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b2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重生東遊記-第1051章 怕死的太元子讀書-1pkr3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先是成为云中子的关门弟子,这就已经足够吓死一大票的人了,如今又被预约成了未来妖圣的妹妹,这简直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了。
想想看,林贞拜云中子为师,实际上她的后台往小了说是昆仑十二金仙,往大了说那就是玉虚宫的元始天尊,这谁惹得起啊?
如今又与万妖之城牵扯上关系,那就更是受到天下群妖的尊敬,有了玉虚宫和万妖之城这两大靠山,日后林贞不横走谁还能横着走?
所以看到林贞不断发光发热,穿山甲心中也是暗喜不已,日后搭上了林贞这条船,还怕到达不了成仙的彼岸吗?
一切都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当然这些人里面,最惊讶的人还是属林贞本人莫属。
她一开始也以为这只是简单的结拜姐妹罢了,并没在太多的功利心在其中,顶多就是觉得和妖圣的女儿结为姐妹会有一些高攀的嫌疑,但除此之外,她并没有想太多。
可是如今妖圣这样一说,反而是给了她以一压力。
毕竟林贞在几个月前还只是一个会武功的普通凡女罢了,与这些动不动修行几千几万年的神仙相比,那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
可如今却转眼要和将来的妖圣做姐妹,这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所以一时间她还真有些消化不了。
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林贞不无忐忑的反问:“据我所说,眼下妖界的新任妖圣,应该是青冥吧?”
“不过听妖圣前辈的意思,似乎不太想让青冥做妖圣,而是想让雪儿公主成为新任妖圣对吗?”
“当然。”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妖圣青玄当场便点头道:“原本我就没有想过让青冥当妖圣,青冥虽是我的长子,但他从小是跟着他的母亲罗刹女一起长大的。”
“罗刹一族也是妖界的贵族,一直以来罗刹一族的野心都极大,他从小在罗刹一族的培养之下,小小年纪就变得十分功利。”
“长大之后更是为了功利不择手段,品行相当之差。”
“所以我向来不太喜欢这个长子,只是他毕竟也是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所以这些年他虽然做了许多过份的事情,但我也并没有出面处罚他。”
“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一半点的意见,所以这些年我一直也在想办法培养小雪,将来等她成长起来之后,再将她扶上妖圣的位置。”
“至于她的哥哥白暮,虽然品行也是极为端正,而且待人温和,确实是一位仁君的首选,无奈他对于这些名利之事没有太多的心思,更不想与人争长论短,在他的身上缺少了一些当妖圣的霸气和野心。”
“所以我没有传位给他,因为他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但他饱读诗书,而且聪明伶俐,同时又富有谋略,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将来让他辅佐自己的妹妹,在妖界当一个军师,也不是错的选择。”
“明白了。”
妖圣把话说得清清楚楚,聪明如林贞,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下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妖圣的说法,至于结拜姐妹之事,自然也就算是盖棺定论了。
“对了,妖圣前辈,不知云中子道长去了哪里,为何不见他出现在须弥幻境之中?”
韩湘子四下张望了一眼,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此番他们来云浮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云中子,如果云中子不在的话,那他们岂不是就白跑一趟了?
“哦哦……”
妖圣闻言不由得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笑道:“你们不说这事,我几乎都忘了。”
“因为近期有许多魔族在附近走动,估计是已经盯上了须弥幻境,说不定等到东来带着五彩蟾蜍回来的那一天,他们会直接动手。”
“上古魔族目前留在南疆的强者有大巫祝和太元子,还有许多的暗影杀手,以及无数的魔将。”
“而我与云中子道兄虽然法力精深,但毕竟势单力薄,所以与云中子道兄商议过后,准备前往碣石山中请求支援,目前云中子道兄已经离开须弥幻境两日了,想必应该也是快要回来了……”
“他去了碣石山?”
