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2dz优美玄幻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起點-第二百七十四章   今日,老夫一人鎮三界【第一更,求月票!】鑒賞-6k5co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咚!
咚咚!
大地在俱颤,一座山川被平移,一个凹陷的大坑浮现而出。
犹如地怒天崩。
天穹之上,不知道何时,有滚滚血云汇聚而来,原本浩瀚翻涌的云海,霎时便裹上了一层血腥的红色。
莫名的威压,莫名的悲伤,弥漫在天地之间,每个人的心头都感受到了无止境的压抑。
陆地仙陨落会出现天地异象,而越是强大的陆地仙陨落,就越容易出现异象。
实际上,在高离士被罗红尘燃烧魂火的一剑斩杀的时候,就有异象在酝酿了。
而此时此刻,这等异象,更是覆盖整个天下。
不仅仅是在天安城的上空,乃至是大楚,大周王朝的百姓抬起头,都能够看到忽然变成了血色的天空,那滚滚的血云,带着无与伦比的压抑。
天地陡然变得死一般的安静。
天安城中,一道又一道的人影飞速的冲天而起,眼眸中满是震惊,满是震撼的看向大坑的方向。
局势的变化,简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夺舍了罗红尘的夏皇,本该无敌于天下,却是被罗鸿召唤出来的神秘存在给暴打了!
没错,就是暴打!
夏皇那么强大的存在,却是被神秘存在附体的罗鸿给一顿暴打。
许多人都懵了,哪怕是罗红尘亦是有些蒙圈,这一幕有些超出他们的预料之外。
看着天穹之上滚滚血云。
许多人心中都是涌现出一个不可置信的想法……
半只脚超脱十境陆地仙的夏皇……难道陨落了?
……
山川被平移,水流被蒸干。
只剩下一个深深凹陷的泥土盆地。
似是有炽热的高温蒸发着。
浓郁的鲜血在扬洒着,罗鸿浑身血肉都有些模糊,沸腾的能量让他的皮膜全部失去了应有的色彩,像是经历火焰的灼烧一般触目惊心。
深坑之中,罗鸿停止了砸拳。
他压在夏皇的身躯之上,一个拳头悬在夏皇血肉模糊的头颅之前。
夏皇对于这具肉身非常的上心,他联手天人,为了设计夫子,自然是获得了天人的鼎力相助,他得到了大量的生命精华,这些生命精华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效果。
因而,他这具肉身有着极强的生机,轻易不会死。
罗鸿眼眸流紫,看着地上那道身影,再度于磅礴生机之中,血肉模糊的模样消失,变得白净翩然,眉头微微蹙起。
悬着的拳头,亦是未曾再度落下。
“你打不死朕的……”
“朕是半只脚踏出十境……不死不灭!”
夏皇看着紫眸罗鸿,平静道。
他没有再继续反抗,而是平静的看着罗鸿,此刻的罗鸿,很强,强的有些超出夏皇的预料。
这便是十境之上的力量么?
罗鸿背后的怪物到底是什么?
是天人?是地狱?亦或者……是夫子给罗鸿留的后手?
夏皇深深的看着罗鸿,这世间曾经有两个人夏皇看不透,第一个是夫子,第二个是昆仑宫的掌教,如今又多了一个……是罗鸿。
这个少年,虽然年轻,但是背后的力量……似乎强大的超出夏皇的预料。
尽管罗鸿获取这等力量,亦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能够获得这种力量,亦是一种能力。
“打不死?”
“哪怕是真正的神祇都不敢说自己不死。”
紫眸罗鸿流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
没有祇打不死的。
如果有,那就多来几拳!
不死之躯?
只不过生命精华在不断的修复肉身罢了,当生命精华耗尽之后,再被打爆,那就真的打爆了。
邪神二哈附着在罗鸿的肉身之上。
他这一拳之所以没有落下,倒不是他不愿落下,而是罗鸿让他别落下。
毕竟这肉身是大伯罗红尘的。
本来在邪神二哈看来,一拳拳打死这愚蠢的凡人很轻松,但是,并不意味着没有第二种杀夏皇的方式了。
轰!
紫色的眼眸中深邃的光华流转着。
罗鸿的周身,恐怖的气机在毁灭着一切,砂砾在崩碎,炽热的能量所散发出的温度,将地面上平铺的砂砾都给融化。
斑紫色的发丝飞扬间,罗鸿悬在夏皇脑袋上空的拳头,化作了一掌。
罗鸿背后,邪神二哈的虚影浮现,遮天蔽日,亦是与罗鸿的动作同步。
下一刻,一掌拍下!
