合正常人类审美观点的器官,都开始恢复了其正常是位置,而这种变化最大的,还是鸩盘婆脸上的皱纹。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