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zqp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食戟之蓋世龍廚》-第二百二十五章、神與價值相伴-2ff1u

食戟之蓋世龍廚
小說推薦食戟之蓋世龍廚
“呜哇呜哇!!”印度的警车到了。
“呜哇哇!呜哇哇!”印度的军车到了。
“突突突突……”工厂的员工到了。
“滴滴滴滴滴!!!”两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按着车喇叭也到了。
此时距离石客已经抡着胖子追杀卡皮尔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
卡皮尔不说别的,有四个老婆的男人体力就是好啊!在地上滚来滚去,就是打不着,简直堪称百分百闪避了。
“我靠!这印度的人还真开挂啊!这么能打滚?!”石客有些无语了,追了这么久都没打到,再加上硫酸的烧伤,居然有些累了。
“放我下来吧~~我已经散架了~~再抡我就挂了~~”胖子苦着脸像一株海草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算了。”石客把半死不活的胖子随手一扔。
“啪。”胖子落地了,安稳地躺在地面上,胖子流出了幸福的泪水,嚎啕大哭,“啊~~终于着地了!!”
卡皮尔看石客放下了胖子,心里一放松,仰面躺了,也哭了,“终于……结……结束了~~”
“他完了。你的事还没完呢。”石客走了过去,低着头看着他说到。
卡皮尔立马爬着跑。
一群印度士兵荷枪实弹地冲了过来,直指石客。军方介入了。
“额?怎么滴?想当着两国大使馆的面攻击来你们国家做慈善被黑帮攻击的高中学生啊?该不会黑帮是你们军方敛财的工具吧?”石客指了指抱着文件一脸严肃走过来的两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一点都不带怕的。
带兵的将领挥了挥手,士兵们把枪放下了。再不放下,非搞成国际争端不可。
“作为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我目前要对印度的外交方面提出非常强烈的抗议!为什么你方的政府议员会做出劫持我国人民的严重暴力行为?!根据你的回答,我方将会非常严肃地考虑以后两国的外交事宜。”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翻了翻文件表示了抗议。
“我方附议!我方对于贵国政府议员挟持我国学生的重大暴力行为表示极其愤慨的抗议。这样的行为非常严重地伤害了我们两国的友谊。”日本大使馆工作人员同仇敌忾。
两个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互换了名片。
“……,有中日友谊看印度的感觉了。”石客吐槽到。
“卡皮尔大人,您这做过火了吧?闹这么大,您就算是议员我们也保不住你了。”军方头头凑到卡皮尔耳边说到。
“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的目标仅仅是请南德娜小姐过来做客。至于劫持外国友人……都是他精虫上脑自作主张。我可以非常尊重外国友人的。”卡皮尔毫不犹豫地把胖子给卖了,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明明就是您让我顺便抓几个漂亮……”趴在地上的胖子刚想反驳就被士兵一枪托给砸晕了。
“两位,这只是黑帮分子的自作主张而已。”士兵头头走上来了。
“……”两个大使馆工作人员看着替罪羊,居然没话说了。
“是他下令向我们投掷硫酸瓶的。如果不是我用身体挡住,悠姬以及南德娜小姐现在已经毁容了。我这一身伤可得有人买单啊。”石客可不给他机会跑。
“对!就是他当着我们面下令那个胖子才扔硫酸瓶的!你们看石客身上都是硫酸烧伤的印子!不能放过他!!”悠姬跑出来指着石客身上的印子说到。
“我也作证!就是他下的命令。”南德娜小姐也出来作证了。
“两位我这一身证据,你们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我只能向中央政府里面捅了。到时候,你们可就有渎职的嫌疑了。”石客给两个大使馆工作人员加了把火。
“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们讨回公道。”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直接放了话,“已经造成人身伤害,我要见你们外交长官!”
“居然使用硫酸瓶,太可恶了!!”日本大使馆工作人员也气炸了。
一个多钟头后,“轰轰轰……”印度外交部的人火急火燎飙着车来了。目前能赶来的等级最高的外交部长点头哈腰地下了车。
一个国家就是不占理还能硬气点儿,两个国家还咋硬气啊?硬气一下,GDP降好几个百分点呢。
“两位先生,你们好啊。这件事呢……可能是个误会。”外交部长冲上来就握手啊。
“我这一身硫酸烧伤叫误会?你瞅瞅!近视的话,凑近了瞅瞅!”石客从旁边撅着屁股就往他身上拱,直接不让他往下说了。
“可能是一不小心打破了什么的呢……”外交部长说出的理由恐怕自己都不信。
“你们印度人有在家里放几十瓶硫酸的习惯?我当了这么多年外交官可从来没听说过啊。”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开怼了。
“……”印度外交部长尴尬地笑了笑,一脸严肃地走到了卡皮尔身边,轻声说道,“你……想干吗啊?做事不分轻重的吗?”
“我好歹也是个议员,你们要为了外国审判我吗?”卡皮尔有点被宠坏了的意思啊。
“外国我们无所谓啊。可是,印度的人民我们还是要在乎的。你知道你惹了什么人吗?”
