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fe0火熱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171章 震撼推薦-0itcl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卫无双从不觉着贾平安如何了得,在她看来,诗才了得只是一项,而自己的拳脚却能碾压了他。
凭你万般本事,我只是一腿……
她只是想了一下,就倍感自信。
但今日她的自信全数崩溃了。
皇帝不知道为啥对贾平安不满,所以给了这个惩罚性的任务,让贾平安来完成这个无米之炊。
她设想过贾平安的应对方法,最后觉得就两种:第一,筹措钱财去解决这个问题;第二,向皇帝请罪,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筹措钱财,这是最笨的一种法子,而且也最容易被帝王猜忌。
但请罪,那就是把帝王的命令置之于脑后……
所以,贾师傅这次算是坐蜡了。
但他却从容的来了国子监,忧心忡忡的说自己担忧那些出身高贵的学生们的未来,引发了国子监众人的共鸣。
那时候卫无双依旧懵逼,不知道他想干啥。
可话锋一转,贾平安就慷慨激昂的给出了解决方案:去实践,去干活,去查民疾苦……顺带带些材料。
国子监上下感激不尽,都觉得贾平安对国子监真是掏心掏肺,堪称是呕心沥血……
老肖都落泪了啊!
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被贾平安给忽悠了。
只是一番话,国子监就主动出了人力物力,去解决养济院的问题。
这手段……
卫无双呆住了。
“哎!”
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动。
“无双?”
卫无双回神,看着眼前的少年,想起了好友苏荷的话。
——那个少年很有趣,他不会哄我!
苏荷交朋友的标准很简单,你不能哄我。
但……
贾平安哄过她吗?
肯定有。
可卫无双却想到了苏荷的娃娃脸,好像看着越发的白嫩了。
心情好,身体肌肤就好。
“走吧。”
贾平安当先出去。
“贾参军,明日我等就去。”
国子监的人热情的把贾平安送了出去,看着他们远去,依旧不舍。
“你骗了他们?”
卫无双觉得贾平安真的会哄人。
不只是会哄人,那手段让她觉得很古怪。
说不出的古怪。
王琦若是在的话,定然会告诉她,这就是贾平安招牌的手段。
“国子监诸学,其实对准的是那些权贵高官子弟,也就是说,大唐的最高学府,相当一部分不对平民出身的百姓开放……”
贾平安神色从容,不见被质疑的慌乱,“这些人家境优渥,养尊处优,他们可知道民间疾苦吗?”
他看着卫无双。
这妹纸有些轴啊!
但遇到了贾师傅,她依旧不是菜。
卫无双点头,“宫中的那些贵人也是一样。”
宫中那些贵人,吃个饭剩下许多,东西还能用就丢弃了。
“那些学生出来大多是要做官的,不知民生疾苦,这样的官,你觉着靠谱吗?”
卫无双摇头。
这妹纸上路了。
“某让那些学生去养济院干活,这是体验,让他们知晓百姓的不易,让他们知晓灯红酒绿之下,依旧有饿殍在哀嚎……”
卫无双想到了自己看到的乞儿,不禁默然。
他说的没错啊!
那些高官子弟不懂民生,偏生他们做官的几率最高,若是不这样磨砺一番,他们为官就是坑爹坑百姓……
可……
“可你这是哄人。”
卫无双昂首。
贾平安淡淡的道:“你觉着某哄人是对还是错?”
卫无双沉默片刻,点头道:“你是对的。”
看,这便被洗脑了。
贾平安叹息一声,“这只是手段,陛下交代的事做不了,某就想到了这个法子,如此养济院能提早完工,那些孤老能提早住进去,享受温饱……而国子监的那些学生们也能经受一番磨砺,这是什么你可知道?”
卫无双摇头。
“双赢!”
贾平安突然伸手,卫无双在发呆,就被他拍了肩膀。
“许多事……问心无愧就是了。”
贾平安清新脱俗的一拍阿宝,“某回去了,明日再去养济院。”
卫无双默然回到宫中。
“陛下。”
李治见她回来了,微微皱眉道:“为何就回来了?”
