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r88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蓋世-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分享-xogu5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银虹魔梭”中的幽魔使,浑身笼罩着黑暗,似静静凝望着虞渊。
虞渊抬头,隔空相望。
只看一眼,他的阴神顿时生出一种,被某个古老的黑暗神灵窥视。
有一股邪恶力量,想要深入他灵魂识海,获知他一切的不安。
“咳咳!”
天邪宗的仇慕歌,以别扭的语调咳嗽。
来自于魔宫幽魔使的灵魂窥视,因仇慕歌的咳嗽,消失的干干净净。
旁边,严奇灵似笑非笑地,看了仇慕歌一下。
那眼神,仿佛在说仇慕歌多此一举,以虞渊的能力和灵魂特性,岂会被幽魔使的区区灵魂探寻难到?
“又见面了。”
虞渊皱着眉头,抱着拳头,和幽魔使微微行礼,算是打过招呼。
这位出自魔宫的神秘幽魔使,和他是老熟人了。他第一次离开乾玄大陆,去星烬海域磨炼,乘坐的就是这一艘“银虹魔梭”。
后来,在裂衍群岛,他又见过这位幽魔使。
很多时候,他觉得他上一世的时候,该认得她。
只因,这位幽魔使从没有真正显露过真容,他没有见过对方,所以一直无法确定,此幽魔使究竟是何人。
“少套近乎!”幽魔使声音冷冽。
“虞渊!”
在他沉思时,天邪宗的当代宗主云灏,轻喝一声。
虞渊魂魄巨震。
如有一位位远古邪神,从天邪宗坐落的那片群山深处,相继踏出,矗立在灵气云海,一起向他施压。
他顿时知道,手持天邪珠,掌控着天邪宗那座“万邪大阵”的云灏,一言一行,一念一眼神,都能得到阵法加持。
只因云灏一声轻喝,群山深处的一股股恐怖威能,就作用在他身上。
压的他,觉得自己魂魄微小如尘埃,不值一提。
似乎,云灏仅仅一句话,就能定夺他的生死和命运。
这让他立即明白了一个现实——他和云灏境界相差实在太远。
漂浮胸腔的煞魔鼎,自发闪耀出黝黑魔能光盾,护住他眉心,助他化解云灏的言语冲击。
黑漆漆的鼎面,魔纹蠕动。
仔细去看,仿佛数千有灵性的煞魔,从长眠中苏醒过来,释放着邪恶负面的念头,抗衡着云灏的凝视。
虞渊的神情悄然平静。
他先前迟缓凝滞的思绪,又流转自如,心念如电。
云灏佯装不知李提海所为,看似责罚李提海,让他闭关思过,就是一权宜之计。
兴许几年后,事情一淡化,又再次寻个借口重用此人。
口中,依然尊称邪王为恩师,打着邪王的名号,要仇慕歌将母亲的魂魄交出,还大义凛然地,要将自己逐出虞家。
然后,幽魔使偏偏现身,要拘押他回魔宫。当真是万全之策,算无遗漏。
虞渊心中赞叹。
“慕歌,琉璃灯给我,我会照看好她。”浓眉大眼的云灏,一脸诚挚,眼中隐有痛意,“邪王是我恩师,我绝不会让他的后人,再受任何委屈!”
修到阳神境后期的仇慕歌,眉头深锁,骑虎难下。
云灏打出照看师傅后人的旗号,名正言顺地,找他索要那三盏琉璃灯。
他只要不想和天邪宗立即撕破脸,就只能乖乖将三盏琉璃灯,重新交给云灏。
云灏,又以半个虞家人的身份,驱逐虞渊。
虞渊将会被幽魔使带走,拘押起来审问,若这便是结果,他们可谓是一败涂地。
“给我吧。”
就在此时,俊美的严奇灵,抿嘴轻声一笑。
下一刻,仇慕歌骇然失色,猛地抖动袖口。
袖口内,他暗藏在芥子手镯的一个小天地,天幕凭空出现一个窟窿,有一只手伸出,将那小天地的三盏琉璃灯,轻巧地抓住。
然后,就一把给带了出来。
三盏,囚禁着虞渊生母的琉璃灯,就这么被人夺取。
仇慕歌都没看出,严奇灵是怎么下手的,似乎在他一句“给我吧”的话语落下,三盏琉璃灯就被此人拿走。
“精通空间灵诀!”
仇慕歌也在一瞬间明白过来,意识到眼前的俊美男子,乃是浩漭天地罕见的,一位极为精湛空间力量者。
“你招募过来的散修李提海,没第一时间告知你,我严奇灵的身份来头。”
身穿黑白相间衣裳的男子,笑容很含蓄,他环顾四周后,视线最后从魔宫幽魔使的身上,转移到云灏,“我叫严奇灵,精通空间秘术,从陨月禁地而来。”
“哦,对了,我乃神魂宗一员。”
道出“神魂宗”三个字时,灵邪镇很多境界低微者,茫然不知所措。
吕庚,幽魔使,还有一些达到魂游境的强者,则陡然变色。
“云宗主,你没有资格以半个虞家族人的身份,对虞渊进行驱逐。”严奇灵微微一笑,“你怎么配?”
“在外域星河那场惨烈战斗中,你是逃回来的吧?”他的笑容,很讨打,“幽魔使是吗?你是代表魔宫安慰他,还是问责?我如果没猜错,你不是竺桢嶙那边的,那么你来就是,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神魂宗余孽!”
云灏勃然大怒,在严奇灵的话语,还没有说透之前,他就厉喝起来。
轰!轰隆隆!
天邪宗坐落的那片群山,山体巨震,突有万千神虹,如万马奔腾一般,从山峰之尖飞射而出。
刹那间,天邪宗的“万邪大阵”就已被启动。
万千神虹虚空衍变,化作犹如实质的盾剑,长枪,雷电,光雨,在那浩淼的云海深处显露。
呼!呼呼呼!
云海内的天邪珠内,被拘禁的煞魔,被炼化的邪灵,纷纷飞出,融入那些盾剑和长枪,像是突然有了身体,化作了奇异的天兵天将。
万千器物,神电,光雨,融合煞魔邪灵而成的异类,释放着耀眼的光芒,犹如从九霄天外宫殿内,获胜归来的神兵神将,屹立在云灏身后的那片云海深处。
一股,此方天地唯我独尊,万物听我使唤的规则道义,化作微小的秩序闪电,环绕在云灏周边。
自在境,合道一方辖境,如神灵坐镇主宰的世界,力量和战力获得增幅。
云灏身为天邪宗的宗主,天邪珠,还这片群山,就是他的合道之地,是他力量源源不断的根本。
在这一方区域,他能篡改天地法则,能从地底灵脉无止尽汲取力量恢复战力。
他的魂魄,一缕心神粒子,能覆盖涉及一草一木。
他此刻大动干戈,连“万邪大阵”都激发,看架势就是要阻止严奇灵胡言乱语,危害他的英明神伟形象。
另外就是,既然严奇灵精通空间秘术,他就以“万邪大阵”镇压诸天!
让你严奇灵,无法借助空间遁术,从灵邪镇,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脱。
“我没想逃啊。”严奇灵笑容突然从含蓄,变得无比的灿烂,“云灏,还有你幽魔使,万年前神魂宗雄霸浩漭的时代,你们只是听过只言片语,定然是不太相信的。他们既然回来了,我敢在天邪宗自报姓名,就没打算逃啊。”

Navigation