咚!!!
夏皇的意志海骤然遭受到了剧烈的冲击,那笼罩住他意志海的极强大的大夏铁律,竟是无法承受住,瞬间崩的支离破碎。
邪神二哈的虚影直接浮现在夏皇的意志海中。
夏皇骤然色变,催动布满裂痕的铁律抵御,对方居然直接攻伐他的意志海,而这一次“神降”请来的邪神二哈,可非之前邪神印记所能比拟的,所爆发的力量极度的强大。
一只可怕的手掌从夏皇的意志海外不断的拍击而来。
夏皇的十境意志海竟是在这一刻,颤抖不已,根本无法抵挡的住。
夏皇心悸。
“你到底是谁!”
这绝对不是罗鸿,到底是来自何处的怪物?!
他也是明白为什么齐广陵会封印失败了,这等存在,根本不是齐广陵所能封印的了的。
或许,唯有昆仑宫那位神秘的掌教下山或许才能封印。
从一开始,罗鸿就已经打破了这场博弈的棋盘,而他夏皇还可笑的一位一切尽在掌握。
罗鸿……
变数!
嘭!!!
铁律彻底破裂。
夏皇意志海中的大道开始寸寸崩裂,那漫长而宽敞的大道,笼罩无尽气运的大道,在这一爪之下,分崩离析。
夏皇的意识笼罩在极致的不甘中。
实际上,他的陨灭,亦算的上是他自作自受。
这等超越十境的力量,本不该降临人间。
若非他联手九尊天门之后的天尊,困住了夫子。
这怪物不可能降临的。
他明明已经成功了,可为什么……会被一个从未被他放在眼中的小人物打破了一切希望。
嘭!
大道寸寸崩塌,夏皇的意志之躯,尽管极力抵挡,依旧是在邪神一爪之下,不断的泯灭。
他的意志海在崩塌,无数的意志在外泄。
夏皇眼眸中的神光在寂灭。
而在夏皇的意志之躯最后崩灭的时候,他仿佛与无尽燎原火焰焚烧之中,盯着罗鸿。
“罗鸿……朕知道你听得见。”
“你赢了,罗家赢了……”
“可是……你改变不了大局,朕曾经登临昆仑宫,于监天镜中见得一角未来,地狱将开,天门悬挂,人间将沦为炼狱!”
“你拯救不了人间!”
夏皇即将崩灭的意志之躯盯着罗鸿。
死死的盯着。
他为什么会选择与天人合作,那是他明白在人间看不到希望。
他借天人之力,何尝不是在利用天人。
规则的力量早就开始削弱了。
镇守地狱的地藏已经坐化,人间夫子也力不从心……
人间,看不到希望。
所以,他赌一把,欲要结合人间所有气运,证道人皇。
若是成为人皇,他还有希望。
只不过,夏皇其实也意识到了,人皇……差的太远,人间的气运,残缺不齐……根本无法承载他证道人皇,他的不甘,其实并不是因为即将陨落,而是不甘人间气运的缺失。
果然,与天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可惜,他没有回头路了。
夏皇崩塌的意志海中。
罗鸿的意志虚影渐渐的浮现和凝聚。
罗鸿有些感慨的看着夏皇。
“人间有没有希望……关本公子屁事。”
“你以为本公子是拯救世界的好人?”
“本公子……是坏蛋啊。”
罗鸿道。
夏皇的意志之躯一怔,坏蛋?
你特么坏个屁啊。
然而,罗鸿没有再听夏皇多说什么,懒得多说。
他抬起手,猛地一攥。
邪神二哈的一爪,亦是骤然紧攥。
夏皇的意志之躯,骤然被捏爆!
……
轰隆隆!
在夏皇的意志之躯被捏爆的刹那。
人间的天穹之上,积攒了许久的血云中,开始下起了滂沱大雨,更是有异象浮现而出,似乎有一座座宫阙在坍塌,似乎有宝树宝花在凋零……
异象之中涌动着极致的悲伤。
轰隆隆……
似乎有血龙在云层中翻滚,悲呼,哭嚎……
无尽的血雨扬洒而下,似乎有一尊灿烂的烈阳在崩塌,陨灭。
天地间似乎传来了一声叹息,似是规则的力量,在叹息一位传奇人物的陨落。
人间,所有人都震撼了。
天地异象的浮现,让所有人都心颤。
夏皇……真的陨落了!
罗鸿,弑皇了……不!半只脚跨越十境的夏皇,那已经不是凡人,而是比肩神明!
罗鸿,屠神了!