帝王渐渐变得喜怒难料,和刚登基时有很大的差异。
卫无双低头,“那贾参军,今日他去了国子监,说是国子监诸学的学生养尊处优,不知民间疾苦,以后难为官,就建言让那些学生们去养济院干活……”
那个扫把星!
李治的嘴角古怪的翘起。
他竟然想到了这一招,果然不错。
但有干活的人还不够……
“木石呢?”
没有木石那些学生去干啥?摆样子?
李治不禁有些不满,觉得贾平安是在哗众取宠,想用国子监的学生来造势。
这样的少年,该收拾一次了。
卫无双心中叹息,越发的觉得贾师傅手段了得。
“他说国子监那些学生家中有钱,花钱大手大脚的,要让他们知晓大唐还有许多百姓在吃不饱穿不暖,所以建言让那些学生每人带一根木料,或是一块石料。”
李治从未见过谁把忽悠的手段用的这般清新脱俗的。
但这件事确实是双赢。
卫无双抬头,发现皇帝在发呆。
然后她好像听到了叹息。
皇帝竟然在叹息。
李治苦笑道:“朕给他出个难题,若是解决不了,那就把他一脚踢到叠州去。王德凯不是说想教导他?那就让他去叠州面对那些吐谷浑人……可没想到他竟然……”
但现在他却觉得这个扫把星的作用兴许不止这么一点。
“看吧,明日你去看看,看看他如何带着那些学生磨砺。”
皇帝心中不渝了。
卫无双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贾平安的手段让皇帝一棍子打在了空处,格外的难受。若是明日乱糟糟的,甚至出点事,皇帝说不得会出手收拾贾平安。
她回了后宫,径直寻到了宫正蒋涵。
“你不是出宫了吗?”蒋涵端坐着,看着颇为威严。
“今日奉命出宫,和贾平安一起去办事。”卫无双想说出今日的事儿来,但却觉得格外的无力。
说什么?
说贾平安忽悠国子监?
可他忽悠国子监是为了做好事。
“苏荷昨日进宫了,说了半晌……”
蒋涵笑道:“整日就惦记着吃肉,还绘声绘色的和我说她在感业寺装模作样吓唬那些女尼之事……”
她的眉间多了温柔,那个严厉的宫正短暂离开了一会儿。
卫无双突然有些羡慕苏荷。
无忧无虑的该多好?
……
“不许打人!”
感业寺里,苏荷召集了那些女尼来议事。
所谓议事,实际上就是她说别人听。
娃娃脸背着手,严肃的在踱步,“先帝的嫔妃们出家在此,可你们今日戳一下,明日骂几声,难听死了!”
女尼们无奈的看着这位主持,心想皇帝为啥要派这么一个孩子气的来呢?
“还有。”苏荷止步,板着脸道:“我知道有人在夜里饮酒,这不好,若是被我抓到了,钱粮全扣光,可知道了?”
“知道了。”
女尼们的回应很懒洋洋。
这样不行呀!
苏荷心中有些焦虑。
她必须要镇住这些女尼。
可怎么办呢?
她皱着眉,瞬间就变成了苦大仇深的模样。
贾参军遇到这等事会如何?
苏荷下意识的想着贾平安的手段。
但想不到。
但……贾参军若是几日不来,苏荷就会难过,因为没肉吃了。
这些女尼也偷偷吃肉,不过苏荷睁只眼闭只眼,最要紧的是,她自己也在吃。
咳咳!
这不好!
但我们都喜欢吃肉!
想到这里,苏荷抬头,努力装作威严的模样,“谁不肯老实,谁喜欢闹腾,严查她的吃食!”
瞬间那些女尼都变脸了。
来到这个鬼地方,唯一的任务就是看守那些先帝的嫔妃,这样的日子真的难熬。
吃肉是必须的,否则清汤寡水的日子怎么过?
娃娃脸住持不错,至少对这方面比较放得开,不大管。
若是她下狠手……
想到每日吃着干巴巴的饼,外加些干菜之内的食物,所有人都怕了,心想低个头吧,哄哄这个娃娃脸。
一时间苏荷的威望空前的高。
原来……不给吃肉才是最大的惩罚啊!