“那不是三霄仙子的地盘吗?”穿山甲当场便饶有兴趣的追问了起来。
也许像林贞和韩湘子这些凡人还不太清楚碣石山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但是穿山甲肯定是知道的,这碣石山中的三霄仙子名气很大,所以听说云中子去了碣石山,他当然也会感觉到有些好奇和惊讶。
“没错。”
妖圣洒然一笑,点头道:“目前就看他能不能从碣石山中请来救兵了,毕竟那碣石山的云霄仙子,也是追月童子的师傅,她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追月遇到危险。”
“所以之前我认为大概率她会派人过来援助,但现在云中子道兄去碣石山已经两日有余了,却仍然没有回来,所以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不知道他此行是否顺利……”
“不太顺利!”
这时忽然那须弥幻境之中白光一响,云中子英俊儒雅的脸庞已经浮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此时的云中子看起来仍然那么的道骨仙风气质出众,让人根本不敢仰视。
不过在轮廓分明的脸庞中,似乎又带着三分的疲惫和风尘,想来这一次前往碣石山,应该也是吃了一些苦头的。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妖圣见状却是连忙起身相迎,其余的几个小辈自然更是不敢怠慢,连忙起身朝着云中子的方向走去,穿山甲也位列其中。
待到走近一些之后,林贞连忙恭身一拜,朗声道:“徒儿见过师傅,没有经过师傅的应允就私自跑来云浮山,还请师傅责罚。”
“罢了。”
云中子却是淡然的摆了摆手,心知这徒弟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所以才前来帮忙的,这份拳拳的赤子之心,怎么能忍心处罚呢?
当下伸手拍了拍林贞的肩膀,朗声道:“此事也并不怪你,你也是为了为师的安全着想,所以没必要责罚你。”
“再者这回前往碣石山,确实如青玄兄所料那般,并没有请到一兵一卒,所以现在正是需要帮手的时候,你们几人虽然法力低微,但好在身上都带了天仙金莲,所以留下来也不失为一个好帮手。”
“云霄仙子不肯出手吗?”
尽管早就已经料到可能会有这样的局面了,但是听到这句话亲自从云中子的嘴里说出来,妖圣青玄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
云中子无奈摇了摇头,片刻之后,苦笑着回应:“我到达碣石山的时候,云霄仙子已经前往昆仑山求取天仙金莲了,所以目前她本人并不在碣石山中,我并没有见到她。”
“接待我的是上古树妖间栊,间栊的态度看起来还可以,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要与云霄仙子商量一番。”
“我猜想他们最后肯定还是会出手的,只是出手的时机不是咱们能把握的而已。”
“毕竟碣石山不属于天庭,也不属于东海龙宫,而是一个独立存在的地方,云霄仙子又是世外散修,她自然不可能随便答应出手,所以目前的情况,倒也是确实在预料之中。”
“尽管碣石山出手的几率很大,但是咱们也必须得做好碣石山不出手的准备,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没错。”
妖圣眼珠子微微一转,附和道:“上古树妖间栊,说起来他还是我叔叔辈的人,早年我父亲曾与间栊有过一些交情,所以在妖界之中,间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十分富有谋略的人,而且很精明,既然追月碣石山的弟子,那他肯定不会让追月吃半点亏的。”
“所以我猜想,间栊应该还是会出手相助的,只是以他的智慧,恐怕不会这么随便的就出手,肯定会先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再作定夺。”
“现在咱们能做的就是等!”