罗小北,罗老爷子,宁王,楚王,大楚女帝,大周天子……所有人都在震撼,不可思议,感慨万千。
罗鸿做出了人间所不可能之事,踏出了那一步的夏皇,居然会被凡人所杀!
但是,罗鸿是凡人吗?
许多人抬起头,看着天安城上空,那破碎空间的一道巨大无比的漆黑裂缝。
裂缝之后似乎连接着一个诡秘的空间。
罗鸿是借助那个空间的怪物,斩杀的夏皇。
许多人沉默,召唤出这等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极大。
上一次,罗鸿损耗寿元,满头乌发变白发,那这一次呢?
召唤出的存在更强大了,代价……自然也更大!
宁王站在天安城的城楼之上,面皮子不住的抖动,人间……要变天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那巨大无比的裂缝。
眼眸中有凝重之色闪过,又看了眼天极宫中那蕴含人间七分运的皇座。
他深吸一口气,一跃下了天安城,化作流光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大夏,完了。
他若留下,活不了。
在宁王消失后不久。
大家可以看到烟尘破灭之中,双眸流紫的罗鸿浮空而归,手中提着罗红尘完好无缺的尸体。
如今的大战,尚未结束。
罗鸿并未结束神降术的牵引。
他将罗红尘的尸体抛向了罗小北。
紫眸流转,抬起头看向了漫天血色的云海,天地还在悲号,那是夏皇陨落的异象。
罗鸿没有停留,他一步踏下。
一股无形的劲气顿时激荡四散开来,像是排空的巨浪,震荡着人间。
尔后,罗鸿便化作一颗炮弹,激射向了天穹云海。
罗鸿悬浮在天穹之前,抬起手,骤然一撕。
异象犹如纸糊,被强行撕开,血云消散,异象消失,夏皇留在人间最后的一点痕迹,被霸道抹去。
天地同悲?
夏皇不配。
紫眸罗鸿手撕天地异象之后,一头扎入云海之后。
……
轰隆隆!
异象出现的瞬间,手持规则之鞭,托着“学海”书册的夫子便是感应到了。
夏皇死了。
被谁杀的?
夫子其实心中也有数,感受着那充斥天地间的邪煞力量,夫子明白,他那个不成器的小弟子,又走了邪道。
一念及此,夫子心中有气。
老夫的弟子,怎么就没有一个好人?
啪!
心中有气,下手也就多加了几分力。
一位天门之后的天尊顿时被一鞭子抽击的肉身爆裂,不过磅礴生命精华涌动,使得这尊天尊再度恢复了过来,但是却越发疯狂的盯着夫子。
规则力量让他们吃尽苦头。
夫子身为人间镇守,掌握着人间规则的力量,要杀他们这些擅入人间的天尊,可以。
但是,夫子没有选择杀。
此时此刻,这些天尊强者,亦是感受到了夫子的想法。
夫子……在等着什么。
一位位天尊眸光闪烁,他们肉身龟裂,死死的盯着夫子,这个老阴货……在等什么?!
嘭!
云海骤然被炸穿,一个浩浩荡荡的大洞,浮现在云层之上。
斑紫色发丝飞扬的紫眸罗鸿,冲上了云海,踏足在云海。
罗鸿本来是打算入云海来帮夫子的,毕竟,夏皇勾结天人,出动九位天门之后的强大天人来镇压夫子,罗鸿还真怕夫子出事。
可是,现在云海之上的局势似乎和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
难怪之前夏皇入云海,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
原来……
夫子一人压着九位天尊在打!
罗鸿倒吸一口气。
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艹!
夫子牛逼!
云海之上,气氛有些诡异,罗鸿的出现,让夫子的目光不由看了过来。
九位天尊亦是凝眸冰冷的看了过来。
他们感受到了,夏皇死了……那个废物夏劫,竟然死了。
明明已经踏入了半只脚超出十境,在人间应该已然无敌,他们还希冀着夏劫入云海解救他们,却是没有想到,该人间无敌的夏劫,居然被杀了!
废物啊!
吸收了那么多的生命精华,却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有种肉包子喂狗的感觉。
几位天尊此刻恨不得将夏皇的尸体刨出来鞭尸。
“那是什么?”
而几位天尊看着罗鸿背后那强横的虚影,亦是有几分惊诧。
“桀桀桀……”
“愚蠢的凡人!祇看到你了!”
罗鸿背后,邪神虚影开口,对着夫子大笑道。
“凡人,颤抖吧!祇感受到你的力量了,你个弱渣!”