苏荷瞬间就原谅了自己偷吃肉的行径,理直气壮的怀念着贾师傅。
……
贾师傅很忙。
第二天他出现在了工地上。
数百学生都来了,而在另外的工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学生。
国子监诸学学生数千人,官员权贵子弟,还有些平民子弟……
“抬进来!”
那些官宦权贵子弟吆喝着,让家仆把木料和石料弄进来。
“某弄了五根木料!”
“某带来了十一块石料。”
没多久,工地就被材料堆满了。
卧槽!
工头傻眼了。
“贾参军,这是……”
大哥,你别坑我啊!
工头见这些学生气势不凡,心虚的不行。
“安心。”贾平安指着这些学生说道:“没危险的活计都交给他们干,干不好的,返工!”
工头苦笑道:“某认出了几个,都是高官子弟,贾参军,某不敢啊!回头他们能收拾了某。”
贾平安寻了一堆木料坐下,说道:“只管去,有人质疑,就让他来寻某。”
呃!
豪气!
工头喊道:“干活了。”
学生们被指派了苦力活,专门搬运材料,以及帮手。
开始大家都干的兴高采烈的,直至有人喊道:“某的手啊!”
“这是怎么了?”
众人围过去,就见一学生张开手,手心指根那里竟然起了个水泡。
“呀!”
几个学生惊讶的看着水泡,但也有不少学生一脸不屑,大抵是觉得娇气。
这是初唐,立国的那一批人还在,苦日子还在记忆里,所以不少人家的教导都还不错。直至到了李隆基时,皇帝开始了享乐,整日和前儿媳潇洒,国事丢给了臣下……最终享乐之风盛行,权贵糜烂贪婪,内部全烂透了。
在贾平安看来,彼时的大唐,实际上从内部已经烂透了。安禄山的一击,不过是加速了腐烂坏掉的过程。
没有安禄山,也会有李禄山。
所以他很欣慰的看到不少学生都在闷声干活。
“不干了!”
一个学生突然扔掉了手中的扫帚,骂道:“某是来读书的,不是来干这等仆役做的活计,某不是仆役!”
“就是,咱们本是前程远大,为何要来遭罪?”
“早知道这般辛苦,某叫了家里的仆役来不就好了?非得要折腾咱们是个什么意思?”
“不干了!”
十几个学生在鼓噪。
学生们都很年轻,年轻人血气方刚,最受不得蛊惑,若是数百人一起闹腾起来,什么社会实践课……顷刻间就会变成一场闹剧。
卫无双在边上有些急切,说道:“拿下为首的。”
贾平安侧身看着这个妹纸,觉得她的思路很官员,很锦衣卫。
“可愿意来百骑?”
来百骑,做某麾下的探子。
卫无双白了他一眼,“你还有心思玩笑?”
“真不是玩笑。”贾平安在等,等事情发酵。他笑吟吟的道:“你看你的拳脚这般好,在宫中有何用?不如来百骑和某一起为陛下效力,你有大长腿,某有硬拳头……双剑合璧,所向无敌。”
这人竟然一点儿都不慌?
那边参与闹事的学生已经渐渐多了起来,其他人也放缓了干活的速度,在观望。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这个道理卫无双是知道的。
“不干了?”
又有一批学生撂挑子了。
“放肆!”
随行的助教怒了,上去就是一番呵斥。
可这些学生都是高官子弟,你说这些有毛用。
助教羞红了脸,回头向贾平安求助。
卫无双低声道:“把为首的拿下,你不行……我去。”
我只需一腿。
贾平安认真的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某往日不还手,那只是因为怕伤到你。”
他轻松装个比,然后走了过去。
呵!
卫无双气抖冷。
我打不过你?
你不还手是担心伤到我?
叠州时是谁在床上被我一腿扫倒了。
咦!
想到这个,卫无双就想到了自己当时大腿都露在了外面,贾平安呆呆看着的场景。
羞死了!
“闹什么?”
贾平安的开场白和助教一样。
他神色淡然,不见怒色,“你等可知这养济院造价几何?”