“罢了。”
云中子无奈耸了耸肩,对于眼前的情况,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云中子对于自己去过东海一事,却是半个字都没有提及,这一点倒也算是守口如瓶了。
原本冷清的云浮山中,因为来了林贞等数人,一下子又变得热闹起来,这倒是让妖圣青玄的心与也变得好了许多。
他一个人独居于这云浮山中多年,其实多少还是有些孤寂的,有了这么多年轻人的陪伴,仿佛感觉自己瞬间也年轻了几岁,心中甚是高兴。
兴起之际还传了几套功法给他们几个小辈,其中赖以成名的引灵诀传给了韩湘子,召妖术传给了林贞,天雷术传给了蓝采和。
甚至就连穿山甲也得到了一些妖族的秘法,一时间令他的心中欣喜不已。
而云中子对于穿山甲的态度则有一些不冷不热,不过也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排斥穿山甲了,这对于穿山甲来说,也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此后众人便静静的云浮山中的须弥幻境里,等候着赵东来等人的回归,倒也还算融洽。
至于南疆魔族大营那边,早就已经察觉到了林贞和韩湘子等人进入云浮山的事情,并且也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大巫祝和太元子。
二人听这个消息之后,倒也并没有太多的色变,毕竟这几个人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小喽啰罢了,并不至于太放在眼里。
反倒是云中子回归一事,让大巫祝和太元子二人有些寝室难安。
因为这段时间里,他们并不知道云中子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二人一无所知。
尤其是大巫祝,他的占卜之算原本极强,可以算到世间许多的事情,无奈这云中子的修为并不在他之下,所以他没有办法算到云中子的行动诡计,这是令他十分恼怒的事情。
以至于在听到云中子重新回到须弥幻境的事情之后,他立马将太元子给召到了大营中,二人紧锣密鼓的商量了起来。
“军师,对于这云中子的行动,你怎么看?”
大巫祝坐在自己的坐榻之上,饶有兴趣的询问。
语气听起来倒也还算镇定,也不知是故意刁难对方,还是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总之他说的这番话,让人感觉有些怪怪的。
要知道他自己也是魔族的巫祝,什么是巫祝呢?
巫祝也就是整个族里最有智慧的人,同时也是魔族人与天地沟通的神灵,称之为巫祝。
换而言之,大巫祝代表的就是智慧。
一个人表智慧的人,却事事都要咨询太元子,这一点确实也不太像话。
“平常心看。”
太元子不以为然的扬了扬眉,朗声道:“这云中子本就是一个怪人,他的行事风格令人捉摸不透,我与他相识数千年,也同样不敢说自己了解他。”
“所以对于他最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我根本没有兴趣去猜,因为根本就猜不到。”
“况且现在的局面对于咱们来说,仍然是有利的,这至少说明云中子这次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并没有带什么救兵过来。”
“甚至也没有带什么天兵天将过来相助,当然换句话说,普通的天兵天将就算来了也没有用,一般的天将是无法抵挡上古魔气的。”
“所以如果把他这次离开云浮山当作是一次请救兵的行动,那么他的目标,也应该是一些法术修为厉害的上古神仙才对。”
“纵观六界之中,稍微厉害一点的上古神仙,要么不问世事,要么去了三十三重天去听元始天尊讲道,他能请到的人是极其有限的。”
“从他这次独自一人回转云浮山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请人失败了。”
“现在的天庭自顾不暇,除了在应付南疆的事情之外,还要抵御通天教主,以防他随时偷袭天庭。”
“另外妖界那边也是蠢蠢欲动,凡间又有许多的大妖趁着乱世出来吃人,天庭根本管不过来。”
“所以这次云中子和妖圣青玄恐怕是要孤军奋战了……”
“那也不一定……”
不等太元子把话说完,大巫祝已经摆了摆手,自以为是的嘀咕:“云中子那几个弟子不是也赶到了云浮山帮忙哑巴?”
“我听闻他那几个弟子还挺厉害的,在丹霞山中杀了咱们十多名魔将,来云浮山的路上又与魔将发生了数次冲突,使得咱们这边的人马也是损兵拆将。”
“而且云中子这几个弟子还十分聪明,从来不与魔将们发生大规模的正面冲突,每次都是打游击似的到外逃窜,然后专挑小队的魔将下手,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这几个人虽然修为一般,但却都非常难缠,而且还十分聪明,富有谋略,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吧?”
