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d1y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夢迴大明春-385【寧王起兵】推薦-vvmnv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小妹王微,再过半年就满十四岁,明眸皓齿,落落大方,就是皮肤稍微有些偏黑。
王微平时在宋氏族学读书,虽不说有咏絮之才,但也算熟读诗书,能作一些质量尚可的诗词歌赋。
这种水平,放在江南并不出挑,可在贵州却极为难得。毕竟此等蛮夷之地,男子读书的都不多,更何况是闺中少女。再加上王渊的身份摆在那里,王微偶有一两首诗词传出,便被贵州士子奉承为一代才女。
王微小小年纪,听到的全是赞美,难免有些飘飘然。她非常崇拜自己的状元哥哥,哥哥的诗词她全都会背,而且八九岁时便背得滚瓜烂熟。
前段时间忙着筹备婚礼,王微并没有打扰王渊。等成亲的第二天,她就拿着诗稿过来:“二哥,你看这些诗写得怎样?”
王渊正在陪妻儿享受闲暇时光,接过那些诗稿随便翻了几首,点头道:“以你的年龄,还算是不错,但堆砌模仿的痕迹太重了,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
“哦,”王微有些失落,“拙轩先生也这么说,还让我戒骄戒躁,不要理会那些吹捧之言。”
拙轩先生便是宋炫,宋氏族学的校长,宋灵儿、宋公子的叔父,也是如今贵州名气最大的诗人。
宋灵儿突然笑道:“你若想学作文章,这次就一起去京城,那里有位嫂嫂可是擅长得很。还可以让你二哥,在京城给你找更好的老师,比留在贵州要强得多。”
王微在宋氏族学读书时,便寄住在宋氏北衙,跟宋灵儿颇多接触,姑嫂俩的关系特别亲密。
听宋灵儿提起另一位嫂嫂,王微没有怀疑她在说反话,因为宋灵儿若是吃醋肯定不藏着。王微笑着说:“二哥也让我去京城,说一直留在贵州眼界打不开……”
没等王微说完,宋灵儿就来一句:“还要在京城给你物色好人家?”
“哪有!”王微俏脸通红。
宋灵儿取笑道:“你虚岁都快十五了,正该给你物色佳婿。”
王微害羞道:“我年龄还小呢,才不要那么快嫁人。”
姑嫂俩正逗趣着,家仆突然来报,说贵州布政使陈雍拜见。
王渊立即前往客厅,把陈雍给请进来:“陈蕃台有礼了。”
陈雍说:“王侍郎正值新婚,在下便来叨扰,实在失礼得很。”
“无妨,”王渊笑道,“听家父说,陈蕃台爱民如子,鄙人也正欲拜访。”
虽然明摆着是来巴结王渊的,但陈雍丝毫不说巴结的话,只说自己在贵州的施政理念。那边是兴修水利、增加人口,同时大兴教化以安抚蛮夷,渐渐将各族蛮夷同化为汉人。
王渊对此人印象不错,聊了一通贵州政事,突然问:“贵州巡抚邹文盛何在?”
陈雍回答说:“邹抚台在川东平乱,因此未来参加王侍郎婚礼。”
为了方便西南督抚平乱,贵州总督、巡抚的权利不断扩大。他们不仅可以调动贵州军队,还监理川东和湖北(湖广西北部),如此三省就连成一片,不怕反贼在各省之间反复横跳。
王渊又问:“水西安氏内乱不断,邹抚台可以对策?”
陈雍摇头道:“吾不知邹抚台打算。”
王渊问道:“那陈蕃台如何看水西安氏内乱?”
陈雍笑道:“让他们自己打,打到最后,朝廷才出面收场。仿效思州故事,帮扶更弱那个,务必要让水西从法理上一分为二。”
王渊非常满意:“若有机会,吾当荐汝为右副都御使巡抚贵州,将此事彻底敲定,贵州从此不复有土司大患。”
陈雍连忙说:“为人臣者,自当听从朝廷安排。”
两人见面的意图已经达成,王渊把一个得力干臣收入麾下,陈雍则得到未来担任贵州巡抚的承诺。
虽然都是在贵州当官,可布政使远远比不上巡抚。
最低级的巡抚,只能巡抚一州之地。而贵州巡抚属于特殊情况,现在竟能兼管川东和湖北,已经算是弱化版的三省总督,至少要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才有资格担任。
而王渊,还另有所图!