“不知道。我又没出手,硫酸瓶也不是我家的,是他们带来的,不信你们可以验指纹嘛。”卡皮尔指了指被石客打断腿躺在地上哀嚎的混混们,直接贼喊捉贼了,“还有,这么多印度民众被人打断了腿,你们作为印度官员,不为他们主持公道……严惩凶手吗?!”
“两位先生,打伤这么多人的凶手在哪里呢?”外交部长来劲了。我们伤的人多更有理。
“我打的,我可是正当防卫啊。”石客走了出来。
“那是否防卫过当,也有待商榷啊。你能跟我走一趟吗?”
“您这是铁了心要保住他了?因为他是婆罗门吗?”石客歪了歪头。
“……”外交部长一言不发,默认了。
“啊~~啧啧啧。原本呢,你们把他带走装装样子罚罚款让我舒舒服服养好伤离开了就没事了。现在嘛,迪让老爷子,过来一下。”石客招呼迪让院长过来。这位也是婆罗门,还是受害者,就算没钱,你还能没犯错就当众区别对待吗?
迪让老爷子迈着小碎步,向两人走来。外交部长也不拦着,毕竟拦是肯定不能拦的,等他说完吧。
等了一会儿,外交部长等不及了,老爷子哪里是在走啊,旁边半天蹦一下的青蛙和他比都是在飙车,招呼警察,“你们两个去找把椅子把他抬过来。”
老爷子被警察给抬过来了。
“老爷子,我要靠您撑腰了。您想不想把他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啊?”石客指了指卡皮尔。
“嗯。”老爷子也狠起来了,用力地点了点头。
“他贪污的事情,您应该知道吧?”
“知道。上面来查找过几次,一无所获。”
“我可是很清廉的。”卡皮尔摊开手说到。
“我刚才在里面找人的时候,发现几个隐藏起来的金库,里面的东西少说也得值个几十亿吧?”石客指了指卡皮尔的泰姬陵式豪宅,招呼迪让老爷子跟上,“老爷子,咱们今天为民除害,把这条印度的大蛀虫挖出来,踩死。”
“不可能!”卡皮尔心里慌得一匹,“我的金库被发现了?廉政公署那么多人都没找出来呢!”
“有想进来看看这位大人贪了多少钱的人可以一起进来瞧瞧哦。”石客还把来围观的民众发动起来了,成百上千人都跟了上来。卡皮尔的院子也够大的,愣是给装下了。
这下好了,外交部长不公正也要公正了。
“第一个。”石客走到了客厅,跟警察要了根警棍,朝着客厅连接走廊的墙壁敲了敲,扣扣扣,空心的,“这里。第一个暗格。你们砸开看看吧。”
“……,砸!”外交部长骑虎难下,气急败坏地招呼警察扛着铁锤上去砸。
咚!!咚!咚!一锤又一锤就像砸在卡皮尔胸口一样,心疼啊。
咚!咔嚓!墙破了,暗格彻底变明格。一筐筐的现金被警察拿了出来。
清点一下,不太多,也就三千多万卢比。
“好的。继续。下一个地方。”石客走向了院子里的走廊,伸手敲了敲,空心声再次响起,抬腿一脚就踹倒一根,里头居然是装着金条的箩筐磊起来后糊层水泥,“你们不觉得这里走廊的柱子太多了点吗?这么点长的走廊要支撑,三根就够了吧?这里可有十五六根啊。”
警察们看着走廊里多得不正常的柱子很气啊,我们拼死拼活每个月拿点小工资,你这什么事都不用干就几千万几千万的往家里拿。仇富,彻彻底底的仇富,抡起大锤来拦都拦不住,各种失误砸过头。
“还有哪里呢?你们猜猜看。”石客带着大家回到房子大厅。
“你来找!我们砸!不能放过这种蛀虫!对!绝不能放过他!”警察们砸嗨了。
“这个很结实吧?而且不是空心的。”石客朝着一楼大厅里的台阶踢了踢,一脚踩下,楼梯上的地砖当场爆裂开来,翻开碎地砖,又有金灿灿的东西出现了,里面的一块块砖头居然是黄金融化浇铸而成的,“哎呀呀……真有钱啊。”
“啊!!!!我杀了你!!”卡皮尔再也忍不了了,直接拿下挂在墙上的霰弹枪对准了石客。
“正好。”石客一个闪身跑到卡皮尔面前,抓着枪管仰天一举。
“砰!”卡皮尔朝着天花板就是一枪,“哗~~~”,几十块金条从天花板被轰出的洞里流了出来。
“借我用用。”石客拿过霰弹枪朝着天花板砰砰砰地打完了全部子弹。
屋子里……下金条雨了。
卡皮尔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完了~~全完了。”
外交部长也是看傻了眼,几千人看着呢,而且一个个人都是两眼通红,这再想偏袒,非激起民变不可。
眼见光靠自己是保不住他了,立马打电话给了自己的上级。说事的时候有事没事就一脸懵逼地看着石客。
又过了一个小时,天都黑了,石客巴拉巴拉地扒着盒饭,印度的外卖还是到得很准时啊,虽然味儿的确不咋地,种类也不多,全是糊糊。
廉政公署的官来了。卡皮尔抱着最后希望抬头一看,彻底泄了气。来的人居然是一直盯着自己但是苦于没有证据不好动手的廉政公署长官,不是以往给自己撑腰的那位。这明摆着自己被抛弃了啊。
等廉政公署长官花了两个钟头把赃款全部清点了一遍,预估了一遍价值,卡皮尔被戴上了明晃晃的手铐在众目睽睽之下带出了院子。
“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迪让!给我等着!等我出来,你们全都完蛋了!”卡皮尔放狠话了。
“那胖子还敢放狠话啊。”小龙嘀咕到。
“嗯。也就只能这样了谁让他是婆罗门呢,总不可能弄死他喽。顶多财产充公,人肯定过段时间就屁颠屁颠地出来了。”石客说完看向了小龙,不由得歪了歪头,“你身边那头小白牛是?”