邪神二哈盯着夫子,道。
对于这个多次嘲讽祇的老头,邪神二哈记的清清楚楚。
夫子扫了一眼罗鸿,眉头微微一皱。
“又请代打了?”
“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要老请代打,小心这些邪恶存在,不怀好心思。”
夫子道。
邪神虚影顿时咆哮了起来!
祇不怀好心思?!
祇这是让愚蠢的小罗感受什么叫做力量!
罗鸿笑了笑:“老师,弟子也不想啊……”
“可弟子修行至今三个月多,打夏皇,不请代打……弟子做不到啊。”
罗鸿的话,让夫子顿时一滞。
为什么要强调三个月……
你不说老夫都忘了。
好吧,修行三个月,除了道修,其他都达到三品,是够妖孽的了。
“不管怎么说,此次之后,好好修行……唯有自身实力足够强,才是资本……外来的力量,终究不是自己的。”
夫子道。
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告诫,带着几分教导。
罗鸿闻言,顿时肃然。
尔后,罗鸿看向一尊尊被堵在了天门外的天人,挑了挑眉,道:“需要弟子帮忙么?”
邪神二哈亦是冰冷的笑起来。
“桀桀桀……”
“愚蠢的老头,要祇出手?求祇啊!”
然而,夫子却是没有理他,一手握着规则之鞭,一手托着学海书册,淡淡道:“不用。”
“照顾好自己。”
夫子意有所指。
罗鸿眼眸微微波动,不仅仅是罗鸿,诸多被堵在天门之外,被规则之鞭抽打的布满了裂纹的天尊亦是面容骤变。
……
昆仑山上昆仑宫。
古老的观殿,历经岁月的磨砺以及侵蚀,依旧保持着独特的气韵。
昆仑宫的最高巅,摘星阁上。
一位笼罩在白色光华中的道人安静伫立着,道人看上去仿佛苍老无比,可是却又生机勃勃,似是风华正茂的少年郎,只不过那一双笼罩在华光中的深邃眼眸,历经了岁月的洗礼,方是让人明白了这道人的老迈。
齐广陵驾驭着云朵,化作一道流光,腾云驾雾,落在了昆仑宫的大坪之上。
一位又一位背负着道剑,身穿道袍的昆仑宫弟子,冷酷而无情的看着齐广陵。
“弟子广陵,见过太师祖。”
齐广陵道袍凌乱,显得有几分狼狈,但是,见得那摘星阁之上的年轻道人,却是面容肃穆,恭敬躬身。
“你坑死了夏皇?”
摘星阁上,有声音悠悠飘下。
齐广陵面色一僵。
我没有,不是我,别乱说!
齐广陵内心之中,立马否认三连。
不过,他表面上,却是风轻云淡的一笑:“夏皇之死,时也,命也。”
翻译过来,就是……关我屁事。
罗鸿体内那怪物,根本不是他所能封印的存在!
“可惜了,夏劫死的太早了,贫道传他长生之术,亦是希望他能够改变人间的格局,人间气运虽然缺失,但是他吞噬了三朝气运,虽然证不得人皇位,却也能得一伪王之位,亦是有机会动摇人间规则。”
“可惜,却是被一变数所破。”
道人道袍纷飞,于摘星阁上掐指,隐隐约约有气机笼罩,头顶上空,仿佛斗转星移,手可摘星。
“罗鸿此子……前半生平平无奇,非修行之人,可短时间内竟是能够崛起,成为人间变数,怕是有大气运加身者……他背后的那些怪物,自称神明……贫道或许知晓来历了。”
“贫道曾梦入南天门,游历天界,坐客天王府邸,得观古籍,或许……罗鸿背后的那些怪物来自上古典籍记载的神秘之处。”
道人道。
底下,齐广陵闻言,顿时一怔,下一刻倒吸一口气。
梦游天门后的世界,掌教这么强?!
不过,他更好奇的还是道人所说的那些怪物的来历。
“那些怪物……来自何处?”
