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2hi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日娛浪人》-第五百二十七章電話-tpxvp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跟中村老师聊天结束高桥浪人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
之前只是模模糊糊的想法因为最近的经历而变成实质化的东西在脑海里游荡——他决定考早稻田,继续在演艺圈奋斗。当然,至于是怎么发展,高桥浪人并没有确定的线路。比起完成剧本的成就感高桥浪人感受到了另外一方面的乐趣,筹备一个项目,组织剧本邀请演员。
这是高桥浪人在研讨会上感受到的新的东西,事实上他在比这更早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跟小林世的合作高桥浪人就有这方面的倾向。
只是如今沉在潜意识的东西冒了上来。
他想做一个幕后人员,高桥浪人从来没有这样确定过,而成为幕后人员需要很多,早稻田的人脉在高桥浪人眼中显得格外重要。
而有了奋斗目标高桥浪人接下来要做的东西就变得清晰,演员只是一个跳板,或者说让他积累经验的平台。高桥浪人有这样的念头也得益于他天朝的灵魂,在霓虹,一条路走到黑才是正途。
确定自己要做什么后每个人就在自己的领域里钻研,所以演员就是演员,歌手就是歌手,偶像就是偶像,搞笑艺人就是搞笑艺人。
每一个细分的职业之间都有一道无形的壁垒,跨界成功的人员有,但很少,基本上都是从一个稍微低级的圈子跳到高级的圈子。而像高桥浪人这样直接从台前转到幕后的,很少很少。
但现在,高桥浪人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机会。他跟几位有名导演的关系不错,跟制作人的关系也好,背后还有加濑老师这样跟各大经纪公司交好的老手,再加上古河跟grick。
高桥浪人真的有走幕后的潜力,他的条件可比小林要好太多。
将心思沉下去,高桥浪人的眼神逐渐清明,虽然喝了不少酒但他丝毫没有醉意,甚至主动拿着酒瓶往酒杯里添酒。
中村挡住高桥浪人的手:“今天就这样吧,喝得也够多了。”
“老师,我觉得我还能喝。”高桥浪人回,“我没醉。”
在听到高桥浪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中村笑笑,也不反驳他而是把东西都收拾起来:“事情都想清楚了,念头通达,正是睡觉的好时候。喝了酒好睡觉,我也困了。”
说完,中村伸了个懒腰:“客房给你收拾好了,早点睡。”
而在中村提起睡觉这个话题后高桥浪人突然就开始犯困,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快十一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劳累让他思维渐渐变得缓慢,点点头:“晚安,老师。”
中村看着高桥浪人回房略显踉跄的脚步,无声笑笑,醉酒的人总是不会承认自己醉了。
已经有好几年没到中村家的客房,原本高桥浪人是想躺下就睡觉,可能是因为认床还是什么原因,在睡下之后高桥浪人那犯困的精神头又开始躁动起来。
中村家的客房有一扇窗户。
今晚大坂的月亮很好,银色的月光顺着窗台一点点向上爬,延伸到床边,高桥浪人突然就开始注意月色。
他从床上起身,走到床边,通过窗户往天上望。
月亮和星星交相辉映。
这让高桥浪人想起了某个人,跟星星限定联系的那个人。可能是因为夜色的缘故高桥浪人显得有些多愁善感。这种情绪上的敏感正是高桥浪人能够成为一位优秀俳优的理由之一。
奈奈未。
说实话现在的高桥浪人已经很少想起她了,因为忙碌,没有留下缅怀自己年轻岁月的时间。高桥浪人想起当初简单的自己,什么都不在乎,所以以为大家都跟他一样什么都不在乎。
高桥浪人手指在窗沿不自觉敲打,想着,念着,犹豫着,手机就放在床头柜。
还记得当初自己发错了短信给了石原,现在回想起来,这大概是两个人关系亲密的契机。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手上,高桥浪人不停把玩,眼见月光又爬了一寸。
十一点,奈奈未准备睡觉,在洗手间里洗漱把维持器取下。
她前段时间去弄了牙齿,那不整齐的虎牙她每次看着都觉得十分突兀,特别是在人均大美女的乃木坂46中。已经快半年了,初见成效,换了另外一套。
奈奈未做的是跟牙齿匹配的透明牙套,依照阶段的不同换牙套,不凑到跟前看不出来,这也是大众不太能够体会的一点。直到初见成效大众才知道她在箍牙。
洗漱完毕,奈奈未在镜子面前舒展腰身,将从医院那里得到的维持器穿上。
她的腰啊,真的是越来越拉胯,特别是在乃木坂的夏巡之后,还没休息几个月二周年又要来了。因为不断反复没有得到休息,医生说她的腰肌劳损恶化的比想象中快很多。虽然年轻但也遭不住这么折腾,建议在家休养半年不要再做剧烈运动。
但身为一个偶像这怎么可能,还是乃木坂的大top,休息就等于是扯住乃木坂的腿不让走。
没有人知道奈奈未的伤有多严重,见她缺勤次数不多,还能有说有笑。有些时候连奈奈未自己都轻视了这个伤痛以为它只是休息不够的问题。
然而夜深人静的时候疼痛找上门来,奈奈未只能一个人硬抗过去,或许可以加个维持器。
将维持器穿上奈奈未感觉好上不少,拿起一本书轻手轻脚地在床上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躺下,打算看几页书就睡。
书名叫《冷静与热情之间》,有红蓝两篇,分别由女作者江国香织与男作者辻仁成书写,以男女不同视角讲述同一个恋爱故事。
奈奈未先看的红,江国桑细腻的笔触写出了一位女性在恋爱中的种种。
这种故事在以前奈奈未是不甚喜欢的,她喜欢看有关人性的谈论,而不是单单爱情这一种感情。然而,在偶然间知道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有个十年之约后她决定利用晚间时间读一读,结果在阅读当中投入进去。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故事。
读完红,奈奈未又开始看蓝。看红的期间她哭过两次,一次是在女主人公阿葵独自去医院处理不该来的孩子的时候,一次是阿葵在念及男主人公顺正而打通那个多年前的电话号码的时候。
小说中电话里的沉默像是一块石头样压在奈奈未心头,眼泪就此宣泄。
现在,她翻开了蓝,想着在没有阿葵的日子里顺正是如何生活。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起。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