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a6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西涼鄙夫-第一八六章、願爲義從推薦-smjj7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论语·子路》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利。”
没有官方名誉的华雄,在临洮一直事事被掣肘。
而刚被朝廷转为陇西南部都尉的张都尉,就带着十几个随从前来上任,便让临洮这股势力自动臣服了。
对此,华雄心头上有些泛酸。
一方面是感慨,大汉朝廷四百年的积威,果然是无往而不利。
另一方面,则是在羡慕着姜还是老的辣。
在汉阳郡掌控郡兵二十多年的张都尉,积累了无数与豪强大户打交道的经验,用在临洮这些豪强大户上,简直就是牛刀小试。
他到来的第一天,直接进入临洮的县署,让小吏将县内的大户全请过来。
当场就折箭为誓,说什么朝廷让他来这里,是守境安民的。并不是强征赋税,勒索大户钱粮,去供应大军平叛。
并且直接以实际行动作为佐证。
比如,他当即就派县里驻扎郡兵们,去破坏临洮与安故县之间的道路。
能用石头堵住的小径就堵住,不能堵住的大道,就挖壕沟陷马坑,撒木蒺藜、树竹刺等等。
一下子,就让这些豪强大户们,感激涕零。
顺便的,也让他们都纷纷慷慨解囊,拿出粮秣钱粮发动县内黔首,去加固上峡门关隘以及修筑索西城。
妥妥的,陷入“乱世纷争与我无关”的美梦中,无法自拔。
至于张都尉私底下,扣了多少粮秣用来招募黔首流民屯田练兵,那就没人知道了。
反正他将屯田的地方,设置在靠近氐道那边,声称是守境戍边所需的粮秣,尽力自给自足,不再给临洮大户们带来负担。
好官啊……
这是临洮这股势力的心声。
人老精鬼老灵啊……
这是华雄的感慨。
他如今正赶往西县的路上,有了张都尉镇守此地,让他归心似箭。
不管是为太守刘躬掌管兵马的武都长史官职,还是他要播种自己野心的想法,都迫不及待的,要和阎忠商议一番。
只不过呢,刚路过羌道的时候,却被留了一天。
元棘亓和庞柔等人,恭候他很久了。
庞柔如今是试守羌道的县长。
他本身就是汉阳郡的从事,资历足够。
而且武都太守在上表中,还特地提了一嘴说他因为不愿附庸王国从叛,导致家中被勒索钱粮之事。也让天子刘宏和衮衮诸公都高看了他一眼,直接给提携了。
因此,他态度很坚决的,出声挽留请华雄共饮一番。
用了姻亲之家的名义,以及感谢华雄的扶持,让自己得升迁和兄弟庞德得封关内侯的理由。
话说到这份上,华雄也没法拒绝。
人情练达即文章嘛。
情分这种东西,肯定是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经营维护的。
待庞柔的事了,华雄又被元棘亓给拉进了家门。还引见了家中父母及妻儿,直接奔着登堂入室之谊去的。
然后呢,再请华雄移步到自家牧场上。
那里早就架起了篝火,烤着全牛全羊,还有二十余人翘首以盼。
原来,所有羌道境内的部落首领都赶来了。
这么大的阵势,也让华雄微微惊诧之余,还带上了几分欣喜。
无他,元棘亓在五溪聚分离的时候,就扔出来过,彼此可以同生死共面对朝廷诘难的犯忌讳言辞。
酒过三巡,肉食半饱。
元棘亓挥手,让伺候的族人全部散去后,便和其他首领以华雄中心围过来。
目光炯炯的就开门见山,“狩元,你现在的官职是武都长史,掌兵马的。所以我们这些首领商量一下,想凑出些族人给你当义从,不知道可以吗?”
义从?
华雄一听,就陷入了沉吟。
因为编为义从,并不那么草率的。
首先,得编入官府户籍,成为大汉臣民后才可以充任义从。
比如著名的湟中义从,最早是月氏胡投降了汉朝,被官府迁徙到了湟中一带编户栖居,属于汉朝的臣民,所以称为“义从胡”。后来因为月氏胡和湟中的羌族融合,称呼就变成了“湟中义从”或者“湟中义从胡”。
其二,则是以大汉朝廷惯例,义从的胡人是不能担任将率的。
怕羌胡担任了将率,会倚仗权力,催生并吞周边部落,形成尾大不掉的大势力。
【注:之前统领湟中义从的北宫伯玉是汉人,出身于凉州河西一带的北宫氏。北宫氏出自姬姓,在并州上党、西凉湟中、金城都是大姓。如春秋时期的卫国北宫喜、汉文帝的宠臣北宫伯子、西晋末年任职西凉督护的北宫纯等。】
“狩元,你是有什么忌讳吗?”
看到华雄凝眉不决,元棘亓便出声催问。
然后不等华雄答复,又补充了句,“狩元,你如果是担心义从素来桀骜,不服管教军纪涣散等问题,倒是大可不必。我等精心挑选出来的族人,自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元棘亓首领,我倒不是犹豫这个。”
华雄笑了笑,也不在犹豫,将朝廷对待义从的标准,给直言说了。
并且强调了一句,既然编入义从了,就要守大汉军规。
比如像前两次肆意劫掠狄道、五溪聚财物等行为,是不可能再有的事。
没想到,元棘亓和其他首领听完了,竟然都露出笑容来。
“狩元,你的顾忌,就只是这些吗?”
元棘亓笑得满面春风,“若只是如此,那么这事就这么定了!”
呃…….
华雄有些诧然。
没有钱财可谋,没有升迁可图,只是充当伤亡率最高的低级冲阵将士,也能这么踊跃积极的吗?
而元棘亓,看到华雄面露不解之色,则是细声漫语的解释了理由。
他和这些部落首领都觉得,如今边陲之地烽火连绵,大汉朝在短时间内是无力讨平叛乱的。这就催生了一个问题:羌道如果被白马羌入寇的时候,大汉朝也无力出兵来助战。
此外,他们身为羌人,有时会被官僚压迫。
比如上一次托付上禄王家走商,就被广汉属国都尉高颐指使雷姓氐人给劫了。
连个说法,都讨不回来。
但如果,他们派族人给华雄当义从,成为大汉朝廷编制内的戍守边军,情况就不同了。
届时,如果羌道这些羌胡部落遇上了战火,或者是不平之事,无论从朝廷维护权威的角度,还是从华雄个人信义出发,都不会坐视不管。
“狩元,我们都和你并肩作战过,知道你的为人。”
元棘亓叙说完了理由,又笑容吟吟的说道,“你眼里没有汉羌种族之分,不会让我们族人充当战场上的消耗品。更重要的是,我们都相信你这个‘天眷之子’,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