“那倒也是……”
太元子闻言也是不由得点了点头,附和道:“其实在这几个年轻人当中,有两个还是转世八仙之一。”
“据说这转世八仙也是扭转这一次天地大劫的重要人物之一。”
“这一次进入云浮山的蓝采和,他其实是赤脚大仙转世,此人现在虽然是凡身,但体内潜力无限,一旦被他迸发出潜力,恐怕也会成为云中子的一个力助。”
“所以咱们也不能轻视这几个年轻人,搞不好事情就是坏在他们手上也未必。”
“唔。”
大巫祝略一点头,忽然又话锋一转,沉声道:“根据咱们安插在万妖城的眼线回报,真正的青冥妖圣并没有死,那日被偷袭的并非青冥本尊,而是另有其人。”
“所以那天死的,其实是他的一个替身罢了,如今青冥正待在万妖城之中,安全得很。”
“真的?”
显然这个消息也有下结出乎太元子的意料之外,所以听到的刹那,还是颇有一些惊疑的。
“是真的。”
大巫祝谨慎的点了点头,解释道:“这是咱们安插在万妖殿的人说的,绝对不会有错。”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二长老现在已经失踪,盟书也被抢走了,估计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发生什么实质性的转变。”
“那你以军师的意思,要不要再派一拨人前往万妖之城,继续与青冥妖圣签订盟约?”
“不可。”
几乎没有半点的犹豫,太元子当场便摇头道:“现在的万妖之城,对魔族已经充满了敌意。”
“那日偷袭的人是化作了二长老的样子,并且还出示了真正的盟书,咱们可以说是百口莫辨了。”
“所以现在如果再冒然派人进入万妖之城签订盟约,反而会引起青冥的反感。”
“但我相信青冥是一个聪明人,他过几天肯定就会想明白,刺杀他的人并不是魔族的二长老,而是另有其人。”
“但是在他想清楚之前,咱们绝对不能轻易妄动,否则事态就会超出咱们的预期之外,那到时候可就覆水难收了。”
“等到青冥自己想通之后,他肯定会自己主动来找咱们,到时候再向他解释一番,双方就能冰释前嫌。”
“至于那个嫁祸的人,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应该是哪吒等人!”
“我相信以青冥的能力,应该很快就会查明真相,这件事情大巫祝完全不用着急。”
“行。”
大巫祝的想法其实也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听到太元子这个老谋深算的人也是这样想的,他对于自己的想法也就更加确定了几分。
如今在南疆大营之中,大巫祝是第一人,所有的事情都要经过他的决定才能去做,简单点说,他就是魔族在凡间的代理人,凡间一切的魔族事物,都是他说了算。
“对了,最近有瘟魔的消息吗?”
“为什么感觉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瘟魔了?”太元子之时忽然又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对于太元子来说,他与瘟魔之间其实感情还挺不错的,早年在魔界的时候,瘟魔应该是为数不多能与他做朋友的魔族。
因为太元子毕竟是神仙,他虽然背叛了天庭,但说到底他的神族的身份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在幽冥之渊的那些魔族之中,真正与他做朋友的人其实很少。
别看那些十大长老,十大殿下,一个个对他都很恭敬,但其实除了二殿下之外,其余的殿下和魔族长老,都是不将他放在眼里的。
只有这个瘟魔把他当成真正的朋友。
前段时间听闻瘟魔在长安城中被孙悟空打成重伤之后,就一直处于消失的状态。
如今这么长时间以来,也不知道瘟魔情况如何了,如今忽然想到这件事情,还不免有些紧张。
“目前没有他的消息。”
大巫祝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疑惑的嘀咕:“这件事情说来也怪,我听其它的魔将传来的消息,似乎在一个月前,他逃离了长安城之后,就进入到了终南山附近的一个座小山之中养伤。”
“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就离开了那座小山,朝着南疆魔族大营的方向赶来。”
“可是进入南疆之后,他很快就失踪,如今也不知道是遇到了危险,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总之现在散布在南疆大地上的魔将,再也没有见过他的踪影。”
“我最近其实也在怀疑,他有没有可能遇到了什么无法化解的危机,或者可能已经死了?”
“不会吧?”
太元子闻言一愣,听到“死”这个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小小的紧张。
随即又解释道:“这瘟魔虽然看起来年纪很小,但其实他很聪明,只是稍微傲慢了些。”
“另外他的修为也非同一般,只要不是遇到像孙悟空那么厉害的角色,他一般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