那些闹事的学生不说话,边上有学生说道:“不知道。”
“很诚实。”
贾师傅就喜欢诚实的孩子,微笑道:“某也无需你等知道。那么你等从家里拿了木料和石料来,可知晓它们的价钱。”
众人摇头,一人举手。
这是来拆台的?
贾平安逼视着他,直至他急不可耐的道:“贾参军,某要去茅厕。”
艹!
贾平安还以为他知道价钱。
“科举考试中,国子监的学生考中的几率比贡生要多许多,为何?”
贡生就是通过县试、州试,一步步考上来的地方考生。
“因为你等从小就能有书看,有人教导……而进了国子监之后,陛下更是聘请了大儒来为你等授课……”
这就是优势。
科举在此时依旧只是一个晋升的渠道,直至后来为了打压世家门阀,这才加大了力度。
“你等可知如何为官?”
学生们看着这个少年,有人不禁嗤笑道:“贾参军,算术一道某佩服你,但做官……不是某吹嘘,在场的父祖大多是官员,从小就耳闻目濡,你……真不行。”
卫无双觉得贾平安会生气,然后呵斥此人。
呵呵!
贾师傅只是笑了笑,说道:“每到一地,首要查探,何为查探?官员要亲自下去,下到最偏僻的村子里去,去查问百姓的日子,去询问他们的苦处……”
这个……
有点意思啊!
众人倾听。
“许多官员,一到地方不是说查探民情,而是询问官吏,官吏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这个在此时是常事。
“你等可想做这样的官员?”贾平安指着工地说道:“譬如说,你等下去为官,当地水患严重,要筑堤坝……可你知道造价几何?你可知道一车泥,一块石料的价钱?”
“你不知道,下面的官吏就会上下其手,把一个一千贯的水坝修出两千贯,甚至是三千贯来,你等依旧洋洋自得,觉着自己为百姓做了大好事……”
“退一万步,你说某不做官,可你家业庞大,下面的管事领着大小事,你可知道一只鸡的价钱?你可知道一餐饭的价钱?不知道,你就是被人蒙蔽的傻子!”
贾平安走向工地,“今日某就来给你等上一课,叫做……社会实践。”
“谁来和某一起抬?”
有学生上前,和贾平安一起抬起木料。
马丹!
好重!
贾平安有些吃力。
木料抬到了地头,工匠开始加工……
“你等来看看。”贾平安指着工匠说道:“一根木料,从山中被砍伐而来,那砍伐的人工就是钱,随后运送到地方也是钱,商人贩卖要挣钱,这是第三笔钱……”
“他说这些作甚?”有人不耐烦了。
“在这里,工匠加工,这是一笔钱,随后安装到位,这是一笔钱……最后还得加上工头要挣的钱,至此,一根木料完结。”
“咱们以此类推,一支箭矢需要多少材料?每一种材料从何而来?价钱多少,如何加工……”
他说这个做什么?
卫无双不解。
但……
“这是抽丝剥茧!”一个学生惊呼。
贾平安继续说道:“不管是做官还是做人,当你遇到了问题,不管大小,都可以照此从源头拆解,一一解开,一一分析……”
这便是追溯的手法。
把一个东西,一件事,顺着往源头追溯。
这也是机械修理中的一种重要思路。
这更是一种做事的思路。
为官,你每天会遇到许多事。
怎么解决?
这就是一种重要的方法。
把事情拆开,从源头开始追溯,一一分析。
“可你等若是高高在上,不知道一个宅子的构造,不知道一座堤坝的构造,不知道一件事的经过……这等法子也是无用。”
这是世家门阀的时代。
这等思路……说大些,就是做事的法子。
那些世家门阀都有自家为人处世的妙法,但都秘而不宣,只是传授给子弟。
但贾平安却随口就把这等法子告诉了这些学生。
这份胸襟!
这恩情……
卫无双骇然发现这些学生都齐齐整理衣冠,郑重拱手,“多谢贾参军教诲。”
这一刻,连房梁上的工匠都在拱手,“多谢贾参军教诲。”
后世人尽皆知的道理,在此刻却是秘籍般的存在。
贾平安就随手扔了一个秘籍出去。
宛如扔了一枚炸弹!
……
为白银大盟‘烟灰黯然跌落’加更:4、5。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