“我小弟,湿婆神那头牛的小崽子。”
“你好。”石客心里打了个招呼。
“哞~~”小白牛叫了一声。
“还不会说人话啊?”石客心里吐槽到。
“人家还小了,好吧?”小龙吐槽到。
“哦。”
“我要清理门户。这种仆人太丢人了,不配侍奉我们主人。”小牛发出了稚嫩的小男孩声音。
“这不是会说话吗?”石客看着小龙,指了指小牛,“话说,你打算怎么清理门户啊?”
“嗯,终于会说话了,居然是气出来的。不错,让他自己来吧。我们插手不合适。”小龙仰躺在空中飘啊飘的。
“哞!!!”小牛一张嘴,所有在场的人脑海中都响起了一声稚嫩的牛叫。
“喂?你们听见了吗?我听到牛叫了?!”警察a。
“我也听见了!非常非常清楚啊!”警察b。
进来的民众也全都因为这一声响起的牛叫乱了起来。
“啊啊啊啊!有牛来了!全是寺庙里的神牛啊!”人群的最外头有人喊了起来。
“该不会是来救他的吧?这是神迹啊?!我们对神的仆人婆罗门动手,触怒了神灵!显灵了!!”围观人群那叫一个乱啊。
“哞~~~”牛群挤开人群慢慢进来了。人们纷纷让路。
“哈哈哈哈~~我居然被神明承认了!他们是来救我的!你们完了!!”卡皮尔跪在地上向神明祈祷着。
为首最大最壮的那头牛蹄子慢慢地扒了两下地,头一低,朝着卡皮尔就冲了过去。
duang!!卡皮尔原地起飞了。
“额……他们似乎是来清理门户的。”石客挠了挠后脑勺,“你触怒神灵了吧?”
“救命啊!!”卡皮尔落地了,看来肉厚有好处啊,居然没撞死。
第二头牛出发了,牛角朝着屁股就是一下,插进去了。
“哦~~~”石客看得肠子疼。
牛头一甩,卡皮尔飞了出去,然后被牛群围住圈儿踢起来。
“触怒神灵了~~他绝对触怒神灵了!牛神借神牛之手在惩罚他啊!”迪让老爷子跪着发话了。
在场的印度人全都朝着牛群跪下了。
石客和悠姬很无语,看向了大使馆工作人员,“我们跪吗?”
“额……入乡随俗吧。”大使馆工作人员单膝跪下了。
石客悠姬想了想,刚要跪,牛群散开了。
“救~命~~”骨断筋折的卡皮尔居然还没死。
“快拉去抢救吧。真要弄死人,我们也挺过意不去的。”石客对外交部长说到。
“就现在这情况,我们哪里敢救啊?牛神显灵了,救了他,我们说不定就触怒神灵了。”
“哞~~”大白牛朝着人群叫了一声,伸出蹄子在地上划拉了两下,指了指卡皮尔,带着牛群挤开人群走了。
石客背着迪让老爷子,跟着外交部长上去看了看,地上就俩行字,“1,医院。2,首陀罗。”
“牛还会写字啊?!”石客摸着下巴吐槽到。
“别瞎说,那是神牛!这是神灵的指示。一送他去医院,二把他变成首陀罗。……,额?!他的阶级不再是婆罗门了。他彻底完蛋了!!”迪让老爷子训斥了一下石客,猛地一呆,反应过来了。
“那就按照神灵的指示呗。神都说不让他死了,让他当首陀罗活着受罪,偿还罪孽。我这说法行吗?”石客点了点头说到。
“啊……那还用说吗。你们永远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快啊,送这几位去医院,用最好的资源为他们治疗!!快啊!”外交部长做正事的积极性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石客和悠姬大摇大摆地上了车,赶往医院,心里嘀咕,“神仙就是有面子啊。”
“这小子居然是中国九鼎集团的三少爷。财食集团总裁还是他哥。还是远月茶寮料理学园的学生。幸亏打个电话回去问问,没直接来硬的。不然这三个大财阀一撤资跑路,整个印度至少会有数十万不同阶级的人失业。价值太大了,卡皮尔和他们比算个屁。难怪上面要我,哪怕卡皮尔被打死也不能得罪这两个小鬼。要是得罪了,我恐怕明天就人间蒸发了吧。”外交部长亲自开车送,心有余悸啊。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