宁王叛乱平息,王阳明也该升官了,正好可以把陈雍推荐去巡抚江西。陈雍此人谁的面子都不给,正适合在江西整顿土地兼并,反正他得罪的人已足够多,也不嫌再得罪几十上百个。
若陈雍能把江西局面打开,再推荐此人巡抚贵州,将水西安氏给彻底分裂,今后将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好刀。
当天晚上,王渊便写信给皇帝,推荐陈雍担任江西巡抚。这封信要走至少三月,估计宁王叛乱也差不多了,正好跟王阳明那边无缝衔接。
翌日,又有数位官员拜访,王渊都逐一接待。
可惜,除了左参政林茂达之外,其余皆为庸碌之辈,难以入得王二郎法眼。
接下来半个月,王渊都在游山玩水,还带着老婆孩子和熊猫去打猎。偶尔跟同窗士子举办文会,在甲秀楼宴饮耍乐,顺便去文明书院讲学传播阳明心学和物理学。
五月底,王渊带着妻儿和小妹启程离开贵州。
同行者有袁达、十二缇骑,还有宋灵儿的侍女阿惹、十三亲卫,以及十一个想要谋出路的同窗士子。
进入湖广地界不久,江西那边就传来消息,宁王终于造反了!
跟历史上一样,宁王不想这么早就造反。因为朱厚照太没谱了,由着这位皇帝继续折腾,说不定今后造反就更容易。
但是,王阳明在江西剿匪,几乎已把赣南匪寇给剿空。这些土匪,许多都是宁王暗中支持的,因为当时他还没恢复卫队,只能通过养土匪的方式暗中养兵。
王阳明跑来剿匪,等于给宁王心窝子一刀,再剿下去他就无兵可用了!
加之京城换回来的消息,宁王感觉皇帝要对自己下手,哪还敢坐在家里等死?
六月十三日,宁王正式举兵。
这天是宁王的生日,他宴请江西地方官员,在宴席上宣称:“皇帝并非先皇之子,祖宗不血食已十三年,现在太后传来密诏,令我起兵讨贼!”
众官员大惊,直言反对者当场被杀,不愿跟从者被捉拿下狱。
就在生日宴席之上,宁王册封李士实为左丞相,封刘养正为右丞相,封王纶为兵部尚书。遂纠集江西各卫所将士和土匪,号称拥兵十万占领南昌、九江等地。
伪左丞相李士实,乃正经进士出身,还当过刑部侍郎,甚至做到右都御史——正二品重臣。
当初李东阳致仕,杨廷和上位做首辅,立即疯狂排除异己。
王阳明被扔去南京的同时,李士实也被逼得辞官。带着对朝廷的满腔不满,李士实选择投靠宁王,并跟宁王结为儿女亲家,这些年都是他在暗中谋划。
伪右丞相刘养正,相比而言就弱得多,只是一个不得志的举人。
这厮在京城屡试不第,自负一身才学无法施展,便跑去给宁王做了幕僚。他疯狂怂恿宁王谋反,还帮宁王结交土匪和豪侠,算是宁王的早期谋主。
宁王的举兵檄文,便是刘养正写的,大概内容翻译如下:“大明开国逾百年,祖宗血脉已经断绝。朱厚照是民间野种,由太监抱进宫中。朱厚照昏庸无道,整天在豹房吃喝玩乐。又在宣府大兴土木,掠夺妇人,广选美女,打造**。身为皇帝,却信任太监、边将、伶人和奸佞,正直大臣都被打压,天下百姓民不聊生。而宁王正统血脉,起兵讨伐昏君,必定革除时弊,振兴大明江山,号召天下正义之士踊跃报名造反。”
说实话,当王渊看到造反檄文时,真的忍不住想要捧腹大笑。
这篇檄文,也就一秀才水平,真不知那刘养正是如何考上举人的。
更扯淡的是,由于王阳明已经平定赣南诸匪,把名头最响的土匪全给剿灭了。导致宁王的部队当中,充斥着各种中小型土匪团伙,麾下将领有闵二十四、吴十三、凌十一这种连真实姓名都不敢暴露的家伙。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