道人笼罩在光华中,瞥了齐广陵一眼。
“该知道时你自然会知道……”
尔后,没有了下文。
齐广陵脸上的笑容颇为有几分僵硬。
道人身披鹤氅,背负着一柄桃木剑,笑了笑:“那些怪物虽然麻烦,但是……如今也不算什么大麻烦。”
道人掐指,尔后一步迈出,天地有气汇聚,化作一头白鹤,他侧坐白鹤,道袍翻飞不止。
道人抛出一个锦囊,锦囊悬浮在了齐广陵的面前。
“大变之后,按照锦囊之中的记载行事。”
道人道。
道人笼罩在光华中的眼眸闪烁着,下一刻笑了笑:“人间规则已经濒临崩毁的边缘,就让贫道……再添一把火。”
话语落下,白鹤亮翅,背上的道人哼着道门歌谣,声音悠远。
仿佛突破了时间和空间。
下一刻,出现在了封闭山门的望川寺的上空。
嗡……
望川寺山空顿时浮现出一尊庞大无比的金身佛像,那是佛门古老无比的护山大阵。
“阿弥陀佛……望川寺山门,不得擅闯。”
无量山之巅。
法罗大师袈裟飞扬,盯着那骑鹤而至的道人,双掌合十,凝眸道。
他的背后,数万望川寺武僧盘膝而坐,诵念佛号,佛音冲霄,催动着阵法。
然而,那仙鹤背后的年轻道人却是只轻轻一笑。
取下背上的桃木剑。
轻轻一挥。
撕拉!
金身佛像,顿时被撕破。
数万武僧如遭雷击,口鼻溢血。
法罗大师手中的佛珠顿时崩散,一颗颗的掉落于地。
法罗大师伽坐于地,面色惨白。
而道人悠悠唱着道门歌谣,又一剑,于望川寺上空轻轻一敲。
咚!
那沉入无量山巅的谛听雕像便再度浮现而出。
道人一剑撕开了谛听雕像的屏障,飘入了其中。
法罗大师看着这一幕,眼眸紧缩,浑身颤抖。
这道人……
竟然还活着?!
……
云海之上。
夫子眼眸微微一动。
抬起头,看向了九扇天门,却是有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弥漫天地之间。
嘭嘭嘭!!!
那九尊堵住天门的历代夫子的虚影,顿时纷纷泯灭。
九扇天门之上,有一扇横亘天机,雕龙刻凤,尊贵无比的门户浮现而出。
门户之上有匾额,匾额之上,写着三个大字“南天门”!
轰!
南天门浮现,无比磅礴的气运力量,笼罩在门户四周,显然开辟这扇门户,需要磅礴无比的气运力量!
九尊被夫子规则鞭子抽打的肉身布满龟裂纹路的天尊顿时眼眸一缩。
他们恭敬而立,躬身。
“吾等,见过南天王。”
紫眸罗鸿发丝纷飞,背后邪神虚影横亘,盯着那浮现而出的南天门,深吸一口气。
这是……什么啊?!
南天王?!
好强!
极致的压抑,哪怕罗鸿对威压不太敏感,可此刻也感觉到了压抑。
哪怕是规则,在这一刻,似乎都在躁动。
夫子儒衫猎猎,一手托着学海书册,盯着那南天门前盘坐的身影。
对方庞大无比,宛若遮天蔽日,有无尽的异象在丛生,有仙阙,有仙树,有仙花浮沉。
“夫子,你在等本王?”
南天门前盘坐的人影,淡淡道。
“如你所愿,本王来了。”
话语落下,那人影骤然探出一掌,那一掌,刹那间覆盖天地,人间规则骤然抽击在其上,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与此同时。
人间大地骤然一颤。
下一刻,有一道漆黑无比的死气柱,贯穿天地。
破开云海,映照出一片浩浩荡荡黑暗潮汐。
黑暗潮汐中,一张庞大无比的脸颊浮现而出。
一位位天门天尊,赫然色变:“地狱尸王?!”
罗鸿亦是一怔,想到了夏皇所说的话语,地狱将开,天门悬挂……这便是那一角未来?
夫子看到黑暗潮汐涌荡在云海之上,顿时明白了过来。
“老夫镇压地狱的封印……被破了啊。”
“难怪南天王敢来……你们这是要破人间规则?”
夫子轻笑。
“可老夫……亦是在等你们啊。”
夫子话语落下。
手中吸收了九位天尊气运的学海书册,顿时咔擦咔擦……布满了裂纹。
尔后,轰的一声破碎开来。
无数的气运涌入夫子身躯之中。
下一刻,夫子体内,竟是有无数的规则锁链蔓延而出,哗啦之间,抽击虚空,将南天王拍来的一掌缠绕而住,将南天门上的气运给尽皆卷走,而那南天王亦是面露惊容被拉出了门户,跌入人间。
至于那黑暗潮汐中的尸王,亦是被规则锁链所糊一脸。
“来的正好。”
“地狱,人间,天门……”
夫子浑身缠绕着规则,密密麻麻。
淡淡一笑。
“等的便是你们。”
“今日,老夫试试……”
“一人镇三界。”
PS:第一更,7000字,然后,今天会三更,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