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8k0人氣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二級學院? (更新完畢)看書-s8g6n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校址这么快就有眉目了?”
向南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老爷子稍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向南随便收拾了一下修复室,就来到办公室里拎起背包,刚要走出公司大门,忽然又顿住了脚步,回身对焦佳说道:
“焦佳,去看看许总忙不忙,要是不忙,让他跟我去一趟魔都博物馆。”
许弋澄要配合江易鸿老师去办理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各项审批工作,如今既然校址也有眉目了,那还是也让他过去了解一下比较好,筹办学院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作,总还是需要一个人来统筹整个工作的。
“哦。”
焦佳应了一声,连忙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许弋澄就提着一个公文包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向南,好奇地问道:
“老板,这都快中午了,现在去魔都博物馆食堂吃饭吗?”
“你还别说,魔都博物馆的食堂,饭菜味道还挺不错,不比我们这边的差。”
向南抬手按了一下电梯,笑着说道,“是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校址有眉目了,刘其正刘老爷子让我们过去一趟,估计是有事要商谈。”
“这么快?”
许弋澄眼睛一亮,喜滋滋地说道,“看来应该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要不然,老爷子自己都能替我们拒绝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校址要是确定了,那接下来就有得忙了,比方说,大部分教学楼估计都得改造成适合修复文物的修复室,可能还要新建一栋文物监测大楼,专门安置那些文物检测设备等等,我估计这个年我都得留在魔都过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许弋澄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委屈,筹备一所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那也是他的梦想,虽然是在向南的主导下筹备,但具体办事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真要是回不去,那你干脆到金陵我老家过年好了。”
向南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就算现在把校址拿下来了,那些老教学楼的改造方案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出来,现在都快十二月份了,还有一个多月过年,我觉得吧,年后能进场施工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要是不说,我都没发现已经快过年了。”
许弋澄打了个哈哈,一脸幽怨地说道,“是我心急了,不过这可不怪我,要怪就怪老板你心太狠,什么都不管,把公司里的事情全都推给了我,你说说看,我这一年到头有空闲的时候吗?”
向南假装没听见,左右看了看马路,就大步流星地穿了过去。
这不废话吗?给你个副总经理的职务,不就是为了让你干活的?
来到魔都博物馆文保小院,向南和许弋澄径直上了古书画修复中心办公区,刘其正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抬头看见向南和许弋澄来了,抬了抬手示意他们自己坐,又继续讲电话。
过了一会儿,刘其正这才挂了电话,笑着对向南和许弋澄说道:
“前几天我跟魔都艺术学院的领导说了一下你们打算租下他们在市区里的老校区筹办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事,魔都艺术学院方面对这件事很重视,昨天就专门召集校领导开了个会,他们对老校区出租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他们对你们筹办的这个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很感兴趣。”
顿了顿,他又说道,“你们也知道,魔都艺术学院的专业设置里面,是有文物修复专业的,江易鸿之前在学院里面还有自己的工作室,当然,他的工作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培养一些有天赋的学生。现在随着年纪大了,他的工作室其实也算是废了,都很久没去上过课了。”
“嗯,这个我知道。”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之前我们公司还通过江老师,从魔都艺术学院里面招了几个实习生,理论知识很强,动手能力差了一些。”
“刘教授,艺术学院方面对我们的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很感兴趣,是有什么想法吗?”
许弋澄插了一句,问道,“他们是想投资入股,还是什么意思?”
“他们是想将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纳入他们的学院体系,变成他们的二级学院。”
刘其正笑着说道,“而且他们对于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规划与设想跟你们不一样,他们是希望将学院纳入国家高等教育体系,这也就意味着学员的招生也将会通过高考来录取,这就跟之前咱们的设想不一样了。”
“变成他们的二级学院?魔都艺术学院文物修复培训分院?”
许弋澄皱了皱眉头,随即笑道,
“还真别说,在前面多加一个前缀,感觉要高大上了不少,可按照他们的那种办法招生,招进来的学员大多数都不知道自己未来想做的是什么,很有可能学了几年文物修复技术,最后毕业了从事的工作跟文物一点也不挂边,这既浪费了他们的时间,也浪费了我们的宝贵资源。
我们还是觉得,从社会上招生,招来的学员绝大部分还是认清了自己未来的方向,是真心愿意学习文物修复技术的,这样效率还要更高一些,主动性也更强一点。”
许弋澄说完,又扭头看了看向南,他也想听听老板的意思。
向南笑了笑,说道:“暂时还是不接受投资入股吧,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开办之初,我们还是希望有一个统一的声音,这样方便管理,也方便给学院立一个目标,出现两个声音,很容易摇摆不定。等学院办了几年之后,到时候如果还是有资本愿意加入,我们到时候再考虑。”
“就知道你会是这个态度,反正这一两年你也赚了钱,也不差这么一点,所以当他们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也没给他们打包票,只说回去提一提。”
刘其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所以,针对你们不同意学院投资入股的情况,他们又提了一个要求!”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